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漫h 他似火 (军婚 高干 婚恋)

  • A+
所属分类:影视广告

你懂我的图谋不轨,我懂你的故作矜持。

秦琅跟承乾那是相处了二十多年的师生了,对对方早就相当了解。秦琅之所以这个时候提出辞职,也是很清楚承乾这个人的底细。

与其等到皇帝不耐烦来旁敲侧击,哪如自己主动识趣的提出呢。

不过他也把握着分寸,眼下这个时候辞也不能裸辞,否则皇帝也不可能答应,反而还会给外人一种他有意逼宫等意思。

这天的宫宴上,新皇终究没有直接答应。

有些事情,就是明知,也还得做表面功夫的。

宫宴结束,秦琅也终于可以回家了,这段时间一直宿卫宫省,其实也十分无聊的。

前几天妻妾儿女们已经到了洛阳,都还没时间见面。

今天开始,宰相们不需要再宿卫宫省,大家在宫门前挥手告别,各回各家。

左仆射崔敦礼却上了秦琅的马车,说搭个顺风车。

对于这位便宜舅父,两人的关系也没那么亲近,但毕竟是亲戚,这些年私交虽不算好,但利益同盟却是早结下的。

崔敦礼也很清楚,他用了二十年时间,从当初站错队的中书舍人到如今的左仆射,其实全靠了秦琅父子,尤其是秦琅对他的帮助最大。没有秦琅,他可能就跟郑玄礼一样吧。

当年郑玄礼是太子妃的从兄,六品的门下省给事中,是个清贵官,前途无亮,但后来玄武门中站错了队,后来又深深得罪了秦琅,所以这些年郑玄礼仕途黯淡,甚至连累的整个荥阳郑氏都家族中落。

要是当初郑十三娘真的进了秦家门,郑玄礼和郑家哪会如今这样,只怕当宰相的就是郑玄礼了,而不是如今以病疾致仕,早早在家养老了。

“三郎今夜向圣人请辞这是何意?”

崔敦礼坐在宽敞的四轮马车厢里,依然还是有几分不解,他与不少官员一样,都认为今晚秦琅的请辞,有些奇怪。

按理说,秦琅如今不过三十八岁,这个年纪,居然就已经成了帝国首相,甚至能够力压国舅爷长孙无忌一头,这际遇绝对没谁了。

特别皇帝遗诏定下的这首辅之位,新皇也不可能更改的,秦琅应当高兴和珍惜利用才对,怎么现在却还突然来这么一手。

“没什么意思,之前是过渡,如今圣人终于登基,有些事情自然当回复正轨。中书省现在本就有中书令,也还有两个中书侍郎,并不缺位,哪还需要再额外弄一个检校中书令,更不需要再额外设一个知中书省事。”

崔敦礼对秦琅的话明显不太相信。

他转而说起另外一件事情来。

“我听到一些消息,圣人对苏氏非常不满,并不打算立苏氏为后。”

苏氏是太子妃,如今太子继位为皇帝,太子妃理所应当的进位为皇后,当然,这是一般正常情况,实际上太子妃也不一定就都能当上皇后的,就跟太子也未必最后都成了皇帝一样。

但如果出现意外,那都属于十分罕见的特殊情况。

正常情况下,皇帝继位后,一般是要等到正式改元后才册立皇后和太子,在此之前,有时也会先进封嫡妻为贵妃,当然也有不封的,直

动漫h 他似火 (军婚 高干 婚恋)

接等明年封皇后。

“圣人有意要封良娣为贵妃,封良媛为昭仪。”崔敦礼又说了一个消息。

秦琅瞧了他一眼。

崔敦礼明显很高兴,因为秦良娣是他亲外甥女,秦良媛虽非妹妹崔氏嫡出,但也跟秦琅一样要喊他一声舅舅的。

“三郎,圣人是不是想立良娣为后?”

秦琅皱眉。

这并不是什么好事。

以秦家如今在朝中的地位,如果两个妹妹封妃或是说一妃一嫔,这当然是锦上添花的事情,但如果说妹妹秦淑封后,这就反而不是好事了。

尤其是皇帝还有个元配苏氏在那。

一般的皇帝,都不会愿意有太强的后戚,虽说李世民时,妻兄长孙无忌和妻舅高士廉都在朝为相,但李世民毕竟属于那种开创天下的皇帝,他当然驾驭的住。再说了,李世民登上帝位时,不管是长孙家也好还是高家也罢,虽是名门贵胄之家,可在朝中并没有太强的声势和势力。

而如今的秦琅呢?

秦家军方第一家,秦琅如今又是遗诏顾命首辅,崔敦礼是五姓七家中的博陵崔氏,不管是声望还是地位,也都很高。

新皇刚继位,岂能不忌讳这么强的后戚?

崔敦礼似乎并没去想这些,他此时满脑子是另一种‘机遇。’

“听说圣人非常宠爱潞王李贤,宠爱潞王盖过大皇子秦王和二皇子齐王。你说圣人欲立良娣为后,那如此一来岂不是潞王便成为太子?”

