77直播 自动跳转的域名

  • A+
所属分类:广告制作

云巅魂技·命兽合体技·千变万化!

呼~

荣陶陶的身上一阵云雾弥漫,当迷雾散去,一个穿着牛仔裤、白色体恤的叶卡捷琳娜,出现在了女帝大人的眼前。

顿时,叶卡捷琳娜与荣陶陶大眼瞪小眼。

荣陶陶没见过自己穿古典公主长裙,叶卡捷琳娜也没见过自己穿T恤牛仔......

这波啊,这波叫礼尚往来~

打扮普通的叶卡捷琳娜(荣陶陶),高傲的仰起了脸蛋,用鼻孔对着眼前的女帝大人,那傲娇的姿态学的有模有样,发出了一道不屑的鼻音:“哼~”

顿时,穿着公主长裙的荣陶陶(女帝)恶狠狠的跺了跺脚:“呀!”

“先生,飞机已经为您准备好...呃?”中年男侍者走了进来,恭恭敬敬的开口说着,话说到一半,却是一脸疑惑的看着屋中两人。

人,当然还是这俩人。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一顿饭的工夫,俩人竟然互换了衣物。

现在的年轻人玩的都这么花么?

噗~

一道诡异的声响传来,“荣女帝”顿时变回了原样,取消了千变万化魂技。

但那边幻化成女孩的荣陶陶,此时正低着头,看着自己那丰满的胸膛。

好奇妙的感觉呢!

随即,荣陶陶伸出一根手指......

我戳~

叶卡捷琳娜:???

“诶!”女帝面色微红,迈开长腿、快步上前,一把将荣陶陶罪恶的小手给拍掉了,“你干什么?”

荣陶陶:“......”

你管的好宽哦!

身为一名优秀的魂武者,当然要熟悉自己的身体,任何一个细节都不能放过!

我这是为了日后能更好的战斗!

嗯...对,就是这样。

在女帝大人那又羞又恼的注视下,荣陶陶终于还是放下了罪恶的小黑手。

但他却并没有取消魂技·千变万化,而是在幻化为叶卡捷琳娜的状态下,随手一挥。

呼~

莲花瓣一阵拼凑,随即,一个由莲花瓣拼凑而成的叶卡捷琳娜,出现在了地下室中。

叶卡捷琳娜顿时愣住了,湛蓝色的美目一眨一眨的,好奇的看着眼前两个自己。

荣陶陶却是心中一喜,竟然真的可以?

在千变万化的形态之下,召唤出来的夭莲分身,竟然真的是本体幻化后的形态?

我的乖乖,可了不得~

如果说之前这具身体叫做夭莲陶,那么现在该叫什么?

夭莲娜?

虽然夭莲娜的外观与叶卡捷琳娜一模一样,但是体内的魂槽,却还是荣陶陶的魂槽分布

77直播 自动跳转的域名

由此可见,这不过是一具外壳罢了。涉及到本质、涉及到体内的魂槽、魂力等级、魂法等级等等,依旧还是以荣陶陶本体为标准的。

静静的感受着这一切,荣陶陶也陷入了沉思之中。

叶卡捷琳娜有点发懵,中年侍者同样有点懵。

地下室里足足有三个一模一样的曼烈女帝,这倒是奇观。

“荣?”叶卡捷琳娜小声呼唤道。

“啊!”荣陶陶回过神来,取消了千变万化的同时,也将夭莲娜收入了体内。

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荣陶陶还是打算以本体形象召唤夭莲陶。

大丈夫行得端、坐得正,变成他人的形象是何道理?

如果有特殊任务的话,那是另一码事。

爹妈生我如此,自当以此面目示人!

荣陶陶召唤出来的夭莲陶,立刻迈步走向侍者:“我们走吧。”

叶卡捷琳娜望着夭莲陶的背影,急忙道:“你要走了?”

“我走了,但没完全走。”荣陶陶突然开口。

叶卡捷琳娜一颗心思全在离别的夭莲陶身上,转过头,才发现还有一只荣陶陶正站在她的身旁。

刚刚升起的伤感情绪,硬生生被压了下去。

伤离别,离别人还在眼前......

荣陶陶对叶卡捷琳娜笑了笑,一手握着云云犬,走向了餐车:“我的云巅魂法才三星中阶,怎么可能离开,快来陪我一起吃饭。”

叶卡捷琳娜头脑有些混乱,耳边也传来了荣陶陶的话语声:“别愣着呀,快给我面包抹果酱。”

叶卡捷琳娜气呼呼的看着荣陶陶,来到餐车前的她,一手拿起一片面包,一手拿着餐刀剜起了果酱,却是忍不住扭头望向了门口处,看向了那随侍者离去的夭莲陶。

直至夭莲陶的身影消失在门口,女帝这才将涂满果酱的面包递给了餐车对面的荣陶陶:“他不饿么?”

