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可以给我新版猫咪的地址 年轻的小峓子4中字

  • A+
所属分类:影视广告

众人群起而攻之,想把白梦蝶挤到一边去,他们去抢那块原石。

幸亏陈子谦紧跟在白梦蝶身后,用他高大的身躯死死拦住了那些想要抢原石的商贩。

眼看局势就要失控,保安来了,把那群商贩给驱逐开了,白梦蝶和陈子谦这才得以保住了那块原石。

和缅甸商人一番讨价还价,以十万块的价格买下了那块原石。

乌泱泱的人群围观那块原石的切割,初胚都快打造完了也不见一丝绿。

围观的人们议论纷纷。

“小丫头的好运用完了,花十万块钱买了一块废石。”

“这就是贪心的下场,她如果不贪心就不会损失这十万块钱了。”

“就是,已经赚了一百多万了,还不知足,还要赌,怨谁呢。”

白梦蝶和陈子谦全都气定神闲。

她刚才用透视眼已经看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这块洗澡盆大的原石里面有洗脸盆大小的一块晶莹剔透的翡翠,至少是冰种翡翠。

这么大一块,五百万应该卖得到。

原石巨大,里面的翡翠却只有原石的五分之一,初胚打造什么都没看到,这很正常。

那个玉石切割师继续切割,足足切割了有一尺厚总算出绿了。

刚才还嘲笑白梦蝶的那一票围观者马上惊呼起来:“出绿了,又出绿了!”

大家看向白梦蝶的眼神像看神仙一样。

又经过了一个多小时的切割,那个玉石切割师终于完整地切割出一块比脸盆还要大的翡翠。

那块翡翠绿的如一汪春水,透亮得似玻璃,温润晶莹,看一眼就让人沦陷。

不少人惊呼起来:“帝王绿,这是帝王绿!”

“这么大一块帝王绿得值几千万吧!”

“这个小丫头的运气实在好得逆天了!”

那个最先买走福禄寿翡翠的玉石收购商一直跟在白梦蝶身后,这时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挤到了她身边。

伸出一根手指道:“两千万卖给我吧,我们今天可是已经打了几次交道了,算是老主顾了。”

即便白梦蝶不太懂翡翠,也能看出这块翡翠价值连城。

她不想就这么全卖了,道:“我六百万卖你五分之一。”

那块帝王绿翡翠虽然只有洗脸盆那么大,但是很厚,差不多有一尺厚,五分之一不少了。

那个玉石收购商央求了半天,希望白梦蝶卖他一半,可白梦蝶只肯卖五分之一,多的她要留给自己。

黄金有价玉无价,这种极品翡翠越放越值钱,她只当存钱咯,而且还不会贬值。

最后那个玉石收购商只好买下切割下来的五分之一的帝王绿。

收获实在太丰盛,白梦蝶和陈子谦满载而归。

为了安全,他们特意聘请了几个保安送他们回酒店。

陈子谦见白梦蝶脸色苍白,心里紧张,却不敢表露出来,小声问:“怎么了,不舒吗?”

白梦蝶头痛得好似丧失了元气一般,全身无力。

她强打起精神来:“我很好,没哪里不舒服。”

不好也得装出很好的样子,虽然请了保安,可谁能够保证这些保安没问题?

车子行驶在颠簸的路上,这里比较偏僻,路上既没什么车,也没什么行人。

白梦蝶和陈子谦全都打起十二分精神。

突然从前面窜出一个人来,司机猛地一踩刹车。

幸亏白梦蝶和陈子谦系了安全带,不然很有可能从后面飞到前面去。

两人严肃地对视了一眼,偷偷解了安全带。

司机见窜出来的是个眉清目秀的女孩子,骂骂咧咧的下车。

忽然从路旁的小树林窜出七八个人来,往白梦蝶等人乘坐的面包车扑来。

陈子谦抢在那些人冲上面包车之前已经打开车门,拉着白梦蝶下了车,往前方飞奔。

白梦蝶虽然穿的是春秋裙,可是脚上穿的是旅游鞋,跑起来不碍事的。

只是她浑身无力,跑起来费力,但她硬撑着。

背后传来一片打斗声,白梦蝶只希望那些保安能够撑一段时间,让他们跑远一点,却没想到前方有四个大汉拦住了去路。

白梦蝶和陈子谦毫不犹豫的转身,却发现另外三个方向也有歹徒拦住了去路。

两个人非常默契的向前冲去。

陈子谦一马当先杀开一条血路,白梦蝶立刻夺路先逃了。

不是她不讲义气,不顾陈子谦的安危。

是她现在状态不好,只能先逃,不当陈子谦的累赘,陈子谦断后,有办法逃脱的。

逃没多远,又出来三个大汉拦住她的去路。

白梦蝶暗暗叫苦,这个拦路抢劫的团伙规模怎么这么大,人数怎么这么多!

