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大神仙动漫在线观看免费 慈禧野史

  • A+
所属分类:影视广告

十一月初八,河东郡北部的临汾、绛邑二县,一片车琳琳马萧萧的军务繁忙景象。

数以万计的刘备一方大军,沉默地从黄河、汾水水路而来,完成集结整备之后,即将沿着汾水的支流浍水继续东进,沿着王屋山脉北麓的河谷前推。

军中没有立主帅的大纛,看不出是谁统兵,但如果有人到中军大帐观察一下,就不难发现主帅是个身高九尺髯长二尺的壮汉,那张脸更是特征明显到当世人都认得出来,正是大汉太尉关羽。

很显然,之所以不立大纛,就是为了隐藏关羽的行踪,从而间接隐藏汉军这场军事行动的调动方向。

与此同时,往南翻过王屋山余脉、去河东郡治安邑县,乃至安邑更上游的闻喜县看一眼,就会发现安邑城内始终立着关羽的旗号,安邑城的军营也是旌旗林立,每日嘈杂喧嚣一如往常有数万大军驻扎的样子。

这一虚一实,就是太尉长史诸葛亮,为太尉谋划的冬季攻势盘前烟雾弹,争取在正式发动主攻之前,尽量调动敌人的防守兵力、在初战中就运动拉开防线破绽。

这个布局的原理,说穿了其实也不复杂:

上半年的时候,关羽徐晃偷雒阳败退、被吕布张辽颜良文丑蒋义渠等人围殴损失惨重,丢了河东郡最东南部的东垣等地,也彻底丧失了三门峡以下的黄河及其支流沿岸港口城市。导致刘备阵营失去了在黄河中下游流域水运机动的运力,三门峡以下的船全都丢了。

在这种情况下,诸葛亮认为,如果刘备阵营再发动进攻,袁绍一方多半会把防御重心仍然放在东垣一线,提防关羽“一雪前耻”。

毕竟,关羽如今已经是威震天下的名将,名声大有一个副作用,就是敌对阵营的人对他的秉性也非常了解。谁都知道关羽的“傲”,知道关羽一旦吃了亏憋了气,那是绝对要找回场子来的。哪儿丢掉的战略优势,就必须夺回来。

后来,整个十月份期间的相持阶段、双方短促而小规模的斥候战,也渐渐证

我是大神仙动漫在线观看免费 慈禧野史

明了这一点:

河内方

我是大神仙动漫在线观看免费 慈禧野史

向的袁军守将麹义,就把主要防守兵力前推到了东垣一线,并且在东垣后方、陆路通往河内的太行山轵关陉、王屋山箕关陉两处,设置驻军提防险要。

以太行八陉之险,但凡有驻军严密防守,自然是轻易不可能被攻破的,哪怕如今交战双方都已经普及杠杆配重式投石机,可以把夯土关墙较快砸塌,也没有用。

太行八陉都是那种很狭长的深山谷道,自古兵家险要。两侧很容易设置伏兵,就算把关墙砸了,谷道内随处都能滚石垒木截断道路、设伏夹击。

麹义这样严防东垣和轵关陉,诸葛亮当然不能建议关羽打那里了,所以才有了“不从王屋山南麓打,直接从王屋山以北打”的战略大转移。

这事儿不了解当地地理的人,或许一两句听不明白,稍微解释一下:

王屋山脉作为太行山的一条支脉,是西北-东南走向的,最东南端过了箕关陉后,在轵县以西、东垣县以东,插到黄河北岸。王屋山脉最北段,在闻喜县以北,从西北向转而折向正西,一直插到黄河那个“几”字形的一竖位置,也是直抵黄河岸边。

所以,王屋山的西北段,其实扮演了河东郡南部湅水流域和河东郡北部汾水流域的分水岭。王屋山南坡的水汇流成湅水,北坡的水汇流进汾河。河东郡北部重镇临汾、平阳就是位于汾水岸边的,河东郡南部重镇兼郡治安邑就是在湅水河边的。

诸葛亮的策略,就是不再走王屋山南侧水系的湅水-转陆运翻中条山口-转入清水的进攻路线。

而是走王屋山北侧汾水-转入支流浍水-在黄父转陆路翻一段山-转入沁水支流的进攻路线。两条路线前段是平行的,只是往北平移了足足一百五十里,刚好是整个王屋山脉山区的南北宽度。后段分叉会大一些,而且另有一些困难之处。

不过,看到这里或许就有人奇怪了:既然王屋山以北还另有一条路可走,袁绍军对于这条路真就完全不防么?

虽然,袁绍给诸将划了防区,因为关羽挪到了王屋山以北,所以负责河内的麹义是肯定没有义务“御敌于防区之外”了。在地理上,王屋山以北的土地、往东一路延伸,都是属于并州上党郡的土地,而不是司隶的河内郡。河内与上党就是以王屋山南北为分界的。

但不管怎么说,就算麹义没义务防了,上党守将张辽还是有义务拒敌于防区之外的。张辽也算名将之才,他怎么会疏于防范呢?

