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银花露小说 丞相大人的小通房

  • A+
所属分类:影视广告

余连自己虽然就是灵能者,但是在他看来,所有想着用普通人的力量干掉灵能者的,天生都具备革命性。

不过,话到嘴边他还是吞了回去,觉得还是等等再说。明明是文明有史以来最光明正大的组织,若是被自己搞得像是传销似的好像也哪里不对。而且不是说好了吗?在军中发展组织的事,是交给副会长维恩他们了。自己这个会长可不要老越俎代庖嘛。

总之,话又说回到这边,波帕斯少校确实在悉心研究普通人战胜灵能者的可能性。或许是需要大量的重武器,或许需要更精妙的战术和精心繁琐的准备,甚至需要用血肉磨盘去填,但只要起了这么一个头,便至少可以证明,这位除了身材便貌不惊人的少校,其实是个头脑清晰的人,而且对灵能者也没什么传统带来的天然畏惧感。

仅仅只凭这一点,这位波帕斯少校便足够上自己的关注名单了。

世间代有英雄出啊!身为穿越者,只有傻子才会根据自己的“历史”找人才呢。余连想。

“总之,您可以看看的。”余连开口,又看向了澹台靖:“可以吗?”

“灵研会做事,讲究就是一个堂皇。何事不可示人呢?”大师兄摊手笑道。

真大气,不过这也怪不得你们一直和虚灵圣殿的关系有点微妙呢。余连想。

“你们练着,再有一个小时就可以吃饭了。我顺便去看看仓库有什么,给大家理一下这两个星期的食谱。”菲菲似乎对两个大男人碰碰碰地互相挥舞拳头的场面,一点兴趣都没有。

“可以自动的……”

既然是豪华游轮,当然是有自动烹饪机的。总体而言,色香味也能达到平均值,并且还有机器人亲自给端上来,要的就是一个衣来伸手饭来张口。

菲菲微微张了张口,脸上闪过了一丝“崽你让阿妈很失望”的表情,幽幽叹息了一声:“让机器人来做饭?身为蓉下楼1500年厨神传承的骄傲何在呢?”

余连觉得对方说的实在是又扎心又有道理,所以只能无言以对了。于是,菲菲也就这样以女主人的身份理所当然地接管了厨房和库房。

“可惜食材都是从码头的人送的,都是正常的套路选择,有点可惜了。”在菲菲小声的抱怨中,光年使命级豪华游轮便

金银花露小说 丞相大人的小通房

在自动驾驶的操作下,离开了泊位。

总所周知,这个宇宙对过于自动化的设备都是存有一定疑虑的,军用设备尤其如此。于是乎,像是和光年使命同尺寸的突击舰,也是宇宙战舰中最小的型号,各种驾驶人员和炮手也有二三十人。若是泰坦和无畏那样的庞然大物,各种驾驶组观察组雷达组火力组维修组轮机组损管组总务组指挥组等等,各类舰员还真能怼到数万人之多。

战舰上当然也是存在中控AI和自动驾驶功能的,但功能性确实一般,只能用于没有战事时的常态航行。据说晨曦天使级的泰坦舰上存在着能操控整个船只,智能和人类无二的船灵……可是,我们都知道泰坦舰的操性,那玩意与其说是AI,倒不如说某种宝具。

不过,相比起来,民用船只便没那么敏感了。光年使命级上面也安装着大型军用舰船同规格的自动船载AI,是可以自动驾驶的……要不什么叫豪华游轮呢?公子哥们开着这样的游轮出去开海天盛筵的时候,要的就是全船只有我一个男人啊!要是带上几个看着就很阳刚的专业船员,岂不是很煞风景?

总之,菲菲在进厨房之前去了一趟驾驶室,打开了自动离港程序,光年使命级便自动接入了港口指挥中心,开始通报出港程序。

“已经接入出港程序,一切设备运转正常!编号DL7824号请求出港。”

光年使命的AI和港口塔台的对话,自然也传到了地下室的健身房中。而这个时候,余连和大师兄已经站在擂台上开始热身了。波帕斯少校这站在擂台下面,一副满脸幸福的吃瓜群众的样子。

