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目录 掌心宠高H

  • A+
所属分类:影视广告

白衣男子说道:“并非是本公子不相信那陈婉嫚,只是陈婉嫚谋略在江湖上还少有敌手,或许之前此人在江湖上部署很多事情,尚未解决便留在鬼谷门,那些事情依旧在运转,只是我等都不知晓,解铃还须系铃人,这陈婉嫚若真心悔过,自然会出来解决那些事情,可是她只是在我面前惺惺作态的话,那倒是有不少麻烦。且看她如何面对江湖大局。”

白衣女子叹息一声说道:“有时还真厌恶这江湖大局,让人心中惊怵不已。”

白衣男子一笑说道:“这江湖大局,你我早就看的清楚,但是为生灵安息,不得不在这江湖上用另外一种身份出现,吾之本意,便是去云聚庄,再无理会江湖之事,可惜这下子要非要管管这江湖事。”

白衣女子说道:“那你我也去那鬼谷门外小镇等候,看看马宣怎样对江湖事。”

白衣男子说道:“无需去小镇,吾看我等要再次进入那飞鹏魔堡,当日我网开一面,让飞鹏魔堡之人有一线生机,本来以为他们会知道江湖上有能对付他们之人崛起,让他们心中有所忌惮,可是那些人居然还是这般无知,看来你我要想办法进入那飞鹏魔堡之中,等到时机来临,帮助苏无风,马宣剿灭那飞鹏魔堡。”

白衣女子一笑说道:“看来江湖上赫赫有名三公子魏珣离开人世之后,在江湖上不会再出现,出现的是一阵风,一个影,一段事。世人对三公子魏珣是生是死并不是很明确,但三公子魏珣人虽去,侠义常在。”

白衣男子说道:“但世人更是不知能号令武林无数高手的李菲安,已经是不再号令武林,在江湖上更是留下一个谜,一些事,一些话。谁也不知道李菲安曾来过江湖,却知道她与三公子魏珣一样,来之江湖,去之江湖。”

两人说完,相对一笑。

马宣马不停蹄的赶往小镇,还是那家满是画作的客栈。进入客栈之后,打开后院的门,发现后院之中至少有十个人在谈笑风生。看起来那些人是故意等在这里,这十个人在院子之中亭台之中吃酒聊天。马宣一瞧那些人便暗暗思量:“难道他们也被困在此地,看起来没有任何的问题。不像是有阵法问题。”

灵儿从一侧暗门走了出来,一望眼前是十九人,微微一笑说道:“原来是马大人,若小女子没有料错,大人在此地擒拿那候晚念。”

马宣一听,笑了笑说道:“不错,江湖上有很多事情令人意外,在荒园厨房之中,有人擒拿候晚念,让候晚念是动弹不得,我等才有机会押解候晚念回京。”

灵儿点头说道:“那是我师兄魏珣之能。”

马宣一听,大吃一惊,说道:“不对,那苏无风言之,三公子魏珣与菲安公主已经归天,怎么会出现擒拿候晚念。”

灵儿露出皓齿,无邪甜美笑着说道:“师兄武功盖世,谋略无双,只有他能轻易擒拿候晚念,也只有师兄才知道苏无风的不足之处。”

马宣诧异,说道:“可是三公子魏珣与李菲安的确是离开人世,如此的话,那必然是三公子魏珣与李菲安两人显灵了。”

灵儿低着头思量:“奇怪,师兄与菲安姐姐为何要如此行事,这有些奇怪,既然他们两人不让这等人知晓,那我不再言语,不然会坏了师兄之事。”

灵儿点头说道:“如此的话,那就是师兄在天之灵,不忍侯师兄再有一些罪行。只是很可惜,让那候晚念逃之夭夭,如此的话,师兄在天之灵,肯定会失望。”

马宣叹气说道:“三公子乃是一代豪杰,若是看到这种事情,定然是非常失望。本官无能,让三公子心意付诸东流,真愧对三公子魏珣也。”

灵儿一看手中铁笛子说道:“大人莫要自责,小女子还有要事,请大人在此等候,小女子便先告辞了。”

说完,灵儿阔步向外走去。

马宣大声呼道:“姑娘且慢!”

灵儿止步,问道:“大人还有何贵干?”

马宣说道:“不日,本官便向飞鹏魔堡兴师问罪,姑娘有铁笛子在手,此乃三公子魏珣之物,那姑娘肯定是修为不低,不如相助于本官如何?”

