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成黑皮辣妹后和朋友做了 凤倾城九皇叔骑马恩爱

  • A+
所属分类:影视广告

东岭村真的发洪水了!

这水究竟是哪里来的?

看方向是鱼鳞河那边,但是鱼鳞河的水,怎么会到这里来?

“啊!!!”

“救命!!!”

“快逃!!!”

村子里一片慌张,无数人从屋子里出来,往村外逃。

还有人拖家带口地从屋子里跑出来,口里大骂家人:“还收拾什么东西,快逃!”

鱼鳞河位于村子北边,所以水也是从村北方向过来的,村民都看得清楚,现在逃跑当然都是往南边逃了。

但此时,却有人逆流而行,直冲村北。

这个人当然是阿吉,他家在村北的茅屋,新开的田也在村北,他爹娘都在那里,他不可能逃跑!

这时,借助苗师傅的帮助,许问已经找到了村长。

从山上跑向这个村子的过程里,他的脑子也没有闲着。

而且,为了怀恩渠,也为了万物归宗游戏的实景,他所得到的地形数据不止饮马河一段,也包括了吴安甚至往京城方向更广阔的流域。

只是饮马河那边是他实地考察过的,而这边只是文字图形以及数据,远没有那么来得清楚。

而现在,纸面上的资料与他实际看到的环境结合了起来,他用最快的速度为村民们找到了一条安全的道路。

顺着这个方向,有极大的可能可以逃脱洪水。

当然要快,用最快的速度!

洪水来得及太急了,能活下来多少人,就尽量活下来多少人。

许问是个生面孔,村长以前没有见过。

不过苗师傅现在已经非常相信许问了——之前就是他第一个发现洪水要来了,现在也是第一个提出方案的。

人在绝境之中就想要个救命稻草,而许问,现在就是那根稻草!

洪水肉眼可见的越来越急,村长没时间再多想。

许问的言行里有一种莫明的力量,就是自然而然会让人信服。

于是村长最后一咬牙,大声道:“就听你的!”

说着,他转头就大喊,“都往这边跑!”同时还吩咐自己的几个儿子,“你们跑快点,去叫人,能叫多少叫多少,叫不听也不要管,赶紧回来!”

几个年轻人一起应声跑走了,许问心里微微一暖,对村长说:“多谢。”

在这种时候能相信他,还派了自己的儿子冒险去叫人。

“这是咱自己的村子!”村长一瞪眼睛,大声喊道,接着也跑开,开始聚拢人群了。

许问稍微有点安心,紧接着他又抬起头,看向阿吉消失的方向,然后,他抬起脚步,向着那边冲了过去。

…………

越靠近村北,水汽就越重,水声也越响亮。

许问感觉格外敏锐,几乎已经能感受到水雾拍在脸上的感觉了。

他的速度非常快,而阿吉脚有点跛,没过多久,他就看见那年轻人的背影出现在他眼前。

“快跑,来不及了!”许问朝着阿吉的背影疾声喊道。

“不。”阿吉一瘸一拐地跑着,声音传来,不大,但非常坚定。

“我爹娘没舍下过我,我也不能舍下他们。”他说。

洪水正在袭来,越来越近,被卷进去,没命的可能性非常大。

但阿吉现在在迎着洪水的来处跑,毫无回头的意思。

那边陆陆续续地跑过来一些人,都是向村外逃跑的,阿吉不停地问:“看见我爹娘了吗?”

“没有!你还过去干什么,快跑啊!”

“看见我爹娘了吗?”

“没,听说你爹又病了,你娘在看护他,这两天都没看见人!”

一听这话,阿吉的脸上明显露出了忧色,蹒跚着加快了速度。

许问一开始劝了他两句,被阿吉拒绝之后就不说话了,只是沉默地跟在他后面,跟他一起跑。

他的速度当然比阿吉快得多,没一会儿就追了上来,跑到了他身边。

“你不用来,你快跑吧!那是我爹娘,不是你的。你不要送命!”阿吉愣了一下,转头朝他喊。

他的话说得不太好听,但确实是实话。

在驿站见面之前,他跟许问就是陌生人,以前从来没见过。

就算到现在,两人认识也不过一个时辰不到,许问只是听说了他的经历,连他姓什么都不知道。

现在这么危险,许问完全没必要跟着他一起往那边跑。

许问心里有点迷茫,老实说,他自己也不知道他为什么在这里,现在还没有停步。

阿吉对他来说,确实只是一个陌生人,他心里对他可能有点同情,远谈不上更深的感情。

阿吉的经历在这个时代并不少见,唯一稀罕一点的,可能就是他有一对更爱他的爹娘。

所以他舍不下他们,明知这样的结果很有可能只是跟他们一起送命,他也要过去。

但爹娘是他的,不是许问的。

许问不是这个世界的人,他也不知道在这个世界死了,另一个世界的他会有什么样的影响。

而且他不想死,他在这世界还有舍不下的人,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但即使这样,他还是跑在了这里,没有离开阿吉的意思,一点也没有。

