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speakingathome老师 私人up主by可乐鸡翅不太甜

  • A+
所属分类:广告制作

孟超没有猜错。

蛮锤玩的是恩威并施的把戏。

是想要收服这支让他眼馋了很久的战队,而不是把孟超他们活活累死。

所以,在鼠民仆兵们咬牙跑了几十圈,表现出了足够的服从性之后,实在挑不出毛病的蛮锤,就让他们停下,又装模作样地训诫了他们一番,便开始打个巴掌揉三揉,告诉他们,今晚安排了非常丰盛的宴席,而且,他是一个赏罚分明,绝不会亏待勇士的人,只要他们能豁出性命跟着主子好好干,一定能在荣耀纪元中,成为真正的武士,享受其他鼠民一辈子都享受不到,连想都想不出来的好处。

今天的晚餐的确格外丰盛。

除了蘸满了酸奶油的油炸曼陀罗果实之外,每个鼠民仆兵竟然还得到了一大块鲜血淋漓的图腾兽血肉,还有半颗异香扑鼻的黄金果,甚至是一壶“咕嘟咕嘟”冒着气泡的烈酒。

毕竟,能在血颅角斗场坚持这么久,这些仆兵都算是万千鼠民中的精英战士,开战在即,主子们还是要给他们几颗甜枣吃的。

只不过,平时令人食指大动的美味佳肴,在此刻的鼠民仆兵们眼里,却是味如嚼蜡,激发不起半点士气。

“大角鼠神并不存在,所谓使者根本是黄金氏族派来的奸细”这件事,对鼠民们的心灵打击,远超氏族武士的想象。

信仰破灭的结果就是,很多鼠民仆兵都像叶子一样,固然不再相信大角鼠神,却也不相信“为了血蹄氏族而战、而死,用鲜血和勇气,夺取至高无上的荣耀”这套鬼话。

既然大角鼠神是假的,谁能担保血蹄氏族的祖灵就一定不是假的呢?

这么一想,鼠民仆兵们纷纷进入了万念俱灰,什么都不信,懒洋洋对什么都提不起精神的状态。

只是在军令官的皮鞭和督战队的战刀威逼之下,被求生欲驱使着,机械般地前进而已。

用氏族武士们咬牙切齿,恨铁不成钢的话来说:“这些废物哪里还像是高贵的图兰勇士了,简直比幽冥沙漠中,失去巫妖控制的骷髅兵,更加没精打采!”

当然,绝大多数鼠民们,本来也没将自己看成是什么“高贵的图兰勇士”。

他们只是蝼蚁,想要活下去的蝼蚁。

而这一点,正是高高在上的氏族老爷们,在过去千万年间造成的。

话说回来,图兰泽的鼠民本来就像是幽冥帝国的骷髅兵一样,是不需要思想和精神的消耗品。

无论他们怎么想,整座黑角城的战争机器,还是在氏族武士们充满激情的号角和战鼓声中,隆隆运转起来。

当看上去比地球上的太阳,更大三五倍的红色恒星,撕裂漫漫长夜的最后一缕黑暗,将第一条波涛汹涌的血色长河,倾注到黑角城里时,震撼灵魂的战鼓,已经响彻了各大家族和角斗场的数百座神庙。

与此同时,每一座神庙的上空,都升起了一根五光十色,缭绕着大片楔形文字的光柱。

数百根光柱就像是顶天立地的梁柱,共同支撑起了一座大气磅礴、巍峨无比、无影无形却又能被所有血蹄武士都清晰感知到的,笼罩全城的巨型神庙。

置身于这座无形神庙中,所有血蹄武士——无论是流淌着古老血脉的牛头人、野猪人,还是通过赐血仪式,刚刚加入血蹄氏族的豺狼人、蜥蜴人和羽族们,都在恍恍惚惚间,看到了气势恢宏,惊天动地的上古战场。

看到视死如归,绝不屈服的祖灵们,是如何同妄图扼杀大地上所有生机的暮光邪神战斗。

听到了祖灵们愤怒的战吼,和豪迈的大笑。

并且被祖灵们动情的呐喊所感染,恨不得现在就冲进圣光之地,冲到那座号称能够接通天地的高塔之上,去浩瀚无垠的星空之中,以渺小的血肉之躯,和妄图控制一切的暮光邪神决一死战。

就这样,每一座神庙中都聚满了各个家族的最强武士。

每一座神庙中,都发出了响彻云霄,震碎金石的咆哮。

在祭司们悠长而古拙的吟唱,以及超越人体极限的扭曲舞蹈中,一支支武装到牙齿的战队从神庙中鱼贯而出。

此刻天才蒙蒙亮。

黑角城里还有很多阳光照耀不到的地方。

每一名氏族武士手里都拎着一根用图腾兽的巨大腿骨,捆绑着曼陀罗树浸润着油脂的柔韧枝条,打造而成的火把。

万千火把延绵成了一条条张牙舞爪的火龙。

一条条火龙通过穷街陋巷和残垣断壁,汇聚到了主干道上,变成更加粗壮,凶猛和明亮。

他们从数百人规模的战队,汇聚成了数千人规模的战帮,再到上万人规模的战团。

战团最前方,历史可以追溯到数千年前的古老战旗迎风招展。

因为被无数勇士的鲜血浸润,这些灵气缭绕的战旗,丝毫没有污染和损坏的迹象,反而伴随着氏族武士们整齐划一的咆哮声,散发出无比瑰丽的光芒,凝聚成了一团团熠熠生辉的人形,就像是史诗中的英雄们降临人间,指引新一代图兰勇士们,朝着他们未竟的事业,隆隆前进。

