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文小说 乱小说录目伦短篇500

  • A+
所属分类:影视广告

龙悦红表情依旧有些呆愣地回应道:

“好。”

蒋白棉旋即说道:

“那我们先帮你把军用外骨骼装置穿上,这样就算有点意外,你也能比较轻松地解决。”

“好啊好啊。”龙悦红如梦初醒,忙不迭地点头。

商见曜和蒋白棉立刻分工合作,一个警戒,一个帮龙悦红穿戴好了从雷曼那里买来的“AC—45”型军用外骨骼装置。

“等会如果有人提议,允许他们和前进营地联系,寻求救援。”蒋白棉一边吩咐,一边背上了剩下那台古旧型的军用外骨骼装置。

她和商见曜迅速奔入了山林,消失在了龙悦红眼中。

又前行了一段距离后,蒋白棉顿住脚步,回头望了一眼:

“要不,我留在这边,看着点小红,免得他出什么问题?”

“他自己能处理。”商见曜认真说道,“相信他。”

蒋白棉默然了几秒道:

“好吧。”

作为小组的组长,她心里还是更想前往那个山洞,亲自观察环境,布置后续的狩猎行动。

两人不再耽搁,根据格纳瓦、白晨的描述和途中的种种痕迹,追向了目标地点。

发生激烈枪战的那片区域,穿戴好军用外骨骼装置的龙悦红守在藏着两台车的地方,望着十几米外的鲍勃尸体和丛生的野草,怔了一阵。

他旋即吐了口气,打起精神,将目光投向了伤势得到初步处理的遗迹猎人们。

这些人有的背靠树木坐着,时不时发出痛苦的呻吟,有的还未完全清醒,呆在那里仿佛木雕,有的喘着气,不断观察环境,似乎想确认当前的处境,思考接下来该做什么。

重伤的那些人基本已经死去,满地都是尸体。

这和野草城那场骚乱不同,死者大部分都是“旧调小组”制造的。

龙悦红循着本能,监控着这片区域,可脑子里却空空如也,不知道该想什么,也不知道能想什么,直到他看见一名伤势较轻的遗迹猎人摸索着站起,往自己走来。

他略显木然的眼神迅速恢复了正常,望着那名遗迹猎人道:

“你有什么事?”

他问的很礼貌,可手中端着的突击步枪已经抬了起来,至于军用外骨骼装置附带的榴弹发射器、激光发射孔、微型冲锋枪等也是蓄势待发。

那名遗迹猎人三十岁出头,胡须拉渣,棕发凌乱,又脏又油。

他衣物破破烂烂,不知有多久未清洗和缝补过了。

此时,他一手捂着右边肋骨,一手举了起来,示意没有武器。

“我想问问你们打算怎么处置我们?”这遗迹猎人的目光扫过龙悦红身上的军用外骨骼装置,表情愈发谦卑,陪上了几分笑意。

龙悦红想了下道:

“你们又不是犯人。”

他思维已然回归,没掩饰好奇地问道:

“你们之前是怎么回事?大家根本不认识,没有仇恨,也不存在抢夺战利品的问题,你们为什么要突然袭击我们?”

一口气问完,龙悦红才记起自己应该礼貌:

“怎么称呼?”

“叫我隆恩就行了。”那名遗迹猎人见龙悦红态度还算和蔼,整个人放松了不少。

他蓝色的眼眸露出了回忆的神色:

“我现在也很难理解,我们刚才为什么会那么疯狂,想要干掉你们,就像有人在脑子里下了这么一个命令。”

“你们这段时间是在,追随,那头白狼?”龙悦红想了半天,终于想出了“追随”这个比较恰当的词语。

隆恩的脸庞顿时蒙上了阴霾:

“可以这么说。

“那一天,我和我的同伴遇到了它,我眼睁睁看着他们几个变得狂热,仿佛本身也成为了野狼,不再是人类。

“他们看我的眼神充满了痛恨和提防,我吓坏了,连忙转身逃跑,可才跑了几步,我竟然,竟然,觉得自己该服从那头白狼,它是那样的强大,那样的有魅力,是天生的主人。

“后面这段时间,我,和我的同伴,还有别的猎人,一直跟随着它,帮它排除陷阱,驱赶猎物,解决敌人。

“现在回想起来,我觉得自己非常陌生,心甘情愿地做了那么多不理智的事情。

“我,我怀疑我的心灵被它控制了……”

说到这些的时候,隆恩脸上难以遏制地浮现出惊恐、茫然的表情。

他顿了一下又道:

“那头白狼会定期吃一个人,我的两个同伴就是这样死去的,但我当时一点也不难过,觉得主人满意就好……”

这一刻,龙悦红脑海内跃出了一个词语:

为虎作伥

黄文小说 乱小说录目伦短篇500

想起之前那群遗迹猎人不要命的冲锋,龙悦红这样的感受愈发强烈了。

与此同时,他察觉到一个问题,忍不住开口询问:

“遇到白狼的时候,你同伴被魅惑,而你没有事情,可以转身逃跑?”

