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人的电影全免费观看 淫荡少妇

  • A+
所属分类:广告制作

管银钱的户部主事能犯的除了贪污还能有什么事?

“七年前的正月初一,时大楚律法钦定的官员休沐日,各衙门之内除了排班当值的官员之外,其余官员皆不在衙门之中。户部当值的官员就是当时的户部主事黄决。”

谢承泽拿着从吏部借调来的卷宗一边翻着卷宗一边对面前的两人说了起来。

“是正巧排到黄决还是他主动申请的正月初一当值?”乔苒听到这里,蹙了蹙眉便开口问了起来。

谢承泽看了她一眼,道:“虽然没说,不过以黄决的资历和人缘来看,应当是他主动申请的。”

不止是衙门,各行各业其实不外如是。每逢大节都是大楚律法定下的休沐日,大多数人都是不愿在这一日当值的。世人皆免不了人情往来,衙门亦是如此。这等情况下,排到当值的官员多半是新进衙门的新手以及无什么背景人缘不佳的官员。

而当时的户部主事黄决在户部已呆了多年,素日里颇受户部尚书重用,若非他主动申请,一般而言,节日,尤其还是正月初一这等大楚最大的节日之一是怎么排都排不到黄决身上的。

“他主动申请的排班当值,又因着日子特殊,当日留在户部的除了户部主事黄决之外便只有一个年迈的门房了。便是门房当日也并未呆在衙门里,而是同户部衙门对面几个年货铺子的小商贩在闲聊,可说从黄决踏入户部衙门开始到发现黄决出事,门房并非一人独处,有不少人证在场……”

听到这里,徐和修眉心隐隐一跳:“黄决那一日出事了?”

张大人只是个工部的小吏,关于犯了事的黄大人连其具体犯了什么事都不清楚,只知晓黄大人一家都被抄斩了,自然是不清楚其中的细节的,更不清楚黄决究竟是死于抄斩还是死于别的什么缘故。所以在拿到吏部借来的卷宗之前,三人对于此案的细节都是一点都不知晓。

“不错。”谢承泽盯着手里的卷宗,头也未抬,开口说道,“那一日,门房同户部衙门门前的几个小商贩亲眼看着黄决进了衙门,而后待到酉时下值时未见他出来,几人还在感慨黄大人用功勤勉云云的。那一日到底是正月初一,又没什么事,门房自然便去‘请’勤勉的黄大人离开衙门改日再勤勉了,哪知待走到官员办公的大堂时便看见黄决用自己身上的腰带将自己悬死在了横梁之上。”

所以,黄决是自尽的。

“那之后又怎会查出他一家的事?便连他自尽了都无法避开满门抄斩的牵连?”乔苒好奇的问道。

谢承泽将手里的卷宗翻到了下一页,看了片刻,开口解释了起来:“当时大理寺也是出动的,因着户部衙门的后门是锁了的,撇开有人翻墙这一点,进出大门的只有黄决一个,而现场也未发现另有他人进出的痕迹,黄决是踩在桌椅上悬的梁,高度之上吻合,且寻常人也能做到,符合自尽的条件。”

“那自尽的理由呢?”符合自尽的外在条件有了自然就要有自尽的理由了。

关于这一点,卷宗上也给出了记载。

“当时散落在黄决脚边的几本账本被

两个人的电影全免费观看 淫荡少妇

作为物证带回了大理寺,经查证,其账本上的账目不对,而且这不对的数目不是出在旁人身上,正是出自黄决本人身上。”谢承泽说道,“黄决主管的西南各州银钱调度出了巨大的缺口……”

这话一出,众人脸色顿变。

“不止如此,他此前在户部衙门做的不错,颇受上峰器重。在他出事前几年大楚有天灾人祸派往祸地的官员中黄决一直在列,不过他从未查证出什么灾祸地官员问题。自他出事之后,不少来自灾祸地的百姓证实他们求告无门,黄决同那些官员沆瀣一气。据那些官员口供再加上各地钱庄、典当行的人证物证,都能证明黄决此人贪污的银钱绝对不在少数。”

