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d电影 过度反应阿司匹林

  • A+
所属分类:影视广告

然后便向着远处云雾缭绕之地破风飞去!

圣堂所在就在前方的大海之中,众人乘坐着的船只自然可以直接行使到达。

而且这艘船极为特殊,在水面上行使速度快的恐怖,就算是比起来飞行也是不遑多让。

这样看来,到了门前却腾空飞起的确是有些多此一举。

甲板上的弟子们也有这样的疑问,议论纷纷。

叶天却是看出了这样做的原因。

因为那将整个圣堂笼罩住的大型结界的存在。

前方的海域看似完整,一望无际,海天相接,但实际上前方某处在灵气的层面被完全分割了开来,形成了无数个层层叠叠的无形弯曲空间。

就像是在周围的海域中,围绕着那处群山,有一圈看不见的迷宫一般。

若是普通船只在水面上向前行驶,靠近那里的区域之后,会自然而然的被传送回原地,要么后退,向前只会永远在原地兜兜转转。

而叶天也‘看’到,在那结界的高空中某处,却是有着一个阵法交织而成的开口通道,就像是悬浮在天空中的透明大门。

陆文彬施法控制着大船飞起,应该就是为了从那‘大门’之中进入。

不管是那笼罩着一大片海域的无形阵法,还是那半空中的透明‘大门’,其中都蕴含了很高的水准,以叶天的眼光来看,最起码也是真仙层次之上的强者,才有能力施展布置而出。

这圣堂作为这一界最为超然之圣地,其底蕴在进入先前,已经可见一斑。

因为结界对人肉眼目力的欺骗,虽然看起来已经近在眼前,但大家所乘大船还是在空中飞行了小半个时辰,才终于真正的靠近了圣堂。

无数凌空汇聚着的灵气形成一颗颗看不见的符文,而这些符文则是构建成了一座百丈大小的巨门。

在船只靠近的一瞬间,巨门骤然凭空浮现在前方,泛着淡淡的光芒。

船只速度不减,侧舷上的圣堂标志微微亮起,大船就像是刀入黄油,流畅的扎了进去。

周围是无数厚重的纯白色云雾,就像纯洁至极的一团棉花。

而大船,就如同一把流线型的纺锤,在其中穿梭。

片刻之后,前方的视野豁然开朗,云消雾散。

无数高高低低的山峰簇拥在一起,个个通体翠绿,挺拔俊俏。

山峰的脚下便是烟波荡漾的蔚蓝色大海,无数的廊桥栈道横跨其上,将这数十座群峰连接在一起。

周围还有大大小小的舟船穿梭。

这些舟船亦是个个都有飞行能力,时不时有舟船从水面跃起,飞向空中,在山间如飞鸟般自由翱翔。

整个空间里,都弥漫着浓郁的灵力,在空中氤氲,通过阳光折射,发出美丽的光华,在天空中轻轻飘荡流淌。

林林总总,看得大船甲板上的弟子们悠然神往。

进了大阵之后,大船便开始降低高度,最后重新落回了水面。

向前行驶,最终在一座山峰脚下的码头前停止。

在显出身影的陆文彬指引下,弟子们有序下船,聚集到了码头的广场处。

广场的另一头,是一座青石山门,山门上方中间雕刻着“培元峰”三个大字。

最初登船之后阅读书籍,叶天对圣堂已经有了一个初步的了解,知道这培元峰,取的便是固本培元之意,所有新入圣堂的弟子,都会先在此处修行。

然后通过三年一次的入门考核,通过之后者,才能成为真正的圣堂弟子,拥有前往其余各个主峰修行的资格。

本身能够进入培元峰修行就已经经过了极为苛刻的筛选,而这个流程,更是进一步的让圣堂正式弟子这个身份,更加超然珍贵。

陆文彬站到了前方,似乎是准备说些什么。

弟子们急忙安静了下来。

“正式踏上培元峰,大家便是来到了真正的圣堂,但想要成为圣堂正式弟子,在接下来的三年时光之中,还需要好好努力,万万不可松懈。”

“明天辰时,大家在山腰讲堂汇合,正式开始你们在圣堂的修行之路。”

“接下来大家跟随执事在培元峰中各自寻找一处空置小院居住。”