“对。”隆恩给出了肯定的答案。

龙悦红追问道:

“当时你是走在队伍最后面的?”

前面的人进了能力范围,而他差了那么一两步?

“我在中间。”隆恩毫不迟疑地回答道。

这……和乔初的“魅惑”不太一样啊……等等,刚才组长和商见曜也是这么说的……龙悦红忙拿起对讲机,将这件事情通报给了蒋白棉等人。

…………

蒋白棉收到龙悦红汇报时,已经和商见曜一起抵达了格纳瓦、白晨描述的那个山洞。

这位置很隐蔽,被几块巨石和周围的环境藏得严严实实,如果不是追踪白狼而来,就连格纳瓦都发现不了。

“附近区域没有别的出口。”刚绕回来的格纳瓦汇报起自己的收获。

负责守在洞口的白晨跟着说道:

“目标也没有出来。”

蒋白棉目视着那个看不到尽头的黑幽幽山洞,斟酌着说道:

“里面也不知道是个什么情况,贸然进入,鲁莽探索,不是一件好事。”

“太深了,部分区域已经超出了我的侦测范围。”格纳瓦做出回答,“但查明的部分,一切都很正常。”

他话音刚落,大地忽然发生震颤,整个群山都仿佛摇晃了几下。

紧接着,沉闷而恐怖的轰隆声从洞穴深处传了出来。

商见曜等人快速退后,拉开距离时,洞顶石块坍塌,将入口封堵住了。

这……蒋白棉看得眼睛都睁大了少许。

等一切恢复了平静,她皱眉说道:

“山洞完全塌了?

“这动静这变化不太像是自然发生的……”

“还好我和老格没贸然进去。”白晨由衷地感叹了一句。

那样就埋葬在里面了。

对格纳瓦这种智能机器人来说,这也是致命的危险。

蒋白棉尝试着分析道:

“那头白色巨狼干的?

“它有一定的智慧,从别的出口逃离后,利用某种方式引爆了洞内预埋的炸药,想借此干掉老格这个它认为无法亲自解决的敌人?”

商见曜若有所思地说道:

“还有另外一个可能。”

“什么?”蒋白棉想听听这家伙又有什么高论。

商见曜一脸感慨地回答道:

“那头白色巨狼心高气傲,被我们堵在这里,又没有别的出口,干脆引爆了预埋的炸药,将自己埋葬在山洞里,宁死也不成为人类的玩物。”

“还真有气节啊……”蒋白棉不是那么真心诚意地附和了一句。

她旋即吐了口气道:

“我们两人一组,再找一下有没有别的出口。

“这个山洞那么深,鬼知道会通往哪里。”

说到这里,她边思考边说道:

“结合小红那边传递回的情报看,这头白色巨狼的能力和‘魅惑’相似又有不同,很可能存在目标数量的限制,更接近‘为虎作伥’的现实化。

“嗯,这段时间,那些遗迹猎人跟在它身边,吃的是什么,喝的是什么……靠打猎?这么多人,每天都得狩猎,才能填饱肚子,而这么大的动静,又是怎么瞒过王富贵这种强大猎人的?”

她认为残存的“伥鬼”可能会提供一些有用的线索,于是通过对讲机告知了龙悦红。

——等他们去寻找别的出口,拉开了距离,对讲机就没法使用了。

…………

闲聊几句后,隆恩提出了请求:

“我能释放信号弹,请求前进营地提供救助吗?主要是医疗方面的,我的伤势虽然没什么,但其他人很需要。”

他算是比较幸运的几个人之一,当时只是被一颗子弹擦过了肋骨,受了点轻伤,然后因剧烈的疼痛和白狼的远离摆脱了那种不正常的状态,赶紧放下武器,趴到地上,摆出了投降的姿势。

龙悦红想到组长的吩咐,点了点头道:

“好。”

穿戴着军用外骨骼装置的情况下,他也不是太怕前进营地的救援者会心生歹意。

打不过,还逃不掉?

等隆恩释放好信号弹,他感觉到了大地的震颤,疑惑地望了轰鸣声传出的地方一眼。

这很快平复了下来,龙悦红随口问起隆恩:

“这怎么回事?”

“不知道。”隆恩一脸茫然。

龙悦红随即扫了满地的伤者和尸体一眼,沉默了片刻,开口问道:

“你,不恨我们吗?”

“恨?”隆恩笑了,“那种情况下,我也会攻击明显不正常的敌人,难道还要照顾他们的情绪?呵呵,还活着的都该感谢你们,死了的,也就没有恨不恨的问题了,至于死者的同伴,我也不清楚,我的同伴要么被白狼吃了,要么死在了山里。”

喜欢长夜余火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