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司匹林小说 妖神记漫画免费全集

  • A+
所属分类:影视广告

帝后正在看奏疏,太子就在下首坐着,竟然也是在看奏疏。

这是标准的教子模式。

贾平安和阎立本进来,李治问道:“可是银币之事有了结果?”

“是。”

阎立本拿出了银币,“陛下请看,这银币乃是铜钱模样,中间正方孔,外面写着‘龙朔银币’四个字……”

李治赞道:“颇为精美。”

杨柳到手。

阎立本微微一笑,尽显大匠风范。

皇后微笑,“平安弄的可在?”

“在。”

贾平安把木盒子递上去。

皇后打开。

银币就静静的躺在绸布上。

微微反光。

武媚楞了一下。

“可是不妥?”

皇帝走过来,帝后并肩看去。

皇帝的侧面像看着威严中多了英气,上面写着:龙朔三年造。

这个头像……纤毫毕现啊!

看看那耳朵,那鼻子眼睛……甚至连头发都有。

皇帝看着就移不开眼睛了。

“陛下?”

阎立本觉得不对劲。

皇帝抬头,“极妙!”

皇后把银币拿出来,翻个面。

一元。

两束麦穗把这个一元夹在中间。

簇新的银币闪闪发光,皇帝干咳一声,作为枕边人,皇后心领神会的把头像那一面翻过来。

把自己的头像弄在钱币上会是什么感受?

皇帝拿着钱币就不放手了。

这是陶醉了吧?

但皇帝的陶醉很短暂。

“两个钱币朕看了。”

阎立本心痒难耐,一方面想着胜负如何,一方面想看看贾平安是如何设计的。

李治说道:“贾平安的银币更稳重。”

稳重二字他说的很清晰。

是头像稳重吧?

皇帝都是自恋的生物,但凡有皇帝不自恋,那多半是有些心理问题。

你想想,一个人身处云端之上,整个天下都匍匐在下方。他的一言一行都影响着天下人的祸福,挥手间就能让无数人赴死……

时日久了,有几个能不自恋?有几个能不飘?

阎立本大失所望,见贾平安神色平静,竟然是‘我早就知晓会如此’的模样,心中疑窦顿生。

难道是皇帝给小舅子开后门?

阎立本是老臣,所以能涎着脸问道:“陛下,可否让臣看看那枚银币?”

李治把银币递给他。

阎立本想过许多种模样,但当看到那个头像时,他就知晓自己彻底的败了。

用帝王的头像作为钱币的点缀,这个主意堪称是绝妙。

李治见他拿着钱币对照自己的模样也不恼。

阎立本叹息拱手,“赵国公高明,老夫却是输了。不过赵国公用了陛下的头像在银币上,堪称是羚羊挂角,这个主意是如何想到的?”

贾平安说道:“用陛下的头像在银币上,不只是装饰。”

阎立本一怔,帝后也是一愣。

“那是何用?”

贾平安说道:“银币乃是大唐官方铸造的钱币,可如何才能让天下人知晓这个钱币的严肃?如何让他们知晓这个钱币有朝中背书?”

阎立本身体一震,“用了陛下的头像,天下人一看就肃然起敬。”

钱币需要背书!

后世用国家首脑的头像印在钱币上并非是单纯的纪念或是什么,更有背书之用。

“老夫输了!”

阎立本百感交集。

“老夫一想到钱币,首先想到的便是铜钱。老夫想着天下人都熟知铜钱,那为何不沿用铜钱的模样,可再看看这枚钱币,老夫才知晓自己老了。”

他很是认真的道:“陛下,臣以为赵国公可接任臣的职务。”

等我致仕或是去了,让贾平安来工部吧。

老阎你莫要害人!

贾平安满头包,“万万不可!”

阎立本皱眉,“算学的学生张蒙在黄晚的手下如鱼得水,黄晚放言二十年后张蒙至少能成为工部侍郎……”

四十岁不到的工部侍郎,这个很牛笔啊!

而且是至少。

阎立本不满的道:“那些只是学生,你乃新学的传承者,难道还做不好户部尚书?”