……

……

众人穿过山门,踏上山道,在前方执事的带领下前行。

周围草木繁盛,溪流潺潺,环境优美。

其余弟子们慢慢都找到了心仪住处,同行的人越来越少。

这时前面的执事脚步一停。

山道侧面,出现一条小河,小河注入一个数十丈方圆的小湖。

沿着小河,一条小桥横在其上,上了几节台阶,通向一个平台,在哪里有几座小院。

詹台从小都在水边长大,看到这出地方,自然心生亲切欢喜,有些走不动道了。

“这里的确有空闲的院落可以居住,”前面带路的执事指着一处房舍介绍道。

“叶天大哥,你对这里可还满意?”詹台问道。

不算是对叶天的熟悉,还是两人之间发生的事情,以及对叶天的钦佩,詹台还是想与叶天靠近一些。

“挺好,”叶天点了点头说道,在这方面叶天倒是不怎么挑剔。

他只是为了多观察一下这培元峰中的情况,才一直走到这里都还没有确定所居之处。

虽然叶天的神识展开,可以将一切尽收眼底。

但现在身处圣堂的范围之中,身为此界名声最高之修行圣地,强者必然无数。

以叶天如今的状态,还是要多加小心,若是被真仙之上的存在察觉到,便是极大的麻烦。因此他靠近圣堂之后,就将神识完全压制隐藏了起来,如非必要,也完全不准备在此动用。

这边听到叶天也没有反对,詹台很是开心,便想要确定此处。

“不过这里空余的只要一间小院,”这时,那名执事给詹台泼了些冷水。

要么放弃这个心仪的地方,选择别处。

要么就无法如他想象中那样,与叶天靠近。

少年顿时有些纠结,不知道该如选择。

叶天的眼睛则是四下打量,突然看到了绕过小湖,有一条小径,歪歪扭扭的通向了后方某处。

通过小径,视线穿过树林,隐隐约约似乎可以看到在极偏僻之处,有几间房舍。

“那里啊,的确是有一座小院,只不过那是多少年前某位弟子自行修建而成,在他离开之后,便废弃掉了。”执事回忆着解释道。

的确,看通往那处的小径便能看出。正常培元峰里的山道都是方方正正的青石板砌成,而那条小径是用鹅卵石草草铺就,很是简陋。

“弟子可以自行建屋?”叶天问道。

“当然不行,那人是个例外。”执事说道。

“不过具体情况我已经忘了,也没有谁会记得这些陈芝麻烂谷子的旧事,”执事顿了顿继续说道:“你若是不介意那里简陋偏僻的话,也可以住在那里。”

“没关系,那我就住在那里吧。”叶天点了点头,简陋的确无所谓,而这偏僻,更是让叶天比较满意的原因,因此叶天干脆利索的便确定了。

通过鹅卵石小径,跨过小桥,绕过湖泊,穿过树林,又沿着难走的山路曲折萦绕了半饷,叶天才终于来到了这座小院前。

的确是极为偏僻幽静。

而且明显已经破败,简陋的篱笆上面爬满了野草,木门腐朽了一半,艰难的靠在门框上,窗户空洞,里面只有简单的一张木床,一套书桌椅子,还有一套茶台,上面都覆盖着厚厚的灰尘已经被风吹进来的落叶。

叶天正在打量小院的空档,詹台兴冲冲的跑来。

少年认为叶天是为了成全自己才选择了这个地方,心中很是感动,便主动来帮忙收拾打扫。

忙活了半个时辰之后,小院便已经换了模样。

虽然还是简陋不堪,但已经变得干净整洁,勉强也能居住。

这时,院外突然有微风起,一个穿着蓝色道袍的中年男人凭空出现。

是陆文彬,不知道他为什么会来到这里。

“见过陆先生,”詹台急忙向其恭敬行礼。

“圣堂的规矩你们也知道,在正式入门先前,培元峰的弟子基本都是自行修炼,我亦不便常常来此,以你的天赋,三年之后通过考核易如反掌,但接下来的时间里你依然要好好努力,万万不可松懈。”陆文彬认真对詹台说道。

“多谢先生指点,”詹台看到陆文彬的循循善诱,颇为感动,恭敬向其行礼。

“你先别急,”陆文彬显然还有话要说。

“接下来的,才是我想要告诉你的重点。”陆文彬的神色变得严肃了起来。

“如果我没有看错,就算是如今的圣堂,同代弟子之中,能在天赋层面能超过你的凤毛麟角。”

“你如今刚来,可能还体会不到这一点,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你的名气必然将会传遍圣堂,到时候你必然逃不过面对一些问题,现在我说这些,也并不算早。”

“这些年来,为了争夺有天赋的弟子,教习之间明争暗斗已经是家常便饭,甚至还发生过大打出手的事情,也会难以避免的卷入一些纷争之中。”