AI声音是一个温柔和煦的小姐姐,可惜是僵硬的棒读音,并不比sari和小度鲜活,余连表示甚是索然无味。

“DL7824,批准出港。请开启反重力力场,关闭泊位街口。”对面塔楼中对话的倒是正常人,而且确实是个声音很甜的真·小姐姐。

人家那边是真人,我们这边用AI,这么操作是不是显得很不尊重人?可是,这里毕竟是帝国,再强大再先进再开明君主专制,也改变不了阶层社会的本质。这种光年使命的主人一定非富即贵,怎能随便和一般屁民搭话呢?能用AI按照正常流程应付几句,也算是懂规矩的了。人家说不定早已经习惯了。

“话说回来,DL7824?怎么还在用出厂编号啊?糟糕,居然忘记最重要的事了!”余连拍了拍脑门,满脸纠结。

“最重要的事?”大师兄奇道。

波帕斯少校也露出了紧张的神色。有工程师执照的他已经把船检查了好几遍了,确实没发现什么问题。如果说真有什么重要情况没发现,那一定就是相当严重的问题了。

“船名啊!”余连道:“我的船啊!我这辈子的第一艘船啊!居然没有起名。”

“您现在可以对本舰进行命名。”AI小姐姐用棒读音插话道:“本舰将迅速将船名上传帝国航运管理局,并在三分钟之内完成注册。”

余连顿时开心了,心想这AI也不是想象中的那么人工智障,赶紧道:“好,那就叫灰色……”

“就叫锦城釜街号。”菲菲的声音插了进来。

“喂!”

“鱼儿不喜欢自己的家乡吗?”

“正经人谁不喜欢自己的家乡啊?”

“那就对了。”

“明白,注册船名锦城釜街号。船运管理局中并没有重名,已经上报,注册成功!”不愧是智能AI,执行力刚刚的,一个瞬间就完成了上报。如果余连想要再改名,就得拿着各种证书到航运管理局的网点去人工找人了。

好吧,釜街号就釜街号吧,虽然总感觉像是拉食材的船,但听起来不觉得很接地气儿也很有食欲吗?虽然给船起名这种事被妹子抢了,但这就像你买了一栋大房子,妹子没缠着你在房产证上加自己的名字,也就是把某宝某多多和某团的地址挂在了你这里,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呢?

于是,已经被命名为“锦城釜街”的超豪华游轮,就这样离开了帝都某个仓储中转的太空港,按照航运指挥中心的指令,向着正对着银心方向的跃迁通道驶去。它按照正常的驾驶程序,切入了正在等待通行的船流之中。她就仿佛是一艘进入了高速公路车流之中的布加迪威龙,一瞬间便吸引了方圆几十万公里内所有人的注意力。

离着釜街号最近的一艘货轮甚至小心翼翼地往旁边挪了个七八百米远。虽然有帝都的中控指挥,船上也有紧急回避装置,但货船上的驾驶员却依然不敢冒险。他们知道,要是一不小心把那玩意磕着碰着了,自己整艘船外加上面的货物都不够赔的。

“贵族老爷就不要来民用通道和我们抢位置啊!”货船的驾驶员们望着只有他们船体型四分之一的光年使命划过身边,一时间充满了限度嫉妒恨外加自然而然的阶级屈辱感。再想到今天一大早因为禁卫舰队和各类军方运输舰队出发,占据了跃迁通道,害得他们在此排队到了现场,顿时便气不打一处来。

“除了军舰就是你们这些贵族老爷的船了,成天跑来跑去地跟个野狗似的,整得我们每次跃迁都得排两三个小时的队!没法按时送货上门,罚的款你们要替我交吗?皇帝老儿要替我交吗?”

他们也只敢在自己的船上骂了。要是在帝都的大街上,这话一出,一定是会有警察无人机冲天而降,以“不敬罪”论处的。虽然不会被全家炮决,但总是会吃点苦头的。

芙街号之内的四人对这一切都置若罔闻,自顾自地开始做起了自己的事。

菲菲已经寄上了围裙,哼着欢快的歌儿开始做起了饭,她现在真的有一种刚搬进新家的小媳妇的充实感。至于地下健身房里的三个男人,也很爷们地开始锻炼肌肉起来了。

“首先,在我们开打之前,还是那

金银花露小说 丞相大人的小通房

句话,你要学会控制自己的灵能输出。”澹台靖说:“就从热身开始吧。”

“怎么做?”余连觉得很新鲜。他上辈子是野路子,所有的技巧和经验都是生死搏杀中锻炼出来的,还真没有从基础血气的经验。他也很好奇,培养出了一大票高手的灵研会,到底是怎么给门徒们“筑基”的。