荣陶陶:“......”

女人,你很有灵性!

“算了算了,不管了。”叶卡捷琳娜小声嘀咕着,今早发生的一切对于她而言,的确是大开眼界。

雪境至宝还真是可怕,竟然能创造出来一个一模一样的肉身。

叶卡捷琳娜:“我们什么时候出去历练?天天窝在地下室里,憋死了。”

荣陶陶掰了一小块面包送到云云犬嘴边,随后自己也是“嗷呜”一口下去。

他咬了一大块面包,含含糊糊的说着:“我们要一直待在这里,修心养性。”

“胡说八道!”叶卡捷琳娜不满的蹙了蹙鼻子,“你明明有另外一具身体在外面自由活动!”

很好!涂果酱的工夫,你的灵性又提高了!

女施主,慧根不浅呐~

荣陶陶在小篮子里再次拿出了一片面包,递给了叶卡捷琳娜:“喏~”

女帝气呼呼的看了荣陶陶一眼,这才接了过来,小声道:“谢谢。”

荣陶陶:“不用谢,不是给你吃的,是让你继续涂果酱。”

叶卡捷琳娜的手掌一僵。

荣陶陶露出了抿嘴微笑的表情:“继续涂,加智力点的。”

“我信你个鬼哦!”叶卡捷琳娜口中这样说着,但身体却很诚实,乖巧的拿起了餐刀,插进了草莓果酱小瓶中。

看着女帝大人乖巧听话的模样,荣陶陶也是有点不忍心,开口说道:“等我那边的战斗结束之后。”

叶卡捷琳娜抬眼看向了荣陶陶:“什么时候呢?”

荣陶陶耸了耸肩膀:“我也想问这句话,没人能给我答案。我和你一样,都希望战斗快些结束。”

“嗯......”女帝拖出了长长的鼻音,而后轻声安慰道,“一定很快就会结束的。你让你的那具身体小心一些,别又死了。今天早上,你那模样太凄惨了。”

“嗯嗯,一定。”

......

黄昏时分,一架小型私人飞机进入了魂兽缓冲区上空。

“先生,我们不能再向前了,这里的天气晴朗,也很适合你跳伞。”侍者来到敞开的舱门前,大声喊道。

荣陶陶一手扒着舱门,望着下方还算清晰的连绵雪山,连连点头:“到这就已经足够了,谢谢你一路护送,安德烈。”

“这是我的荣幸!”一边喊着,名为安德烈的中年男侍者将降落伞包递向了荣陶陶。

荣陶陶却是摆了摆手:“不用了。”

“您确定吗?先生?我们距离地面有一万多英尺!”

荣陶陶一手捂着被狂风吹乱的天然卷,大声道:“没事,我要是摔死了,明天你再送我一趟就行,快让驾驶员返程吧。”

安德烈:“......”

荣陶陶转过身,笑着对安德烈比划了一个大拇指,而后身子向后一仰,躺进了数千米的高空之中,一落而下。

安德烈有些无奈,却也不得不让驾驶员操控舱门关闭。

“我的天......”剧烈的失重感让荣陶陶有了全新的体验。

你见过不背降落伞就直接跳机的?

虽然大家早晚都要成盒,但起码也要装模作样一番,先平稳落地不是?

事实证明,雪境魂武者,在雪境中就是这么放肆!

荣陶陶坠下的地点,距离雪境旋涡足有400多公里,这里的天气很是不错,甚至能看清楚下方的地形地貌。

寒风在他的耳边呼啸而过,然而荣陶陶“纯洁”的可怕,他本就身为莲花之躯,魂法又提高到了五星高阶,根本不畏惧这点严寒。

认准了方向之后,荣陶陶雪之舞全开,向西南方向飘坠而去.......

与此同时,远在200公里外的战场上。

战场边缘的一座山丘上,高凌薇负手而立,静静的望着远方。

很难想象,经过了一黑夜、一白天的战斗,此时依旧没有停歇,魂兽们竟然还在厮杀!

那些本命魂兽为雪夜惊的魂武者们,一个个神采奕奕的、丝毫不显疲态,更何况真正的雪境魂兽呢?

此时,高凌薇的背后已经扎起了营帐,将士们轮流休整,只待总指挥一声令下,众将士便会进场收割!

而更难想象的是,此刻,高凌薇的身侧竟然伫立着一只人型魂兽——徐太平!

昨夜,裟佳兵团从东方撤离之后,并未直接奔向龙河畔。

裟佳在徐太平的建议之下,凭借着独特的天葬雪陨,为雪燃军将士们开辟道路、保驾护航。

这样的行为,无异于一份“投名状”。

雪燃军方自然是将这一幕看在眼里,记在心中。

而随着人类军团冲杀出来之后,本该随着裟佳兵团离去的徐太平,却是迟迟没有动身,因为他还没有见到荣陶陶。

这一路走来,统领裟佳对徐太平可谓是言听计从,为的就是保存实力、保留班底进入天空旋涡。

裟佳做到了徐太平要求的一切,然后呢?

