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教授要撞坏了最新章节 我和黑大佬的365天

  • A+
所属分类:广告制作

“晋军的兄弟们,投降吧!东吴已经被我们打败了,你们的粮道也已经被我们大汉军队切断了,打不过我们又没有粮食吃,硬撑下去摆明了是死路一条,赶紧投降吧,投降过来就有方便面和午餐肉吃,还有可乐喝,日子比你们现在过的日子好十倍!”

“兄弟们,你们听我说,晋贼朝廷根本就不把你们当人看,逼着你们打仗送命,还要把你们的媳妇嫁给其他男人,让其他男人睡你们媳妇打你们娃,还花你们的钱!你们亏不亏?赶紧投降吧,投降过来和我们一起打晋贼朝廷,我们把你们当人看!”

“兄弟们,千万不要给晋贼卖命!像我一样,上了战场就往外跑,然后马上放下武器向大汉军队投降,能加入我们大汉军队就加入,不能加入就回去继续当兵!我前前后后当了十三次俘虏,终于坚持到了大汉军队光复我的老家上邽,让我可以放心加入大汉军队,你们要向我学习!”

“晋军的兄弟们,我们大汉军队给你们准备了两样东西,一样是弓箭刀剑,一样是香喷喷的方便面,要打我们奉陪到底,想吃面就赶紧逃出来投降,我们给你们管饱!”

类似的喊叫声在晋军营外回荡不休,营地里的晋军士卒大部分都是呆呆看着那些拿着喇叭喊叫的汉军将士,各怀心思,晋军的中基层将领则纷纷的破口大骂,要求麾下士卒不要相信汉军的骗人鬼话,同时还宣称什么援军将至,粮草充足,要求士兵们打起精神来和汉军决一死战。

蛊惑无用,光是看到大部分晋军士卒脸上的茫然表情,领着几个亲信在营地巡视的羊祜就知道自军的士气低迷,士卒已经普遍不对战胜汉军抱有任何信心,心中焦急,可是又无可奈何。

足智多谋的羊祜和杜预等人这一次是真的毫无办法了,正面打不过汉军又被掐住了水陆粮道,同时进攻益州的东吴军队又意外惨败,后顾暂时无忧的汉军根本不用打,光是耗粮食就能把晋军直接耗垮,除非是奇迹出现,否则晋军肯定又是一场惨败。

强打着精神巡视了一圈营地,回到中军大帐才刚坐下,愁云就马上布满了羊祜的脸庞,陪同巡视的杜预和王濬也是坐在一旁愁眉对苦脸,全部都拿眼下的严峻形势毫无办法。然后还是过了许久后,羊祜才语气低沉的说道:“粮食只够吃二十天了,怎么办?”

“只有两个选择。”王濬苦笑答道:“一是冒险决战,二是不惜代价的突围东撤,到潼关或者蒲坂去就粮。”

羊祜无力的摇了摇头,然后叹息道:“真没想到会被伪汉贼军逼到这一步,自我上任以来,我自信每一条军令政令都绝对没错,但是真没想到,我一点错都没犯,竟然还是被贼军逼到了今天。”

“输在粮草上。”杜预万分无奈的说道:“贼军不用携带粮草这一点实在太无解了,让我们的一切奇谋妙计都失去了作用,只能是不断的被动挨打,处处被贼军占得先机。”

羊祜苦涩一笑,又问道:“士治,你和贼军的交手次数最多,以你之见,我们冒险决战的话

言教授要撞坏了最新章节 我和黑大佬的365天

,能有几成把握?”

“都督,别怪下官泼你冷水,一成把握都没有。”王濬苦笑答道:“贼军实在太擅长正面决战了,我们大晋的关中军队在颠峰状态时尚且不是他们的对手,更何况我们现在仅有七万兵力,而且这七万军队还大部分都被贼军正面杀败过,许多人甚至还是不止一次被贼军杀败?”

羊祜笑得更加苦涩,自言自语道:“难道说,我们真要全力突围往东逃命?现在这个情况,我们一旦东逃,至少有八成会被张志逆贼追击杀溃,损失惨重啊。”

“如果在我们的粮草用尽之前还没出现转机,也只能是这么做了。”王濬的表情痛苦。

擅长计谋的杜预沉思盘算,片刻后,杜预下定决心说道:“叔子,要不冒险拼上一把吧,与其让我们的士卒在溃逃中被贼军肆意屠杀,倒还不如让他们鼓起勇气拼上一把,争取创造奇迹,如果拼了一把还是没用,我们再考虑全力东逃也还来得及。”