秦琅冷冷的看了一眼崔敦礼。

马车缓缓在街道上行驶,外面是一百二十名卫士护卫,虽说车厢隔音效果好,但崔敦礼的这种话说出来,还是让秦琅很担忧。

他这么说,就代表他这么想。

如果新皇年幼或是以前没有什么根基的情况下,刚继位的新皇可能为了得到元老重臣、实力派的支持,那么册封更有背景的秦氏为后,立秦氏之子为太子,属于正常操作。

但李胤当了二十多年太子,虽然也有过储位危机之时,但李世民死前早就清手帮他彻底扫除了一切继位的障碍,如今的李胤,这皇位是非常稳固的。

这种情况下,秦琅这样的顾命元老,其实是对新继位的皇帝掌权有妨碍的,承乾巴不得想办法削弱秦琅,哪还会干出立秦琅的妹妹为皇后,立秦琅的外甥为太子这样的事情来?

以秦琅的地位,以秦家的威望、财力,再立秦氏为后立潞王为太子,那承乾反有被架空,秦家有趁机无限做大的危险,但凡是个聪明点的皇帝,都不可能让这种事情出现,尤其是皇帝刚继位,正急需把皇权掌握在手中的时候。

皇权相权本就矛盾冲突,这种时候怎么可能再亲手培

动漫h 他似火 (军婚 高干 婚恋)

育出一个超级变态的后戚权臣?

崔敦礼只想的是外甥女当皇后,于崔家自然有利,想的是将来外孙当太子,崔家前途更加无量。

却不想想,这种五颜六色鲜艳无比的蘑菇,却也绝对含着致命的危险。

那边崔敦礼甚至还在做梦,说将来秦氏姐妹一后一妃,甚至提起一些历史上这样的典故来。

比如西汉赵飞燕赵合德姐妹,一封皇后一封昭仪。西晋武帝的杨氏姐妹,也成为大小杨皇后,

北魏孝文帝的冯润、冯清姐妹,也都先后立为皇后,这种事情很多。

甚至本朝贞观天子,宫中就有大小杨妃,还有韦氏姐妹等。韦贵妃的堂妹,也封为昭仪。宫里甚至至少有四位杨氏,一位杨妃,一位杨嫔,还有一位曹太妃杨氏,等。

面对这位有些太兴奋的娘舅,秦琅不得不警告提醒他。

“阿舅难道真这么一厢情愿,焉知这不是致命的陷阱?如今我们秦崔两家,外人看来可能是烈火烹油鲜花着锦,可这底下却也是暗流涌动,处处暗藏危机,我们一步都不能踏错,否则···”

可崔敦礼却道,“都说一朝天子一朝臣,但三郎你本就是新皇的老师,又有姻亲之关系,不管是在先皇还是新皇眼里,你都比长孙公与新皇更亲近之人,何况你的功绩,也是人所共知。新皇不倚重你,倚重谁?三郎,如今圣人正要倚重信任你之时,你得担起这副担子来,而不是总想着享清福啊。吕宋那不过是块海外领地而已,哪值得太过费心其间?”

“你多用点心在朝政之上,若是能够助良娣成为皇后,让潞王成为太子,那么将来,你可就是三朝定策拥立元老,秦家能更兴盛百年啊。”

秦琅却根本听不进这种话。

只看到好处,是真看不到凶险处?

承乾也三十岁了,那是一般的无能皇帝吗?这位可是曾经亲自偷跑到边疆,擅上战场指挥,打过硬仗还因此断了条腿的狠人。

真当皇帝这么好糊弄,甚至控制?

谁敢这么想,谁就是自寻死路,而且会死的很惨。

“阿舅,物极必反,做事不要太一厢情愿。”

秦淑只是太子良娣,若是封个贵妃那是理所当然,但若说封后,这事情只怕朝中到时有的是人反对,若是皇帝借机搞秦琅,秦家和崔家估计都要被一起装进去,万劫不复。

秦琅就有理由怀疑,新皇现在是在故意试探秦家和崔家,若是秦琅能够识趣不那么贪心,懂得界线进退,那么暂时不可相安无事。若是如崔敦礼这般,估计李胤就得考虑要想办法先打压他们了。

权力是不可分享的,何况是皇权。

而立后立太子,这种事情更是万万掺与不得。

“当年先皇在时,就十分喜欢秦王,虽未定下太孙之名,可却也早定下其嫡长身份的。”秦琅提醒崔敦礼。

可崔敦礼却还道,“秦王虽为苏氏过继收养,可如果苏氏不能封后,那秦王也不过是庶长而已,岂能与嫡子相提并论?”

秦琅依然摇头。

崔敦礼不满道,“我记得二十多年前,三郎你才十六岁,当时是何等的年轻气盛,为先皇奔走协谋定策,如今就老了吗?”

“不是我老了,是阿舅你过了二十多年,依然还是那么糊涂,当年你站隐太子看不清时局,如今你依然看不清时局,只看你想看到的,一厢情愿的在那里幻想,却不知道,已误入歧途,十分危险。”

“册后、立太子,这是天家之事,岂是人臣可左右的?阿舅回去好好想想吧,切莫胡乱掺与这些事情当中,不要给崔家带去祸患。”

喜欢贞观俗人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