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门龙婿叶辰完整版免费全文阅读 苏莫至尊武魂全文免费阅读无广告

  • A+
所属分类:影视广告

苗超狠咬牙,脸色狰狞,浑身罡气浩荡,瞬息间,他手中利刃之上就释放出千万道白金光芒。道道光芒交错宛若一根根丝线交汇,彼此互相缠绕,猛然凝聚!

“吼!”

一道充满凶残与暴虐的低吼声响起。

苗超身前,一道虚幻的凶兽兽影浮空,看着凌空斩来的道道青绿刀光,摇头晃脑,一声爆吼。

苗超现在已经是玄天门的长老了。

而且玄天门的武道功法不止远远超出姜临手中的武道传承,就是大齐皇室的武道功法上限也远远比之不上。

苗超进了玄天门,看着长老一级人物对应的诸多传承功法,眼睛都要给闪瞎了。

好半天才选出了这门《风雷刀》。

风雷刀,别看名字很普通,实则却是一门直通武道真仙一级的功法。刀法中蕴含着风雷大道,练到极致可具现出雷兽夔牛来。

玄天门中如此之功法还有不少,因为陈玄策武道境界已经在金仙层次,要创造出这些个真仙层次的功法,对他来说可一点也不难。

而且不管是红楼世界还是蜀山世界,他都有不少的积累,所以功法上即便他一分为二了,也一样能亮瞎无数狗眼。

苗超得了《风雷刀》这门功法之后,那是立刻就改习之。

可惜到现在也没多长时间,造诣尚浅,刀法只多得了个快猛,比之功法真意,不值一提。

而黄克平呢?老牌的宗师级高手,休息的功法上限不高,不然也不会被道门槛栏了那么多年。但也是因为这么多年的浸润,黄克平早已经把自身功法琢磨的透彻无比,以五毒入道,上限再低,发挥到极致时那也是威力十足的。

毒这东西,越是层次低,效果就越强。

寻常宗师,都难以抵挡!

“此人就是黄克平?实力果然很强!”

陈玄存、陈玄山哥俩看着场中几乎压着苗超打的黄克平,面色都有些震惊,他们可没有想到,大家都是宗师巅峰,可实力居然相差那么大!

“严大人,可要我们兄弟上去帮助?”

陈玄存向着一名中年男子问询。

这位严礼严大人才是宣州府一行的主脑。不管是苗超还是陈家兄弟,则都仅仅是打手。

严礼是姜临岳丈的胞弟,所以才能压在三名武道宗师的头上,且一点也不觉得底气不足。

“那就麻烦两位了。还请速战速决——”

语气中带着三分对苗超的不满,严礼是在没想到苗超会这般的‘不中用’。

这太出乎他的预料了。

在严礼的想象中,苗超与黄克平都是宗师巅峰,哪怕苗超要弱上一筹,但也是丝毫之差。

陈家兄弟再上去一个,把黄克平摆平了,这虽然是以多欺少,可严礼也半点不坠颜面。因为黄克平成名已久。

哪里料得到,苗超竟然会被黄克平压着打啊?

这个时候可不能用添油战术,而是要行霹雳手段,速战速决。

严礼目光森冷无情,满是杀机。

陈玄存、陈玄山哥俩没话说了,“严大人高见!”

说罢就轻轻拱手,狞笑了一声,双双抽出兵刃大步向着战团奔去。

留下严礼一个人肃立,脸色冷酷的看着场中情景。

“黄克平。”

“果然不愧是老牌宗师,我们兄弟佩服。”

“然大势滔滔,顺之者昌逆之者亡,你效命邪教淫神,此番合该身死。莫怪他人!”

陈玄山和陈玄存,冷冷笑道,双眼森寒,杀机四溢。

在场众人全都一愣,随后就又意识到了什么,一个个都激动的看着陈家哥俩。那些

上门龙婿叶辰完整版免费全文阅读 苏莫至尊武魂全文免费阅读无广告

已经跳反的势力之主,更恨不得能拍手鼓掌交好。

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啊。

谁也没想到夏王手笔竟这么的大,一次策反,竟就出动了三尊宗师高手。

陈玄山手中大刀猛然竖起,顿时,一道赤色狼烟,直冲云霄!

真是真正的狼烟。

一头苍狼从赤色烟柱中显化出来,双目中两道赤炎冒出,熊熊燃烧,散发着毁灭一切的气息。

轰!

