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院自由阅读 林语嫣冷爵枭小说免费阅读

  • A+
所属分类:广告制作

老刘面露不解之色。

夏凉轻笑。

“孟可喜对我这个人,都舍不得放弃,他会放弃他景区里最火的悬崖秋千项目?”

听了夏凉的话,老刘才恍然大悟。

“这孟可喜,是要倒霉了啊……”

夏凉微微一笑。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最近这段时间他就会来求我。”

正当两人说话的时候。

门外来了两个顾客。

一个中年人,气色虚浮,面如病鬼,顶着两个大大的黑眼圈。

此时正瘫坐在轮椅上,一副奄奄一息的样子。

在他身后,是个二十来岁的女子,正在推着轮椅。

“夏天师,可以看看我父亲到底是出了什么事情么?”

女子声音柔软如糯,面上带着浓浓的忧愁之色。

夏凉微微皱眉。

这还是他自从开张以来,见过最惨的顾客。

夏凉在两人身上仔细的端详着。

过了很久,才收回目光。

“幸亏你带你爹来得早,要是在晚些日子,恐怕就真出大事了。”

此时李二正躺在轮椅上。

眉宇之间带着痛苦,冷汗直流。

夏凉直接问李丽质。

“如果我没算错的话,你父亲应该是一个古董商人对吧?”

李丽质美目一亮,赶忙点头。

“是的没错,天师你还算出些什么?”

夏凉指了指付款码。

李丽质不敢怠慢,赶忙付款。

夏凉皱着眉头。

“跟我详细说一下他的情况。”

李丽质摇了摇头,黛眉轻皱。

“一开始倒也没什么,但是也就是最近两天,我爸天天噩梦连连,不停的冒虚汗,只是两天时间,气色就变成了这个样子。”

夏凉皱眉。

“两天时间?”

李丽质重重点头。

夏凉听了眉头紧锁。

“真是怪事!难道是风水出了问题?”

他虽然可以看到两人的过去,但是风水这种东西,还是得亲临现场才能看的,通过记忆是无法看出来的。

这在这时,夏凉突然想起。

李丽质刚才说的,是两天前。

“你的父亲,在两天前可有做过什么事情?”

李丽质摇了摇头。

“并没有,只是在大唐古玩市场,收了一些老货。”

“古玩市场?老货?”

夏凉皱眉。

“这些老货现在在哪里?”

李丽质微微一愣。

“我也不知道,这些东西都是父亲亲自拿放的。”

夏凉点点头,拿出一张平安符。

“给他戴上试试。”

现在的李二,看起来上气不接下气,精神萎靡,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如果戴上平安符能好转的话,就证明是被什么东西给克的。

李丽质看着小小的玉符,心下有些怀疑。

夏凉似乎看出了李丽质的想法,笑了笑说道。

“放心,如果不管用的话,我是不会收你钱的。”

李丽质这才取过平安符给父亲当上。

在戴上的瞬间,李丽质就骤然感觉。

整个平安符,似乎在接触李二之后,变得滚烫无比。

咔嚓!

不到片刻,整个玉符瞬间炸裂!

“呀!”

突入起来的炸裂,吓了李丽质一跳。

看向夏凉,杏眼中满是惊恐之色。

“这是怎么回事……”

夏凉摆摆手。

“没事,平安符承受了它不该承受的煞气,这才碎裂开来。”

不过此时夏凉心中已经凝重了起来。

“两天的时间,就能把李二克成这样,真是怪事!”

说到这里,夏凉指了指李二。

“你看,你父亲的气色是不是好了很多?”

李丽质低头一看,果然李二的面色红润了些。

李丽质面色一喜,情急之下拉起夏凉的手。

“天师,你一定要救救我的父亲。”

“咳哼!”

正在这时,许婉莹轻咳了一声。

狠狠的瞪了夏凉一眼。

李丽质这才反应过来,脸色微微一红,抽回双手。

“对不起天师,是我刚才太激动了。”

夏凉微微摆手。

“最起码先让你父亲能开口说话,我才能知道到底是什么样的。”

说到这里,夏凉拿起三张平安符,直接全部带在了李二的脖子上。

霎时间,整个平安符“嗡”的一声。

过了大约不到二十分钟。

两张平安符炸裂开来,最后一张也出现了淡淡的裂痕。

这时,李二的面色才回复了些许红润。

“我这……我感觉舒服了很多。”

李丽质面色一喜。

“我父亲没事了吗?”

