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恶acg 纯黄情欲小说

  • A+
所属分类:影视广告

陆迁这一回房洗澡,便直洗到了天黑,才与李氏一起回了堂屋来。

李成栋本来还高兴,夫妻俩有的话说就好,到底分开十几年了,陆迁又经历曲折,现在更是成了伯爷,还不知道多少想把女儿妹妹嫁给他,多少等着投怀送抱的。

他妹妹唯一的优势,也就是两人是结发夫妻,妹妹还替陆迁养了小巍了。

幸好两人现在看来,处得比他想象的还要好,那说不定明年的这时候,他还能再添一个小外甥呢,毕竟妹妹年纪也还不算大……

却见李氏的眼睛又红又肿,一看就知才大哭了来,再看陆迁的眼睛,竟比他妹妹的还要红肿,——夫妻俩这是回房后,又抱头大哭了一场不成?

陆薇薇也看到了李氏与陆迁的红眼睛,忙笑道:“爹娘眼睛都不要了呢,这么高兴的事,都该笑才是……怎么了,爹?”

却是话没说完,冷不防已让陆迁抱了个满怀,声音低哑道:“好孩子,这些年都是爹不好,都是爹委屈了你和你娘。以后爹再不离开你们了,爹要把你这些年的委屈都给你十倍百倍的补回来!”

陆薇薇先还没反应过来,“爹,这些话您不是之前就说过了,您也不是故意不回来,您都是……”

说到一半,如醍醐灌顶般,忽然就明白了过来。

爹这是知道,她原来不是他的儿子,而是女儿了?!

的确,这么长的时间,也够娘把一切都告诉爹了,不怪他难过成这样,虽然她自己对这些年非常的庆幸满意,还打算继续下去。

但看在做父母的眼里,她就是受了天大的委屈,他们就是亏欠了她,也难怪陆迁一个大男人,都哭成这样,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李氏带了陆迁回房后,本来一直都挺不自然的。

因自己屋里全是素色,毕竟十几年来她都是寡妇,哪能用鲜亮的颜色?

现在陆迁却回来了,她的屋子再雪洞一般,也觉得太不吉利了,想着明儿就得换……不,今晚就得全部给换了才是!

但李氏的不自然与满脑子乱糟糟的想法,在看到陆迁满是伤痕的后背后,都飞到了九霄云外去。

只剩下了对陆迁锥心的心疼,眼泪也是哗哗直流。

光背上那一道几乎把迁哥后背砍了个对穿的伤口,当初迁哥到底是怎么熬了过来的啊?

李氏哭得陆迁也红了眼睛。

还要强笑着劝她别哭了,“都是过去的事了,要紧的是现在和将来,要紧的是我们一家人终于团聚了。以后我们就好好过日子,等过几年小巍娶了亲,给我们生几个孙子孙女,我们更是等着享福了。”

见李氏还是哭得厉害,只得故意逗她,“阿如你若不想这么早就当祖母,我们也可以自己努力,给小巍再添个弟弟或是妹妹,你觉得怎么样?我反正觉得挺好,并且觉得越快越好……”

李氏这才把陆薇薇是女孩儿,当年都是她为了保住家里的田地和房子,保住她们母女不被分开,保住陆薇薇将来不会被所谓祖父叔叔随便嫁了甚至卖了。

才瞒天过海,一生下来就把陆薇薇当男孩儿养的事,都告诉了陆迁。

“……别人家的女孩儿,都是捧在手心里疼,惟恐受了委屈。我们小巍却是打小儿没被疼过一天,到现在没穿过一天漂亮裙子,没好生打扮过。还得那几天也跟同窗一样,去挖河沟抬土方。”

“你还一回来就想给她添弟弟妹妹,越快越好,你当爹的心怎么这么狠?你不是要好生补偿她吗?就是这样补偿的,给她生个弟弟妹妹,来抢她的爹娘和照顾,让她还是过不上一天被捧在手心里疼的日子?你好歹也专只疼她一个人半年一年的后,再说这些吧?”

陆迁听得简直惊呆了。

他的儿子,人人都知道的儿子,小小年纪就考了天泉县试案首,长得也是玉树临风的儿子,竟然不是儿子,而是女儿?

好吧,小巍的身高的确比同龄的男子偏矮,也太瘦、太单薄了些……原来都是因为她压根儿不是男子?!

陆迁惊呆过后,便是无尽的心痛与愧疚了。

别的先不说,光挖河沟抬土方,大男人都够受,小巍一个女孩子,当时到底是怎么撑住的?