白梦蝶使出洪荒之力,一口气撂倒两三个大汉,得以逃脱。

可还没逃多远,一支穿云箭擦着耳朵飞过,白梦蝶停下了脚步,在心里卧槽,这都什么年代了,居然还有箭法这么精准的人。

不过话说回来,他们这个伟大的国家是禁枪的,没有枪,那些坏人当然用弓箭咯。

白梦蝶回头,看见一个男人举着弓箭正瞄准她。

那个男人狞笑道:“还蛮识趣嘛,知道不能跑了,不然我一箭射死你!把钱和翡翠全都留下!”

“想得美!”陈子谦飞奔着赶来,把身上的双肩包取下,向那个持弓箭的男人扔了过来。

双肩包里有用毛线衣包着的翡翠,砸在那个持弓箭男人的脑后,那个男人立刻向前扑去。

白梦蝶飞身接住了双肩包,在地上打了个滚,腾出位置好让陈子谦收拾那个持弓箭的男人。

陈子谦上前一脚把那个男人踢晕了,然后把弓箭折断了。

这个会射弓箭的男人是最大的威胁,解决了他就比较好突围了。

白梦蝶从地上站起来,和陈子谦拔腿就跑,却见其他歹徒从身上抽出长刀围了过来。

白梦蝶心想,他们两个还是太天真了,以为干掉了射弓箭的男人就有办法逃脱,却不料这些歹徒志在必得,不拿到翡翠和钱是不会罢休的。

陈子谦道:“还是我开路,你快跑!”说罢,从地上捡起一根木棍冲了过去。

只几招,手里的那个木棍就被砍成了几节。

白梦蝶暗暗心焦,别说她现在状态不好,哪怕精神饱满,她和陈子谦的血肉之躯也抵挡不了十几把长刀。

不行把钱和翡翠全都交出去吧,命最重要。

她就这么分了一下神,一把砍刀砍了过来,她急忙用怀里的双肩包一挡。

只听一声翡翠和长刀的撞击声,白梦蝶心疼的心脏一缩,翡翠该不会被长刀给砍碎了吧。

她连摸一下包包里翡翠的时间都没有,第二刀便砍了过来。

陈子谦猛的把她拉开,这才堪堪避过了那一刀,不然手都得被砍一只下来,白梦蝶惊出一身白毛汗。

两个人被那一群歹徒逼得节节败退,眼看就要抵挡不住了,忽然从前面开来好几辆小汽车。

一个领头模样的歹徒说了声“撤!”

顿时十几个人瞬间跑的一个都不剩。

临走时还把地上昏迷不醒的弓箭手给拖走了。

白梦蝶和陈子谦都没打算去追。

他们只是普通公民,保住自己就行了,抓歹徒那是公安的事。

那五六辆车开到他们跟前停了下来,白梦蝶下意识的攥紧了陈子谦的手。

陈子谦冲着她微笑:“没事的,那辆车是我大哥的。”

他认得陈景轩那辆车的车牌号码。

果然,那辆路虎的后车门打开,陈景轩从车上下来,严肃的盯着他们两个:“遇到坏人了?”

陈子谦牵着白梦蝶往那辆路虎走去:“你看我们的衣服都破成这个样子了,当然是遇到坏人了,这还要问!”

白梦蝶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身上的春秋裙,被歹徒的砍刀划得支离破碎。

好在她穿的是黑色的打底裤,看上去也不是特别狼狈。

陈景轩锁眉问道:“露财了?”

这里是两国交界,对面国治安不是太好,有歹徒流窜抢劫,在这里也不是不常见。

“算是吧。”陈子谦把白梦蝶塞进了路虎车的后座,自己也随后上了车。

陈景轩在副驾驶座上坐下,示意司机开车。

陈子谦问:“怎么这么巧,在这里碰到你了?”

