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陵岂是池中物 苦瓜电影网

  • A+
所属分类:广告制作

这人就是李肃,说起李肃来,自从回来之后,颇不受董卓重视,折让李肃心中有些想法,更何况李肃还拿着刘悦的前,就必须做一些事情,因为他知道,如果他不听刘悦安排的话,刘悦不会饶了他的。

一般人不会知道刘悦在长安究竟有多大的势力,但是李肃知道,因为这一次的一万钱加上一张纸放在了李肃的床头,关键是李肃正在睡觉。

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李肃府中跑掉了一个下人,折让李肃又惊又怒,可以放钱,那么就可以要了他的脑袋,这是刘悦在警告他,所以李肃也没有追究那个下人,只是他不知道,走的那个下人根本就不是内奸,真正的内奸却还待在李肃府上。

“到底是摆脱不了呀——”李肃叹了口气,无奈的摇了摇头。

刘悦饶他一命,李肃就知道要付出代价,而代价就是挑唆吕布和董卓的关系,很长时间刘悦都没有动静,却没想到竟然已经收买了他的下人,已经能威胁到他的性命了。

难怪刘悦敢给他钱,却又不怕他反悔,如果反悔的话,可能命都没有了。

“来呀,备上礼物,我要去吕奉先哪里走一趟,这都要过年了,也不能回家,正好好好聊聊。”李肃有些苦涩,却又不得不按照刘悦的安排去办,而此时正好是最合适的时候,因为信上说吕布太师府撕毁貂蝉,被董卓撞到了。

这就难怪吕布急忙忙的出了城,几乎是逃一样的回了并州军营,原来是这个原因,吕布的胆子也是够大的。

不过这种时候是最好蛊惑吕布的时候,貂蝉和吕布的事情,李肃也听说过,不过却记不得听谁说的了,如果现在去蛊惑吕布的话,倒是十有八九。

却说李肃骑着马,带着几坛子好酒和一些肉食,就除了长安城,径自奔并州军营而去。

也不多时,李肃就到了并州军军营外,着人去通报吕布,果不其然,不过片刻,吕布就亲自迎了出来。

“兄弟你怎的今日来了?”望见李肃,吕布有些惊异,也有些急切。

“听闻奉先受了委屈,你我同乡来看看奉先。”李肃呵呵一笑,举了举手中的美酒:“怎么,不欢迎我?”

啊了一声,吕布才反应过来,赶忙让了让,哈哈一笑:“怎么能不欢迎,你有酒我有菜,今天咱们不醉不归。”

吕布的确是有话要说,憋了一肚子的话要说,只是和魏续那些人说不得,憋在心里难受,自然愿意和李肃吐漏心声,况且吕布还想着李肃能帮忙指点一下呢,李肃这小子心眼可多得很。

话音落下,吕布将李肃让进了大帐,大帐之中放了火盆,也是温暖如春,招呼亲兵送上两个菜肴,吕布就和李肃坐了下来,更是亲手给李肃倒上了酒。

“你我同乡之谊,我也不瞒你说,我曾经与王司徒的义女貂蝉有了婚约,却被太师夺人所爱——”吕布借着酒劲,将憋在心里的话说了出来:“我与貂蝉情投意合,只可惜劳燕分飞,我心中如何没有想法,昨日去太师府幽会貂蝉,结果被太师发现了,太师用刀掷我,你说太师会不会对我动手?”

“奉先想多了,先不说奉先你一身武艺,天下没有人能敌,更是并州军的统领,这两万并州军可是精锐,难道太师不需要考虑考虑——”李肃安慰着吕布,却也是说的实情,吕布是当局者迷,董卓大军私下屯兵,在长安也不过三万兵马,而吕布的并州军就有两万,董卓能不多想想吗。

吕布松了口气,其实她也不是太在意,毕竟若说打仗,吕布还没怕过谁,无论是冲锋陷阵的,还是军阵变化,也就是这心思比不上刘悦。

看着松了口气的吕布,李肃心中叹了口气,眼底不由得漏出一丝惋惜,吕布猛则猛矣,可惜如果说动心眼的话,却根本不是对手,不要说董卓,如曹操、袁绍等人也是大有不如,更不要说和刘悦相比了。

刘悦从很早之前就已经开始算计吕布了,只是吕布不知道而已,甚至董卓也好,王允也吧,哪一个不是在短戟吕布。

心中胡思乱想着,李肃咳嗽了一声:“奉先,你对貂蝉心意如何?”

“十成真——”吕布很肯定的用力的点了点头,表明自己的感情的真诚。

李肃并不相信吕布的感情,略略迟疑了一下,轻轻地吁了口气:“我有上下两策,不知道奉先想要听哪一个?”