万一到了龙河畔,徐女士一个不开心,将裟佳兵团团灭了怎么办?

徐太平承担不起这样的后果!

在何天问这里,徐太平已经得到了“通行证”,大军可以直奔龙河畔,不会受到雪燃军的阻拦、围攻。

而徐太平也需要见到荣陶陶,他要确定徐女士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徐太平更需要凭借这次的“功劳”,加深自己在裟佳兵团中的威信,巩固自身的地位!

对于徐太平的到来,青山军众人的想法不一。

小魂们的心思复杂,时不时望向小山丘,看着那熟悉而又陌生的背影,幻想着这三年来,徐太平都经历了些什么。

不仅身为同学的小魂们如此,部分教师也是如此。

一棵参天巨木旁,李烈那高大的身影靠着树干,仰头灌了口酒。

“李教,你看起来很惆怅。”身侧,一道温润的嗓音传来。

李烈一身血迹斑斑,身上散发着难闻的血腥味,手里拿着巴掌大的酒壶,将仅剩的一口烈酒灌入口中。

“呵......”李烈缓缓的吐出了一口浊气,微微扬头,用下巴示意了一下那夕阳下的冰魂引,道,“它曾是我的学生。”

“徐太平?”董东冬摘下了金丝边眼镜,像是有强迫症一般,一次次擦拭着那本就干净的镜片。

“当年,我是他的启蒙教师,带着陆芒、焦腾达、徐太平。”李烈的眼中泛起了一丝回忆之色,仅仅一天一夜的拼杀,他的下巴上已经长出了稀碎的胡茬,“夏教带的是荣陶陶、李子毅和孙杏雨。”

说着,李烈歪了歪头,示意了一下不远处的斯华年:“她带的是樊梨花、石楼石兰。”

“物是人非,呵?”董东冬重新戴上眼镜,望向了远处表情黯然的斯华年。

此刻,她双手交叉环在身前,背倚着大树,低垂着脑袋,目光涣散的看着雪地。

而在她的身侧左右,伫立着霜美人、雪巨匠这两个雪境顶级战力!

这样的三人组合,别说是与之较量了,单单是远远看上一眼,就会让人胆战心惊、心生怯意。

然而,这位令人敬畏的强大魂武者,也有着自己的烦恼,此刻的情绪很是低落。

对于搞丢了荣陶陶,斯华年始终没能释怀。

“是啊,物是人非。”李烈晃了晃手中的酒壶,再次抬了起来,壶内仅剩的几滴酒水落入了他的口中,他也砸了咂嘴,品尝着滋味,“孩子们成长的太快了。

他们长得越快,我就觉得自己老得越快。”

“呵呵。”闻言,董东冬笑着摇了摇头。

“董教。”

“嗯?”董东冬转过头,看到了乖巧可爱的樊梨花。

“雪战团来了一队伤员,请您过去看看。”

“走。”董东冬点了点头,顺手拍了拍李烈的肩膀,似是道别、又似是安慰,跟着樊梨花离去了。

李烈醉眼迷离,望着远处夕阳下的身影,再次陷入了回忆之中。

据说,喜欢回忆也是人老了的标志?

此刻,小山丘上。

徐太平望着遥远的战场,轻声道:“可惜了,你是在我走后才进的少年班。”

正事儿谈过之后,就是漫长的等待。

而徐太平真的成长了很多,他不仅极有耐心,甚至还刻意的与高凌薇闲聊了起来。

看得出来,为了达成目的,徐太平可以伪装成任何模样。

当年那个冰冷、淡漠、不屑理会全世界的少年,已经被他藏进了内心深处。

高凌薇淡淡的看了徐太平一眼:“可惜什么?”

徐太

77直播 自动跳转的域名

平嘴角微扬:“很好奇,他是怎么追求异性的。”

“不算追求,更多的是吸引。”高凌薇也不是热情开朗之人,更何况在这战场上。

但徐太平说到了她心中的柔软处,提及荣陶陶,她那僵硬的面部线条也柔和了不少:“他用大夏龙雀捅穿了我的肾脏,从我战败的那一刻起,我就记住了这只小菜鸟。”

徐太平不屑的笑了笑:“呵呵,这很荣陶陶。”

高凌薇:“你很了解他?”

徐太平:“当年我们入学考核中,他也是将一个漂亮女孩劈翻在雪地里,然后骑在女孩的身上往死里打的。”

高凌薇:“......”

徐太平:“小心点。”

“小心什么?”

徐太平:“他现在实力已经很强了,可以捅穿很多女孩的肾脏了。”

高凌薇:“......”

喜欢九星之主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