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拍照识图了吗 班长你那个比老师的那个还大

  • A+
所属分类:影视广告

周二早上,吃完早饭的言非凡,收拾一下准备出门之际,对言自若喊道:“姐,给我拿一瓶茅台,我准备下午去拜师学艺!”

言自若啊了一声,试探性的问:“非凡,如今的你拜师学艺,还需要送礼吗?”

“送两瓶红酒行不行?一瓶茅台就十多万呢。”

言非凡解释道:“毕竟是有求于人,姿态放低一些,拿点有分量的礼品,好说话。”

“姐,赶

今天拍照识图了吗 班长你那个比老师的那个还大

紧的。”

言自若支支吾吾的一下,坦白道:“亲爱的弟弟,那几瓶茅台我都拿给王主任换红酒了。”

她又解释说:“白酒,我们又都不爱喝。”

“再说,王主任他现在属于落难期,手上有了这几瓶茅台,可以拿来送礼走动一下关系。”

“还有,我们这段时间,可没少吃人家送来的名贵海鲜。”

停顿一下,言自若又问道:“非凡,非得要茅台不可吗?要不,我去向主任要一瓶回来?”

言非凡摆了摆手,道:“姐,还是算了,我等下让冯俭去商场买上几瓶新的凑合一下。”

他又忍不住劝说:“姐,这酒你少喝一点。”

“我怎么觉得,家里这红酒的消耗量,有些大啊?就我知道的,你都买了三次了。”

言自若语带委屈的为自己辩解道:“非凡,这酒,可不是光我一个人喝啊。”

“苏叶每天都要喝个一两杯解解乏的……”

听到这话的余苏叶,赶紧的洗白道:“姐,我哪有天天的喝,也就两三天一杯而已。”

言自若横了她一眼,接着道:“小舅也是经常不问自取,光我知道的他就拿走两三瓶了。”

“还有宋怡、曾妮两个家伙,她们每次来,可都没少喝的。”

言非凡劝说道:“姐,我不是劝你戒酒,虽然酒对人体益处不大。”

“只是,喝酒

今天拍照识图了吗 班长你那个比老师的那个还大

要适量。”

“我知道你酒量非常好,但是喝不醉,可不代表就对身体没坏处。”

言自若嘿嘿一笑,说:“非凡,这方面不用你叮嘱,我一向是心中有数的。”

“我每天也就只喝一两杯。”

她又催促道:“你出门时间到了,快走人吧……”

在乘车前往医院的路上,余苏叶把手机屏幕放言非凡眼前,轻轻的晃了晃。

“这是发在同事群里一张图片,做完手术的周贤医生在更衣室一边笑,一边流眼泪。”

“好多人都说,他终于熬出来了。”

言非凡轻叹一声,说:“对周医生来说,昨晚的手术没有失败,只是第一步。”

“还要看患者在一个月内的恢复情况。”

“没有感染,没有严重的排斥反应,心脏工作正常,到了那时,他才算是真正成功了。”

余苏叶凑近了言非凡一些,笑着问:“我可记得周医生曾说过,他成功后,要拜你为师呢。”

言非凡轻切一声,说:“一时冲动说的玩笑话而已,你还当真了啊?”

“他年龄那么大,又是副主任医师,我怎么可能收他当学生。”

余苏叶嘻嘻笑道:“学无先后,达者为师。”

“以你现在的医学成就和地位,收几个助手和学生,没人觉得不正常的。”

言非凡翻了一下眼皮,说:“再出现一个徐放?我可不想自找麻烦。”

他又转而道:“陈主任升任副院长,她的主要工作会做很大调整,你也会受到一些影响。”

“苏叶,你有没有想过,把自己的工作关系正式的转入附属医院?”

“这个……”

余苏叶面带为难,说:“我也有想过这样做,但我是余家培养出来的,不好随意做这决定。”

“我需要和长辈商议一下……”

谈话之间,两人乘坐的卡宴车,就来到了附属医院神经外科附近。

言非凡叮嘱了开车的冯俭一句,让他上午去商店买一箱最好的正品茅台,就下了车。

他一下车,就看到潘济川小快步走了过来。

“言医生,下周一,滨海大学就正式开学了……”

潘济川语调快速的说出了来意,“石珉老师的从教三十年庆典,我们计划在下周六举办。”

“言医生,你有时间参加的吧?”

