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说《欢乐颂》是女性玛丽苏,那《猎场》就是直男童话!

今天专门聊《猎场》。

豆子不喜欢用“渐入佳境”来形容它,因为在豆子看来,它一直都在佳境中。

只不过这个佳境不热闹,甚至有些冷清。

如果说《欢乐颂》是女性玛丽苏,那《猎场》就是直男童话!

《猎场》和近两年大火的剧最大的不同就是:它是彻头彻尾的男性视角叙事,没有特意为了迎合电视主流受众群女性观众,做任何浪漫化处理。

编剧、导演的姜伟眼中,职场、现实、人性是什么样的,《猎场》中呈现出来的就是什么样的。

就和姜伟甚至不接受对画面进行柔光和磨皮处理一样,他认为,“演员已经够好了,还磨什么皮?”

这就是《猎场》所要表达的,真实。

如果说《欢乐颂》是女性玛丽苏,那《猎场》就是直男童话!

这种真实所带来的结果是什么?

开篇就是挑战女性观众三观的“初恋回来了,我该不该抛开现任和他在一起”,知乎体经典问题。

真实吗?真实。

浪漫吗?不浪漫。

如果说《欢乐颂》是女性玛丽苏,那《猎场》就是直男童话!

如果看剧的目的只是为了喘口气,那看完开头就应该知道,《猎场》不适合你。勉强看下去,不仅是对自己的折磨,也是对剧的伤害。

但如果,你扛过了这个过于现实的开头,嗅到了其中编剧对于生而为人的思考、对于情感的理性解读,而选择继续看下去。

那么恭喜你,你被《猎场》挑中了。

如果说《欢乐颂》是女性玛丽苏,那《猎场》就是直男童话!

(编剧、导演姜伟)

接下来的剧情——

郑秋冬误入传销组织锒铛入狱,郑秋冬成为两劳释放人员遭受歧视,郑秋冬为了摆脱歧视盗用他人身份,直到郑秋冬的假身份被识破去杭州重新开始。

这一连串的剧情都是在讲同一个主题:拼尽一切,只是为了成为更好的人。

如果说《欢乐颂》是女性玛丽苏,那《猎场》就是直男童话!

(出狱后仍然心气很高瞄准高端职位的郑秋冬)

只不过所处的人生阶段不同,所理解的“更好”也不尽相同。

当他只是个毫无作为的毛头小子,而前任的现任是个极有社会地位的文化人,他所认为的“更好”就是靠赚钱提升社会地位。

如果说《欢乐颂》是女性玛丽苏,那《猎场》就是直男童话!

当他的无知想法被惩罚,从牢里出来成为“有前科的人”,他所认为的“更好”就是洗清过去重新开始。

如果说《欢乐颂》是女性玛丽苏,那《猎场》就是直男童话!

终于他的过去被揭露,他所做的一切努力全部都因为“骗子”而成为泡影,他才终于领悟到,所谓的“更好”是一种无愧于良心的、找寻自我价值的过程。

真实吗?真实。

浪漫吗?不浪漫。

如果说《欢乐颂》是女性玛丽苏,那《猎场》就是直男童话!

剧情发展到二十集,郑秋冬告别了白月光初恋罗伊人,告别了带领他走出人生低谷的烈火熊青春。

对于很多人来说,猎头郑秋冬的上线才预示着《猎场》步入正轨。

但生活从来不只是职场。

目前剧里出场的各色人物,都带出了一种属于人物本身的完整三观,不趋同,很饱满。

如果说《欢乐颂》是女性玛丽苏,那《猎场》就是直男童话!

郑秋冬,一个不是天生好命的主角,甚至过于倒霉。

他穷尽后半生,都在追求“做个干净的人”,“干点儿正经事”。

如果说《欢乐颂》是女性玛丽苏,那《猎场》就是直男童话!

如果说《欢乐颂》是女性玛丽苏,那《猎场》就是直男童话!

所以他经过苦苦挣扎,最终拒绝了轻轻松松窃取客户资料就能赚一套房子首付钱的活。

因为他知道,犯错的代价是什么。

如果说《欢乐颂》是女性玛丽苏,那《猎场》就是直男童话!

刘量体,一个带有传奇色彩的前猎头,郑秋冬的人生导师。

他有满满的父爱,也有一颗赤诚的孝心。

看似飘在空中的人设,其实也有不完美的一面。

如果说《欢乐颂》是女性玛丽苏,那《猎场》就是直男童话!

