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年轻岳坶100章 市长玩弄美女艺校校花

  • A+
所属分类:影视广告

本来已经前往陆家的初羽等人,最后又掉头往南城而去。

“到底是谁墨迹,影响我们前往陆家?

都不知道认识的什么人,哪天被害死都不知道。”剑落在一边开口说道。

她肩膀上站着小猴子。

很多天不见,小猴子就特别想剑落。

看到剑落说话,小猴子也不在意,继续吃着它的桃子。

剑起有些好奇的看着初羽:

“那位也是前辈?”

他自然不会在意他妹妹说什么。

再者,针对的是初羽,跟他无关。

初羽会理会剑落吗?

根本不会,他有些无奈道:

“这也是一位大前辈,惹不起那种。

他没钱我就可能没钱,不,应该说他没钱剑落就可能借钱给我。”

那位前辈没钱了,肯定找他借钱,而且肯定都借那种。

他没钱了,那两个人吃喝就得花剑落的钱,剑落好不容易攒了小几百块钱,会拿来花吗?

肯定不会。

但是不吃不喝肯定不适合。

然后剑落就会把钱借给他。

下个月再还。

最后伤财的一定是他。

因为剑落的钱他要还,而借给那位前辈的钱,一分要不回来。

站场?

他又不得罪谁。

想到这里,初羽觉得要不去得罪个强者,然后让那位前辈过来站一站,接着去勒索?

好主意。

就是容易把书太监。

剑起看了看初羽又看了看剑落,感觉在城市生活,没有在宗门生活来的好。

但是也没听他妹妹抱怨过。

倒是抱怨过初羽。

天天就知道写小说这类的。

随后剑起看向一边的南川道:

“会影响到南川师弟吗?”

是的,南川是在他们等火车的时候遇到,然后决定一起前往。

南川说他有个在陆家的朋友,刚刚好给了他一张请帖。

整个剑一峰,大概也就他们两个有请帖。

“不影响,时间还有不少。”南川笑着回答。

他确实不担心什么。

本就是想早点过去逛逛,现在去别的地方逛逛也没什么。

不过,他也很好奇剑落他们说的前辈是什么样的前辈。

“没事,去了南城我请你们吃好吃的。”初羽开口说道。

南川看了初羽一眼,微微点头。

然后他就安静的在边上看着。

大部分目光都是停留在剑落跟初羽身上。

剑起没有什么需要在意的。

剑起也只是在一边保持沉默,只是他的手机突然响了,看了下,他便轻声道:

“惊海问我们去了没有,没有的话一起。”

说着便看着初羽他们,询问他们的意见。

“一起吧,刚刚好石明也说一起,中途我们再去找石明。”初羽轻声笑道:

“跟石明一起肯定很刺激,不知道火车会不会翻。”

“这么夸张?”南川有些好奇的问。

“听说他本身体质特殊,但凡靠近他或者伤害他的人便会倒霉。”剑起解释道。

他们没有见识过,所以也想见识见识。

“他自己呢?会倒霉吗?”南川问道。

“正常来说,两个人必定有一个人会倒霉。

除非有个人用特殊办法屏蔽掉了霉运,如此便都没事。”剑起道。

他们有个群,大家都在里面。

多多少少都会了解一些。

当然,他大部分都在修炼,很少看手机。

“确实可以见识见识。”南川有了极大的兴致。

这种人怎么看都很了得。

许久后。

他们回到了南城。

这个时候惊海他们也到了南城。

“在前面。”剑起开口说道。

不多时,初羽他们就看到一行四人的队伍。

惊海走在最前方,身后跟着道宗羽涅,以及道宗惊现。

而坐后面是一位中年男子。

看起来修为也不是很高。

剑起跟惊海他们会合。

南川跟道宗那位中年人也对上了目光。

只是瞬间又分开。

没有多说什么,也没有多做什么。

剑落看了一眼道宗羽涅。

此时的道宗羽涅如同一位天之骄女,气质超凡,站在那里仿佛有万物衬托。

剑落则像一位普通的现代少女。

清纯,貌美,没有那种骄女气质。

不过也有些高冷。

“带了师弟师妹,还有一位同门的前辈。”惊海来到初羽跟剑起跟前说道。

“你们等我一下,我看看那位前辈在哪。”初羽说着便拨打了魔修血尘的电话。

“前辈我们在等你了,你在哪?”初羽问道。

“马上到了,堵车。”对面传来声音,不过随之而来的还有引擎声。

打电话的初羽在原地也听到了引擎声。

然后他看到了前方开来一辆摩托车,速度非常快。

开车人带着安全帽,英姿飒爽。

哗啦!

摩托车甩尾停在初羽他们跟前,一个个都看呆了。

没见过这种世面。

这时候初羽发现那位前辈从后座下了车。

开车的那位则脱下了安全帽,是一位漂亮的女子。

她看着下车的魔修血尘,轻声道:

“阿尘,我真的不能去吗?

