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波网 花开美利坚

  • A+
所属分类:影视广告

嘉陵关。

天空中只属于火和硝烟,城关上只属于恐惧与死亡。

“哈哧!哈哧!哈哧!”

孟依然紧紧地握着武魂蛇杖,就如同握住了救命稻草,豆大的汗珠不停地从额头上渗出,打湿了一头短发,也打湿了身上的衣服,每一次张口喘息之际,口鼻吐息中吸收大量的硝烟和血液混合的难闻气味,起初还感觉到刺鼻作呕,可如今却已经习以为常,早已见怪不怪,甚至就连肚子也都不会感觉到不舒服,轻易地呕吐。

从跟随着爷爷奶奶,也即是龙蛇夫妇,将炸天帮帮主杨明重伤的消息传递给教皇比比东后,孟蜀和朝天香两人便被秘密调走,而她因为实力还算可以,而且正值年轻,又是女性,被圣女殿下看中,被编入嘉陵关的圣龙军中服役,原本以为这是一个美差事,毕竟嘉陵关有着天下第一关的美称,几乎就是不可陷落的关隘。

哪里想到,她刚来圣龙军报到没过几天,帝国联军就对武魂帝国发起了猛烈进攻,足足大半个月时间都是在战争中渡过,长时间的作战使得孟依然感觉浑身上下感觉到异常疲惫,双手双脚早已酸痛的不行,甚至就连握着武魂蛇杖的手掌心都感觉有些力不从心。

但这非但不会让她松懈,反而更加紧紧地握着武魂蛇杖。

在这大半个时间下来,孟依然见到过太多和她年龄相差仿佛的年轻圣龙军战士,因为胆怯,因为疲惫,因为恐惧,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就在这个嘉陵关的城墙上战死,尸体被同伴们当做滚石从墙头上扔下去,运气好还能拉下几个垫背的。

孟依然可不希望自己也成为其中的一份子。

“嗖嗖嗖!嗖嗖嗖!嗖嗖嗖!”

帝国联军一方诸葛连弩发射箭矢的声音还在继续,许多人从孟依然身旁一跃而出,随着一阵激烈的箭矢射入身体的声音,和伴随而来发出的痛呼和惨叫声,将鲜血泼洒在了战场上,染红了孟依然的视线。

即便武魂帝国一方的伤亡惨重,可当城头上的战鼓敲响声响起的那一刻,随着千仞雪圣女殿下发出号令,无数圣龙军的战士冲向战场。

一批接一批的帝国联军士兵,沿着敢死队搭好的云梯攀爬上城墙,只见孟依然手持武魂蛇杖向敌人一一挥去,一路风驰电掣,破风声呼呼作响,血肉横飞。

在这样胶着的战场上,各种在学院平日里练习的花里胡哨的魂技早已作废,唯有最最简单的斩砍劈扫,不是孟依然不想用魂技,而是这大半个月的作战下来让她明白到一个道理,作为一名高贵的魂师想要在战争中活到最后一刻,必须时时刻刻保留着充裕的魂力,不然临到用时才方觉得少就已经晚了,若是遇上几名同等级的对手缠斗,或者是遇到敌方高等级魂师的狙击,保留充足的魂力,就能够在这个时候发挥作用,当然,这里的作用并不单单是指作战,还有指有目的的撤退。

孟依然不是一个人,在她的身边,身上白银铠甲早已被血迹污秽的圣龙军战士们,他们一个个冲了上去,挥舞着宝剑、长刀,浴血奋战,一个倒下去了,另一个接替上去。

然而,帝国联军士气之旺盛,作战之勇猛,意志之坚强,却是超乎常人所料,也超出武魂帝国所料。

一名帝国联军士兵被敌人浑身划得稀烂,倒下去的一刻,还高喊着口号:

“帝国万岁!”

“炸天帮万岁!”

孟依然身着铠甲,手握武魂蛇杖一马当先向帝国联军一方冲去,偶然听到这名早已失去气息的帝国联军士兵临死前的呼喊,白皙的脸上闪过一丝迷茫,那双炯炯有神的眼眸里也有那么一刹那的失神。

“我们真的是正义的吗?”