波帕斯少校也非常好奇,一边随手弯举着一个目测有四五十斤的哑铃,一边兴致勃勃地听着。

“首先是100次俯卧撑,100次仰卧起坐,100次深蹲,最后是10千米长跑……长跑的话,用跑步机吧,那就得增长到12公里。”

“……”

不说是余连了,就连旁边的少校也吓掉了下巴,连手上的哑铃都差点掉地上。

“我没开玩笑。”大师兄一本正经地道。

“可是,这不就只是普通的肌肉和体能训练吗?而且强度也只是普通健身爱好者的程度。”少校道。

“没关系,如果练完之后我能秃掉,那说不定还是有用的。可是……”余连看了看大师兄浓密的发量,而且还特有古风地扎了个发髻,无奈道:“可是,没说服力啊!”

“那现在呢?”澹台靖走了过来,将手按在了余连的肩膀上。

余连第一反应就是想要挣脱,但转念还是控制住了所有的应急反应,任由对方施为。紧接着,他便感受到了,无形的气息宛若温暖的洋流一样注入了自己的体内,沿着自己的灵脉向着意识海深处的星环核心前进。

不过,星环核心代表着一个灵能者的超凡力量来源和灵魂之所,却也不是随意能够侵占的。那温暖的灵子洋流在逐渐接近的时候,便遭到了灵魂自然发生的应急反击。尤其是,余连现在的精神防御手法,已经是来自启明者传承的“白银之城”了,几乎是在瞬息间,便直接在他的灵魂之外展开了宛若星球要塞一样的壁垒。

余连正准备将白银之城给撤掉,却听大师兄笑道:“不必。”

他又用带着三分讶异和三分欣慰的目光看了余连一眼:“好厉害的精神壁垒!这种感觉,就算是师母……梅先生亲自出手,有心算无心,怕也难以得手的。”

你刚才说师母了吧?绝对是说师母了吧?所以梅女士和兰老爷子真的是一对吧?那你们两个老在外面说自己单身是要闹哪样?兰老爷子时常出入那些很香艳场所的新闻又是闹哪样?

所谓的开放式关系?

哦豁,半只脚入土的老头老太太了,这可真会玩啊!

是的,兰真人马上就要九十岁了,梅女士也马上就要过八十大寿。就算是八环的灵能者,也已经读完了人生的大部分岁月。除非他们两人都可以像皇帝那样,迈过灵能领域最难以跨越的拿到天堑,就位真理之侧,方才可以让自己的生命和寿命,都飞升到了另外一个层次。

好吧,余连又开始在胡思乱想了。这其实也是他面对精神压迫时的一种应对习惯,让自己的思维尽量发散,这样一方面可以减少对精神承受攻击时的痛苦,也可以降低敌人探知到自己脑内信息的可能性。

余连并不确定这是不是最好的方式,但至少目前为止,其效果还是不错的。就算是面对七八环的强敌,以及同水准的虚境魔物,也都没有翻车过。

想到这里,余连便顺便问了一句。

澹台靖道:“每个人思想、作风、认知和三观都是不一样的。灵魂的表现也不一样。只有适合自己的才是最好的。只要胡思乱想的时候,不影响正常作战,自然就是好方法。”

要说是完全不影响当然也不可能的。不过,自己好歹也是个千锤百炼的老游侠了,当然还是懂得靠本能去作战的。

很好,这种胡想乱想大作战,看样子是能用一辈子的。

“现在,有什么感觉?”澹台靖又问道。

余连感受了一下自己的身体,对方注入体内的力量已经在自己体内灵脉的重要节点上停顿了下来。随后,温暖的洋流便仿佛化作了坚固的堤坝,截住了灵能的流动。余连虽然觉得身体是暖洋洋的,但却觉得自己的身体似乎是躺在了一大团松散的棉絮之中,虽然确实没有什么痛苦,但整体却觉得软绵绵,便连随意动弹一下,似乎都要耗尽全力。

他同样也能感觉到,灵能流动效率下降到了正常时的十分之一都不到,同时也影响到肌肉的扩张、神经敏感以及直接的运动表现。

现在,不仅仅是超凡力量,便连身体本身的蛮力,他现在都发挥不出来了。

喜欢他和她们的群星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