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对湿度》可有可无txt 教练等不及在车里就来开始了

  • A+
所属分类:影视广告

两名修道人神色不变,他们自认为十分清楚造物甲士的本事,知道他们不擅变化,别看明校尉现在来势汹汹,可只消施展一个缓顿手段,就能遏阻其势。

其中一人伸手一点,一道灵光就落在了明校尉身上,明校尉咧嘴道:“以为我只会直来直去么?”他双拳一拿,金色光焰喷涌而出,气势提升了一分,大声道:“直来直去又怎么了!”

这些年来,他也是和修道人做了不少交流的,对于如何应付神通变化也自有一套办法。神通虽是难解,可关键还是神异力量的强弱,只要自身力量足够凝练,就能将其之影响削弱到最低。

在最初冲起来的时候,他所施展出来的只是最基础的一部分力量,而神通法术一上身,便即立刻爆发出更强的灵性力量,借其上升之势破开外来束缚,尽管仍是不可避免的会受到影响,但却能削去了绝大部分影响,这也是他私下印证过的。

两名道人见他只是微微一顿,就身不停留向他们冲来,顿时有些惊讶,倒是没想到能利用这样简单的办法来对抗他们。

但他们也是不急,造物甲士远攻能力较弱,所以注定打不赢他们的,此刻另一名本来站着不动的道人出手了,其伸手往下一按,自己前方大气似化柔水,阻碍在了明校尉去路之上,所谓刚不可久,此法正好克制明校尉那忽而暴涨的力量。

明校尉这个时候却是身形一个闪烁,却是从原处消失,猛然出现在了其中一个道人的身边,一把抓向了其人。

这些年来的他的外甲这几年也是经过了天机院的进一步改进,已经有了一定运用最简单变化的能力。

而这处下层有些特殊,他几乎能发挥自己百分百的力量,不管怎么说,好歹他当年也是与没有恢复全部实力的元童老祖正面交过手的人,对于各种变化都有应对,一般同层次的修道人还真不见得是他的对手。

那道人神通之法远没有到自如变化的时候,忽然被明校尉突袭到身前,并被其灵性力量压迫,一时不及挪遁,不过他们是两个人,另一个人却是及时一拂袖,法力沾染到了自己同伴身上,似是想着就此带人转挪避去。

可在这时,忽然一道锐利剑光从他身上一划而过,此人神情一滞,胸膛之上一道锐光溢出,便即断成了两段,而他气机断下的同时,另一个道人不仅没有被带走,反而身躯虚闪一下又是浮现出来,明校尉趁势一拳,灵性力量透射而入,顿将此人轰爆成了一团碎屑。

莫若华立在半空之中,整个人已然披上外甲,化作一个金属巨人,她一转腕,将长剑收入了鞘中。浑身灵性光芒一个晃动,收敛入了外甲之中。

周围浮现出了十数个身影,她的从副和明校尉的从副都是出现在了场中,将这里团团围住,并在逐个剿杀那些黎师匠带来的甲士。

明校尉收回了拳头,往旁边看了一眼,不出所料,黎师匠果然是趁着他斗战的时候,将他扔下的箱匣拿去并带走了。

他道:“莫校尉,按照计划,我放那黎师匠走了。”

莫若华道:“我已经让人跟上他了。”

明校尉唔了一声,道:“不过我就奇了怪了,他一个师匠,能看懂炼甲这么高深的技艺么?大匠都未必能吧?”

莫若华道:“但他们根本不用自己看明白,只要将此外甲送到另一个地方,然后由造物技艺高深的师匠或大匠再来此处查看便好,拓录一份回去不用多少时间。”

明校尉道:“有道理。”他看了下那被斩断的修道人,捏了捏拳头,道:“这两个修道人有些点弱啊。”

莫若华道:“他们不是映身,应当是黎师匠他们请来地陆的修道人了。”

明校尉嘿了一声,道:“他们还能说动这里的人,挺有本事的啊,”

莫若华道:“我们不需要弄明白原因,只要关注事实。”

明校尉把拳面一碰,“说得是,一些地方弯弯绕绕的别去多想,该用智慧的地方才用智慧。”

这时那些围拢在四周的甲士都是看了他一眼,

《相对湿度》可有可无txt 教练等不及在车里就来开始了

明校尉道:“喂,你们那是什么眼神,我可也是天夏一流学宫出来的。”

他的从副和莫若华女从副交换了一个眼神,明校尉刚从学宫出来的时候或许还有智慧,可现在就不好说了。

黎师匠拿了箱匣飞速离开斗战现场后,便乘坐一驾飞舟往最近一处城域飞去,只是在半路上,有一个道人虚影自飞舟透射而入,并在面前坐定下来,道:“他们在跟着你。”

黎师匠神情如常道:“我知道。但是他们这次下来的力量只有这么多,我相信尊驾是可以应付的,不是么?”

