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挑人妻无奈张开腿 插曲视频30分钟完整

  • A+
所属分类:广告制作

冰风暴的犬齿深深嵌入嘴唇。

流淌出来的鲜血中,镶嵌着一缕缕细若发丝的光纹。

卡萨伐的问题,是她无法回答的。

因为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拥有如此特殊的体质。

高等兽人通常并不排斥混血儿。

无论和食人魔,和山丘巨人,和冰霜蛮族,还是和深渊魔族混血,统统都无所谓。

很多高等兽人,还特地跋山涉水,去找山丘巨人和巨魔挑战,以及求偶。

原因无他。

因为山丘巨人和巨魔够大。

在高等兽人的审美中,越大就越美。

而战胜越大只的对手,征服越大只的异性,当然更能彰显自己的武勇。

绝大多数混血儿,只要拥有强横无匹的实力,就能得到氏族的认可和青睐,通过赐血仪式,成为纯正的图兰勇士。

如果实力不济,那就是低贱的鼠民。

而鼠民的血统,更是没人在乎的事情。

唯独和圣光人族的混血,是绝对的禁忌。

因为高等兽人和圣光人族的混血儿,体内的图腾之力和圣光之力往往会互相冲突,导致混血儿,只能选择其中一种力量。

就连这种力量,都会遭到另一种力量的不断干扰和侵蚀,变得极度羸弱,而且极不稳定。

基本上,一名高等兽人和圣光人族的混血儿,在战场上就是一颗不定时炸弹,没人知道他在发动超凡力量的时候,会发生什么事情,搞不好整个人爆体而亡,波及到周围的队友,都不稀奇。

早在千万年前,因为双方不断攻伐,混血儿是很常见的。

无论高等兽人还是圣光人族,都动过同化混血儿,用自己这边的血脉,彻底征服敌对血脉的心思。

但随着冥想、修炼和战斗中,失控事件的不断发生和越来越严重,渐渐的,高等兽人和圣光人族的混血儿,就被认为是同时遭到真神和祖灵诅咒,不详而不洁的存在,是不该诞生在这个世界上的东西,由此,遭到了两大阵营的一致敌视。

时至今日,已经很少见到这种特殊的混血儿了。

即便高等兽人和圣光人族,真的因为某种原因,孕育了后代,往往也会想办法让他胎死腹中,或者在他呱呱坠地时,就直接溺死。

这不是残忍。

而是父母对背负着可悲命运的孩子,最大的仁慈。

让他在对这个世界的残酷一无所知的时候,就毫无痛苦地死去。

免得他渐渐长大,要和整个世界为敌。

冰风暴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和别的混血儿不同。

当她呈现出高等兽人的一面时,她能将源自父系的祖灵之力发挥到淋漓尽致,就连“秘银撕裂者”这么强大的图腾战甲,都认可她的驾驭。

要知道,当其他混血儿试图殖装图腾战甲的时候,图腾战甲不是始终沉默,维持着液态金属的状态,不愿意涌入混血儿的体内。

就是直接将混血儿变成血肉和金属交融,畸形扭曲的怪物——起源武士。

而当她抑制来自父亲的力量,将源自母亲的圣光之力,提升到极致时,她又能像是一名在长夜中坚守了几十年,用无数魔族和兽人的鲜血,浇灌自己对真神的虔诚的守夜人那样,无需冥想太长时间,也用不着念诵多少咒文,就能瞬间激发出威力强大的魔法甚至神术。

卡萨伐说的没错。

她当然不是真神的虔诚信徒。

什么“圣光之力终将净化整片大地”,她连半个字都不信。

非但她不相信,她的母亲更是连半个字都不信。

他们两母女和守夜人唯一的关系,恐怕就是在她小时候,被守夜人追杀了整整十年,像是过街老鼠一样,东躲西藏,逃遍了整片圣光之地。

或许,只有她的父亲知道答案。

知道为什么一名高等兽人和一名被放逐、被通缉、被追杀、被诅咒、被人人憎恶和畏惧的女巫,生下的孽种,能够不费吹灰之力,施展最纯正的圣光之力。

所以,冰风暴必须找到自己的父亲。

在自己被这个世界消灭之前,搞清楚真相,和她来到这个世界的意义。

想要找到父亲,就要逃出黑角城。

想要逃出黑角城,就要先逃出卡萨伐的魔掌。

一瞬间,雪豹女武士或者说冰霜女皇眼底的光芒,变得无比浓烈和凝练。

她想到了过去一个月,收割者教会她的事情。

冰风暴觉得,这个黑发黑眸的神秘人,教会她最重要的东西,并不是神乎其技的发力方法,也不是威力绝伦的刀法,或者配合精妙的战术。

而是他的思维方式。

如同冰锥般冷静,如同剃刀般锋利,有时候,又像是蛰伏在沼泽深处的毒蛇般隐秘的思维方式。

而在这种思维方式里,最重要的一点就是,无论身处何等凶险的逆境,都不要轻言放弃。

永远保持敏锐,永远保持信心,永远保持斗志。

倘若你觉得,现在已经是最糟糕的局面,无论如何,事情都不会更加糟糕了,不是吗?

