莹莹的成长日记阅读 乡野小春医无删减

  • A+
所属分类:广告制作

“轰隆隆......”

燕京城校场之内,一声炸雷轰鸣,将躲在一张大木盾后面听响的郭药师吓了一跳。

其实类似的火药武器,郭药师的军中也是有的。这种武器称为霹雳炮或震天雷。

根据史料记载,这种震天雷铁礶盛药,以火点之,炮起火发,其声如雷,闻百里外,所爇围半亩之上,火点著甲铁皆透。

这种武器不仅宋朝有,辽国、金国,还有西北的大白高国,都拥有类似的火器。

不过由于这个时代的铸铁工艺不成熟,火药配方也没达到最优,而且火硝的提炼技术不过关,优质火硝和劣质火硝差距很大,以及没有发明颗粒状火药等等原因。造成震天雷的质量极不稳定,有时候能炸,有时候炸不了,而且炸不响的时候更多。

由于铸铁外壳加工难度颇大(太厚了炸不开或破片太少,太薄了难以生产),所以两宋时代的工匠们又发明了瓷壳弹和纸壳弹。但是由于瓷壳和纸壳难以承受火药爆燃所产生的巨大的气压,无法用来制造炸弹,只能充当烟雾弹和燃烧弹的外壳。

而烟雾弹和燃烧弹的威力又不足以扭转宋军的弱势,改变大宋不断下滑的国运......

至于用铸造性良好,但价格昂贵的铜材制造一次性的炸弹外壳......虽然历史上的宋朝铜产量世界第一(绝对产量比世界上其他国家加一块儿还多),但是因为宋朝的商品经济非常发达,而铜又是铸币的原材料。

所以明明很有钱,但是哪儿哪儿都缺钱的大宋,当然不愿意用可以用来铸钱的铜制造炸弹外壳了。

如果不是赵桓“异想天开”,让人打造了一万只铜水壶送到大名府,赵楷自己要推铜壳炸雷都很困难......下面的文官一定会强烈反对的!

但是这铜壳炸雷的威力也的确够大!

郭药师跟着郭天女从盾车后面出来,走了百余步到达爆炸现场一看,就不由得倒吸了口凉气儿。在炸点周围,方圆一二十步内,横七竖八的倒卧了一地木头人,而且个个带伤。

郭天女蹲下身子,用力扶起了一个披着铁甲的木头人。然后又细细一瞧,就在铁甲上寻见了一处足够探进两根手指的窟窿。

天女指着这破口对郭药师道:“爹爹您看,这要是打在活人身上……”

“不死也得落个终身残疾啊!”郭药师低声道,“再看看其它木头人怎么样?”

“好的,咱们一个个看。”郭天女知道自己的老子对于军事上的问题是极其认真的。

要不然他

莹莹的成长日记阅读 乡野小春医无删减

也不会让人准备十几个木头人披上铁甲,放置在那枚炸壶周围了。

不过郭药师越是认真仔细,就越知道这种铜壳炸壶的厉害——这种铜壳炸壶的外壳比铁壳更容易炸碎,而且打在目标身上所造成的破坏力,则比纸壳、瓷壳碎片大得多......足够破甲致命!

而为了加大炸壶的破坏力,赵楷还让人弄了些铁砂,和火药掺在一起塞进了炸壶。这一个炸壶炸得巧了,足够放倒十来个人!

“爹爹,”当郭天女将最后一个倒卧在地上的木头人扶起来,让郭药师验看之后,就笑着提醒道,“炸壶一声响,甭管武艺多高,身体多装,哪怕能披上两三层甲胄的铁浮屠和硬军,也都得一命呜呼啊!

此物,就是用火药和铜换人命,天下谁家火药最多?谁家的铜最多?以大宋一年所产之铜,铸造百万炸壶都够啊!火药的产量也许少一些,但也足够填装十万壶......爹爹,您可得想清楚啊!”

郭药师回头看了女儿一眼,“莫说那些无用的......现下官家有多少只炸壶?”

“万余!”郭天女道,“爹爹想见识一下吗?”

郭药师将目光从女儿身上收回,“天女,你替他东西奔走,又能得到什么好处?”

“封妃!”郭天女笑着吐出两个字儿。

郭药师点了点头,“也算不错了......那老夫就再投一次大宋吧!”

“是大辽!”郭天女纠正道,“下回才是大宋,您这来来去去的,都能赶上大宋开国功臣赵元辅了。”

郭药师叹了口气:“但愿也能如赵卫公一般善终啊!”