我没有别的意思,就是想跟你说一下后续工作。”

魔修血尘把安全帽还给这女子道:

“陈总不太适合去,工作我回来会完成的。”

“没事。”陈总立即摇头:

“工作的事不要急,阿尘玩开心些。”

我的年轻岳坶100章 市长玩弄美女艺校校花

后她看到了剑落跟道宗羽涅。

眼中有些暗淡。

这两位太美了,美的让人自卑。

不过那些男的,一个比一个帅气。

尤其是最前面那位,跟阿尘一样的帅。

啊,好想跟他们一起去玩。

到底是什么样的事,会让这些气质超凡的人参与?

对,她的脑海中没有丝毫不干净的想法,这些人气质真的好到难以置信。

尤其是边上那位女子,说不食人间烟火,丝毫不过分。

这种女子如果能够跟她睡一晚...那,那她...

完了,想什么呢?

她喜欢的是阿尘。

一众人看着魔修血尘过来,看着他跟骑车女子对话,一时间有些错愕。

感觉好俗气呀。

一下子魔修血尘就被看低了,这都是什么人。

不过他们也没有说什么,毕竟大家都有自己的生活方式。

不过这个人看起来也没有修为的样子。

初羽一脸震惊的看着魔修血尘,下意识道:

“前辈被包养了吗?”

魔修血尘看着初羽,冷声道:

“我劝你别乱说话,我要是辞职了,你养不起我。”

随后魔修血尘看了眼南川道:

“道宗的人?”

“晚辈剑一峰弟子,南川,并非道宗弟子。”南川第一时间开口说道。

刚刚一瞬间,他居然有一种被看透的感觉。

而且对方直接说他是道宗的人。

只有一种可能。

那便是远古道宗。

剑一峰是从远古道宗分裂出来的,这种事他们自己都不知道。

只有一些远古存在才能知晓。

比如当初的佛门古佛,比如宗门的大道迷宫。

那边有剑一前辈的机缘。

而剑一是道宗创始人。

所以,对方是远古时期的前辈?

难以想象,随便出来都能遇见这种存在,这个时代的强者好像一下子出现了很多。

“前辈。”初羽指了指边上的人道:

“那边才是道宗的人。”

魔修血尘转头看向一边的惊海等人。

“道宗?

剑一峰?”魔修血尘笑了笑道:

“剑一活着,能被你们气死。

不过...”

魔修血尘转头看向剑起:

“所有人都算平庸,唯独你不一样,你能成为跟我们一样的人。

剑一看到你,应该很高兴。”

听到魔修血尘的话,不管是南川还是道宗那位中年男子,都是一惊。

这个人,可能是真正的强者。

他们都未曾说话,也不敢多问。

“走吧,上车。”魔修血仇开口说道。

“前辈票钱...”初羽小心的说着。

听到这句,魔修血尘看了看出于对道:

“你既不是道宗,又不是剑一峰的吧?”

初羽点头:

“晚辈百花谷的。”

“我出场就帮你震慑了下道宗跟剑一峰的大道天成,给你长了脸面。

我收你钱了吗?”

初羽:“???”

然后他看了看南川,又看了看道宗那位中年人。

“......”

大道天成?

剑起跟剑落也是吃惊的看着南川。

一直叫被他们叫做师弟的南川,其实是老祖?

难怪有请帖啊。

南川耸了耸肩,道:

“剑起师兄跟剑落师姐,不用太在意,有时候别人说的话,是假的。”

“老祖还是叫我们名字吧。”剑起额头渗出了汗。

剑落也是在一边的点头。

初羽:“......”

所以他也不能找南川要票钱了是吗?

道宗羽涅跟惊现也是吃惊,他们不知道。

但是看惊海无奈的样子,他们知道是真的。

而且惊海知道。

——

——

陆家,慕雪之前所在的院子。

昨天从花雨雪季回来,他就直接来了这里。

主要是他的院子正在布置。

也不知道要布置成什么样。

大致都是满屋子的红。

然后换个新的被褥,总之就是要新的,要红的。

娘亲就爱这么布置。

他也没有办法。

陆水坐在院子看书,昨天顺手把石头人的请帖发了。

这样应该就没有遗漏的了。

有的话,算他倒霉。

没能记起来。

“最后三天了,陆少爷做好心理准备了吗?”

慕雪发了个视频过来,第一时间就这么问。

通过视频,陆水看到慕雪在装扮着她的房间。

一只手在弄,一只手拿着手机。

“慕小姐还要亲自动手装饰房间?”陆水好奇的问道。

“跟陆少爷不一样,陆少爷什么都不会。”慕雪笑着说道。

“慕小姐真开心。”陆水道。

“当然了,嫁给陆少爷不开心,那什么事才能开心?”慕雪对着镜头望着陆水,道:

“陆少爷娶我不开心吗?”