我真做不好啊!

理论是一回事,实践是另一回事。贾平安诚恳的道:“术业有专攻,阎家世代大匠,我万万不及。”

学会谦逊了!

武媚欣慰的一笑。

阎立本很痛快的道:“走,平康坊老夫请客!”

当着皇帝和皇后的面说去平康坊嫖妓……

帝后黑脸。

一直到了平康坊,贾平安依旧记得皇帝的眼神。

被困住的猛兽。

皇帝君临天下是很安逸,但作为代价,他不能和百姓般的自由溜达,比如说现在……

“贾郎!”

老鸨如同是发现了金矿般的冲了过来,随后牢牢抱住了贾平安的胳膊。

“娘子们!”

此刻大白天,客人最多三成,不少女妓都没生意,所以听到喊声后都冲了出来。

“贾郎!”

瞬间贾平安就被围住了。

“哎!老夫……老夫……”

人潮汹涌中,阎立本被女人们推开,虽说也体验了一把软玉温香,但那种被无视的憋屈啊!

贾平安被簇拥着,无助的看向老鸨。

“让我出去!”

可谁会让?

贾平安现在越发的不爱来青楼了,原先隔三差五,现在几年都不来一次。在这样的情况下,他出现在哪家青楼,哪家青楼的生意就会大好。

——能让洁身自好的贾师傅破例的青楼,那必须是美女遍地,而且必须技术好。

“让让。”

贾平安有些绝望。

“哎哟!”

贾平安怒了,回头道:“谁掐我屁股?”

娘的,女人狠起来没男人什么事啊!

“兄长。”

李敬业不知从哪个角落窜了出来,虎吼一声,那些女妓变色散开。

果然还是兄弟给力。

李敬业随手搂住一个,右手动了一下。

“嗷!”

那女妓捂着屁股蹦了起来。

李敬业一脸诧异,“原来捏女人屁股是这般……和捏男人的屁股都一样?”

贾平安:“……”

阎立本上来了,问道:“敬业,你这个……好那口?”

李敬业摇头,“以前在千牛卫和同袍摔跤,他掐我的脖颈,我就掐他的屁股……”

阎立本问道:“后来呢?”

李敬业回想了一下,“后来他好像三日没拉,于是我便不再摸屁股了。”

那女妓变色,急匆匆的叫了一个女妓上楼。

“都青紫了!”

少顷二楼一声尖叫,那女妓急匆匆的下来:“奴这几日没法接客了,求赵国公做主。”

说着她舔舔嘴唇,看了雄壮的李敬业一眼。

贾平安善意的道:“你一人不行。”

女妓摇头,坚定的道:“奴号称平康坊第一田。”

贾平安随口道:“自己勾兑。”

李敬业却是来寻贾平安有事。

“兄长,有人说朝中弄的银币掺杂了许多铅。”

一群沙雕,连配比都不知道。

贾平安轻蔑一笑。

李敬业说道:“他们说银币里掺杂了一成铅。”

他发现贾平安的面色不对。

“兄长?”

贾平安伸出两根手指头,“保密。”

两成的铸币税,黑心肠了啊!

但后市一张纸就值许多钱,那又怎么算?

所谓货币必然是有主权国家背书,刚开始百姓不信任所谓的国家,所以需要用贵重金属,随后不断发展,国家承诺纸币和金银比值,这才开始了纸币发行。

这是大唐,什么国家民族,这些概念压根就没人重视,你说国家背书……背什么书?

金银铜,外加布匹等硬通货,这些才是百姓信任的货币。

发行银币自然不可能按照实际币值来发行。在银币里加入两成的铜,那两成的铜和银子的差价就是铸币税。

酒菜来了,三人坐下。

“兄长。”

李敬业举杯。

随后他再度举杯,“阎公。”

阎立本纳闷,“这大白天的刑部就无事可做了?你阿翁也不管管你。”

这是用长辈的口吻教训人。

李敬业说道:“阎公你为何上衙时来青楼?”

