拔萝卜全文无删减百度 坏老人第九章游泳

  • A+
所属分类:影视广告

永泰二十年,一月二十五。

一晃眼,那悟剑山庄事件已然过去了两个多月。

俗话说“没出正月都在年里”,而蜀中黄门的这个新年,过得也是真热闹。

大约……是去年腊八节前后吧,黄东来总算是回到了阔别已久的富顺老家,与他同行的呢,还有孙亦谐、令狐翔、秦风、林元诚、姜暮蝉这五人。

一听说他回来,那黄老爷也是很激动;您想啊,这时的黄东来,和黄老爷……也就是他这一世的父亲,已然是将近两年没见过面了。

黄东来是在永泰十八年初离开家闯荡江湖的,那年年底他虽然有回去过一次,但正好赶上父亲不在家,他又急着进瓦屋山“寻道缘”,所以没怎么逗留就走了,这一走,又是一年多没再回。

今儿他终于是赶在春节前回来过年了,那黄老爷还不得好好跟他谈谈。

看到这儿可能有人要奇怪了,这父子之间,许久未见,应该是“唠唠”才对吧,怎么会是“谈谈”呢?搞得跟审问似的。

其实您换位思考一下就明白了……您要是黄老爷,这两年来你都经历了什么呢?

永泰十八年初,儿子带着你的信去杭州替你拜会老友,顺带开始闯荡江湖。

几个月后,你收到一封回信,儿子说他过段时间要跟你老友的儿子一起去洛阳参加少年英雄会,暂时就住那儿了。

然后又过了几个月,你突然就听说你儿子和你朋友的儿子两人大破了洛阳正义门的阴谋,还救了众多的武林同道,不久后,你又收到儿子的一封信,他说还有点事要在外面办,办完了再回。

而他把事办完的时候,已然有了一个“东谐西毒”的外号,以及“粪坑杀人”的标签……

到这个阶段为止,其实……也还行。

作为父亲,听说了这些,你最多就是高兴中带着点儿担忧的心态。

然而,到年底,你出门了一段时间,一回家就听管家说,少爷回来了一趟,留下话说要去山里当道士,然后扔下一些行李,就急忙忙走了。

这种类似要“出家”的言论,你慌不慌?

就算这样你都不慌,那当你在他的行李里找到了一个奇怪的匣子和一本叫“多情诀”的秘籍后,你是不是就有点虚了?

看到这儿,肯定有人已经想不起来这俩东西是什么了,所以我就再提一遍……

咱前文书中有讲,孙黄二人曾在那兰若寺里搜到过“中原四盗”留下的四件宝物;其中,“饕餮盗”韩力留下的《太和公秘传食谱》,以及“飞天盗”李原留下的百川钱庄柜票,是被孙亦谐拿走的,而“龙阳盗”朱猛留下的《多情诀》秘笈和“诸葛盗”蓝朔离留下的装有诸多设计图的机关匣子,则被黄东来拿去了。

这四件宝物,除了《太和公秘传食谱》已被孙亦谐送给了大厨袁方治之外,另外三件他们目前为止都还没用上呢。

那张百川钱庄的柜票还被孙哥放在杭州的家中,而《多情诀》和那个匣子,也早在黄东来上山求道之前就被他同多余的行李一起甩在了家里。

他这不放还不要紧,往家里一放,黄老爷就得琢磨啊……

打不开的机关匣子不去说它,但《多情诀》这东西黄老爷还是看得懂的。

当年那“龙阳盗”朱猛是因为没有武学基础,啥都不明白,才会去强练这门专给女子练的内功,但以黄老爷的武学造诣,自然能看出这功夫的门道,也知道男人若是毫不修改地照着这秘笈练……大致会有什么后果。

所以,黄老爷很担心……儿子是不是已经把这玩意儿给练起来了?

一个练了《多情诀》的男人,跑到一个全是道士(男人)的、外人根本找不到的山上去出家,短时间内也不会回来的样子,那你说当爹的能不着急吗?

拔萝卜全文无删减百度 坏老人第九章游泳

他着急也没用,黄东来在瓦屋山上修炼的时候,黄老爷也曾派人到处打探过,可那道门他又怎么可能找得着?