感知到冰风暴微妙的心理变化,卡萨伐沉默片刻。

“冰风暴,你真是我的宝藏,是一个天大的奇迹。”

卡萨伐轻笑道,“那么,就让我们来看看,你的奇迹究竟能持续到什么时候吧!”

地牢一侧手臂粗细的铁栅栏,再度在尖锐刺耳的齿轮咬合声中缓缓抬升,露出后面黑暗的甬道。

甬道中传来浓烈的血腥气,还浮现出两对如鬼火般的红眼睛。

两头突牙吼披挂着金属外骨骼的凶悍身形,从黑暗中缓缓浮现出来。

当他们看到地牢中被冰风暴轰碎的同类残尸时,眼底的凶芒变得愈发旺盛,动作却愈发谨慎,一左一右,围着冰风暴,不断转圈。

冰风暴冷哼一声,不再保留实力.

随着嘴唇轻微却超高速的颤动,无声的咒文激荡出了一圈圈的光纹,在双臂上不断缭绕,最终,汇聚成了掌心紧攥的光焰。

当两头突牙吼同时高高跃起,朝她的胸口和后脑要害扑来时,冰风暴双臂一振,攥在掌心的光焰像是被注入了大量助燃剂,乳白色的火苗一下子窜出三五臂的高度,形成两柄弧形光刃.

表面的纹路和边缘的锯齿,令它就像是两扇晶莹剔透、闪闪发亮的翅膀,牢牢遮蔽住了冰风暴的前胸和后背。

两头突牙吼撞上了闪光的翅膀。

就像是撞上了熊熊燃烧的铜墙铁壁。

接触面顿时发出“嗤嗤,嗤嗤”的响声。

在仿佛金属炼制而成的外骨骼上,残留下了大片仿佛烧灼过的黢黑焦痕。

两头突牙吼同时发出惨叫,被光翼反弹出去。

冰风暴眼底光芒四射,在光翼的笼罩下,身形化作一道闪电,追上其中一头突牙吼。

“唰!”

光翼化刃,轻而易举地切入了突牙吼没有覆盖到金属外骨骼的关节深处。

伴随着光焰吞吐,光刃在突牙吼体内长驱直入,摧枯拉朽,切断所有骨缝和关节连接处之后,又化作上百束光线,从身体各个部位钻了出来。

这头突牙吼连惨叫声都来不及发出,就像是被剪断了所有扯线的木偶,散落在地,动弹不得。

这时候,另一

高挑人妻无奈张开腿 插曲视频30分钟完整

头突牙吼在冰风暴身后发出咆哮。

咆哮声中,一圈圈空气波纹伴随着音浪不断扩大和炸裂,连整间地牢都跟着一起震荡起来,仿佛下一秒钟,四面墙壁和天花板上面的万吨岩石,都会轰然倒塌。

冰风暴眯起眼睛,双臂一甩,光翼回旋,竟然分裂成了数百枚薄如蝉翼的闪光羽毛。

数百枚闪闪发亮的羽毛,拖曳出了一条条华丽的光线,如疾风骤雨般射向突牙吼。

尽管绝大多数羽毛,都被突牙吼的金属外骨骼挡住,只留下一点点仿佛高温烧灼的黑色痕迹。

但因为突牙吼是张开血盆大口,才能发动音波攻击的缘故,还是有大量羽毛,直接射进了它的咽喉深处,或是洞穿上颚,刺入它的大脑里。

突牙吼的咆哮声戛然而止。

咽喉深处喷涌而出的,不再是致命的音波,而是大团碎裂的血肉。

就连它的眼珠,都被羽毛状的圣光之力刺瞎,变成两个喷涌着红色泉水的窟窿。

这头可怜的畜生疼得满地打滚。

就连它身上坚固无比的金属外骨骼,都渐渐分解,变成了液态金属的形态,像是不愿意再寄生在这头毫无希望的畜生身上。

只是,还不等冰风暴上前,用光刃给它一个痛快。

它就被一柄泛着金属光泽的巨大骨锤,砸了个稀巴烂。

轰!轰!轰!轰!

甬道深处,传来堪比矮人火炮轰击的震撼。

一头硕大无朋的图腾兽,挤进了地牢。

它就像是披挂着重型铠甲的巨型鳄鱼。

层层嵌套的铠甲上还布满了令人望而生畏的尖刺。

脑袋两旁分别突出了一个锤状的骨瘤。

长度超过五臂,比触须更加灵活的尾巴末端,也长着一柄长度超过一臂,貌似流星锤的骨锤。

刚才就是这柄骨锤,将突牙吼砸成肉泥的。

“锤甲龙!”

冰风暴咬牙。

没想到血颅角斗场里,还有如此可怕的图腾兽!

喜欢地球人实在太凶猛了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