这一刹那,她的内心拷问着自己的灵魂。

不过,她也终究是名门出身,只是一刹那的恍惚之后,便顺着战斗本能,闪电一般迅疾地躲开两侧挥舞而来的大刀,矮头扭腰,在敌人恐慌的视线中,她脚下魂环点缀黄芒,又沉又重的武魂蛇杖在她手中轻如鸿毛,挥舞得虎虎生风,裹夹着千万斤重的巨力,凶狠地将刚才左右两边袭击的两名帝国联军士兵砸得血肉模糊。

战场上箭矢连天,战马的嘶鸣声,战士们的喊杀声,冲车的车轮辗轧轱辘声,远程魂技炮轰城墙的轰鸣声,以及刀剑撞击的当当响声,响彻大地。

黄沙漫天,血流成河。

这场战争从拂晓打到黄昏,土壤里、城墙缝隙里早已成了红褐色,鲜血无法凝固,上空的阴霾无法散开,战争还在继续,空气中布满了血的味道,整个世界仿佛在颤抖,山崩地裂。

“呼哧!呼哧!呼哧!”

再次将一名攀上城墙的帝国联军士兵一棒子锤死,孟依然擦了擦额头因为疲惫流下的汗水,双手不停地颤抖。

她想点支烟稳稳神,但是拿着打着火柴的手怎么也也碰不到烟头,极度的高压攫住了她,仿佛要榨走她身体里全部的活力!

吸烟这种事情,是孟依然过去从来没有想过的,但在参军的这些天,却在周围圣龙军的带动下学会了抽烟,当她学会抽烟的那一刻,孟依然才发现烟真是一个好东西,特别是在这种朝不保夕的战场之上更是如此,能够松缓过度战争带来的疲劳,免得精神过于紧绷导致精神崩溃,同时也能够放空思想,什么也不去想,不去思考死了怎么办这种哲学问题。

正当她疲惫不堪地贴着墙坐倒在地上稍微休憩一会儿时,帝国联军又一波冲锋开始了。

这是今天帝国联军第几次冲锋了?

是三次,五次,还是七次?

孟依然已经有些记不得了,她对此早已麻木,也不太在意。

但她总感觉,今天帝国联军比往日里有所不同,似乎进攻的频率更快,往常中间会停顿一两个时辰才会再次发起冲锋,可现在只是停顿了半个时辰,几乎就没有停歇过,连绵不绝的攻势宛若滔滔不绝的江海,这看似只是一句形容词,可对于身处于战场上的所有人而言,却未必是一件多么美好的事情,因为每次帝国联军发起冲锋,势必会又有人永久地倒下。

孟依然可不希望自己成为其中的一份子,她还想活着,然后以后有机会的话,再见到那个让她梦中牵魂的男人——杨明。

硝烟伴随着鲜血的味道,刺激着她的鼻腔。

她再也忍不住了,腾地站了起来,一边从包囊中掏出恢复魂力的食物,没有和水直接干咽了下去,一边咒骂着自己的懦弱。

只有对那些需要战争的

波波网 花开美利坚

人来说,战争才是正义的。

战争,从来都不会使正常而富有正义的人们感到舒心愉悦,只会使他们在惊心动魄之余承受着巨大的苦难。

本质上,炸天帮和武魂帝国的这一场战争,谁都不是正义的一方,不过是为争夺资源、为争夺斗罗大陆霸主身份的斗争罢了。

想明白这一点之后,孟依然有些僵硬地从墙角爬起,晃晃悠悠地站了起来,举起了武魂蛇杖,踉跄几步。

“嗖嗖嗖!嗖嗖嗖!嗖嗖嗖!”

这时,就在城头十几米远处,出现了帝国联军士兵的身影,并且每个人都携带着诸葛连弩,甫一登上城墙的瞬间,便朝着四周围无差别地进行射击!