“我来这里考察旅游项目。”陈景轩道。

白梦蝶头很痛,人很累,上车就睡着了,不过在睡着之前,她摸了摸双肩包里的帝王绿。

隔着书包和毛线衣根本摸不出来那块帝王玉有没有被长刀给砍成两半。

白梦蝶一觉睡醒已是夜里,四周一片雪白,一看就是在医院里。

陈志谦坐在她的病床边守护着她。

所以她一醒来他就看见了,精神立刻为之一振:“你终于醒了!”

“我终于醒了?我睡了很长时间吗?”

陈子谦握住她一只柔弱无骨的小手:“一天一夜算不算很长?”

“算。”白梦蝶迷糊糊的问:“我怎么在医院里?”

陈子谦心疼道,“你睡得那么沉,像昏迷了似的,我害怕,当然要送你来医院检查一下咯。”

“那医生怎么说?”

“医生说你过度疲劳,好好睡一觉就没事了。”陈子谦摸了摸她的小脑袋,“你现在感觉怎样?”

白梦蝶认真体会了一下,道:“除了饿,哪里都很好。”

陈子谦开心地笑了:“我这就叫人买饭去。”

他打开病房门,让陈景轩安排照顾他俩的人买些可口的饭菜送来。

白梦蝶掂记着她的帝王绿,洗漱完了就要看那块超大的帝王绿。

陈子谦迟疑了一下,把那块帝王绿拿出来给她看,

白梦蝶一看,心疼得不得了,那块帝王绿果然被歹徒砍成了一大两小三块了。

白梦蝶捧着那块最小的帝王绿欣赏,越看越好看,对陈子谦道:“哪里能联系到珠宝加工商啊,我想把这块帝王绿加工成手镯。”

陈子谦摇摇头:“这个我不清楚,回头我问我大哥。”

虽然住的是单人病房,可会有医生护士进来。

本着财不外露的原则,白梦蝶只欣赏了几分钟就让陈子谦把帝王绿依旧收回到他的双肩包里。

不一会儿,饭买回来了,有青椒松茸、红烧鸡枞、宜良烤鸭、.汽锅鸡,据说全是云南名菜。

也不知是不是饿了太久的缘故,白梦蝶吃什么都觉得分外可口。

陈子谦吃得也很香甜。

白梦蝶昏睡,他很担心,一直没吃好睡好。

现在她醒了过来,他放下心来,自然胃口大开。

两人正吃着晚饭,陈景轩来了,见白梦蝶已经醒了过来,浅笑着道:“你再不醒,子谦就要急病了。”

白梦蝶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然后向他致谢。

陈景轩摆了摆手:“没事。”

在沙发上坐下。

陈子谦问他,哪里有珠宝加工的。

陈景轩问明缘由,道:“虽然这里就有不少玉石加工的,但是这里治安不太好,回昆明去再加工吧,昆明也有玉石加工,到时我带你们去。”

坐了一会儿,便告辞离去了。

第二天上午,医生给白梦蝶检查了身体,一切良好,陈子谦这才放心的让她出了院。

陈景轩开车带他们来到了昆明,抵达昆明时已是夜里九点多了。

陈景轩安排他们在酒店里住下就走了。

第二天上午九点多,陈景轩来接白梦蝶和陈子谦去他联系的珠宝玉石加工师傅那里加工帝王绿。

不过不是一个人来的,身边还跟着一个漂亮女孩。

陈子谦见了那个漂亮女孩笑着叫了声:”大嫂。”

白梦蝶有点诧异,她一直以为陈锦轩还没结婚,没想到他居然已经结婚了,连忙也叫了一声:“大嫂。”

陈景轩笑着道:“子谦乱叫,你跟着他也乱叫,我和你明珂姐还没结婚呢,叫什么嫂子。”

白梦蝶笑笑,注意到明珂眼里有一丝不悦一闪而过。

一行人来到珠宝玉石加工师傅那里。

陈景轩因为还要忙工作,把白梦蝶和陈子谦送到目的地就想离开,可明珂不想走,她想亲眼看翡翠加工,陈景轩只好留下了她。

白梦蝶把那块破碎的最小的帝王绿拿了出来。

虽说只占那一整块翡翠的十分之一,可也有海碗那么大一块。

那个珠宝玉石加工师傅年龄有五十开外,见多识广,拿着那块帝王绿惊叹道:“这么大一块极品帝王绿少说也值三百万!”

白梦蝶和陈子谦听了这话心里比较舒坦,他们卖掉的那块帝王绿是这块帝王绿的两倍左右,那么他们六百万卖出去也不是很吃亏。

喜欢重生食神学霸不软萌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