两道赤色精光从陈玄山眼中激射而出,带着炙热万分的气息,煞气冲天,宛如两条魔链,互相缠绕,又如两条恶蛟,张牙舞爪,向着黄克平直冲而去!

陈玄山所习功法带着一股焚毁一切的炙热,从道理上说正是克制毒道功法。

“好强!!”

黄克平有些震撼。

陈玄山的境界明明还没有抵达到宗师巅峰,但这一刀斩出,威力却是那么的大。

但他也不会坐以待毙,手中毒玉刀一晃,碧绿幽光闪烁,一刀劈杀下!

仿佛一道绿色毒龙,张口咆哮,锋锐的刀气环绕,似欲毒尽眼前一切!

但两道赤色精光却似无坚不摧,在毒龙的悲鸣中,后者竟直接被剪成了两段,消散一空!

黄克平双眼瞪圆,有些不敢相信,自己修炼了数十年的功法竟然这般的不堪。但危在旦夕中也没过多时间给他思考,手中毒玉刀再次挥动,瞬间,一道道墨绿色的刀光在他周身浮现。

明明就只是墨绿,却不知怎的,陈玄山自觉的眼前的墨绿色还散发着仿若梦幻般的色彩,五颜六色,五彩斑斓。

蜈蚣、毒蛇、蝎子、壁虎、蟾蜍,天下五毒的虚影在五彩斑斓的墨绿色中一一浮现。

这可是万毒真经的最高奥义了。

轰!

两刀对碰,仿佛万炮齐鸣。

周遭四围,狂风呼啸,劲气凌空,在惊

上门龙婿叶辰完整版免费全文阅读 苏莫至尊武魂全文免费阅读无广告

天轰鸣回响四方的时候,烟尘弥漫,遮蔽了一切。

在场的所有人都咽了咽口水,立即有多远就离多远,同时看着高楠的目光也变得不同了。这位太有眼光了。

夏王竟然一次性的派来三名宗师高手,这充分说明了那位有多么的看重他们宣州啊。高楠肯定是卖出了一个好价钱!

人群中自然也有人忍不住变色难堪。

黄克平来的那么准时,可见内里是有人与之通风报信的。

这时候自然都担心了起来了。

夏王竟然派来的三尊宗师级高手,这太出乎人的预料了。

反正谁也想不到夏王之所以如此行事,仅仅是为了保住宣州府的太平和财富,免得‘夏军’一到就稀里哗啦的把一切全都卷走了。

“这是玄天门的人?”

城外一名天命教的高手皱起眉来,他们对于玄天门本就比较重视,陈玄山和陈玄存哥俩的绘像很多高层都见过,这时候一眼就认出了二人身份。

目中冷意如冰,杀机如潮。

“既然是自己找死,那也只能怪他们倒霉了。”

天命圣母知道陈玄策的势力有多么强大,整个庆州都被之笼罩,陈玄策搞出了土豆红薯玉米,不知道叫多少人收益,不知道被齐国多少人家供为恩主。

这种情况下,这位存在根本就不缺香火愿力。

所以他的实力比之他手下的势力更叫人难以估摸。

虽然这一年多来没见陈玄策出手,可普天之下的各方势力,谁敢小觑他?

自然就对玄天门了解的不能再了解了。

心念已定,邓峰右手一抹,一柄长剑浮现手中,同时身前的一个圆形水镜化作了虚无。

邓峰紧接着脚步踏出,身躯瞬间化作一道青色的模糊幻影,向着城池赶来。

而且根本不入战圈,而是直接向着严礼袭去!

但突然,邓峰浑身一僵,瞳孔急剧收缩,寒毛倒立,目中透露出前所未有的惊恐!

一点灰色的光芒极为突兀的,在他身后亮起,十分的微弱,稍不注意,就很难发现。

而且,就算发现了,下意识中,也会将它忽略。

因为这就是武道!

一尊没有面孔的头像虚影浮现空中,散发淡淡的灰光,将整片虚空,都染成了灰色!

明明艳阳高照,但给人的感觉,却无比的森冷!

这就是聊斋世界的刺客之道。

一门心思擒下严礼,还想着顺带斩杀了高楠的邓峰,被杀了个措手不及。

灰色的剑光突兀的从虚无中飙射而出,仿佛瞬移般,超越了空间,直接出现在邓峰后心!

这就是刺客!

无声无息,无知无觉!