郭天女所说的赵元辅名赞、匡赞,字元辅,是后唐、后晋时代的大汉奸赵德钧的孙子,其父赵延寿也同样是叛投契丹的大汉奸。而这个赵赞厉害了,历仕后唐、契丹、后汉、后周、大宋......妥妥的五臣!可谓五代十国第一投降家!投降来投降去,最后投出了一家开国功臣,以保大军节度使的官位和卫国公的爵位寿终正寝,风光大葬。赵光义还因为他的死去而辍朝两日,以示哀悼。

实在是后世投降派们的楷模啊!

而郭药师先仕大辽,后投大宋,三投大金,四投大辽,五投大宋。也已经提前预定好了五臣的历史定位......就不知道等郭药师死掉的时候,赵楷能趁机给自己放几天大假了?

郭药师的“丧假”看来还有一段时间,但是高俅高太尉的“丧假”却为期不远了。

就在郭药师跟随郭天女离开燕京城,南下去大名府向赵楷、余里衍请罪请降的同时,赵楷终于批准的高俅高太尉的正式死亡!

高太尉的“死亡诊断书”是用600里加急先送到登州的,然后再由赵明诚亲自渡海,将这个高太尉“盼了”快一年的“死讯”,送去了狮子口大营。

狮子口大营这边,早就成了个热火朝天的大工地了!

供数万人居住的营盘,就摆在狮子口北岸的一片被一连串山头包围的平地上,正在平整建设。从登州、莱州等地征来的民伕们,都得到了双倍的雇役钱,而且还有足够的吃喝供应,所以干起活来的热情也特别高。

短短的几个月间,已经修起了布满箭楼和望台的码头、栅栏、衙署、街道,还用填了泥土的草包麻袋垒起营墙,外挖掘了一圈壕沟。

不过这些看似坚固的防御设施,仅仅是狮子口的“复辽城”核心区域的城防。而真正用来阻止金贼兵锋的,是复辽城的外围——沿着复辽城核心平地外的半圈山头修建的长达17里,呈的却月型的综合防御体系。

所谓的综合防御体系,当然不是简简单单的一道城墙,而是包括壕沟、栅栏、羊马墙、依山而建的城堡......在狮子口外围的每一座山头上,都修了一座可以独立维持的山城!

同时,这些山城又能连为一体,形成体系,构筑的非常巧妙。

除了这片连成片的防御体系外,高三衙内他们还在狮子口外围构筑了黄金山城、鸡冠山城、猴石山城(203)、铁山城等一系列支城......

而负责构筑这一防御体系的,正是高俅的三子,高三衙内高尧卿和陆谦、林冲三位守过延津的功臣。

上回他们仨就不愿意躺平等死,这回有利条件那么多,要钱有钱,要人有人,要技术有技术(有了配重式梢砲),当然就更不愿意躺平死了。

况且他们现在官都不小了......再努力一把,将来也许就是重臣功臣了,想想都干劲十足啊!

刚刚从“203高地”的工地上回来的高尧卿才一走进看着有点简陋的宣抚司衙署,就看见他的两个兄弟高尧康、高尧辅哭着喊着迎上来了。

“三郎,爹爹他......爹爹旧伤复发,伤口迸裂,血流如注,已经没了!”

“三郎,你来晚了,连爹爹最后一面都没见

莹莹的成长日记阅读 乡野小春医无删减

着!”

什么?老爹血流如注?高尧卿还没反应过来,还在傻愣愣的琢磨:死人也会流血吗?什么颜色的血?

就在这时,衙门里面已经哭成一片了!

“呜呜嗷......”

“太尉啊,您怎么就没了呢!”

“太尉,呜呜......”

这个时候一脸悲痛模样的赵明诚也不知从什么地方冒出来了,拉着高尧卿的手就说:“衙内,你要节哀啊......令尊为国操劳,又身先士卒,不慎身中流矢,终至没于王事,实乃国家之忠烈,我背之楷模啊!”

高俅身中流矢的事儿当然是编出来的......不过以后会写在历史书上!这是因为高俅的三个孝子不愿意老爹死得安逸,非要安排一场为国尽忠的大戏。

为此他们还和马扩、牛皋他们商议,在化成关外和金兵来了一场不算太激烈的厮杀,杀到最后突然打出高俅的旗号,把吴乞买吓得赶紧守兵回营。

不过就在这场交战结束后不久,高太尉中流矢的消息就开始在军前广为流传了......

可中了流矢不等于马上就能死,要死得皇帝老子批准啊!

所以高尧卿终于反应过来了,也放声大哭道:“爹爹,您怎就去了呢?孩儿也不活了,孩儿要和金贼拼了,为您老报仇!”

赵明诚忙安慰高三衙内道:“衙内节哀顺变,现在最要紧的是为老太尉发丧举哀,再奏明圣上,还要为老太尉准备一份遗表,把辽东军前的事情都好好交代一番。”

说着话,赵明诚就取出了一份他从登州带来的遗表——当然不是他写的,而是赵楷本人的手笔!

喜欢大宋有种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