就这样,到了旭日初升的时候,已经有十余个战团,在黑角城外,一棵拥有近万年历史,数十人都合抱不过来的曼陀罗树下,最古老的神庙前面集结。

刚刚诞生的血颅战团,是黑角城里最年轻的战团。

身为战团指挥官,卡萨伐·血蹄当然想要华丽登场,先声夺人。

但祖灵却和他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

他的血颅战团里,竟然有很多鼠民仆兵都发起了急病。

先是上吐下泻,随后是忽冷忽热,接着就天旋地转,浑身冷汗直冒,肌肉抽搐,关节酸疼得像是插进去了几百根烧红的钢针,轻轻动弹一下,就疼得要昏厥过去,连站都站不起来,哪里还能集结和出征了?

氏族武士们原本还以为鼠民仆兵在搞鬼。

在连续抽断了两根皮鞭,都没能将鼠民仆兵抽起来,而且仆兵们一个个咬牙切齿,面容狰狞似鬼之后,他们才意识到大事不妙。

要知道,就连不少为血蹄家族效力几百年,对主子绝对忠心耿耿的“家鼠”都遭了殃,双腿发软,掉进粪坑就爬不出来了。

这肯定不是伪装。

血颅战团的巫医们也证实,这些可怜的鼠民仆兵的确是突发恶疾。

更准确说,他们是中毒了。

所有发病的鼠民仆兵,都有一个共同点,他们在昨晚的同一时间,接受过犒赏,吃到了格外丰盛的食物。

巫医们对残留下来的食物进行了研究。

最终在配给给仆兵们的酸奶油和烈酒里面发现了古怪。

那是一种全体巫医都没见过的毒素。

融合了包括泻药在内,多种霸道秘药的效果。

对鼠民们虚不受补的身体而言,只要吃下一口酸奶油,喝下一小碗烈酒,肯定会陷入食物中毒状态。

对于食物中毒,巫医们也没有太好的办法。

毕竟,距离昨天晚餐,已经过去了这么久,毒素早就侵入了鼠民仆兵们的血液和肢体,再

中国speakingathome老师 私人up主by可乐鸡翅不太甜

怎么催吐都没用。

很明显,烈酒

中国speakingathome老师 私人up主by可乐鸡翅不太甜

和酸奶油不可能同时腐坏,并产生这种蹊跷的毒素。

这是有人故意下毒,阻挠血颅战团的行动。

“混蛋!”

卡萨伐暴跳如雷。

脑海中顿时浮现出来密密麻麻的黑名单。

好在巫医们研究了半天之后,得出结论,这种毒素虽然霸道,却并不致命。

而且,来得快,去得也快,只要将食物中毒的鼠民仆兵,抬到阴凉地方好好休息,喂他们比较温和的蜂蜜搅拌曼陀罗果泥浓汤,一两天之内,应该就会慢慢恢复。

训练有素的仆兵,是宝贵的战争资源。

卡萨伐只能捏着鼻子,让巫医们尽快解决食物中毒事件。

自己统帅着没有中毒的武士和仆兵们,先赶去黑角神庙。

很不幸,蛮锤战队的大部分鼠民仆兵都中了招。

刚刚收服的“原冰风暴战队”的鼠民仆兵们,食物中毒症状尤为严重。

昨晚在接受犒赏的时候,他们都忠实执行孟超的指令,甩开腮帮子,撩开后槽牙,风卷残云,狼吞虎咽,所有人都把肚子撑成了身怀六甲,薄如蝉翼的样子。

后来上吐下泻最严重的也是他们。

整座训练营都被他们搞得臭气熏天。

以至于蛮锤怒气冲冲走到训练营门口,就被熏得打了一连串的喷嚏。

而看到他们人不像人,鬼不像鬼,气若游丝,随时都要蹬腿的模样,这名向来心狠手辣,不把鼠民仆兵的性命当回事的氏族武士,心里也有些发毛。

毕竟,卡萨伐将这支训练有素,实力强横的战队从冰风暴手里抢过来,交到他的手里,不是没有代价的。

拥有最强悍的战士,就要执行最艰巨的任务。

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倘若连黄金氏族和圣光人族的面都没见到,甚至连黑角神庙都没抵达,整支战队就在自己手里报销。

就连头脑简单的蛮锤都能想象出,到时候,卡萨伐·血蹄狠狠洞穿他的目光,会是何等锋利了。

喜欢地球人实在太凶猛了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