看着眼前的反转大戏,所有人都呆滞了。

先是邓峰猛地扑出,那架势一看就知道是宗师级高手,而严礼是个弱逼,高楠也仅仅是先天,眼看着药丸,大好局面就要毁于一旦,这来人的脑后却又冒出了如此一剑来。

很多人都忍不住面露喜色,却同时被这一剑‘看’的浑身发冷。

他们根本无法用言语来形容这一剑的可怕!

他们很自然的想到了这一剑如果落到了自己身上的后果……

太吓人了。

“啊!!”

邓峰嘶吼,他是天命教的客卿,天命政权起事后他就领了六扇门的差事,也是入宗师境十多年的老手了,虽然不是宗师巅峰,但现在功法已经续上了,日后他未必不能推开大宗师的门。

怎么能够死在这里?

轰!

一股强大的气势轰然爆发,青光喷吐,浓郁的太乙木气爆发出来,将自己的老牌宗师的实力展现的淋漓尽致!

噗!

鲜血飞溅!

邓峰脸色扭曲,奋力向一侧躲去去,左手捂住胸口,一滴滴鲜血不住的流淌出,很快,就将他的手都染红了。

有对手罡劲停留在伤口,短时间里想要之愈合都难。

“刷!”

回身一剑横扫,邓峰霍然转身,看着虚空中显露身形的刺客,手中长剑猛然击出!

虽然胸前染血,受了重创,但受伤的野兽才是最凶狠的,刺客气势越发狂暴,脸孔狰狞可怕。

可惜,这一剑完全落在了空处。

剑气穿过刺客身影,就像石子打破了水面的倒影一样,叫邓峰的瞳孔刹那间就收缩成了针状,心中不仅有些慌乱——人居然没了!

然后他就感应到,背后一抹极淡的无匹剑光将他整个人笼罩!

脸上狠辣之色一闪,邓峰想也不想,回手在胸前一点,一枚符光闪烁,一道无形剑气从他的胸前猛地穿过。

鲜血飞洒之中,这剑气赫然洞穿了他自己的身躯。

然而那柄从背后刺来的长剑也被这股剑气彻底的挡了住。

相互交击,声音清脆响亮。

邓峰立刻转过身躯,直面刺客,但突然,一抹刀光的出现让他整个人直接僵住了。

刀光从他胸前穿透。

正是陈玄存所出。

紧挨着刺客的第二剑,中间几乎没有间隙!

陈玄存面无表情,身形缓缓出现在刺客边。

没什么好介意的,他又不是第一次杀人?虽然眼下死的乃是一位武道宗师。

没有再看邓峰一眼,陈玄存收回利刃,一滴滴鲜血淌下,他脚下一步踏出,瞬间消失的无踪。下一秒就一刀将意欲抽身退走的黄克平牢牢地挡了回去。

“我…我居然死在了…这里…”

邓峰大口咳血,满脸惨然,有些茫然,又有些不敢相信。目光中充满了不甘心,他还有好多心愿没有完成呢,怎么就死在了这里?!

邓峰颤颤巍巍的伸出手来,死死地捂住胸口,但血液依旧不停的渗出,很快,他脑门上也渗出了一抹鲜血。却是刚刚的一刀,他整个人都已被斩为两半。

“我邓峰纵横江湖数十载,居然葬身在此?哈哈!!”

邓峰惨笑,满是自嘲。在他看来,有黄克平的配合,他们一举肃清宣州府内乱,应该是一件非常简单的事儿……

但偏偏他就死在了这事儿上,甚至连黄克平自身也很难保住。谁能想到夏王派来了四位宗师?他很不甘,可又能如何?

身躯剧烈摇晃,口鼻溢血,气息急速消散,片刻后整个人猝然两分。

“该死,该死!”

被陈玄存一刀封回的黄克平这时候也使出了全身力气,他要赶紧脱身,不然被三名宗师围攻,暗地里还有一名专修刺杀之道的刺客潜伏,他铁定要陨落在此。

所以他必须赶紧走!

然而这时候他想走也已经晚了。

陈玄山和陈玄存联手,可不是那么容易被破开的。

事实上,黄克平也正是意识到了这一点,所以人才更加的饱受刺激。

“圣母救我,圣母救我——”

黄克平无奈的呼唤起了最后的大boss救场,但天命圣母实力虽然很强,可更多的精力都被牵制在了战场上,哪里有多余的心思放在黄克平之流的身上?

喜欢从红楼打卡签到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