事实上,答案是张辽也有防御,但他从没想过敌人会大规模从这儿来,他只负责防守沁水与其支流丹水之间的分水岭空仓岭防线,但不会提防敌人进入沁水后、顺流而下沿着山谷往南推进的那条路。

张辽这么做,已经是足够尽职尽责了,因为历史上,长平之战前,赵国名将廉颇推得最远的一道防线,也只是沁水与丹水之间的空仓岭防线。

而且这道防线还因为推得过远、自己后勤也有点困难,要把粮食运到山区制高点,所以没坚持多久就被秦军攻破了。后来真正帮助廉颇扛了两年之久的,是第二道丹河防线。

因为丹河的宽度对于阻止敌人大规模快速渡河已经够用了,历史上秦军如果分兵渡河,先头部队绝对会被半渡而击各个击破。同时赵军守住丹河,运粮难度比运到空仓岭稍微少点消耗。

张辽把廉颇都做过的事情也全做了,实在是很难指责张辽。

于是乎,在调兵开战之前,当诸葛亮把此战进兵路线的计划、跟关羽商量到这一步时,关羽也忍不住问出了一个大家都会问的问题:

“既然张辽和历史上的廉颇,只要防备我军秦军进入沁水流域后、陆路翻山突破空仓岭谷口,而不用提防我们顺沁水而下。同时,麹义也不防着这一点。

那么,我们选这条路,有什么好处可以捞呢?换个问法,如果有重大好处可捞,历史上的秦军为什么不这么迂回?”

诸葛亮当时是这么回答关羽的,显然他也是饱读史书、而且因地制宜具体问题具体分析过了:

“历史上秦军不用,一方面是当时秦赵对峙的态势与如今陛下和袁绍对峙的态势不完全相同。历史上秦军在长平开战前,已经从韩、魏手中取得了部分河内之地,所以,他们掌握了沁水、丹水入黄河的河口。

也就导致开战时,赵国一方已经不可能从河北走黄河水运转沁水、丹水给丹水防线的赵军运粮。赵军虽然在那三年里也用到了丹水水运,可其实是陆路从壶关把粮食运进太行山、到了丹水上游北方之后,卸粮装船、再顺流而下二百里,给前线的廉颇。

而我们现在不一样,不但河内郡全境都在袁绍手上,连之前河东的东垣,都因为夏天太尉您那次败退,丢掉了。所以现在袁绍全据陕峡以下、整个黄河中下游及其全部支流的水运。

如果我们还模仿秦赵之战在空仓岭和丹水对峙,那绝对是消耗不了袁绍的国力的,反而我们纵然有林邑稻、有在关中大修水利劝农之利,依然会我军先饿死。袁绍可以直接通过黄河北岸支流把粮食运到防线边最后一里路。

所以,这次我们要走这条路,先学习秦军的前半段、从汾水、浍水、沁水支流,进入沁水流域。但后半段则不学秦军,不打空仓岭,改为顺沁水而下、孤军深入攻打沁水与丹水交汇的河内重镇野王。

拿下野王之后,我们才能切断整个并州与河北粮仓冀州之间的水运通道,让袁绍在并州驻军吃的每一粒粮食,都得陆路转运。这样相持得越久,才能让袁绍的国力越发消耗,除非袁绍集结兵力夺回野王。

而之前,如果我们按照上半年的‘王屋山以南旧路’进兵,想攻打野王的话,得先攻下东垣、再突破箕关陉和轵关陉,困难重重。现在沿着沁水顺流打野王,箕关陉轵关陉两大太行险陉就绕过去了。”

关羽当时听完诸葛亮这一波分析,沉吟推演:“这么说,战国时秦只是因为已经在河南地取得了优势、先得到了野王,所以不需要做这事儿?那如果秦王当时没有提前得到野王呢?他们模仿我们今天的路线,能得到野王么?

只要有这个夺取的可能性,敌人就会针对、这条路线,看起来一北一南,往返多饶了三百里,还是太行山中的山谷河道,到处都容易出险,不得不慎呐。”

幸好,诸葛亮给了他一个“别人都做不到,只有我们能做到”的理由分析,让关羽彻底相信了世人都不会多此一举提防这一点的:

“太尉放心,历史上秦军如果没有先拿下野王,他们走我们今天这条路,也是很难拿下野王的。你要知道,秦军当时在沁水中接力运输浍水来的那些粮食,用的船并不是从浍水里开过来的——

别看浍水源头和沁水最西侧支流之间,只隔了几十里,但那也是一道太行山的分水岭隔开的。秦军如果没提前拿下野王,那他们在沁水上拿来的船?赵人在沁水上的船,肯定是被廉颇提前坚壁清野都搜刮走了。

秦人要是没有船,就靠两条腿从沁水岸边的端氏一直沿河走到野王,哪怕是白起带兵,都被堵死饿死在太行山里了。我们现在能这么干,甚至都是需要额外一些措施的——

包括我们已经用了好几年的、老式的船型大篷车,在太行山里沁水上游那种狭隘之地,也是用不了的。从端氏到野王,一共三百多里,要迂回很大一段山险陡滩。我这次建议您走这边,还是因为拙荆又把前几年的船型大篷车又改良了一下……

所以,我们绝对是在走一条敌人根本想不到我们能随军一次性带足够多军粮、几个月内都不怕被断粮道的路。

而且即使在围攻野王期间、敌人慢慢反应过来了,来断粮道。但因为他们在沁水的野王以北河段的船都会被我们缴获破坏,他们得陆军截船队的粮道,难度大大增加,说不定还能利用这点诱敌重创他们出击劫粮的部队。”

诸葛亮最后在出兵之前,又如此如此这般这般,给关羽看了一下黄月英当时刚造出来的“水陆两用大篷车2.0改进版”。关羽亲自测试了,发现太行山绕后迂回三百里偷袭都能用上,才答应的这个进攻方略。

当然,到了这一步,最后具体打成什么样,还得看关羽的实战操作、统兵之能。诸葛亮作为长史,能帮他调动敌人,绕开雄关险陉,已经是非常称职了。

就好比足球比赛里,诸葛亮帮关羽把敌方后卫吸引到另一侧、然后长传给球制造单刀机会。但单刀能不能进,还得看关羽的射门脚法,诸葛亮帮不了忙。

喜欢三国从忽悠刘备开始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