还好,半年后,黄老爷又收到了儿子出现在登州城的消息,而且听别人所描述的情况,黄东来也不像是练了《多情诀》的样子,这时黄老爷才松了口气。

那之后,又过了几个月,黄老爷便听说了黄东来在悟剑山庄的“刀剑戡魔”事件中露了脸,他还没高兴几天呢,黄东来就带着几个朋友回家了。

综上所述,黄老爷这两年来的感受,用一句歌词来形容就是“只能被听说,安排着”,而他情绪上也是经历了无数的大起大落;很多关于黄东来的传言,不管好的坏的,听着都很离谱,让黄老爷有点不敢相信、也分不清是真是假。

所以,好不容易又见到儿子本人,黄老爷自是要与他“长谈”一番,把想问的都问明白了才能安心。

当然了,黄东来也没有太多好隐瞒的,毕竟黄老爷也是他在这个宇宙里可以绝对信任的人之一。

于是,黄东来把自己从两年前离家开始一路所经历的绝大多数事都跟黄老爷吹了一遍,除了“穿越者”相关的那部分没提,其他基本都是适度美化自己加丑化孙哥之后的实情。

黄老爷听罢,也是消化了许久才缓过来,且不由得对自己这个儿子刮目相看。

不过,他也有他的担心,比如说……儿子今后是打算继续留在江湖,还是干脆上山求道的问题。

好在黄东来表示他并没有“出家”的打算,以后应该会上山看看师父他们,但不会再久住了,这才让黄老爷放心些。

可知道了儿子要继续在江湖上摸爬滚打后,黄老爷便又有了新的疑虑……

“儿啊,你和孙世侄要去开宗立派,搞那个什么‘混元星际门’,为父倒是不反对,只是……我乍听下来,你们收的这些门人、交的那些好友……好像不是被逐出师门的、就是来路不明……这不会有什么问题吧?”

黄东来一听,心说:爹您不就是想说跟咱一起混都是叛徒二五仔吗?这也叫事儿吗?叛徒算什么?您要是细品,还有飞贼、杀手、鱼贩子呢。

当然他想归想,话是不能这么说的……

反正最后黄哥就是一通忽悠,说了点“英雄不问出处、流氓不问岁数”之类的词儿让黄老爷别再纠结了。

就这样,众人算是踏踏实实地在黄门安顿了下来。

之后的一个多月,在黄门丹药的辅助下,林元诚和姜暮蝉的内伤很快就痊愈了;他俩毕竟还年轻,中的也不是什么特殊的阴损招式,所以并不会留下什么后遗症。

倒是那秦风,其左手缺掉的那一小截中指已是永久性的创伤,虽然对右手用剑的他来说,这伤也不叫事儿,但大小算个残疾,他从今往后都得在左手中指上戴个指套才行。

值得一提的是,经过了悟剑山庄一役,秦风已得到了双谐的信任,所以他也被邀请加入了“混元星际门”。

秦风这个人的“属性”大家也很了解了:少年英雄会的上届魁首,前天剑宗十二代大弟子,因过于膨胀被天剑宗逐出师门,辗转加入悟剑山庄,后又反水——这就是标准的跳逼转型出来的二五仔啊,一看就是很符合混元星际门气质的人才。

秦风自也没有拒绝双谐……一来,他很感激对方的信任、也钦佩这两人的为人;二来,以他现在的“成分”和黑历史,再想找个像样的门派收留自己估计也很困难了。

长话短说,以孙黄为首的六位年轻人在黄家热情的招待下过了个热闹又愉快的春节,一直到了这正月二十五,众人觉得该养伤的也养好了、节也过得差不多了,这春暖花开之时,正是再出江湖的好时节。

而就在他们商量着该往哪儿去的时候,这天,一条关于“绿林道”的消息,被飞鸽传书送到了黄府。

这消息一共就四个字——群龙断首。

字儿虽少,事儿却大。

这什么意思呢?很简单,就是说啊……那中原绿林道的“龙头”,死了。

喜欢盖世双谐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