还是在那几天,她一边要忍受自己身体的种种不适,一边要撑着把自己分内的事做好,还得拼命的遮掩自己,不让人瞧出丝毫的破绽……

陆迁的眼泪终于也跟李氏的一样,大滴大滴的往下落,根本止不住了。

等再听得李氏说了当年她们母女在村里是如何小心翼翼,陆薇薇是如何被她绝大多数时候都关在家里。

就这样,还是逃不过被陆有成一家合起伙儿来暗算,差点儿就淹死了,娘儿俩之后才搬来了县里,跟着李成栋一家过活的事。

陆迁哭得更不能自已的同时,也把对陆有成仅剩的一点父子之情,彻底清空了。

儿子没了,留下儿媳孙子孤儿寡母的,不说照顾就算了,还巴不得要了她们娘儿俩的命,就为了能霸占她们的田地和房子,——这样的爹和亲人,要来做什么,好差点儿坑了他一辈子不算,再把他的老婆孩子也坑死了吗?!

陆迁的心痛与愧疚根本止不住,这才会一见陆薇薇,便忍不住抱了她个满怀的。

他的宝贝女儿、唯一的女儿一天好日子都没过过,他以后一定要把她宠上天,把她宠得跟宫里的公主们一样!

陆薇薇就尴尬了。

虽然是亲爹,一时间她还是不能习惯与陆迁有长时间的身体接触,渐渐的那叫一个僵硬。

可又不能推开陆迁,当爹的心疼都是真的,何况她虽然身体不习惯,心里却是真的感动,也真的觉得温情……

于是父女俩足足抱了好一会儿,才在谢令昭一声比一声剧烈,任谁都听得出刻意的咳嗽声中,“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分开了。

李氏见谢令昭咳得脸都红了,约莫能猜到几分,又是好气又是好笑。

但总不能让大家一直大眼瞪小眼,遂问道:“阿昭,你喉咙是不是不舒服?我给你倒杯水润润吧?”

谢令昭忙摆手,“伯母,我、我挺好的,多谢您关心,水就不用给我倒了,我要喝自己会倒的,又不是外人。”

‘又不是外人’?

他是姓李姓陆还是姓吴了?

就没见过这么不拿自己当外人的!

陆迁既知道陆薇薇是女孩儿了,自然一下子该明白的都明白了。

他是说怎么总觉得这姓谢的不对劲儿,好像对他家小巍打着什么见

邪恶acg 纯黄情欲小说

不得人的主意似的。

结果他还真打着他宝贝女儿的主意,真想拱了他家水灵灵的小白菜去,真是想得美!

陆迁假笑一声,“诶,谢少爷是客人,怎么能让你喝水都得自己动手呢?阿如,还是你给谢少爷倒杯水吧,我看他刚才咳得那么厉害,可得好生润润才是。”

又说谢令昭,“谢少爷长得倒是挺强壮的样子,没想到身体竟这么不好呢?那往后可得多多注意才是,别弄得年纪轻轻的,身体却连我们这样的半老头子都及不上。”

“呃……”

谢令昭一时语塞了。

他又不是真的咳嗽,他还不是见亲岳父抱了陆薇就一直不撒手,心里,咳,虽然知道是亲爹,还是有那么一点点不痛快吗?

谁知道竟然

邪恶acg 纯黄情欲小说

让亲岳父以为他身体不好……不,看亲岳父的样子,分别就是故意这么说的吧?

可谢令昭也不敢反驳陆迁,省得陆迁对他的不待见再深两分,根本再遮掩不住。

只得赔笑道:“多谢伯父关心,我身体其实挺好的,刚才就是不小心呛了一下。您也千万别再跟我客气了,这个家就跟我的第二个家一样,家里的每一个人,也都比我真正的亲人们还亲,您可千万别再拿我当客人了。”

陆迁简直想翻白眼儿。

跟他的第二个家一样?

哼,他是在变相告诉他,他经常都会来,阿如也好、小巍也好,都早拿他当自家人了吗?

陆迁又是一个假笑,“那到底也不是谢少爷的家,我们全家也不是谢少爷真正的亲人不是?该保持分寸的,我觉得还是要保持的好。”

这……

谢令昭只得委屈的看向了陆薇薇,他就说陆伯父真的不待见他吧?

陆迁见谢令昭竟然敢故意做出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向陆薇薇告状,牙根直痒痒。

但一对上陆薇薇,他便不是假笑,而是立刻变成了妥妥的慈父,“小巍,我觉着吧,分寸这个东西,肯定任何时候都不能忘了才是,你觉得呢?”

陆薇薇有些心累。

李氏都能看出来的东西,她当然更能看出来。

现在见这准翁婿虽还没杠上,也差不远了,不由暗忖,不是从来都只有婆媳问题吗,原来翁婿问题也存在?

那她岂不是很快就要成为夹心饼干,风箱里头的老鼠,两头都受压受气了?

喜欢科举福妻掌中娇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