“那如何拼这一把?”羊祜问道。

“假装我们已经走投无路,主动下书邀请张志逆贼正面决战。”杜预说道:“然后在约定决战的头一天晚上,我们突然出兵偷袭伪汉贼军的营地,杀贼军一个措手不及,全力直接攻破贼军的营地,如此一来,我们不但有希望取胜,甚至还有可能直接拿下张志逆贼的项上人头。”

羊祜盘算着不吭声,杜预明白羊祜的心思,便又说道:“叔子,我知道你在荆州时用兵喜欢讲究正道,从不出兵偷袭敌人,但是现在这个情况,我们已经不用点手段不行了。不然的话,我们的粮草一旦告罄,被迫弃营东逃,肯定会被贼军乘机追击打得彻底溃败。”

羊祜并非迂腐之人,仔细的盘算了半晌后,羊祜还是咬了咬牙,说道:“也罢,反正败局已定,与其让我们的将士被贼军肆意追击屠杀,倒还不如乘着现在还有一战之力赌上一把,就这么办,明天就给张志逆贼下战书,只要他答应决战,我们明天晚上就出兵偷袭贼军的营地。”

让羊祜和杜预等人意外,第二天时,他们派遣使者持书赶到汉军营地后,看完了羊祜亲笔所写的约战书,张志竟然笑着说道:“不好意思,麻烦回报羊都督,就说本将军没有兴趣和你们决战,叫他聪明的话赶紧率军投降,否则的话,本将军绝对不会对他手下留情。”

见张志一口拒绝,晋军使者也只能是失望告辞,结果晋军使者离开后,旁边的赵全难免奇怪问道:“后将军,我们好不容易才把羊祜匹夫逼得主动约战,你怎么不肯答应?以我们现在的情况,用不着怕和晋贼冒险决战啊?”

“困兽犹斗听

言教授要撞坏了最新章节 我和黑大佬的365天

说过没有?”张志反问,又说道:“晋贼军队已经穷途末路,为了活命肯定会死战到底,我们如果按照晋贼的安排打场决战的话,就算取胜也肯定损失不会小到那里,所以我们最好的办法是避敌锋芒,不要和已经做好了充分准备的晋贼军队冒险决战,要等他们走投无路被迫西逃的时候再出兵追击,这样才能以最小的代价取得最大的胜利。”

赵全醒悟,笑道:“还是后将军高明,打追击战,确实要比正面决战杀得更痛快一些。”

…………

晋军这边,使者把张志拒绝决战的消息带回晋军营地面前后,已经做好了充分心里准备的羊祜等人当然是大失所望,王濬还直接骂道:“奸诈狗贼,肯定是害怕我们已经做好了充分准备,担心就算取胜也肯定损失不小,所以才不肯接受我们的约战。”

“叔子,再试一次。”杜预建议道:“效仿当年的诸葛亮,让我们的使者给张志逆贼送一套女人的衣服去,激他答应。”

想想也只有这个办法,虽然不是很喜欢这些下作手段,羊祜还是点头同意了杜预的建议,又亲笔写了一道语气傲慢的书信,对张志极尽羞辱之能事,然后又准备了一套女人衣服,让使者在第二天再次出使汉军营地,再约张志次日决战。

杜预抄袭来的激将计这一次终于起到了作用,看完了羊祜的羞辱书信,又看到晋军使者把女人衣服双手捧到自己面前,地盘和脾气都越来越大的张志勃然大怒,立即大喝道:“来人,把这个匹夫推出去,斩了!”

“后将军饶命,小人是奉命行事,被逼着来的啊!”

晋军使者赶紧求饶,阎宇也劝道:“后将军息怒,两国相争,不斩来使,这个使者也不过是奉命行事,如果为此将他斩杀,不仅以后再没有使者敢出使我们的营地,我们的使者也不敢随便出使敌营啊。”

铁青着脸喘了半天的粗气,张志突然提笔,在羊祜的约战书上批下了‘来日决战’四个字,然后扔还给晋军使者,又抓起那套女人衣服吼道:“回去告诉羊祜匹夫,就说他的礼物,本将军收下了!不过这套女人衣服,本将军绝对不穿,本将军只会在把他羊祜匹夫生擒活捉后,把这套女人衣服穿在他身上游街!”

晋军使者忙不迭的答应,然后赶紧拣起书信告辞离去,结果晋军使者离开后,阎宇当然向张志微笑问道:“后将军何故如此做戏?”

“羊祜的一再约战有问题。”张志答道:“按理来说,我拒绝了他的第一次约战后,他如果真想和我们拼上一把,大可以让他的军队拔营起身,直接向东撤退,逼着我们出兵拦截,然后乘机发起决战。但是他不但没有用这个简单直接的办法,相反还不择手段的再次约战,我怀疑其中有鬼,所以才假装中计,答应了他的决战。”

“那后将军,有什么鬼?羊祜匹夫的真正企图是什么?”阎宇追问道。

“暂时还不知道。”张志摇头,又说道:“不过没关系,咱们仔细推敲就应该能找到答案,你们都说一说,假如你们是羊祜的话,看到了我答应了决战以后,你们能耍出什么花样?”

