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年轻漂亮的继坶 浓精宫交H

  • A+
所属分类:广告制作

卡萨伐隐隐有种预感。

大巴克并不是红溪镇的猪猡们干掉的。

而是“夜魔”的杰作。

虽然崩塌的地道和大巴克的尸体,都被烧得面目全非。

但这处杀戮现场和夜魔袭击其他氏族武士的现场一样,充满了令人不寒而栗的味道。

当然,这种猜测解决不了一个问题。

倘若真是夜魔干的,目的是羞辱血蹄家族,进而打击整个血蹄氏族的士气。

他为什么要把大巴克的尸体藏得如此隐秘,而且在藏尸处堆积这么多的燃料,一旦暴露在空气中,立刻烧毁一切呢?

这不是完全违背了他大张旗鼓,摧毁士气的目的吗?

卡萨伐觉得,倘若大巴克真是夜魔的牺牲品。

那么,夜魔杀死他的目的,一定和袭击其他氏族武士的目的不同。

搞不好,大巴克才是夜魔真正想杀的人。

顺着这条线索,极有可能弄清楚夜魔的真正身份。

卡萨伐原本想和黑齿讨论这件事。

但黑齿却交给他一个更加重要的任务。

那就是通过血颅角斗场的关系,将“夜魔是来自赤金城的狮人,黄金氏族在这个荣耀纪元格外羸弱,非常惧怕血蹄氏族”这个消息,散播到整座黑角城的每一个角落去。

血颅角斗场每天能吞吐数以万计的观众。

角斗士之间的激战,更是连没有亲临现场的氏族武士们,都很愿意赌上两手的游戏。

是以,血颅角斗场和黑角城里的各大酒馆还有赌场,都维持着非常良好的关系。

能够让赌客在酒桌旁边下注,再由跑得飞快的鼠民小厮,来回传递赌注和消息。

通过这张错综复杂的关系网,来散播关于“大角鼠神使者”的真相,自然再好不过。

这才是大祭司黑齿,百忙之中召见卡萨伐的原因。

这是卡萨伐第一次执行,黑齿亲自下达的命令。

他自然想要心无旁骛,竭尽全力。

仔细想想,倘若大角鼠神的使者,真是赤金城来的狮人。

大巴克和他,

我年轻漂亮的继坶 浓精宫交H

应该扯不上任何关系。

十有八九,是自己想岔了。

还是不要拿这种鸡毛蒜皮的小事,去给黑齿大人增添烦恼,也给自己的任务增加难度了吧?

大巴克这个混蛋,放着好端端的牛头女武士、蛮象女武士、河马女武士还有野猪女武士不喜欢,偏偏要喜欢弱不禁风的猫女和兔女,简直是血蹄武士的耻辱。

结果,自己玩掉了小命不说,还害得血颅角斗场和卡萨伐,都沦为圈子里的笑柄。

要不是这家伙提前被别人干掉,连卡萨伐都想亲手宰了他,清理门户了!

这样想着,卡萨伐很快就将“大巴克之死”的诸多疑点都抛到脑后。

时间紧迫,除了完成黑齿大人的任务,他还有很多事情要做。

比方说,解决“冰风暴”的问题。

在血颅战团出征之前,彻底驯服这头不安分的母豹子。

过去一段时间,卡萨伐一直容忍甚至放纵冰风暴的自行其是。

并非因为他放弃了征服雪豹女武士的念头。

恰恰相反,随着他从远方打听到大量有趣的消息,他对征服这个实力强大却又桀骜不驯的“冰霜女皇”,越来越有把握了。

只是,还需要一个机会。

或者说,一个借口。

毕竟,冰风暴是自由角斗士,并没有接受他的赐血,也不是血蹄家族的成员。

理论上,彼此是地位相当的合作关系,合则留,不合则去。

哪怕冰风暴离开血颅角斗场,转身投入铁皮家族的怀抱,他都没有阻拦的理由。

强行阻拦的话,会被人讥笑他心胸狭隘,而且缺乏魅力和魄力,不足以让一位外来武士,心甘情愿为他效力的。

要知道,在卡萨伐用来夺取至高荣耀的血颅战团里,除了冰风暴之外,还有几十名实力强横的外来武士。

卡萨伐必须考虑到他们的想法。

否则,很容易离心离德,全盘崩溃的。

这就是冰风暴迟迟没有接受他的赐血,他却仍旧维持着上位者的风度,没有对雪豹女武士动粗的原因。

但现在不同了。

现在,黑齿大祭司给予了卡萨伐一个非常充分的理由,让他能够对冰风暴……

做任何事情。

卡萨伐兴奋起来。

仿佛看到了冰风暴跪在自己面前,打开她最大的秘密,任凭自己予取予求的样子。

……

之后两天,在卡萨伐的全力运作下,关于“大角鼠神的真相”,犹如野火和闪电般,在整座黑角城扩散,完全覆盖掉了过去的流言蜚语,以及氏族武士们对于夜魔的恐惧。

几乎所有氏族武士,都相信了“夜魔来自赤金城”这套说辞。

甚至不需要任何确凿的证据和缜密的分析,只需要稍稍一点拨,这些牛头马面们就会流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

