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穿开档情趣内衣 暖暖直播

  • A+
所属分类:影视广告

“总之欢迎大家。”

周离对几位小师弟小师妹说道,并发表了副社长讲话:“大家以后要团结友爱,发扬社团精神,一起吃喝玩乐、聚会打牌,一起交流不方便和普通人讲的事情,将以前缺少的都补回来。当然最重要的是大家要紧紧团结在社长大人和小花师妹的身边。嗯,小花师妹将是你们的下一任社长,下学期末换届,我们社团就不选举了。”

小花立马露出了害羞的表情。

小熊师妹则睁大眼睛,呆呆的问:“这么早就已经定下了吗?”

“也不是定下啦,是她这届就只有她一个人。”

“居然是这样!”

“嗯。”

周离瞄见小花的表情有点窘迫起来,立马改口:“不过这只是基本原因,小花师妹很厉害的,就算不是这样,社长也还是她。而且小花师妹是国家天师部最早一批的公务员,你们和她打好关系,也许以后也有机会加入天师部。”

“哇元老级别的!”小熊师妹。

“天师部是什么?”郑方体问道,恰好他脑袋也方方的。

“是不是……”常微言鼓起勇气开口说,犹犹豫豫,磕磕碰碰,“和龙组一样?”

“之后慢慢和大家解释吧。”周离顿了一下,瞄向楠哥,“社长还有什么要补充的吗?”

“肠胃炎,不得不说,你的口味真够老的,这是我初中看的小说了,有空多看点新东西。”楠哥忍不住说了一句,然后说,“没有什么好说的了,正好大家都在,我们晚上去聚个餐,以后再安排社团活动。”

“好……”

众人都答应下来。

于是晚上概率社全体成员去吃了个菌子,算是带新人品尝彩云特色,这时一群小朋友才意识到加入概率社的好处——

聚餐不交份子钱,彩票店结账!

而且就算是交份子钱,其它社团大多也是吃不起菌子的。

晚上八点。

晚霞才刚刚出来。

周离带着满身的烟火气,走进小区。

换成了古典公子形象的槐序在他身边叽叽喳喳,声音还故意抑扬顿挫,像是念诗似的:“这几个孩童天赋都还不错,性格虽有不同但品德都在水准之上,以我看来,日后概率社必成大器,干脆以后让我来当社长……”

周离目光到处瞄着——

花坛地上有些干了,都有裂缝了,应该浇水了;

有棵小树枝头挂着个鸟窝,一只猫蹲在下面仰头盯着,但猫也是无奈的;

车棚下的电瓶车放得乱糟糟的;

……

槐序不知从哪摸出一把折扇,轻抚胸口说道:“那苏觉才几月不见,倒是成了气候,假以时日,有望成为第二个槐序……当然了也只是有丝毫希望而已,那槐序天资聪慧,努力、运气缺一不可,成就非一般人可及。”

周离嗯嗯两声,瞄向一名遛狗的小女生,女生被狗拖着走,拉都拉不住。

“你好敷衍。”

“啊?”

“你,好,敷,衍。”

“哦。”周离转头看向了他,“等会儿记得把扇子还回去。”

“好了你别说话了。”

“哦好。”

“话说今晚菌子着实不错,可惜我已成了妖怪,毒药对我再无作用,否则我还真想吃吃凉拌菌子,体会下小人儿满身爬、天上飘着五颜六色的雪花是种什么感受。”槐序遗憾的说,“肯定很棒。”

“楠哥也这么想的。”

“是吗?最后她试了吗?”

“试了吧,没有用,她以前体质就很强。”周离抿抿嘴说,“否则我就又有一个笑她的点了。”

“也可能是老天爷怕她被闹死了,让她买到了假菌子。”槐序肯定的说。

“闹死……”

“咋啦?”

“没……”

刚走到楼道门口,忽的,周离停下了脚步,扭头瞄向另一边。

不远处一只半大小猫正迈着小碎步、摇摇晃晃的走过来,她一边走一边到处瞅着,时而跑到草坪边瞄一眼蚂蚁搬家,时而高高仰起头看一眼天上轰隆着的飞机,时而看向居居叫的电动车,对什么都充满了好奇。

有时还坐下来休息一会儿……

好不容易走出一段路,又被飞过的瓢虫吸引住,往回跑出一截。

二十米得走几分钟。

显然是上课会迟到的那种。

小猫头顶别着一个小夹子,上面有一棵塑料小雏菊,也随着步伐而摇摇晃晃,终于走到楼道口,与周离对视上了。

“周泥!”

