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似火+(军婚+高干+婚恋)全文免费txt下载 忘忧草在线观看免费视频

  • A+
所属分类:影视广告

翌日。

燕子胡同里,曹氏起了个大早。

胡嬷嬷更早,里里外外已经收整过一遍了,这才与曹氏禀道:“夫人放心,都安排好了。”

曹氏冲她点点头。

按说,温宴就是从这里嫁出去的。

当时仪程再四不像,也较寻常勋贵联姻高,比着皇子们的婚仪来。

上一回,这小小宅子都把喜事办圆满了,这回婧姐儿议婚,更该胸有成竹。

可事实上,竹子在心中,风一吹,叶子沙沙作响,曹氏还挺紧张。

果然,这种大事,没有什么“一回生两回熟”的,再是熟手,也提着心,担心出一点点纰漏,对孩子不吉利。

温子甫今日休沐。

从净室出来,见曹氏紧张,温子甫道:“换庚帖而已,又不是今日就上轿。”

曹氏道:“庚帖也要紧。”

温子甫摸了摸鼻尖,不说话了。

庚帖自是要紧。

可两家既是早早定下姻缘,大师们合八字,还不是什么吉祥说什么?

再说了,八字再是上上,日子还是小夫妻自己过出来的。

他看好江绪,也知道婧姐儿性情,将来定然家和。

到了时辰,江绪登门来,与之同行的是保媒的李三揭。

这保媒的邀请,李三揭原是想推了的。

当初,温鸢与阮孟骋的婚事就是他保的媒,最后以和离收场不算,还牵扯人命官司,李大人万分过意不去。

温子甫请了三请,李三揭才应下。

主要缘由是江绪的人际关系。

若在蜀中,自可以请上峰汪献作保,汪大人与温子甫亦是多年同僚,很是合适,但这里是京城,汪大人离得太远了。

京中当然也不缺愿意保这媒的大人,只是,亲疏上都不及李三揭合适。

定安侯府对这门亲事,考量很多。

出了一位太子妃,定安侯府腰杆子笔直,却也得越发谦逊。

为此,桂老夫人甚至没有在京中大摆酒宴的意思,让两人在蜀地完婚。

要不然,光是发几张帖子,收多少礼,都是麻烦。

桂老夫人喜欢风光,不惧麻烦,但她不想给温宴添麻烦。

温宴才是定安侯府将来几十年风光的根,为一时之排场,伤了根,老夫人可没有那么傻。

江绪自然明白侯府的考量,此次进京前,亦在涪州做了一番安排,确保婚事办得周全。

正屋里,桂老夫人从李三揭手中接过了江绪的庚帖,又把温婧的庚帖换过去。

“既是两厢情愿的事儿,老婆子也不想弄那些虚的,”桂老夫人道,“等放了小定,定下婚期,状元郎先返涪州,姐儿从京中发亲。”

李三揭乐呵呵道:“我请人看了几个日子,虽说夏日发亲,沿途炎热,好在多行水路,倒也不难耐,等到蜀中之后,差不多是秋天,正是出阁的好时日。”

桂老夫人颇为赞同。

蜀中完婚,出阁时没有父母姐妹在身边,婧姐儿是寂寞些,但能省下许多不必要的事儿。

不止能拒了

他似火+(军婚+高干+婚恋)全文免费txt下载 忘忧草在线观看免费视频

各方借着此名头纷纷送不合规矩的礼,也免得那一双双眼睛盯着看嫁妆多少、聘礼多少,酸里酸气说着表面奉承、背里贬低的话。

换了庚帖,江绪说了些蜀中状况与安排,桂老夫人连连点头,曹氏听着,悬着的心也落了许多。

厢房里,温慧推开窗户,探着脑袋看正屋方向。

“也不知道问江绪些什么?”温慧扭头与温婧道,“你别坐那儿,隔着帐子,等下看

他似火+(军婚+高干+婚恋)全文免费txt下载 忘忧草在线观看免费视频

不到,过来我这儿,江绪从里头出来就能看见。”

温婧笑道:“又不是没看过。”

“看过了也得再看,”温慧说得一本正经,“得看一辈子的事儿,总不能现在就不想看了吧?”

温婧“哦”了一声:“难怪二姐一定要找个俊的。”

“对啊,”温慧点头,“就是这个道理。”

温婧原是打趣温慧,没想到自己姐姐这般耿直,让她忍俊不禁,扑哧就笑出了声。

打趣是打趣不了了,温婧笑了好一会儿,还是依言到温慧身边坐下。

也是巧了。

刚坐好,正屋那儿竹帘一挑,里头人陆续出来。

温婧一眼就看到了江绪。

一年多未见,江绪与温婧印象里的有了些许变化。

并非五官容貌,而是整个人的气质。

在华师爷的指点下、在衙门里历练一年,让江绪的书卷气褪了几分,看起来更沉稳。

江绪亦看到了温婧。

先前进来时,他就忍不住往温婧可能会出现的位置看。

左右廊下,跨院的月洞门边,厢房窗内,虽不合规矩,但爱慕之心跳跃,他悄悄地看了一圈。

没有看到那俏丽身影,心中还有些失落。

这会儿出来,亦是又看过去。

这一回,叫他看到了。

四目相对,江绪抿着唇笑了。

她还是那么温和,让他一眼就刻在了心中。

李三揭与温子甫走在前头,没有留意到这细细的情丝涌动。

曹氏走在后头,看在眼中,嗔了温慧一眼。

不用问,定是慧姐儿想出来的招。

温慧不怕曹氏嗔,吐了吐舌头。

曹氏又是好气又是好笑。

这个慧姐儿,撮合起妹妹、妹夫,一套又一套的,轮到她自己,傻鹌鹑一个!

等婧姐儿嫁了,手上空下来,说什么也得拧一拧慧姐儿。

江绪随温子甫去书房说话了。

温婧收回视线,重新坐回去,拿起了针线。

婚礼的各项安排与考量,老夫人与曹氏都与她解释了一遍。

温婧懂其中道理,却也难免有遗憾。

费姨娘宽解她,虽不能亲眼看着姑爷迎亲、姑娘出阁,但不用几年,随着江绪升迁,他们还是会再回京城,到了那时候,婧姐儿回娘家也能和太子妃住在大丰街时一样,不用管什么年节,一月里回来数次。

那等方便、自在,是多少出嫁女想都不敢想的。

温婧是个很想得开的人,遗憾既免不了,便多想想好处。

这门婚事,她满意极了的。

温慧凑过来,看温婧手中快绣好了的帕子。

经过一年准备,需要亲手绣的物什,温婧在她的帮助下,已经都绣得了。

几块帕子是锦上添花。

温慧道:“还绣什么?不再画幅画给状元郎送去?”

温婧问道:“画什么?”

“想画什么就画什么,”温慧答道,“哎,上回那枝啊叶啊的,我还是想不明白,你快告诉我。”

温婧微微一怔,笑倒在温慧身上。

喜欢姑娘她戏多嘴甜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