“而且户部每逢三月便是户部统查之时,算算时间,黄决的事不多两个月便会被捅出来,他犯如此大罪,必然一家老小一个都逃不掉,想不到办法补这个窟窿之下选择自尽也在情理之中。”谢承泽说道。

乔苒听罢也点了点头:“如此,自尽的理由倒是充分了。而之后的查证,黄决的贪污数目太大,所以一家老小受牵连,满门抄斩,似乎也说得通。”

确实说得通,不过徐和修还是注意到了女孩子的措辞——似乎。

在答案未曾证实之前说“似乎”确实是一个大理寺查案官员应当有的本能,这没什么问题。

“既然是主管户部的主事,而且是在户部呆了多年的老人,那日常定然时常接触银钱,”乔苒说道,“如此的话,黄决没道理分不出银钱的真假,所以那一闷葫芦罐里的银钱定然不会是无意收来的。”

那是自然,这闷葫芦罐里的银钱来路有古怪这是必然的。

“黄决牵连进的只有贪污,并无假币的案子。”谢承泽看完卷宗,将卷宗放回了桌上,而后对乔苒和徐和修道,“近十年也无关于假币的案子。”

“那是自然,一旦出现假币案必是大案。”对此,徐和修忍不住道了一句,“别说是近十年,就是近二十年、三十年间有假币的案子也必然会被反复提及。”

乔苒“嗯”了一声,没有多言。

甄仕远此时还在皇城中,黄决这等旧案若没有甄仕远的许可他们大理寺是不能翻出来重查的。毕竟此案又不是什么悬案,再者说来,就算想要重查旧案,甄仕远愿意出面同当时同样插手此案的吏部斡旋,可也要有陛下的首肯,此时陛下昏迷不醒,首肯之说显然早得很。

“比起这个来,长安城内已经挨家挨户搜过好几轮了,都未见到真真公主的身影,”乔苒顿了顿,便岔开了话题,“你们说真真公主出城了么?”

“不知道。”说起真真公主的去向,徐和修嘀咕了一句,神情有些茫然,“我眼下是既希望她出城了,又希望她没有出城。”

从真真公主那日在皇城之内的表现来看,不管走到哪里,与她接触之人必会危险。尤其若是无辜的百姓遇到她,未免泄露自己的行踪,她一定会毫不手软的解决了百姓。从不牵连无辜的角度,他自是希望真真公主已经出城了。

可另一方面,她若是出城,叫她逃回封地当真成了封地的土大王,那更不得了了,且不说养虎为患,就说能在层层搜索之下出城,真真公主必有内应。至于内应,多半同那个无处不在的幕后黑手有关。

“这不是一个人可以做到的事,那幕后黑手定然有不少帮手,而且那些帮手还极有可能是朝廷官员。”徐和修说道。

乔苒点了点头,比起徐和修和谢承泽,她从大天师那里知晓了不少消息,是以自也能比旁人更清楚这一点。

“万幸重臣已然被留在了皇城之中……”徐和修还在感慨着,忽地“咦”了一声,似是突然发现了什么似的对乔苒和谢承泽道,“先前都说大天师多年不动手手生了,你们说会不会大天师

两个人的电影全免费观看 淫荡少妇

根本不是手生,而是人家还棋高一着……”

谢承泽瞥了他一眼,道:“自然如此!不管如何,将人扣留于宫中这一招,大天师确实帮了我们大忙。”

“虽帮了大忙,可这般一来,各衙门真正主事的都被留在了皇城之内,到底不比往常那样能最快知晓城中动向,这消息一个来回的工夫,要做什么比起往日来亦是慢了不少。”徐和修叹了口气,略有些感慨,“有些不方便呢!”

“如此,没了各家上峰的指导,比的不正是我等这些做手下的本事么?”谢承泽倒是神情依旧淡淡的,他默了默道:“我们这些大理寺下头的官员本事应当还是有些的。”

徐和修没有反驳,这不是自信不自信的问题,难道要说自己不如人么?笑话!他大理寺的人怎么会不如人?

