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神算子 张筱雨 渴望 78张

  • A+
所属分类:广告制作

“哈哈……发哥,你好哇。”

“哎呀,这不是王老弟嘛,你怎么回来了?”

“我的事情忙完了,当然就回来了。”

“那事情……哈哈,我不该多问的。”

“没关系呀,想问啥就问吧,发哥跟我还客气个什么。”

“真的随便问?”

“难道发哥你要问我特别私密的问题?”

“怎么会呢?哈哈……好,我问了,那个就是……你跟吴先生之间的矛盾到底是怎么来的?”

王誉从京城回来了,回到了开平,本来他以为,咱们这部《让子弹飞》应该能拍完了。

可没想到,姜汶这个家伙拍电影是真的墨迹。

好吧,其实时间也不算长,只不过是根据这部电影的剧情来说,王誉觉得大概一个多月能拍完。

至于说其他的时间,那之前不是都已经准备好了吗?就应该节省掉才对呀。

可惜,他还是低估了姜汶。

而这一回来,就遇到了发哥。

发哥其实可以算作是主角之一,当然了,是整部电影的反派。

但却也贯穿整部电影,非常非常的重要。

眼下,发哥的这个问题……却跟咱们这部电影没什么关系。

王誉嘿嘿一笑,“发哥,你是想听真话还是假话呢?”

“那当然是真话喽。”发哥一脸的笑容。

其实,有趣的地方是王誉为什么要这么问。

他接着就说了一下。

“我其实也不想说什么假话,你也就不用过多揣摩我的意思,放心吧,都是真的。”

为什么要这么解释呢?

发哥哈哈大笑起来,“你这心思确实通透,我相信你说的都是真的。”

道理没什么难的,就是王誉怕发哥会觉得,他是照顾发哥的面子,而说一些比较敷衍的话。

现在,都说清楚了,于是乎。。。

“就算是没有什么恩怨,他拍出这么个片子,那就算是跟我结下梁子了!”

霍阿!这气势!牛逼!

发哥听后咂摸了一下,“说得好!我相信你是有理由这么讨厌他拍的这部片子的,也许我还没看出来,但我相信你。”

王誉听后也是一笑,“他呀,包藏祸心。”

这话就更厉害了,可发哥却哈哈大笑起来。

“真能搞掂吗?”

“发哥对我这么没信心?”

“我对你当然有信心,可是……”

“发哥想问什么就问啊。”

“哈哈……现在是反过来了。”

“对,就是反过来了。”

“好,那我问了,就是说,香港未来会如何?”

“我还是讲真话。”

“洗耳恭听。”

“香港就是个张麻子没有来的鹅城,等张麻子来了,黄老爷的实力更强的多。”

这就是王誉的答案?

发哥本来还是满脸笑容,可听后,面色凝重起来,不过,他性格很好,心思也通达,很快又恢复了原样。

“真有人剖腹证粉?”

“真有。”

“那粉……”

“关键不在粉上。”

这一句不在粉上,让发哥恍然大悟。

接着更是高兴的连拍王誉肩膀。

“通透,真是通透。”

王誉没说什么,只是跟发哥一起笑。

但眼下的重点,好像还是《赤壁(下)》能不能取得成功的问题呀。

王誉这货就如此的自信吗?

反正就看他的意思,小事一桩。

那么……

“啊哈!回来了,你小子可算是回来了。”

“姜汶老师,怎么个意思,还要给我一个隆重的欢迎吗?”

“哈哈……你想多了。”

“我就知道。”

“不过,来了一个人呢。”

“谁呢?”

“马老。”

马……哦,是马识途先生!

王誉听了自然十分高兴,干脆的,姜汶也是不理了。

这可把姜汶给气了一回,但也只能是摇头苦笑。

没办法,便是他姜汶,对马识途先生也是十分尊敬的。

……

一头白发,精神十分矍铄,笑容长挂脸上,显然心态是极佳的。

这就是马老。

马识途先生是川蜀人,是知名作家、记者更是一名优秀的党员。

从他的身上,任谁都能看到那种革命者的精神状态。

真的如此……至少王誉是有这种感觉的。

关键是,马老十分乐观。

而大家见面之后。。。

“你们能看中我的作品,我说实话啊,真的是没想到。”

“不过……看了之后,巴适的很。”

“就是这样的感觉,好像吃了一顿爽透天灵盖的麻辣火锅。”

马老说的这些话,叫大家更高兴了。

当然,这是跟王誉说的,也是对姜汶讲的,另外还有那个王胖子。

要说这部《盗官记》。。。

没错,整个剧组都是非常好奇的,别说姜汶跟发哥,特别是王胖子,而实际上,葛尤特别积极。

“马老,我就想知道知道,这个小说写的这个故事……”

没等问完呢,马老这就直接抢答了。

“有原型。”

原来这个故事是真实存在的吗?