小猫眼睛一下睁圆,立马加速小跑过来,抱着周离小腿喊着,声音软绵绵的:“团子大人走不动了,抱团子大人~~”

周离:……

刚才你跳起来捉瓢虫的时候可不是这样的。

但周离还是把她抱了起来,柔声说道:“团子大人今天回来得好晚呀……”

“周泥也是喔!”

“倒也是。”

“对的!”

“今天社团招新结束了,我们给团子大人招了五个手下。”

办公室穿开档情趣内衣 暖暖直播

“射短招新!!”

“嗯,总之团子大人又多了五个手下。”

“五个!”

团子睁大了眼睛,五个已经非常多了,约等于一百个。

“当然了,团子大人手下那么多,连林钟那么厉害都是团子大人的手下,这五个也不足挂齿。”周离抱着她抖了一下,“今天团子大人不是在家吗,怎么又跑出去了?”

“喵……”团子短暂的思考了下‘不足挂齿’这四个字,很快就将之忘掉了,“团子大人去找小绿大人玩了!”

“玩得开心吗?”

“开心的喔!”

“团子大人一直戴着这朵小花吗?”

“对的喔!”

“真好看。”

“团子大人最好看了!”

“是啊……”

周离说着说着,余光一瞥,瞥见了旁边‘翩翩浊世佳公子’的目光,似乎有些不开心。

周离立马装作没看见他,只对团子说:“就和槐序一样好看。”

老妖怪立马舒服了很多。

周离则叹着气。

又要陪一个天真无邪的小孩子讲话,又要应付一个可以一天24小时嘴不停的老妖怪,着实是有些为难他了。但小孩子的童真和兴趣是不可以不照顾的,老妖怪又很容易不开心。

生活太过无奈。

开门进入家中,晚风顿时自阳台涌入,掀起窗帘,带来月季的香气。

周离衣服兜满了风,身上菌汤锅的味道好像也被吹走了,耳边呼呼作响,直到他把门关上,这风才收敛了些。

房间也安静下来。

团子被放了下来,开始自己走动,地板光可鉴人,倒映着晚霞红光和她的身影。

周离则去阳台上查看了下花草土壤的干燥程度,因为连着浇了几遍肥了,他这次浇了清水,将之浇透。怕老妖怪心里不平衡,他也走到碗莲缸子前假装看了看、胡乱拨弄了下,这才点点头,转身回屋。

只见老妖怪就站在落地窗旁,盯着他,一脸满意的表情。

周离不动声色:“你干什么?”

“没什么。”

“莫名其妙……”

周离去洗了个澡,换了身干净衣服,这才回到阳台上。

这时天色已暗,路灯亮起,楼房的窗口是一个个发光的小方格,红霞只剩天边一线。周离也开了灯,在茶几上铺开日记本,翻到崭新的空白一页,稍作思索,提笔写了起来。

9月19日,周日,晴。

昨天没写日记,实在不想写——

摆了一天摊,又热又晒,回来只想瘫着,毫无动笔欲望,连书也没看。

还好昨天招到三个新生,虽然很少,但比起去年,已经很多了。

不过在摆摊过程中总是有女孩子来调戏我,这个年代的女孩子好像比男孩子更胆大,比如就没有男孩子来调戏楠哥和槐序,被拒绝加团之后他们也不会过多纠缠,女孩子则会缠着问为什么,还会撒娇要我的微信。

现在的师弟师妹们都不用QQ了吗?

长得好看真是麻烦。

我向楠哥求助,希望楠哥能帮帮我,至少也安慰一下我,结果她非但没有,还说:“你怎么不找找各人的原因?长这么帅!”

我当时无言以对

办公室穿开档情趣内衣 暖暖直播

,十分难受。

这也是昨天没有写日记的另一个原因,实在心力交瘁。

……

今天又招到了两个新生,这样一来,我们概率社这一届就有五个成员了,同比增长250%。

可喜可贺。

楠哥还给我发了一部成人作品,让我学习相关知识,不知道这算不算传播淫秽作品,有点想举报她的想法,又怕遭报应。

真是纠结。

……

周离写完之后,握着笔杆子,看着日记本沉思许久——

这样是不是不太好?

自己好歹也是当代明公,虽然妖怪即将迁移,第一天师可能也没什么用了,他可以安心当条咸鱼……

可万一后人会对他感兴趣呢?

找来他的日记本,翻开一看,上面写的没有一点有用的东西,尽是这些玩意儿!

也许网友们会很感兴趣?

周离余光往旁边一瞄,隔着一扇落地窗,翩翩公子坐在客厅茶几边的地上,也趴着在写日记,也停了下来,咬着笔杆发呆——可能他也遇到了一些让他纠结的想法?当然,也可能是有个字不会写了。

“不管了。”

周离自言自语着,合上了日记本。

喜欢这只妖怪不太冷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