那个道人道:“看来我们当初不让你们成为神明的信徒是对的,你太冷静了。”

黎师匠道:“我虽然不信那个什么神明,并不代表我心中没有信念,而且我从来不认为靠一个什么异神就能让天机造物崛起,能靠的只有我们自己,我们和你们也从来不是一路人。”

道人虚影道:“你不用对我们敌意这么深,我早就和你说过了,我们和天夏不是敌人,我们也没能力和天夏对抗,我们和你们一样,也是想走出一条路,只要我们足够强大,天夏也是会选择接纳我们的,这方面是可以合作的。”

黎师匠没有说话。

道人虚影道:“还要多谢你们给了我们通向此世的指引,使得我们这些散修也能进入下层积蓄力量,不过你这次就算逃脱了,恐怕也回不去了。”

黎师匠道:“我做这些事时就做好了准备的,你们真要谢我们,那就按照约定把东西送到指定所在。”

那道人虚影伸手一招,箱匣飞入了手中,道:“那我就先走一步了。”

黎师匠道:“你先走吧,我会带着后面那些人兜上个几圈的。”那道人身影没再多说什么,其身影一虚,便渐渐融入了大气之中,随后于无声无息间离开了。

清穹道宫之内,张御此刻自训天道章之中收到了守正驻地的报讯,这里面的内容正是关于此次黎师匠的事机。

其人的一举一动,从头到尾都在守正驻地的监察之下,包括莫若华、明校尉二人都不清楚。

此前搜寻之中,玉京驻地的劳诚毅就认为,虽然所有信仰异神的工匠都是抓拿起来了,但是未必见得不信异神就没有问题了。他也是认可这个判断,所以表面上结束搜查,暗中他允许驻地继续加以留意。

现在就看是哪个师匠或者大匠自上层下来查看那炼甲了,差不多就能把背后涉及之人找出来了。

关于造物一事,他和陈禹商议过,都是认为现在的造物不宜一下拔高,造物这方面,或许是因为很多大匠心怀志气,想要越过修道人,有时候太过急功近利,便是将放开技艺,也只能限度的放开,太过激进之人不能允许接触,不然造成的危害反会更大。

不过单纯这件事中,那些工匠倒不是什么问题,守正驻地自能解决,关键是背后那些与他们接触的散修,若无意外,此辈是想在这里积累信仰。

不过现在他还不急着收网,现在进入下层的当只是少数不重要的人物,等到时机成熟,他会设法顺着源头把其一个个找了出来的。

虚空深处,白朢正站在警星之上,他手中那个牌符已然化变成了一枚赤红色的玉符,并且上面有一道流光忽隐忽闪,仍还缺失了一点什么。

他想了下,笑了一笑,令薛道人继续在虚空之中分开探询,自己唤动元都玄图,一道金光从天而落,须臾之间,他已是回到了清玄道宫之中。

他来到张御座前,把拂尘往臂弯一摆,道:“道友,这玉符已是蓄满气机,只是目前还缺少了一个气机。”

张御点首道:“看来我们要等上一等了。”

白朢微微一笑,道:“我也是这么以为的,关朝昇可不会直接接引我等过去,应该是会派人先过来查验,如果没有问题,才会考虑与我等碰面,不过这也是一个好事,必然修为不会如何高,那么我们可以给他们看他们所希望看到的

《相对湿度》可有可无txt 教练等不及在车里就来开始了

。”

张御道:“我会让玄廷加以布置的,虚空那处之事,就暂先交由道友看顾了。”

白朢微笑道:“交给贫道便好。”

张御此刻意念一动,一缕青气飘出,青朔道人的身影落在了一侧,他道:“青朔道友,此回你与白朢道友同行,随时接应白朢道友。”

青朔道人正容应下。

上宸、寰阳、神昭、幽城四家都有镇道之宝,元都玄图无法直接遁去那里,但是青朔与白朢联手,足以应付诸般变局了,就算二人对付不了,也能拖住一段时间,使他们有更多时间来找到此辈落身之所在。

就在他们商议之际,虚空某处,忽然裂开一个空洞,随后一根青翠长枝探了出来,而长枝之上,一具修道人的元神自里现出,他警惕望了眼四下,便化一遁光飞入虚空,转眼没了踪迹。

……

……

喜欢玄浑道章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