李二虽然已经可以说话,但还是有些有气无力。

“好多了,比起之前简直要好太多了!”

夏凉摇头。

“不,现在只是暂时缓解罢了,还得找到根源才行。”

想到这里,夏凉问李二。

“你最近是不是收上来什么老货?”

李二微微一愣。

“老货?最近我收了不少。”

“不!”

夏凉摇头。

“能把你克成这样,至少得有上千年的年份了,你好好想想。”

李二皱着眉头想了想,随后眼前一亮。

“难道是那个金碗?”

“金碗?什么金碗?”

夏凉皱眉。

李二想了想说道,

“是这样的,前段时间一个古董贩子突然找到了我,出了一个千年前的金碗,我当时没考虑太多就直接买下来了。”

这时夏凉才想起,李二的记忆中确实有这件事情。

只不过李二收的古董太多了,所以夏凉一时间也没看出来哪一件有问题。

夏凉点了点头。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那个金碗应该被你用来镇宅了吧?”

李二赶忙点头,

“是的,之前有个大师说,用金器镇宅,人财两旺。”

夏凉冷笑一声。

“那现在呢?”

“现在……”

李二眼角闪过愁苦。

“自从埋了那个金碗之后,古董行经常亏损,要么收到假货,要么就是出各种事情,而且我这身体不好,也是从那以后才开始的。”

夏凉点了点头。

“具体情况我已经了解的差不多了,你带我去你家看一看,就知道怎么回事了。”

夏凉起身,收拾东西。

一旁的老刘看到,作势要跟着夏凉一起。

夏凉轻笑着摇头。

“老刘,你好歹也是整个商场的大股东,你这个身价跑来给我当保镖,我可是不给工资的啊!”

老刘笑嘿嘿。

“嘿!夏天师这话说的……”

看到老刘打消了跟他一起去的念头。

夏凉才站起身走出店铺。

李丽质赶忙推着父亲出去。

在地下停车场早已经有一辆商务车等候。

司机看到李二出来之后,赶紧帮忙将李二推上了车。

……

半个小时后。

龙华别墅区。

“司机,先去B区9栋,我需要准备一些东西。”

司机一听,转头征询李丽质的意见,看到李丽质点头之后,司机一转方向,驶向了B区9栋。

李丽质瞪大眼睛。

“难道夏天师也住在这里?”

夏凉淡淡点头。

“朋友送的房子,拿人钱财替人消灾。”

李丽质一听,顿时又对夏凉信任了几分。

毕竟有哪个算命的,能住得起龙华区的别墅?

很快车就在夏凉的家外停了下来。

夏凉飞快的爬上楼,拿了一双铁筷子,这才跟着李二去了李二的家。

一眼看去,赫然发现李二家外面有一层绿气。

这种现象只能说明一点。

这里风水很不好。

但是也没有到了差到惨不忍睹的地步。

“夏天师,快进去帮我们看看吧!”

李丽质说着话,推着李二走了进去。

“呃……”

刚进房门,一旁的李二骤然传来一声闷哼,脸色骤然之间微微一白。

“这么严重?”

夏凉皱眉,随后掏出一张平安符挂在李二脖子上。

然而……

咔嚓!

只是不到十分钟,平安符就应声而碎。

夏凉赶忙说道。

“赶紧把你爸放到外面。”

李丽质早已被吓的花容失色,将李二推到外面,这才好一些。

“不应该啊!就算在凶的凶器也不可能厉害到这种程度啊!”

夏凉眉头紧皱。

整个屋子,风水可以说是不错的。

但是偏偏只有一个非常大的问号,在院落的正中间闪个不停。

仅仅是因为这个问题,就导致李二家的风水从较好,直接变成了极差。

夏凉毫不怀疑,如果不是因为其他因素所克制,恐怕此时李二就不是气色虚浮这么简单了。

夏凉走到那个问号面前。

意念一动,将问号打开。

片刻之后,夏凉顿时流露出了恍然大悟的表情,李丽质小心翼翼的问道。

“夏天师,看出什么来了吗?”