“你一定要时常询问自己,最初是为了什么而修行,并保持敬畏,坚守本心。”

“我引你踏上了修行之路,这便是我想要给你上的最后一课了,希望你未来顺利,有所成就。”

陆文彬说完,脸上带着微笑,轻轻抚了抚詹台的脑袋。

詹台皱眉,这些话他也是似懂非懂,但已经牢牢的记载在了心中,让他此时注意的是陆文彬所说最后一句话中的某个字眼。

“最后一课?”詹台认真的说道:“培元峰有规矩,但等我三年之后通过了考核,离开培元峰,自然还是您的

good电影 过度反应阿司匹林

弟子,怎么能说是最后一课呢?”

詹台的修行生涯不长,也就三个月,但这期间,一直都是陆文彬教导。

所以詹台是将陆文彬当做自己师傅的。

“圣堂之中比我优秀者数不胜数,你拥有最杰出的天赋,自然也需要最优秀的师傅来教导。”陆文彬认真说道。

“不,我……”

“好了,我还有话要与叶天说,你先回自己住处去吧。”詹台还想要说什么,但被陆文彬打断。

陆文彬的语气有些坚定,不容置疑,詹台听到,只好应是,行礼告辞。

等待詹台离开之后,陆文彬才将目光放在了叶天的身上。

他已经知道了在他闭关之后,叶天向弟子们答疑解惑的事情。

其实刚才现身先前,陆文彬已经暗中观察了片刻。

他确定叶天的修为和先前一样,还是没有任何变化。

由此可见,他对于叶天资质的判断,似乎是正确的。

但要以叶天教导那些弟子时候的表现来看,如果说叶天没有修行的天赋,也站不住脚。

所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陆文彬向叶天提出了这个问题。

“书读得多了,自然便什么都知道,”叶天说道:“当然,更重要的,一直没有出错,或许是运气好。”

陆文彬明白叶天说的意思。

这的确已经是最可能的情况了。

毕竟这件事情本身就很出人意料。

“就算是你了解得再深,看问题看得再透彻,但自身修行资质一般,终究没有资格成为真正的圣堂弟子。”

“不过也算是没有一无是处,最开始见你整日游手好闲,我心中也有些错误的判断和看法,在

good电影 过度反应阿司匹林

这里向你道歉。”

“陆先生不必客气。”

“这样,典教峰上的御书楼里有个位置,再加上你在这方面的能力,去那里也算是合适,你若是愿意,我可以为你安排。”

“不过我要说明白,去那里虽然也算是能真正留在圣堂中,但并不算圣堂弟子,自然也没有弟子才能有的待遇,比如功法、丹药等等资源。”

“尤其是在地位上,也是低于弟子,因为执事便是为了弟子服务的。”

“你若是还有什么疑问,可以先提出来。”说道最后,陆文彬又周全的问道。

“忙吗?”叶天认真看着陆文彬。

陆文彬完全没有想到叶天竟然会有这样的问题,目光微凝。

不过旋即,他想起了叶天先前在船上的那些做派,后者也的确是能问出这种话来的人。

看来此人虽然有些才华和能力,但骨子里,依然还是个懒惰之人啊。

“不忙,”陆文彬叹了口气说道:“那几乎是整个圣堂之中,最清幽闲适之地。我曾经去过几次,几乎除了负责日常事务的杂役和执事之外,整日都不见什么其他人。”

“那便有劳陆先生费心了!”这简直是完全符合了叶天之意,急忙认真行礼道谢。

陆文彬嗯了一声,点了点头,身形化作轻烟飘散。

……

一夜无话。

第二天,当包括詹台在内的十八名新来弟子们汇聚在培元峰某处,开始他们进入圣堂中的第一门课的时候,一名身材圆润的执事来到了叶天所在的小院之外。

准确的说,此人应该是白白胖胖,看面容也就是二十多岁,身上穿着一件青色的袍子。

“你就是叶天?”这人站在篱笆外面,挑了挑眉,看着院中的叶天。

“是我。”叶天说道。

“跟我走。”这人抬了抬圆润的下巴。

“去哪儿?”叶天皱眉。

“御书楼,你不是新来的执事吗?”

“原来如此,”叶天明白了,但是他并没有移动,而是打量着这人:“但你……”

叶天不解的点是,此人身上穿着的青色袍子,明显是圣堂正式弟子才有资格上身。

陆文彬昨晚才强调过执事和弟子的地位关系。

一个真正的圣堂弟子,怎么会来给他一个小小的执事带路呢?