当郑秋冬问他“值不值得”,他也会由衷地道一句:矛盾,值也不值。

如果说《欢乐颂》是女性玛丽苏,那《猎场》就是直男童话!

林拜,一个穿梭于各大CBD的高级猎头。

如果说《欢乐颂》是女性玛丽苏,那《猎场》就是直男童话!

看中郑秋冬有被猎的需求和可能,与其结交,帮其规划职业人生;得知郑秋冬的真实身份后,主动划清界限。

他的社会地位全靠精准的眼光和勤恳的工作,也会因为一次工作失误被打回底层重新开始。

他专业,站在工作立场,他会帮郑秋冬分析窃取数据的好处;他正直,他会因为郑秋冬的放弃而长舒一口气。

如果说《欢乐颂》是女性玛丽苏,那《猎场》就是直男童话!

袁昆,林拜的上司兼榜样,成功的猎头翘楚。

一度是活在传说里的猎头界传奇,有光鲜的职业履历。

如果说《欢乐颂》是女性玛丽苏,那《猎场》就是直男童话!

但也会打从心底里瞧不上从牢里出来的郑秋冬,觉得他的拒绝是愚蠢的决定。

如果说《欢乐颂》是女性玛丽苏,那《猎场》就是直男童话!

(郑秋冬放弃后,袁昆和林拜的对话)

甚至是选择和前任离开的熊青春,也是在两种可能性里选择了对自己最有利的一种。

她和郑秋冬一样,前任都是他们的克星,前任不在,他们一切都正常;前任一出现,他们就低到尘埃里了。感情有时候没有那么讲道理,生命中总有那么一个人可以打破你所有的道理。

如果说《欢乐颂》是女性玛丽苏,那《猎场》就是直男童话!

郑秋冬放不下罗伊人,熊青春也放不下前任,不如互相成全。

真实吗?真实。

浪漫吗?不浪漫。

如果说《欢乐颂》是女性玛丽苏,那《猎场》就是直男童话!

《猎场》或许是个有争议的作品,但瑕不掩瑜,蕴藏在其中的灰暗甚至荒诞的求生欲,是豆子最珍惜的感受。

它的前期基调很丧,小人物郁郁不得志、通过走捷径屡屡被打击,这种“丧”与当下社会的主流文化格格不入。

当下最火的,是毫不费力的一夜暴富,就算为了生存拼尽全力,也要在别人面前表现得轻轻松松和理所当然。所以,郑秋冬式的野草精神,太劲儿了,看着累。

这是时代的精神产物,不是个人过失。

如果说《欢乐颂》是女性玛丽苏,那《猎场》就是直男童话!

但请注意,这种不是非黑即白的价值观,才是《猎场》的意义所在。

在豆子眼里,《猎场》从来都不仅仅只是一部职场剧,它始于职场,高于人性。

不论是职场上的尔虞我诈、志同道合,还是人性中的贪婪自私、良知道德,抑或是对情感的盲目逃避、利我选择,这些都是作者想给我们看到的社会百态。

如果说《欢乐颂》是女性玛丽苏,那《猎场》就是直男童话!

豆子感动于《猎场》残酷现实下的向上力量,认同其揭露现实、同时也给予精神抚慰的人文关怀。

如果说《欢乐颂》是女性玛丽苏,那《猎场》就是直男童话!

豆子今天的这番话不是强迫你们去看它、去发现《猎场》的闪光点,而是为了喜爱《猎场》、由衷觉得它是一部有价值的剧的观众站出来,说出心里话。

《猎场》能够击中他们,或许是因为他们感受到了一种活着本身的疲惫,和如何深吸一口气继续上路的共鸣。

这是现实题材的作品,最可贵的地方。

如果说《欢乐颂》是女性玛丽苏,那《猎场》就是直男童话!

最后,豆子用目前最有感触的一段对话结束今天的文章。

袁昆推荐郑秋冬去地中海银行,面试时试探了他的金钱观——

“用卑鄙的手段得到金钱,也能带来解放和自由,不是吗?”

郑秋冬停顿片刻,回答——

“那是人在玷污着钱的名声,而不是钱的罪过。”

如果说《欢乐颂》是女性玛丽苏,那《猎场》就是直男童话!

这种守住底线的仰望星空,没有错。

如果说《欢乐颂》是女性玛丽苏,那《猎场》就是直男童话!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