不管什么事情都怕仔细推敲,迅速排除了戏耍和涣散汉军士气的可能,又考虑到了羊祜假意约战实则准备逃跑的可能,另一个战术预案就很快被杨稷指出,说道:“后将军,还有一个可能,羊祜假意约战,引诱我们全力准备明天的决战,实际上却在今天晚上突然出兵偷袭我们的营地,杀我们一个措手不及。”

“可能极大!”张志立即醒悟,说道:“不出意外的话,贼军今天晚上应该只有两个选择,一是放弃营地悄悄撤退,二就是不惜代价的赌上一把,赌我们疏虞防范让他们有机可乘,我们今天晚上也必须得做好两手准备,一是连夜出兵追击晋贼的东逃之军,二是准备伏击来偷袭我们营地的晋贼军队。”

“同时做到这两点不难。”阎宇马上就说道:“安排两支军队埋伏在我们的大营两侧,贼军如果来偷袭,我们的伏兵就左右杀出夹击晋贼军队。晋贼如果连夜撤退,我们就让这两支有准备的军队担任先锋,追击晋贼的东逃之军。”

“就这么办!”张志想都不想就说道:“今天晚上让毛炅和董元各领五千军队埋伏在大营两侧,杨稷你率领值夜军队守侯在前营做好严密准备,然后再见机行事。”

杨稷马上答应,又说道:“后将军,但我们如果推测有误怎么办?假如晋贼军队今天晚上既不东逃也不劫营,明天真的来决战怎么办?我们的士卒没有好生休息,于决战不利啊。”

张志笑笑,咳嗽了两声才说道:“如果真是这样,那本将军就偶染风寒,无法奉陪了,他羊祜总不至于冲进我们的营地来逼着我决战吧?”

…………

“好!好!好!这个奸贼,终于还是上当了!”

再回过头来看羊祜这边,得知了张志果然被自己激怒,大喜过望的羊祜直接连声大叫了三个好,然后马上召集晋军诸将,把自己假意约战实则准备偷袭的战术计划告诉众人,宣布准备在晚上出兵偷袭汉军营地。

继续让羊祜欢喜,虽然已经在汉军面前吃过大亏,知道汉军有多厉害,然而听到这个计划后,晋军众将还是纷纷开口叫好,都表示愿意冒险赌上一把,还争先恐后的主动请缨,请求担任前锋去偷袭汉军营地,并没有出现什么畏战怯战的情况。

见士气可用,羊祜赶紧安排了一个极其周密的劫营计划,让从荆州调来的晋军著名猛将张尚率领三千精锐担任前锋,负责率先偷袭汉军营地,又令徐州大将卢昂率领六千军队随后接应,自己则在三更时率领两万军队出营,急行赶往汉军营地增援,力争一战攻破汉军营地,彻底扭转晋军目前的被动形势。

顺便交代一句,鉴于关中已经近半沦陷,同时雍凉士卒在汉军面前吃的败仗实在太多,吃过汉军上好俘虏伙食的士卒也实在太多,羊祜这一次还没敢派遣雍凉士卒上阵,选择了全部派遣中原士卒出战。

一切都安排好了以后,是夜才刚初更过半,张尚和卢昂就已经各自率军出营,借着夜色掩护先后赶往汉军营地门前准备偷袭,羊祜本人则是耐心等到了三更将至时才率领军队出营,打着火把大摇大摆的在营前集结成军,然后立即出发东进,气势汹汹杀向汉军营地。

出发时,不擅骑马的杜预到营前给羊祜送行,期间也自然少不得一再叮嘱羊祜千万小心,羊祜却是哈哈大笑,说道:“元凯放心,用你的妙计劫营,明天早上我们肯定是在贼军的营地里见面了。”

又过了一段时间后,走完了大概一半路程时,远远看到汉军营地那边火把缭乱,喊杀震天,羊祜还又开心的大喝道:“得手了!加快前进,去取张志逆贼的项上首级!”

再接着……

“都督,我们中计了!伪汉贼军有准备,还有埋伏,张尚将军被杀败,卢将军的军队也被贼军冲溃,我们的两支前军已经一起惨败了!”

“有埋伏?怎么可能?张志逆贼怎么知道我们今天晚上要来劫营的?”

“都督,快跑吧,贼军已经杀过来了,再不撤就来不及了!”

喜欢垃圾食品援助蜀汉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