周围同为圣龙军的战友们纷纷予以反击,孟依然发呆了良久,主要是因为她看到了帝国联军士兵的其中一人掏出一枚像是莲花一样的暗器。

外面层层的花瓣衬托着莲花和花蕾,好似众星捧月。里面的花瓣很小而较多,中间较圆。外面的花瓣每片都紧紧抱着里面的花瓣,似乎有些支持者。虽然花瓣大小不一,但它们的颜色一样:白中透红,艳而不妖,清而不素。

对于外人而言,或许很难将这莲花似的暗器和恐怖的大杀器联系在一起,可孟依然曾经跟随着龙蛇夫妇潜伏在天斗城多日,对于炸天帮多方面的调查了解,从一个收买的下线中得知炸天帮玄武堂中经营打造的暗器一条龙,诸葛连弩这种能够量产的暗器就已经在战场上大放光彩,除此之外,也有些难以量产的暗器,或是受限于材料短缺,或是受限于制作工艺水平达不到标准,以至于生产的数量有限,而在这其中,有数佛怒唐莲最为特别,哪怕炸天帮玄武堂中集结了整个大陆最优秀的铁匠,一年下来也难以打造出多少枚佛怒唐莲出来,可见其珍惜珍贵。

孟依然突然像想起什么似的,连忙下意识地寻找掩体躲藏。

然而没多久,攀登上城墙的那一名敢死队队员,直接释放了佛怒唐莲!

“轰!!!!!!!!!!!!!!!!!!!!!!”

佛怒唐莲这种伤害范围极广,威力极大,甚至可以击杀封号斗罗,令神级强者都为之色变的恐怖暗器,骤然在这一段城墙上爆发,就连帝国联军的队友都受到波及。

尖利的呼啸声音过后,是一片铺天盖地的爆炸声。砖块、泥土、瓦片、乃至人体残肢在空中纷飞,哭声、喊声、求救声不绝于耳,在旁观者的眼中,整个世界只剩下了两种颜色:到处正在溅落的灰黑色以及其中夹杂着的夺目的鲜红。

可这一切都在帝国联军一方的预料之中,佛怒唐莲造成的伤害极为可观,刹那间的功夫,这一段长达五十米的城墙无论敌我全都死绝,清空一大片,成为战场上一片真空地带。

尽管第一时间察觉到不妙,孟依然依然还是被佛怒唐莲爆炸的余波所波及到。

她倒在了浸满鲜血的砖地上,手指像是要抓住流失的生命似的奋力攥成拳头,手臂渐渐垂下,手指也渐渐松弛了,一种无力感袭涌上心头。

“难道……”

“我,就要与我的那些战友们,一起战死沙场?”

“也好,若是可以长眠的话,我也就不用那么累了吧?”

“好困,好累,好饿,真是好想就这样一觉不醒……”

沉重的眼皮,使得孟依然几次三番地就要闭上双眼,沉沉地睡去。

一旦在激烈的战场上昏倒下去,会是一个什么样的下场,没有人比孟依然更加清楚。

可是现在,她哪怕想要挣扎地从地上爬起来,却感觉不到一丝一毫的气力,整个人仿佛都被掏空了一般。

夕阳西下,残阳如血。刺眼的黄光夹杂着一抹惊心的绯红,一如那战场上千人的赤血,妖娆,而又美艳。

兵刃随意的丢弃在地上,血肆无忌惮的流淌。四周尸横遍野,早已没有了活人的气息。

漫天火光中,孟依然意识逐渐模糊,脑海恍惚之中,仿佛回到了数年前,在那个夜晚,遇到了那一个让她此生难忘的白衣少年。

一轮皎月之下,渐渐分开出了一条仅容一人通过的小路,一位一身白衣的少年缓缓走来。他眉宇间隐藏着不可抗拒的雄性魅力,手上的神秘之剑血迹斑斑,让人触目惊心。上翘的嘴角中,却看不出他的眼中含有半点笑意,反而是带着逼人的凛冽目光……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忽地,孟依然隐隐约约听到城外帝国联军方向传来撤退的号角声。

原本在城墙上作战的帝国联军士兵如潮般退去,只在城头上留下一地的尸体和残破的兵甲碎片,以及满目的残血。

不久前还充斥在这里的厮杀声、呼喊声、战鼓声消失了,却让此时的寂静显得无比狰狞。

侥幸捡回一条性命,孟依然踉踉跄跄地从血滩中爬起来,看着天际暗沉,显然是因为入夜的缘故,帝国联军不希望连夜作战才选择了暂时性撤军。

孟依然看着尸横遍野,硝烟四起的战场,与自己曾经在学院中度过的美好青春年华形成了截然相反的对比,一时之间,

波波网 花开美利坚

她竟是有些迷茫和不知所措。

喜欢斗罗之造梗抽奖系统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