“走!”许问突然喊了一声,一把抓住阿吉的手腕,加快了速度。

阿吉被他拉着,不由自主跟着他一起跑了起来。

许问拉阿吉的方式很巧妙,让他在自己身上借了一点力,跑起来更快更轻松,并不会被扯得太狼狈。

就这样,他们赶着了洪水来临之前,跑到了村子北边,来到了那些茅屋的跟前!

这时,威严的水声已经彻底笼罩了他们,震耳欲聋。他们已经可以看到村后的白线了。

老实说,也就是因为这些大树减缓了一下洪水的冲势,才为他们争取了更多的时间。

不然,他们根本到不了这里,半个村庄就已经会被淹没了。

但水势大得惊人,树木也无力阻挡,许问眼睁睁地看着一棵大树摇摇晃晃地倒下,任由泛着白沫的巨浪在它身边撞击、淹没。

洪水如巨兽,带着无尽的雄浑与力量感,让许问联想到了那次在伏翼山看到的瀑布。

只是这一次,它离得更近,给人的震撼感更强。

许问抬头看着它,有片刻的发呆,但马上就回过神来了。

“十息时间,我们赶紧找到你爹娘,然后走!”许问扯着喉咙,对阿吉大喊。

阿吉的嘴皮子掀动了几下,声音被水声盖住。

“什么?”许问大声问道。

“怎么到现在,还没有看见他们?!”阿吉也吼了起来,向着茅草屋的某处冲了过去。

这时的他,没有许问的牵引,跑得像一个正常人。

他飞奔到一间茅草屋跟前,冲了进去。

许问正准备冲过去,跟着他一起扛人——前面的村民说了,阿吉他爹生病了,到现在也没见人,想来是不便行走的。

但他刚刚动身,就看见阿吉站在门口,没有再动了。

怎么了?

他心里想着,快步跑了过去。

门很狭窄,阿吉堵在门口,许问没法进去,心里着急,只能伸手去推他。

这一推阿吉就动了,被他推到一边,像段木头一样。

许问能清晰地感觉到,这一刻,他的身体也真的像木头一样,完全僵硬了。

屋内非常昏暗,也很小,幽幽的光芒从屋外照进来,落在那一事一物上,一览无遗。

许问看清了屋内的情况,眼睛瞬间瞪大。

血腥气极浓,那对夫妇躺在床上,紧紧依偎在一起。

他们的身下全是血

变成黑皮辣妹后和朋友做了 凤倾城九皇叔骑马恩爱

,从床上一直流到了地上。

血是从他们的脖子上流出来的,他们的颈部已经被割断了,血流得极快,想必去得也很快。

最诡异的是,他们的脸上残存着一些笑容,非常满足的笑容。

这时,阿吉动了,走到桌边,拿起上面的一样东西,怔怔地看着。

许问也看见了,那是一个木马,做工不错,非常生动,充满童趣。木色很新,完成时间应该不算太长。

木马旁边还有一些小家具,孩子做家家玩的那种,同样也做得很精细。

这些小木作下面垫着一块红色的喜帕,上面有鸳鸯戏水的图样,无论是红巾还是彩线都很鲜艳,明显也是刚绣好不久的。

所有的这些东西都摆得整整齐齐——过于整齐了,好像有人方才刻意摆好一样。

片刻后,阿吉的拳头握紧,把喜帕攥进了手里。

然后,他像是受伤的猛兽一样,极其痛苦地发出了一声嘶吼,那声音惨烈得惊人,甚至压倒了屋外传来的水声。

“走!”阿吉一拉许问,把桌上的东西一扫,用喜帕包住,转身向屋外走。

他紧紧抓着手上的东西,脚步跟来时一样快。

刹那间,电光火石,许问的灵海仿佛一道闪电劈过。

他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了!

阿吉的爹娘发现了洪水,知道自己逃不了了,也知道自己的儿子会做出什么样的反应。

于是在此之前,他们了结了自己,为了不拖累儿子,为了让他有一线生机!

喜帕与那些小木作,是他们对儿子的期许,是他们所期待的他的未来!

喜欢匠心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