“我比较含蓄,心里悄悄的高兴。”陆水开口说道。

“对了陆少爷,跟你商量一件事。”慕雪端坐在一边道:

“嫁过去,我想把丁凉带过去。

嗯,就让她继续养冰凤就好了。

冰凤不知道怎样了。”

听到慕雪说的,陆水就看了看院子的冰凤,它缩在角落里,不知道是生是死。

“看起来挺瘦的,应该还活着。”陆水回答道。

至于带不带丁凉,慕雪自己决定就好了。

又不影响他。

哪怕带丁凉过来,丁凉也不可能在陆家待得久。

过几十年大概就会被丢到秋云小镇。

最后嫁给卖包子的。

别看嫁给卖包子的不好,卖包子的可富有了。

全镇子,就没有生意有他们家好的包子店。

而且他们儿女双全。

说起这个,陆水就叹息。

他什么时候才有孩子?

要不今晚过去努力一下?万一就有了。

想想还是算了,再等两天吧。

慕雪就要接回来了,那时候就不用躲躲藏藏了。

那些人大概是巴不得他们两个躲在房间里不出来,出来最好就是有怀有身孕的好消息。

几位长老觉得这才是大好事。

其他的他们都不屑一顾。

“还有三天时间,就能见到陆少爷了,陆少爷年纪轻轻就被婚姻束缚。”慕雪轻声说道。

“是年纪轻轻就得到了最美,最珍贵的东西。”陆水说道。

“原来我是东西吗?”

“那慕小姐是觉得自己不是东西?”

“陆少爷。”慕雪挥动了拳头道:

“大婚将近,不要以为我不敢打你。

好好说话。”

那你来打我吧。

陆水心里想着。

“陆少爷是不是让我过去打你?再等三天,大婚当天,有陆少爷哭的时间。”说完慕雪就关闭了视频。

陆水:“......”

慕雪顶多有一本笔记本可以算账。

开玩笑,现在的他7.3马上7.4的修为,会偷不到?

光与热并存的时间到了。

随后陆水打算看会书,再去藏经阁逛逛。

他突然想起来了一件事。

第五层放置天地阵纹的地方可以再去翻一翻。

上一世没有翻出东西,那是知道的少。

这一世,他已经把远古时期的事,知晓了大概。

一旦跟那些人有关,他就能得到新的线索。

只是刚刚打开书,慕雪就又发了视频进来。

“陆少爷,我又忘了一件事。”慕雪看着陆水轻声道:

“陆少爷昨晚可曾想起我?”

“昨晚在慕小姐休息过的地方入眠,周边都是慕小姐的味道。

梦里都能遇见慕小姐。

睡的很踏实。”陆水轻声说道。

“我等陆少爷接我。”说着又结束了通讯。

召唤不好吗?非要接。

陆水打开天地阵纹看了起来。

成婚之后,陪慕雪一些时间。

就要去找明了。

那时候或许能解决一切事。

藏经阁。

第五层。

进来前,他便告知慕雪,要没信号了。

这样便不会发生慕雪找不到他的事。

应该改装一下手机,维持下信号。

可惜,对这行没有研究。

第五层并不小,上面的东西其实也不少。

只是他没有在周边查看的想法。

而是一路往中心位置而去。

中心位置有一张桌子,桌子上方有一个箱子。

天地阵纹边上放在箱子中。

很普通的箱子,古老陈旧。

若不是放在追中心位置,或许就不会显得那么特殊。

天地阵纹,是第五层中唯一一本祖传的功法。

每个陆家人都可以修炼,只要会就可以。

可惜,无数年过去了。

他们都怀疑这是不是功法了。

直到陆水拿到它,看懂它,此后天地阵纹才大放异彩。

只是很少人知道。

当初他横扫慕家后,便被盯着,不够强是不能出门的。

而且大长老补了一剑,二长老影响了慕家人的记忆。

三长老则跟慕家修为够的人,进行了交谈。

毕竟修为够的,记忆不好影响。

如此才将冒头的他,又藏了起来。

那时候真的是惊动了家里所有人。

没有一个人相信他横扫了慕家,甚至将慕家夷为平地。

后来他们才知道,原来天地阵纹,真的可以被看懂,真的那般了得。

他们甚至都没问过他为什么将慕家夷为平地。

咯吱!

陆水打开了箱子,里面空间不小。

不过并没有太多的东西。

倒是有一本记载陆家的东西。

但是里面其实什么也没有,根本没有介绍开创陆家的到底是哪位。

更详细记载,应该是神域那本,陆家的缔造者。

可惜,不知道被谁拿了。

陆水翻了下箱子,又把那本书翻了出来,然后随意看了下。

记载很模糊,基本就记着以前陆家多难,应该如何。

随后陆水翻到了祖训位置,上面有着这么一句话:先祖口口相传,陆家不准修剑。

陆水:“......”