灵儿点头说道:“大人尽管前往,,小女子本来是按照三公子之意行走江湖,若能用到小女子地方,小女子定然前来相助,不过今日小女子真有事,此地有无数高手就看大人如何行为了。”

马宣从年轻灵儿话语之中听到一些事情,便微微一笑,进入荒园之中。在荒园之中,见到十位高人。在一番交谈之后,那十个人居然全部答应马宣要去对付飞鹏魔堡。马宣心中窃喜,却还是将目光留心在客栈前门那边。想到灵儿对自己到来并不是很意外,甚至很明白自己事情,且这些人等在此地,便是为了等待自己到来似的。马宣欣喜之余,但还是对眼前之事若有所思样子。

灵儿出外,在小镇街上见到白衣男女,灵儿问道“两位是什么人?为何要我留住里面十位高手,还知晓马宣来到此地。”

白衣男子一笑说道:“我俩是何人,姑娘暂且无须知晓,只是眼前之事,小姑娘办的不错,我等是三公子魏珣好友,如此也是按照三公子魏珣之意行事,姑娘要是想要见到三公子魏珣,便与马宣一同前往,一路上有姑娘铁笛子相助,自然会解决不少麻烦。”

灵儿一望两人问道:“江湖上传闻,这一回三公子魏珣与菲安姐姐已经不在江湖事,不知此事是真是假,本姑娘想要知道真相。”

白衣女子说道:“江湖上很多事情真真假假,难以取信,不过姑娘应当知晓真相,若是知晓,劝姑娘莫要解开迷底,有所秘密,方能有趣。”

灵儿点头说道:“如此的话,那我便知晓了,两位请放心,此事本姑娘绝对不会向外人讲起。”

白衣男子说道:“那行!小姑娘要格外小心,千万不要遗失铁笛子,若是没有铁笛子,那么姑娘会难以保护自己。”

灵儿点头说道:“两位请放心,我绝对不会丢失铁笛子。”

白衣男子说道:“那好!我等先走了一步,姑娘小心。”

半月之后,候晚念一行人到了飞鹏魔堡大门前,山门守护之人一瞧,飞身向前呼道:“是何人要闯我我飞鹏魔堡。”

候晚念咳嗽一声行礼说道:“劳烦禀告陈老前辈,晚辈候晚念前来拜谒。”

守门之人一望病恹恹候晚念说道:“据闻,候晚念乃是江湖上一等一高手,其人俊朗清秀,精神奕奕,今日一见怎么是这副模样,自上次三

岳目录 掌心宠高H

公子魏珣捣毁我飞鹏魔堡老家之后,凡事陌生之人,绝对不能进入飞鹏魔堡。”

候晚念一笑说道:“本公子前来是告知飞鹏魔王陈老前辈,如今飞鹏魔堡危在旦夕,那马宣已经号召武林高手前来,若是还是不让本公子进入其中商榷大事,唯恐晚矣。”

守门之人说道:“那你在此稍等片刻,我这就就告知我家主人。”

候晚念在门前等着,一个时辰都不见回信。正要进入其中,忽然那人气喘吁吁翻身前来说道:“既然公子是一片好心,我家主人说了,自然是见公子一面,只是这飞鹏魔堡不能进入,外人不得进入飞鹏魔堡乃是我家大小姐命令,你转身回去左侧有一片竹林去,在竹林之中,有一条小溪,在溪畔有一个垂钓之人。见到那人之后,便知我家主人在何处。”

候晚念一笑思量:“真是故弄玄虚,如此谨慎为何?还是畏惧三公子魏珣会再次派细作进入去。若是三公子魏珣有细作的话,那便是你们大小姐,三公子乃是何许人也,怎么会被尔等找到破绽,好吧!为了见到你们那位神秘堡主,那我只好听从尔等之言。”

候晚念折回,走了不久之后,便到了一片竹林,里面手深深悠悠,笔直的竹子直冲云霄。显得是那样的安逸静雅。按照守门之人之言。候晚念在竹林之中寻找。在里面找了一个时辰,还是不能找到那小溪。候晚念暗暗思量:“真是岂有此理,竟敢诓骗于我,看我如何对付尔等。”

候晚念转身,忽然听到溪流之声在耳畔回荡。候晚念再向左侧走了走之后,便看到真有一条清澈见底细流。候晚念沿着细流向前寻觅,在一处深潭处,见到有一堆石头,石头上坐着一个垂钓者。显得是那样的悠闲自在,白发双鬓,手中持着鱼竿,身穿黑衣。安静又认真盯着水面,那是溪水与岩石间落差冲击成深坑,显然在这里的溪流之水比他处要深一点。

候晚念行礼说道:“晚辈苏无风见过前辈。”

陈老收起鱼竿,转身问道:“你到此有何贵干?”

候晚念一笑说道:“晚辈前是告诉前辈去,不久之后,马宣会带着少林十八位高手来此灭掉飞鹏魔堡,他们此次与三公子魏珣不同,三公子魏珣当日是为了留下陈婉嫚,故意有所收敛,这次马宣是奉命行事,要剿灭等,晚辈前来是为前辈出谋划策而来。”

陈老一笑说道:“既然是出谋划策而来,一家人不说两家话,那你说说,我等哟啊如何解决此事?”

