黛妃小说 最刺激的床上小说

  • A+
所属分类:广告制作

与泽地黑塔和翠玉塔相反。

熔岩禁塔的塔之主,并不是住在最上面……而是住在巫师塔的最下面。

——是的,熔岩禁塔与其他的巫师塔是反着来的。

毕竟翠玉之塔的能源来自于翠玉录,而泽地黑塔的能源来自于不灭圣火,都存储于最顶层的。

“地下十八层……”

在脚踏实地之后,很快就又恢复精神的哈士奇,忍不住开口吐槽道:“这个家庭住址听起来稍微有点阴间。”

“阴间?”

艾萨克有些不解。

腿还是有点软的十三香恹恹的解释着:“就是说,有点接近冥界的感觉……”

“那你可还真说对了。”

亚瑟说道。

“熔岩禁塔的核心概念之一,就是【步入地狱】。”

“就如同我们翠玉塔的【登天之梯】吗……”

艾萨克若有所思。

在翠玉塔,学徒们随着学习、可以逐渐上升自己的阶级。随着他们的学识提升,就能进入更高层的巫师塔。而这个过程本身,就是一种能够逐渐“提纯巫师学徒的上升之欲”的仪式。

“没错。”

亚瑟点了点头。

“学习破坏法术的这个过程,本身就是逐渐步入地狱的过程。”

最开始的时候,那些只是掌握一些破坏法术、还没有成为超凡者的学徒……他们与学习其他法术的巫师学徒没有任何不同。

而到了青铜阶,破坏巫师就会开始有本质上的异化。

他们的体温开始逐渐上升,一旦皮肤有破口、血液接触到空气之后,便会突然升温,甚至可能会烫伤自己、显现出伤疤。当他们死亡后,体内的炙热之血便会彻底失控,燃尽自己的躯体。

四暗刻的职业“破坏者”的转职仪式素材之一,就需要在某位破坏巫师将死未死的时候,用特殊的器皿抽取到他们体内飞快升温、失控的“破坏之血”。

确切来说,破坏巫师判断死亡与否的标准,并非是传统意义上的“脑死亡”、也不是神秘层面上的“灵魂离体”,而是“心脏是否停止跳动”——是当血液不再被他们的心脏泵动、停止流动的时候。

原本只是温度比较高、在遇到空气后还会进一步升温的“灼热之血”……只要停止流动,就会快速转化为能够将他们的尸体焚灭、甚至引爆的“破坏之血”。

这个破坏之血,就算不在仪式上使用、也可以精制成一种“爆炸液”。

而如果用破坏之血作为材料、炼制成毒液,再给匕首淬毒,就可以得到【毒液】系列的制式咒物。

【毒液-痛苦加深】、【毒液-心脏

黛妃小说 最刺激的床上小说

衰竭】、【毒液-高热血浆】等等,这正是灼牙家族的秘传技术。

——用来制造【毒液】的材料,自然就是他们意外死亡的同学和同事。

“在破坏之道上,前进的越深、也就会越偏离人世。”

亚瑟沉默了一会,轻声说道:“比如说……曾经的我。”

为了保持破坏巫师作为“调停者”的超然地位。

他们有很多事是碰都不能去碰的。

对于其他超凡者来说不值一提的小缺点,对破坏巫师来说却是可以葬送一声的污点。可以说,他们过的甚至还不如一些普通人逍遥自在。

而随着他们进行“调停”的事件逐渐增加。

他们的人性也会逐渐变淡。

黛妃小说 最刺激的床上小说

最开始,他们或许还会义愤填膺、还会心中燃起“公义之火”。但并非是所有的调停,对双方都有好处……也并非是所有调停时间都有个对错之分。

随着他们调停结束,后续问题逐渐找上门来;随着他们看到了越来越多的不公不义之事;随着他们经历过了“好心没好报”、“正确的判断却无法被他人理解”、“被人猜忌质疑嫉妒”等事件,他们胸中的公义之火也就会逐渐熄灭。

到了那时,他们就不会因为“不得不做出公正的裁断而感到痛苦”。而是就事论事,利用自己的威慑、凭借自己的经验和判断,平静理性的处理一切对普通人来说相当离谱的事。

而因为白银以上的破坏巫师,死亡之时必然会波及无辜群众。

他们通常也是“不得好死”的。

因为哪怕破坏巫师正常死亡,也还是会爆炸。

在他们感觉自己差不多该死的时候,就会找个安静的地方去死。他们会叫上自己的亲朋好友——如果有的话。假如没有亲人、甚至连朋友都没有,那么他们就会叫上导师来见证自己的死亡。

所谓的“见证”。

其实就是通过事先布置好的仪式,将他们在死亡的瞬间、压制破坏之血的活性。并尽可能多的将他们的血液抽干。

剩余破坏之血的残渣,依然可以燃尽他们的尸体、或是发生小规模的爆炸以致尸骨无存……但至少不会炸死炸伤普通人。

“也正因如此,几乎没有破坏巫师是长寿的。既然知道自己未来肯定不得好死,在我们觉得实在太过疲惫、没有希望的时候……就会选择死亡。

“换言之,我们在破坏之道上的追寻、也正是逐渐【步入地狱】的追寻……”

他们说着,升降梯已经落到了地下十八层。

之前他们从外面就看到,熔岩禁塔最靠下的那部分,就已经浸没到了熔岩之下。但意外的是,这里的温度居然不算非常高……给人的感觉,却只能算是温暖。

周围那深红色的块状墙壁,看起来像是一片片的鳞甲。就像是某种巨大生物的甲壳,又或着是洞窟内部那种层层叠叠的岩层。

它们发出微光——或者说有光从外面渗了进来。

那是深红色的光。这些光甚至是“不均衡”的,有时候明亮一些、有时候暗淡一些。那些光源就如云朵般,在缓慢流动着。

这给人以一种类似KTV,或者酒吧中的迷幻感。

这里也不像是翠玉塔和泽地黑塔,有着仪式台或是办公桌。

在熔岩禁塔的最深处……是一口深红色的温泉。

——那并非是熔岩。

不过安南一时之间,也不太能判断、到底是那液体本身就是深红色的,还是被这单色光变成了深红色的。

而塔之主就在那温泉之中。

他……或者说,它的造型——深深震撼了安南。

那是相当具有科幻感的,类似“大脑”培养皿的装置。有点类似于空之境界中,阿鲁巴储存苍崎橙子头颅时用的那个透明罐子。

而罐子的内侧刻蚀着诸多符文——很多细密的、深红色如同血管一般的线,都往内部不断蔓延着。

这罐子储存着什么呢?

甚至都不是塔之主的头颅。

——而是一团白花花的、甚至还在微微颤抖的大脑。

安南清楚的听到。

身边的哈士奇……咽了口口水。

喜欢玩家超正义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