而且叶天可以看得出来,此人虽然其貌不扬,但修为却已经是妥妥的化神期。

“我名叫陶泽,曾今是圣堂弟子,现在主管御书楼事务,陆师兄说了,你以后便在我的手下做事。”陶泽懒洋洋的说道。

这个时候,叶天便都明白了。

……

陶泽带着叶天下了培元峰,坐上了一艘小舟。

“以你的修为层次以及天赋,想必有生之年,也没有能力驾驭飞舟,前往御书楼的路我只带你走一次,记住了。”陶泽靠着船首说道。

小舟在海水中行驶,周围远远近近高高耸立的数十座挺拔山峰看起来就像是巨型的参天大树。

过了一会儿之后,小舟从一座明显比其他山峰规模都要雄壮高大的山峰。

昨天在天上的时候,叶天就已经看到这座峰了,而且它所处的位置,也的确是在圣堂所在这数十座山峰的中心处。

叶天知道,那里是弦歌山,圣堂的核心。

也是这群峰里,唯一一个以山称呼的地点。

这里是圣堂最开始的源头。

圣堂曾经的名字,就叫做弦歌书院。

后来随着名气越来越大,规模越来越盛,才换成了如今这个明显更加崇高的称谓。

经过了弦歌山,小舟在群峰的脚下穿梭,绕来绕去,花费了有一个时辰的时间,才终于停在了一处有些矮小的山峰脚下。

弃舟登岸,前方的一座高大石碑,便是‘典教峰’三个字了。

陶泽带着叶天沿着山道向上行去。

“别看典教峰偏僻,但此处在圣堂中的地位却绝对不低。”

“圣堂成立至今无数年来,所有收藏的典籍,功法,全部都在这里。”

“其珍贵程度,可想而知。”

陶泽正说着,两人就路过了一处山道旁的木质三层小楼。

小楼的大门敞开,可以看到里面成排成排的高大书架,有个杂役正在打扫卫生。

“类似于这样的藏书室,在这座典教峰里,还有数十个。”

“我们所在的御书楼,是其中最大的一间,也是掌管着整座典教峰藏书的地方。”陶泽解释道。

“毕竟你应该听说过圣堂在无数年前的名字,弦歌书院。”

“既然是书院,那么书自然会很多很多,再加上后来圣堂越来越大,越来越强盛,地位和名气水涨船高,藏书更加丰富。”

“一直形成了现在这样的规模。”

一边听陶泽介绍着,两人一边沿着山道向上,大约一个时辰之后,终于来到了御书楼前。

说是叫御书楼,但实际上,此时在叶天面前的,是一个高大的山洞。

走进大门,眼前一片开阔。

就仿佛是整个典教峰的一部分山尖都被挖空了一样,里面是一个偌大的空腔。

周围一圈高大的石壁,被整个的雕刻成了书架,上面放满了全部都是书。

“这里的打扫有专门的执事,你的任务非常轻松,那便是记住这里所有的书的摆放位置,如果有弟子或者是先生先来看书,便帮助他们找到目标的书籍。”

“你虽然修为近乎于没有,但好歹也已经是真正的修士,再加上陆师兄也说过你的记忆力和眼力应该都极强,这件事情应该难不倒你。”

“当然你可以放心,圣堂的先生们来这里是一件极罕见的事情,而弟子们忙于修行,疑难问题也都有师长可以请教,因此也基本不会来御书楼看书。”

“因此需要你出马的机会,很少很少。空余的时间,这些书你可以随意观看。”

……

……

于是,叶天便正式的成为了典教峰御书楼中的一名普通执事。

每日穿着圣堂执事统一的黑色袍子,早晨从培元峰上的小院出发下山,然后乘坐小舟来到典教峰,上山来到御书楼,晚上再回培元峰休息。

早出晚归,过的看起来也很充实。

陶泽和陆文彬说的都没有错,的确,御书楼里实在是太清静了,叶天来了一个月的时间,竟然一个前来看书的弟子或者先生都没有遇到。

当然,这也是叶天希望遇到的情况,所以他整天做的,便是一边修行,一边看书。

不得不说圣堂的环境的确是得天独厚,浓郁的灵力和仙气充盈,是真正的修行圣地。

叶天这一月的修行,精进的速度较之先前在外界,明显的加快了不少。

只是突破的那个完美的时机,叶天依然没有看到。

喜欢仙宫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