言非凡颔首道:“下周六,我会空出时间的。”

潘济川满脸笑容的说:“石老师看到言医生你到场,肯定会非常开心的。”

停顿了一下,他又一脸真诚的说:“言医生,我偶然注意到余医生在同事群里,询问口腔外科彭医生的一些事情。”

“我父亲与彭医生的关系,还算是可以。”

“言医生,不知有什么可以帮上忙的?”

潘济川又接着解释道:“言医生,你上次指出了我在操作上的习惯顽疾后,我有在努力改进。”

“进展虽有些反复,但也算取得了一些进步。”

他又露出了欢欣表情,“我父亲,还有几位前辈却对我不吝夸赞,还说我是开窍了。”

潘济川摸了摸头,有些不好意思的说:“我一时虚荣,没敢说我的进步,全来自于你的指点。”

听他这么说,言非凡不由的有些莞尔。

潘济川见言非凡露出了笑意,心知自己的装傻卖萌果然有了效果。

他又吼吼表态道:“言医生,如果你和余医生有什么需要我跑腿出力的,不需要客气,总得让我好好的回报一下。”

言非凡也没多想,直接道:“余苏叶打听彭医生,是因为我想向彭医生请教大舌头矫正手术的一些事项。”

“潘医生,如果你能通过你的父亲,代为询问一下,那就再过不过了。”

潘济川当即拍着胸口,说:“言医生,这是小事一桩,等下我就会去找我爸。”

“这件事……”

他沉吟着说:“下午上班前,我一定给言医生你一个回音!”

言非凡客气的说:“麻烦你了。”

“潘医生,谢谢,也代我向你父亲转达谢意。”

潘济川语带随意的表示,“言医生,不用客气,这就是小事一桩……”

目送言非凡走进神经外科,潘济川掏出手机就拨通了父亲的电话。

“老爸,我们了解到的情况没有错,确实是言医生有意向彭医生请教大舌头矫正手术。”

“我可是向言医生拍胸口了,中午给回信,这件事能不能成,就看老爸你了……”

“哦,我知道了,老爸,那我等你消息……”

潘济川挂了电话,忍不住回头看了看神经外科的入口,攥紧拳头,用力挥了一下……

在他按照言非凡的指点,在手术操作细节上很用心且辛苦的改正两周,获得父亲和几位长辈的满口称赞后,更坚定了他跟随言非凡学习的决心。

不说言非凡那无人可及的操作技能,单就这发现问题,明察秋毫的眼力,就能让人获益匪浅。

更别说,言非凡还有强大的科研实力。

事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

潘济川坚信这一点。

这段时间,他一直在默默的收集言非凡,还有言非凡身边人的信息。

所以,他晓得了余苏叶在同事圈里询问彭医生的一些事情。

他也知道,负责秦颖教研室后勤工作的贺俊兴从标本室申请了舌头标本,供言非凡做练习。

潘济川也明白,拜师学艺这事,对言非凡来说,就不算多大的事情。

但是他抢先一步,主动的替言非凡完成,就能一步又一步的获得言非凡的好感,还有友谊。

对言非凡了解越多,潘济川越是确认一点。

言非凡虽然看上去清冷孤傲不愿搭理人,但他其实是一个很好接触之人。

而且,只要你对他好,他也会对你好。

不过,潘济川也清楚的知道一点。

言非凡这家伙在工作要求上,是一丝不苟的。

他从孟瑶和叶琳那里了解到。

只要是言非凡的手术,没有人敢打马虎眼。

在手术室的言非凡,眼睛一眯,犀利眼神一盯,可是非常吓人的,连王川主任都顶不住。

这也正合潘济川之意。

他下决心跟随言非凡,可不是为了蹭他的名气,是为了让自己成为一方名医……

喜欢开挂的住院医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