候晚念说道:“我知前辈将三位高手派出前去寻找陈婉嫚,可是那三位高手是找不到陈婉嫚,与前来马宣要有一战,三大高手会死在马宣手中,这样一来,马宣便有士气高涨,很快便兵临城下,晚辈想要与前辈合作,这样晚辈才能将对付马宣之策全部奉上。如今江湖,我等绿林之人,人人自危,要不便单枪匹马准备被人所灭,再则便是一同迎战。”

陈老“哈哈”一笑说道:“可是我知晓今日马宣千里之中寻找之人是你,当日你们在京城鼓动一位公主造反,才激怒公主,让朝廷勃然大怒,追击尔等,今日老夫若能擒住尔等,那老夫岂不是在马宣面前有所交代。”

候晚念一笑说道:“这可无用,此次京城之乱时,前辈两位千金也在京城,二千金也是直接参与其中,现在我们是拴在一根绳子上蚂蚱,谁也逃不走,如此的话还不如一起合作,不然大军压境,岂不是灰飞烟灭。”

这个时候竹林之中出现一个戴着鬼面面具之人,到陈老面前一笑说道:“候晚念之意也是一个不错办法,那马宣一直以来是与我们绿林为敌,现在是一个很好时机,若能灭掉马宣,那在守护京城武林高手便无一人,到时我们才有机会进入京城,实现我们计划。守护京城武林高手少一个,对我们来讲,是一次很好机会,苏无风,断天行,鬼谋书生三人之中,两个是我派之人,这不是天赐良机,若是我们单独对付马宣,加上那十八位少林高手,我等可是很难对付。”

陈老思量一下说道:“此师承李药师,定然是学会李药师鬼才,我等要是相信此人之言,往后此人若是倒戈相向,那岂不是引狼入室。他人都可以合作,唯独李药师弟子不能与之一和。一个三公子魏珣狡诈,便让我等吃尽苦头,多年来,我们制定计划,一一被三公子破解。如今江湖上再无三公子魏珣消息,人人都说三公子魏珣早就归天,老夫却不以为然。”

候晚念一笑说道:“前辈莫要担心,天下无人敢在三公子魏珣面前叫嚣,此乃不争之事,可是师父老人家在归天之前,是交代了我们几位弟子,相互克制之法,那三公子魏珣正是死在师父留下的克制之法下,绝对是活不成,本来师父交代是,谁有背叛正义之心,其他人都可以为之一诛,可那三公子魏珣见李菲安出事,便有了颓废之心,自我了断,这可是天下奇闻。”

戴着面具之人“呵呵”一笑说道:“这有些匪夷所思,可是怎么感觉不是真的,三公子魏珣号称乃是天下第一智者,如何能做那种事。”

候晚念得意洋洋说道:“并非那一件事,诸位有所不知,当今天子对三公子魏珣有猜忌之心,当日在平定叛乱之前,便将三公子魏珣关入大牢。三公子自然是无法接受,诸位知晓,三公子魏珣看起来是一个淡泊名利之人其实也是道貌岸然之辈,诸位可知三公子魏珣建功立业,便是为了有高官厚禄,三公子弃陈姑娘,巴结公主,也是为了飞黄腾达,可是有如今下场,想着要诈死骗过皇帝,可见三公子魏珣亦然是战战兢兢。若李菲安在,有公主撑腰,当今天子不敢真正对付三公子魏珣,可是公主一死,三公子岂能苟活,皇帝不会饶恕三公子魏珣。即便他还活着,也不敢在江湖上出现,更不会再相助马宣。”

鬼面人一笑说道:“真是活该,如此说来,三公子魏珣不足为惧了。”

候晚念微微点头,想到白衣男女说道:“可是江湖上出现一对神秘之人,是一对身穿白衣之人,无人知晓那两人来自何方?那两人一招便让在下浑身不舒服,兴许那两人也是朝廷请来奇人,那两人才是江湖上最可怕之人,飞鹏魔堡一定要注意那两人。”

陈老一望候晚念严肃表情说道:“如此说来,那两人比三公子魏珣与李菲安要厉

岳目录 掌心宠高H

害。”

候晚念低着头说道:“三公子在白衣男女面前也要自叹不如。”

陈老转身对鬼面人说道:“看来我们要派人查清那两人底细。”

候晚念摇头说道:“是人总会要说话吃饭,住宿行走,那我等才能查到那两人。可是我在江湖上查了一段时间,那两人根本是无任何消息。”

鬼面人说道:“既然如此,京城那边自然有其记录,本尊这就回去一趟,查查在有何蛛丝马迹。”

陈老说道:“你不可回京,若是回去便会身份暴露,将来对我们计划有弊无利,那两人武功再高,我们也要见识一下。”

候晚念一听两人对话,暗暗思量:“身份,奇怪了,这鬼面人难道还有人所不知身份。难道这鬼面人跟京城有关。”

鬼面人一瞅候晚念疑惑眼神微微一笑说道:“是!吾本意是去京城找一位我们细作,那样可能会暴露身份,那就水来土掩,将来兵挡,我等在飞鹏魔堡之中已经布满机关,让那些人前送死也好。”

候晚念一笑说道:“是,只要三公子魏珣不来,那白衣男女未必会破阵,我等也是略占上风,前辈布阵之法也是独一无二,到时有我相助,定让那马宣有来无回。”

陈老暗自心想:“哼哼!你这小子可不是善茬我倒是想要看看你是否是真心投靠于我。”

候晚念握紧拳头思量:“看来这飞鹏魔堡真是很不简单。”

喜欢魔声催笛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