这个铁憨憨可不傻,李勣都被他怼穿肠,阎立本算什么?

阎立本干咳道:“那个……杨柳呢?”

老鸨在边上喜滋滋的伺候,闻言说道:“杨柳昨夜写诗弹琴到丑时才睡,此刻还没起呢!”

阎立本赞道:“果然是兰心蕙质。”

贾平安想到了两个字。

老鸨小心翼翼的道:“贾郎,杨柳那边……若是有首诗想来她也会下来。”

阎立本眼前一亮,“小贾五步成诗,小事。”

那是五步蛇!

贾平安说道:“没空。”

说完继续和李敬业扯淡。

老鸨一怔。

阎立本催促道:“小贾,那可是杨柳,长安多少人想见她一面而不得。”

贾平安摇头,对李敬业说道:“刑部那边好生厮混,回头有机会就带你出征……”

“劳烦兄长为我筹谋了。”李敬业很诚恳的道:“小弟想去州县任职。”

贾平安摇头,“还是在长安吧!”

李敬业不解,“为何?”

贾平安举杯,“你在长安只能祸害平康坊的女妓,到了

阿司匹林小说 妖神记漫画免费全集

下面却会祸害百姓,弄不好把自己都祸害没了。”

这个憨憨,被骆宾王等人一撺掇,就觉得自己英明神武,有大唐中兴名臣之姿,于是起兵,结果害人害己。

李敬业:“……”

阎立本说道:“小贾,赶紧作诗。”

贾平安摇头,“真没空。”

阎立本纳闷,“那些诗留着也是留着,为何不拿来赢取了美人的芳心?”

老阎大把年纪了竟然也是个追星的。

贾平安摇头,“没兴趣。”

他喜欢很多歌曲,但喜欢歌曲也只是歌曲,就像是吃鸡蛋一样,你觉着这枚鸡蛋好吃,但并不需要为此去疯狂喜欢那只下蛋的鸡。

从年轻时他就是这个尿性,一个很火的明星来到了他的家乡,一群人把道路堵得水泄不通,他骑着摩托车从边上驶过,心如止水。

有人问他为啥不追星。

贾平安的回答是:“穷!”

追星也要钱,还得耗费时间。他一天工作下来累的要命,没时间。其次追星花钱……有那钱去买一条新裤子穿不安逸吗?

当明星和现实相遇时,他当然会选择现实。

渐渐成熟后,他的三观定型,在他的眼中,明星和普通人并无区别,只不过长得精致一些。

前世他唯一想去现场的是老崔的摇滚专场,但那也不是追星,只是想现场感受一下摇滚的滋味。

“奏乐!”

贾平安突然来了兴致。

“贾郎要作诗?”

老鸨狂喜。

贾平安摇头,“唱歌!”

乐师来问,“赵国公,要什么曲牌?”

贾平安随口道:“动静弄的大一些就是了。”

乐声起,可惜没唢呐。

但动静也够大了。

房间里,一张大床上躺着个女子。

红色的被子掩盖不住玲珑的身材,白嫩的脸上带着一抹不耐烦,杨柳皱眉,“什么人都能见我,那我算是什么?”

侍女笑道:“说是谁……奴去看看。”

侍女冲出去,随即急匆匆的回来,兴奋的道:“娘子,是赵国公来了。”

杨柳的身体猛的动了一下,是想坐起来的架势,但旋即又躺了回去。

“他来了又能如何?”

侍女惊讶,“娘子,赵国公可是长安青楼最喜欢的郎君,长的俊美不说,更是文武双全,诗才无双……”

那睫毛颤动了一下,杨柳矜持的道:“那也得看看,女人不能轻易答应什么,否则就是自降身价。懂吗?”

侍女点头,“懂呢!可那是贾郎呀!”