“上策如何?下策如何?”吕布有些好奇,李肃的心眼果然很多。

微微一笑,李肃眼眉一挑:“那我就向来说说下策,下策者,不过是奉先继续与貂蝉私通——”

“我们是情投意合——”脸色一沉,吕布有些不满的瞪着李肃。

李肃也不在乎,嘿了一声:“如今貂蝉可是太师的女人,你和她好就是私通,何况你还是太师的义子,于情于理对你都不利——”

这话吕布一点反驳也没有,只是嘴角抽搐着,无奈的哼了一声:“可现实我和貂蝉有了婚约——”

“奉先,这酒有人定下了,但是我以中郎将的身份给买来了,难道说这酒就不是我的了,如今还不是你我坐在这里喝酒,被夺了酒的人,也不过骂几句而已。”李肃的打了个比方,让吕布沉默了起来。

见吕布不说话了,李肃吐了口气:“若是私通好办,太师府是去不得了,但是这天底下却有一个最合适的去处,那就是司徒王允的府上,你想想,难道貂蝉作为义女去看望义母不是太正常了——”

说到这顿了顿,吐了口气:“而且我相信王允也愿意帮你,当初婚约也是他说出来的,本身就亏欠着你。”

这一点不用怀疑,王允肯定愿意帮忙,因为李叔知道貂蝉是怎么回事,当然这得益于刘悦的指点。

“那上策呢?”没想到李肃竟然看得出来这些,不过想到那封信,吕布就尴尬了,随口询问了一声。

“上策吗——”李肃沉吟了一下,脸色凝重了起来,忽然压低了声音:“这话出我口入你耳,却不得让第三人知道,奉先若是敢发誓,我便说给你听,不然还是算了吧。”

这话不但没有打消吕布的好奇心,反而更是因耐不住,举起手来:“苍天在上,厚土在下,我吕布今日听李肃所言,但若泄露半句,必将身受五雷轰顶之灾,必将不得好死。”

吕布这德行李肃怎么会不知道,深吸了口气,脸色凝重的咳嗽了一声:“既然奉先话说到这份上了,那我也就不藏着掖着了,若是奉先有一日想要杀董卓,以正朝纲,我愿意帮奉先——”

话未说完,吕布就猛地站了起来,拖得椅子都倒了,死死地盯着李肃,如果这句话说出去,他和李肃可就都倒霉了。

“是太师让你来试探的?”眼中闪烁着杀机,吕布毫不客气的将手放在了腰间的青铜剑上,随时准备下杀手。

“奉先想多了,你先坐下,且听我说来——”李肃不激动,对于吕布的反应早有预料,只是摆了摆手,幽幽的叹了口气:“也不瞒你说,当初从虎牢关逃回来,太师就差点要了我的命,那也就罢了,前些天,我只是因为一句话,就说孙小姐去了小黄,可要小心着刘悦,结果太师雷霆大发,差点要杀我——”

越说越是气愤,重重的将酒杯顿在了桌上:“奉先,你说还怎么跟他,奉先若是有心,我愿意与奉先一起行事——”

话说到这份上,李肃从怀中掏出了一卷地图,打开了却是长安地图:“西凉军都是精锐,据守城池,如果强攻的话做不到,所以,想要成事的话,就只能在长安城中动手,比如说未央宫锦绣殿。”

李肃点了一点,眼中闪过精光:“朝中想要置董卓于死地,就只有在天子面前最简单,董卓不会带护卫,若是有奉先的伸手,相必奉先杀他不难。”

“这——”吕布一时间拿不定主意,心中闪过无数的念头,如果和董卓翻脸的话,那可真的是很难说了,还是有很大的把握的,毕竟董

金陵岂是池中物 苦瓜电影网

卓在明,而他们都在暗处,未必就不能成功。

“若是成功,不但可以将貂蝉夺回来,而且还可以执掌天下,若是奉先答应的话,那我就去联系其他人。”李肃点了点头,给

金陵岂是池中物 苦瓜电影网

了吕布一个不算承诺的承诺。

“其他人?”吕布楞了一下,不由得的迟疑起来:“难不成你们早就有预谋了,这其中都有那个?”

“奉先,此事以司徒王允联系的,我也只是听说了而已。”李肃将王允写给他的信递给了吕布:“此时还有二三十个官员参与,绝对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已经联系了半年多了。”

“可是一旦暴露——”吕布犹豫了起来,眉头死死的皱在一起,心中有些担忧。

喜欢三国我为皇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