很明显,这句祖训被无视了。

修真界最强剑修,就在陆家。

也不知道是哪位先祖定下的,太没面子了。

上一世好像也翻过,不过都被违法了,还叫什么祖训。

就是不知道是大长老违反的,还是大长老的大长老违反的。

毕竟没有那位允许,大长老想要修剑特别困难。

把书籍放到一边,陆水又翻了下,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也有一点。

随后他看到了一个吊坠。

感觉有些眼熟。

把吊坠拿了出来,发现是七彩绳子穿着一个牌子。

只是这个吊坠黯淡无光,如同一个普通石块。

非常普通。

但是...

这样式跟神域的那个吊坠,几乎一模一样。

陆水擦了擦吊坠,可是吊坠还是如同一颗被石化的剔透物品。

至于里面是否有字迹,也无法知晓。

“这里怎么会有这个东西?”

陆水心里疑惑,随后用天地之力试图查询内部。

如果没有字迹倒也没什么,他在意的是万一有字迹。

毕竟这个吊坠极可能意味着一个名字。

随着天地之力涌入,吊坠好像得到了共鸣,而后开始消退石化。

哗啦!

一瞬间,吊坠恢复成晶莹剔透的模样。

但是下一瞬间,共鸣消失,吊坠又一次变回了石化模样。

当陆水再次调动天地之力时,已经没有了任何用处。

但是…他看到了。

两个类似神域吊坠的字——陆捌。

“这是谁的吊坠?”陆水一时间有些疑惑了。

唯一真神其实不止一位?

还是说唯一真神改过名字?

从各个角度,他得到的答案是,陆当初带着一位小女孩,有着七彩头发。

并没有更多的人。

所以名字应该只有一个才是。

除非是对这个名字不满意,换了一个。

如此变能解释为什么石化了。

当然,还有一种可能。

这个名字的拥有者,死去了。

“放在陆家第五层位置,看似普通的东西,但明显不是普通物品。

箱子内的东西,几乎都是先祖传下来的。

虽然除了一本天地阵纹有用,其他都没有用。

可东西肯定代表着跟先祖有关联。”

陆水心里疑惑。

他看着吊坠突然有些一种诡异的想法:

“陆捌该不会就是陆家先祖吧?”

这怎么看也不应该是个普通人。

拥有跟唯一真神一样的名字,一样的身份吊坠。

不说无敌天下吧,长寿肯定的吧?

唯一真神就是这样,身为真神菜的抠脚,但是就是命长。

长的不得了。

陆水把吊坠放了回去。

他猜测始终只是猜测,无法把知道的东西连起来。

除非找到陆家缔造者那本书,又或者进入陆家迷都。

可陆家迷都他进不去。

有个不知名的强者守着,机械的比验证系统都验证系统。

不知道对方面对大长老还能不能这么嚣张。

除非打败他?

大长老知道了迷都的存在的,大概是教了验证人怎么做人了。

“大长老那种级别,不好赢下。

不过那个镇守强者,只要做好准备,等八阶后,万一就有胜算。”

陆水试着设想了下。

目前的他即将7.4,,八阶成婚后就差不多了。

月底即可。

八阶的他,哪怕被削,打九阶也很容易。

加上天地之力。

大道者中,除了大长老那种,应该没有人是他的对手。

如此,再加上各种准备,那个镇守强者,应该会吃力。

而且他只要一个空档,进入迷都就行。

如此就好。

等婚后,去教对方做人。

再者,他婚后就不是一个人了。

他还有慕雪。

夫妻联手,还准备什么?

突然发现慕小姐还是很有用的嘛。

本想娶回来当...花瓶的。

陆水四处看了下,确定没问题才敢往下想。

.....

新的一天开启。

离大婚只有两天。

这一天开始有大量的修真者出现在陆家。

一些知名或者不知名的人均来到了这里。

应邀而来。

有些人只是过来凑个热闹,趁着人多摆摆摊。

“说起来来的人好像不少。

陆家少爷结婚,其实也没什么,虽然陆家最近声望高了。

但是请帖发的也很低调。

想来也不想让这件事引起什么不必要的影响。”

“可是我怎么感觉周边巡查的人不少。

而且强大无比。

我遇到一位老者巡查,那一刻我以为天塌了。”

“哈哈,你肯定出现幻觉了,陆少爷成婚而已,有不是顶级天骄成婚,没什么的。”

******

感谢花尽花开的支持,加更是比较难了。

记着记着,万一就还了。

最后,月底了,月票要过期了。

喜欢凶猛道侣也重生了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