“周世林在宫中。”沉默了一刻之后,乔苒再次开口了,“这等时候还是要留意武将的动向。”

盛世文臣乱世武将之说并非空穴来风,眼下说乱世自然不至于,只是但凡成王败寇的变换,背后武将的支持亦是至关重要。

“他留在宫中虽然少了主心骨,可要从宫中发号施令不见得是一件难事。”谢承泽接着开口道,“昔年西南侯陈善谋反,一声令下多少武将抛家弃子也要跟着他,武将这等凝聚人心之力比起文臣来混不多让。”

乔苒闻言想了想,道:“我在山西路也曾与周世林一起做过一段时日共事的同僚,他是个典型的武将,陛下一声命令之下,若非太过违背心底坚守的底限,他看起来并不是个乐意做乱臣贼子的人。”

“你绕这么大一圈不妨直说他不会掺和更贴切一些。”徐和修嘟囔了一声,道,“我二叔也说周世林粗枝大叶之下圆滑的很,应当不会主动出手。”

“虽说朝中武将以周世林为尊,却并非只周世林一人,长安的兵马,各衙门的官差各有上峰。”谢承泽默了一刻,再次开口道,“城外云麾归德两大营的人领周世林之命,以周世林的想法应当不会轻举妄动。”

“皇城之内的禁军如今暂且看着是听大天师的命令,可这两人不管是圆滑还是智谋高绝,应当都是求稳,不欲在陛下昏迷这段时日之内闹出什么事来。”乔苒说道,“除了这些人马之外各衙门的官差也算一支力量,宗室王府各有的私兵虽然数量不多,但若是用兵者手段如神的话,未免不能做些什么。哦,对了,还有日常去掀小摊贩的五城兵马司也可以算是,除了这些之外,我倒是想不到别的什么兵马了。”

“这些兵马人数不多,数百而已,便是宗室王府的私兵武艺不凡,人数上也多不到哪里去,还算可控吧!”徐和修听罢却是松了口气,想了想,笑了,“便是当真想做什么,皇城禁军同城外云麾归德两营的兵马一出动便能镇压,倒是不必这么担心!”

这话倒是没什么问题,乔苒却仍然拧着眉头,没有说话。

“总之,最好这些人都不过是动些嘴皮子功夫,意动不身动而已,”徐和修笑着说道,“左右大家都清楚,宗室中人想的都一样,不都是为了那个位子?哪个若是当真想趁乱做什么谋逆之举,不是上赶着给旁人借口来对他出手么?到时候旁人不仅有了名还有了功,倒是离那个位置更近一步了。我赌待到解之将李氏金针的人请回来,这些人也不会动手,否则岂不是便宜了旁人?”

乔苒听罢他这般一分析,目光转了过来,问徐和修:“你赌运如何?”

“还不错吧!”徐和修想了想道。

“他逢赌必输。”一旁默默想事情的谢承泽却在此时开口,毫不客气的将徐和修的老底掀了出来。

徐和修:“……”不忘埋怨的瞥一眼谢承泽,他巴巴的望向乔苒道:“这回我应当能赢,你说是吧,乔大人?”

原本这话不过随口一提,岂料乔苒闻言却是当真点了点头,道:“若是没有意外的话,赢面确实不小!”

连乔大人都觉得他能赢?徐和修闻言眼睛顿时一亮。

谢承泽却再次泼了他一盆冷水:“乔大人说的是若是没有意外的话,此时这个时候没有谁能保证所谓的没有意外。”

“能有什么意外?”徐和修嘀咕了一声,指向皇城的方向,“能搅出意外的人都被关在皇城里了,能有什么意外?”

面前的谢承泽和乔苒顺着他的指向望了过去,却见方才还算平静的两人面色却突然凝重了起来,不过好在乔苒还记得提醒他:“徐大人,宫里来人了!”

从长廊那一头跟在唐中元身后一路小跑而来的宫人还未入夏便额头上布满了汗,脸上的焦急之色便是隔着长长的长廊都能感受得到。

“宫里出事了?”

“宫里出事了!”

两句一模一样的话语几乎同时响起,不同的是前头一句是徐和修略带疑问的问话,后头却是自宫人口中急急发出的报讯声。

喜欢天作不合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