却听马老是这么说的。

“这个原型啊……嗯,,,黄

麻衣神算子 张筱雨 渴望 78张

老爷也就是黄四郎,他本来是叫黄四麻子的,是我家乡的一个横行乡里的恶霸……”

原来是这么一回事!

原来那不是张麻子,是黄麻子?

这可就更有意思了。

接下来,马老就给大家讲那当年的事情。

还真别说,跟《盗官记》里面的许多情节对得上。

而之所以黄麻子只是黄四郎,这里面还有一些个……

“我觉得这改的很好。”王誉这货没忍住,他这影评区UP主的职业病又犯了。

人家马老,还用你来说吗?

于是乎,闹了个大红脸。

可咱们大家伙却十分欢乐。

“其实,现在的年轻人,对以前的事情不太了解,也没什么的,是我们的工作没有做好。”

听听,这是一个老革命说的话。

如此这般。。。

“马老,明天早上,咱们拍最后一个镜头,您这……”

姜汶这货发出邀请,可还是没等他说完,马老就又抢了话头。

“我这身子骨没有问题的!哈哈……”

第二天,上午。

其实是天还没有亮。

整个剧组就这么的摸黑起来,大家开始各种忙碌。

“那边的,把马照看好。”

“火车呢?火车状态怎么样?”

“放心吧,肯定能跑起来。”

“看好了,别人外人进来,特别是小孩子什么的,咱们这小火车得跑起来。”

“几位老师来了。”

王誉是跟着姜汶、王胖子、发哥还有葛大爷他们过来的。

本来大家不想打扰马老,希望他能好好休息,结果,人家是头一个醒过来的。

昨天晚上大家聊了很多,还喝了些小酒。

王誉这里面最年轻,结果他睡的最多。

王誉这就有些不太好意思的。

没啥,马老更是说,他年纪大了,觉少。

“来来,都就位。”

拍戏,最后一个镜头,王誉之前可是把这个结尾给赢下来的,姜汶跟王胖子也是甘拜下风,那么,这个结尾……没办法了,就让姜汶这货给抢过去,他拍了。

好吧,他演,王胖子掌镜,王誉在一边……我这还不是导演吗?

这个事儿吧,得这么说。

咱们拍戏的过程里面,导演组里面有很多的人,其中有很多的导演,真正拿主意的,搞设定的那个,是总导演。

下面还有副导演、助理导演,现场导演等等……但实际上,都可以叫一声副导演。

简单而言,副导演是个筐,什么都可以往里面装。

知道这些,那么,工作的流程就很清晰了。

提前把镜头的情况给设计好,然后就是副导演们去现场搞定。

总导演到现场看看,符合设计,有感觉,那就开始拍。

要是不行,就得再做布置。

在日本,总导演叫监督。

所以,眼下虽然姜汶这货上去演,可这些东西,还是他设计的。

只是,剧本的结尾这个镜头上,王誉在之前就给出了一个很好的大体的设定。

那现在呢?

“来了!来了!”

“赶快准备。”

“太阳升起,到达预定位置,大概还有五分钟。”

“全体准备好。”

大家伙都很忙,王誉一屁股坐在导演的那折叠马扎上。

看着东方。

不多久,东方泛起了鱼肚白。

此时此地,都是符合王誉心中所想。

两山之间,夹着一条铁路,这个铁路是他们自己修出来的。

那个火车也是自己搞的。

这些全是钱,但没关系,当地很支持,本来开平就打算上旅游的项目,不然为啥去申遗碉楼?

而这两山之间,不久出现了一个好似咸蛋黄的……太阳!

呜呜呜……哗啦哗啦……

火车开过去,向着东方。

速度很快,甚至非常轻松的就超过了前方的一个人。

这人骑着一匹白马,看着火车超越自己,脸上露出了微笑。

却也不着急,策马缓步而行。

如此,火车,白马,人……构成了一副……

不对,还有一轮红日正冉冉升起。

对,应该是这样的。

火车远去,白马与人不急不缓,东方出了个红太阳。

如此构图,也没有什么特别的表演,没有什么特别的台词。

那这些是什么呢?

反正,这些就都在镜头里了,而这……

“哈哈哈……拍的真好啊,巴适。”

马老满脸笑容,高兴非常。。。

喜欢从武侠剧开始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