夏凉点了点头。

“看出来了,是镇宅的问题。”

李二有气无力:“是之前那个大师搞错了吗?”

“也不全是。”

夏凉走到金碗的掩埋处。

“他的理论没问题,只不过是搞错了方位罢了。”

夏凉想了想。

“这个房子五行位,应该是水位较弱吧?”

李二点头。

“是的,之前那个先生确实是这么说的。”

夏凉继续道。

“因为金气温润流泽,金靠水生,销锻金也可变为水,所以金生水,可是你却把那金碗,放在了金位,金碰不到水,又怎么会生水呢?应该放到水位才是。”

夏凉走了一段,到了水位说道。

李丽质赶忙点头。

“天师,我这就找人来帮忙。”

说话的同时李丽质掏出手机,准备打电话。

“先别着急,现在挪位置也不行了。”

夏凉皱眉摇头。

“如果只是单纯的五行,问题是不会这么严重的,所以,这还只是一个小问题而已,更大的问题还在后面!”

“啊?还有问题?

”李丽质瞪大了眼睛。

夏凉点头。

“不错!”

随后夏凉看了李二一眼。

“你的出生日期,是七月十五,本身就犯了忌讳。”

七月十五是什么节日。

就算是个普通人都知道。

“在这个时候出生的人,命都很硬,同时也会出现两个极端。”

“要么孤苦一生,要么财运亨通,极端差距很大,按道理来说,你是属于吉命,可就因为这个金碗,你才会落到如此田地。”

夏凉刚才已经从问号中,知道了金碗的来路。

果不其然,李二吃力的撑起脖子。

“我只知道这只金碗,年份是大唐年间,不知道这金碗是什么来历?”

他李二虽然懂得鉴宝。

但是也只能坚定材质和年份。

对于东西的来历和用途,知道的很有限。

夏凉解释。

“咱们自古以来,有一个习俗,叫做视死如生,你们可听过?”

李二和李丽质齐齐点头。

夏凉指了指地上。

“这碗的来路,应该不是很干净吧?”

“这……”

李二嘴角一抽,不知道该说什么。

干他们这一行。

如果收古董,还要考虑来路干不干净的话。

那早就赔死了!

过了片刻之后,李二才长长叹了口气。

“这碗,确实来路不是很干净,是从那帮土耗子那里收的。”

土耗子,用句文雅点的话来说,就叫摸金校尉。

“果然是了。”

夏凉点了点头。

“这碗是人家下葬的时候,家人给死者放食物的和水的碗,你说你还把它拿来镇宅,是不是找死?”

李二顿时有点明白过来。

这不就等于是抢人家饭碗嘛?

李丽质急道。

“那夏天师,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办?把这个碗丢掉么?”

“不行,已经晚了。”

夏凉轻轻叹了口气。

现在这个风水局已经定了下来,就算李二他们搬走,恐怕也依然会厄运连连。

更严重的,可能会家破人亡也说不定。

“其实吧,如果是普通人,挖出来放在寺庙里安度几天就没事了,但是你李二和普通人不同。”

李二听了,声音虚弱。

“可是因为我的生辰?”

夏凉点了点头,随后从兜里拿出一双铁筷子,随意丢到一边。

“我在来之前并不知道这只金碗的来历,但是现在看来,这普通筷子还压不住它,那现在该怎么办?”一旁的李丽质问。

夏凉手一指。

“东西讲究配套,这家墓主当年能用金碗下葬,显然也是王公贵族,你要么想办法联系那几个土耗子。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他们盗上来的时候,应该是连筷子一起的,你看能不能问的出配套筷子的下落,要么你就重新找一双,至少是在大唐年间的金筷子,否则这个局也只能这样。”

夏凉如实说道。

此话一出,李二的脸色骤然暗淡了下来。

毕竟世界之大,找几个人谈何容易?

喜欢月薪两万我成了首富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