“贾郎也得吃这一套!”杨柳的脸上闪过一抹不屑,“男人都一个德性。”

下面乐声大作,侍女又跑了出去。

这一次她没回来。

杨柳心中一动,赶紧披着衣裳出去。

她从二楼往下看去。

乐声中,那个男子把酒杯放下,开口……

“我独自走过你身旁,并没有话对你讲。”

“我不敢抬头看着你的,哦,脸庞。”

这是从未听过的曲调,歌词更是直白的让人无语,但配上贾平安那故意弄出来有些沙哑的声音,却让人不禁沉浸了进去。

乐师们都是身经百战的好手,听了前面一段马上就调整了曲调。

“你问我要去向何方。”

“我指着大海的方向。”

贾平安肆意的唱着。

“你说我世上最坚强,我说你世上最善良……”

“你要我留在这地方。”

“你要我和他们一样。”

“我看着你默默的说,哦,不能这样!”

杨柳心跳加快,她觉得那个男人在发光。

老鸨已经要疯了。

不管贾平安唱的歌曲她是否喜欢,就凭着‘贾平安第一次唱歌’的名头,她就要疯!

“杨柳!”

老鸨抬头看到了她,尖叫道:“还不下来?”

杨柳心跳如雷,她觉得自己再不下去,就将会错过此生最好的机缘。

贾平安依旧在唱。

“我就要走在老路上……”

仰头一杯酒,贾平安觉得这次K歌之行圆满了。

“走!”

杨柳跌跌撞撞的跑下来,正好看到贾平安出去。

“贾郎!”

杨柳止步。

贾平安冲着老鸨招手。

等老鸨过来,贾平安把银币拿出来,“银币,七百钱,你觉着如何?”

老鸨接过银币看看头像,微微皱眉,“这人是谁?”

“陛下。”

老鸨手一哆嗦,李敬业补刀:“把陛下摔地上了……死罪!”

阎立本在那里端坐不动,瞥了一眼杨柳。

老鸨又哆嗦了一下,“七百钱?”

“一两银子一千钱,这里差不多。”

老鸨迟疑了一下,“贾郎,非是奴矜持,这等银币……就怕没人收,奴若是拿在手中出不去,那就是坑人呢。”

任何新鲜事物刚出来时都不会顺畅,钱币更是如此。

老鸨见他皱眉,想到今日贾平安捧场给了偌大的面子,就放低声音,“贾郎,金银可不是钱币,只是权贵收藏……”

金银并非是流通货币,这个才是最要紧的地方。

一种货币出来,你不能指望只是上层人使用。

这是一个极为及时的建议。

贾平安觉得今日青楼没白来,就微笑道:“多谢了。”

被他感谢的老鸨浑身轻了二两,娇笑道:“奴想要个谢礼。”

“你说。”贾平安冲着里面的阎立本招手,示意赶紧闪人。

老鸨说道:“让楼里的娘子服侍贾郎一回。”

贾平安低头看着她,“真美!”

老鸨摸摸依旧白嫩的脸,喜滋滋的道:“贾郎可是中意奴吗?奴今日便倾力伺候贾郎。”

徐小鱼过来,“想得美!”

老鸨噗的一声笑了,“奴就知晓贾郎不肯在这等地方厮混,最是洁身自好。”

我不是法师……

贾平安突然想到了法师。

出了青楼,身后追来了杨柳。

贾平安事多,就皱眉道:“拦住她。”

他随即上马而去。

从偃师回来后法师整个人看着轻松了许多,但贾平安却担心他多年夙愿达成后身体会崩。

杨柳冲了出来,徐小鱼挡在门外。

杨柳说道:“贾郎且等等。”

贾平安头也不回的走了。

“贾郎!”

杨柳失望之极。

身后的侍女嘟囔道:“好些人想见娘子一面都不能,贾郎却走了。”

徐小鱼说道:“在青楼只有女人求见我家郎君,可还得看我家郎君愿不愿见她!”

杨柳:“……”

老鸨叹道:“可不是如此?那些名妓但凡看到了贾郎无不欢喜,恨不能把他拖到自己房间里去。可你倒好……杨柳啊!矜持没错,可你得看人。有人喜欢吃你这一套,可有人清醒着呢!不屑一顾。”

正好出来的阎立本:“……”

……

求月票!

喜欢大唐扫把星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