正如黑齿所说,这的确是全体血蹄武士,最愿意相信的“事实”。

亦是最能提振血蹄大军士气的“事实”。

在这个“事实”的激励下,黑角城的各大家族,很快从混乱中恢复过来。

纷纷将麾下的各个单位,都整编成了一个个的战帮和战团。

并通过“勇敢者的游戏”,确立了彼此的指挥层级和统御关系。

卡萨伐的血颅角斗场这边,整编工作进行得也十分顺利,最终的战团规模,甚至比他自己预估的还要庞大。

说起来,这里面还有几分是夜魔的功劳。

原本,很多来自地方上的散兵游勇,并不愿意依附于黑角城的豪门大族。

很多桀骜不驯的高等兽人,宁可面临资源匮乏和独自应战的问题,都渴望保留几分自由和独立。

夜魔的出现,却吓破了这些散兵游勇的胆量。

毕竟,他们没有太多强有力的同伴保护,不可能像血蹄家族的武士那样,前呼后拥,浩浩荡荡,让夜魔找不到下手的时机。

所以,他们最有可能遭到夜魔的袭击。

在好几名散兵游勇都稀里糊涂丢光了秘药和战甲,却在额头上多了一份夜魔馈赠的“礼物”之后,剩下的地方武士只能躲到血颅角斗场里,单膝下跪,向卡萨伐宣誓效忠,其中的佼佼者甚至接受了卡萨伐的赐血,用成为血蹄家族一员的方式,换取家族的庇护。

最终,除掉仆兵和炮灰不算,卡萨伐都招募到了上千名精兵强将。

其中绝大部分中下级武士,都拥有自己的图腾战甲。

上百名精锐武士的图腾战甲,都均匀覆盖到了周身每一个角落,是威风凛凛的全身铠。

除了早就名声大噪的“四大王牌”之外,更有五名新加入血颅战团的强者,早就称霸一方,拥有向“四大王牌”发起挑战的实力。

放眼整座黑角城,上百个战团里面,血颅战团的实力,都能排在第一梯队里面了。

出征之前,招募到了这么多的高手,卡萨伐自然心花怒放。

为了宣告血颅战团的诞生,促进四大王牌和新招募的五位强者之间的团结,召开一场盛大的酒宴,亦是非常合理,不容任何人拒绝的事情。

即便冰风暴非常了解卡萨伐的性格,知道他对自己不怀好意。

也不可能拒绝这场酒宴。

否则,就不仅仅是不给卡萨伐面子。

更是侮辱了全体角斗士,以及千百年来,牺牲在血颅角斗场里的全体英灵了。

关于逃离黑角城这件事,冰风暴和孟超已经准备得差不多了。

但在计划中,他们必须等待血蹄大军齐聚在黑角城外的神庙中,并展开规模庞大的实战操演时,才有机会离开卡萨伐和血蹄强者们的视线,神不知鬼不觉地逃跑。

在那之前,冰风暴必须稳住卡萨伐。

所以,她只能硬着头皮赴宴。

酒宴的盛大和奢华自不必说。

卡萨伐不但捧出了上百桶掺杂秘药,一揭开盖子,就在“咕嘟咕嘟”冒着气泡,异香不止是“扑鼻”,而是如铸铁的拳头般狠狠轰击鼻腔的美酒。

还宰杀了几十头尚未完成驯化,无法跟随血颅战团一起开拔的图腾兽。

最新鲜的图腾兽血肉,只是简单用火燎了几下,刚刚端上桌的时候,大块血肉之间的筋膜,还在“啪嗒啪嗒”地跳动。

在图兰泽的老饕们眼中,这是可遇不可求的珍馐美味。

除了冰风暴之外的三名王牌,还有刚刚加入血颅战团的五名强者,纷纷风卷残云,大快朵颐,用无底洞般的食量,彰显自己比食量更加惊人的勇力。

冰风暴虽然平时冷若冰霜,但在这种场合,不可能细嚼慢咽,更不可能滴酒不沾。

特别是当四大王牌中的宿敌,曾经在单打独斗中被她击败,又在团战中击败过她的“蛮锤”,扛着比曼陀罗树还粗的大酒桶,向她发起挑战的时候,她更不可能退却。

按照高等兽人的传统,倘若双方属于同一阵营,又即将出征去打击共同的对手,彼此不能兵戎相见的时候,往往就用比拼酒量和食量的方法,来代替真刀真枪的搏杀。

拒绝和对方拼酒,和在竞技台上落荒而逃,没什么两样的。

喜欢地球人实在太凶猛了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