啦啦啦高清视频在线观看免费 邪恶acg

  • A+
所属分类:广告制作

鞍子山,金兵辽东汉儿军大营内,这个时候也已经被大战将临的紧张空气所笼罩了。

辽东路汉儿军都统韩常,这个时候正趴在草草竖立起来的木栅栏后面,目不转睛的盯着山脚下的平原上面正在展开攻击队形的数千宋军。

鞍子山上的金贼当然发现牛皋的大军了......这里可是韩常的中军所在。在原本的历史上留下赫赫大名,跟从金兀术和岳飞、韩世忠、吴玠等南宋名将打得有来有往的大汉奸韩常,又怎么会在毫无戒备的情况下被牛皋偷营劫寨?

能让牛皋麾下的几千人悄悄摸到鞍子山下,就已经算是掉以轻心了!

天色已经有点儿放亮了,现在虽是夏日,但海风掠过鞍子山的山头,还是让韩常感到了冷冷的寒意。

这寒意不仅来自海上的凉风,也来自山脚下的宋军。

韩常怎么都没想到数千宋人的步军居然会从东鸡冠山以北的丘陵地带穿过,一下闯到了鞍子山下......鞍子山周围的地形非常平坦,难道这群宋军就不怕被回援的大金铁骑给踩碎了?也许这数千宋军只是先锋,在他们身后还有数万人的大队?

可惜韩常分了数千精兵给大抃,又奉命守备牛角山、鞍子山和簸箕山三处毗邻渤海湾的险要,还得看着从化成关通往夹山沟的大道,因此没有足够的兵力去警戒东鸡冠山以北的丘陵地带,所以他也不知道这数千宋军步兵背后到底有什么?

数千定头盔微微起伏,大部分的宋军已经以队为单位,组成了一个的方阵,散布在鞍子山上,每个方阵前,都点起了两支火把——看得韩常一头雾水,现在都天亮了,他们点火把干嘛?他们昨晚上行军的时候都不打火把,这会儿天都亮了怎么打起火把了?

四架三弓床子弩也被组装好抬了上来,摆在距离鞍子山金兵大营不足150步开外的地方,弩机的头部高高架起,对准了山坡上的金兵营地。

牛皋带着他的亲兵,站在了这四架三弓床子弩旁边,注视着弩兵用绞盘拉开弩弦,然后装上捆绑了炸壶的弩枪——这些“炸弩枪”其实已经不能算“弩枪”了,因为枪头已经被拔掉了,取而代之的就是一只填装了八两颗粒状黑火药的青铜炸壶。

“统制,各队甲士,全部进入战位,随时可以发起冲锋!”

一个参军大步走到牛皋面前,拱手汇报。

鞍子山并不高大,更算不得陡峭,上面的守军看来也不多。牛皋带着三个将,六千多战兵,四架可以发射炸壶的三弓床弩,还有近七千枚炸壶(包括一些可以用三弓床弩发射的炸壶)。无论兵力还是火力都占了绝对优势。所以牛皋就打算来个一杆子买卖,把所有的部队都投入进去,务求一次冲击成功。

这攻击作战最好就是一鼓作气,特别是在敌人很快就会得到援兵的情况下......如果不能一击得手,让金贼的援兵到了,说不定就是一场惨败。

而且牛皋的军队是连夜奔袭而来,几十里的急行军,而且是从山路当中穿插过来。体力消耗极大,如果不能一击得手,那么官兵们有没有余力再战都难说。

牛皋军中上下都明白这个道理,所以也毫无保留,两将八将四十队全部压上......分成两个突击波,一波不行再来一波!打赢了人人转官拿开封户口、开封官区房和宫女老婆。

打输了......那是不可能的!

因为牛

啦啦啦高清视频在线观看免费 邪恶acg

皋麾下的可不是一般的宋军步兵,而是战斗力超强的“投壶兵”,人手一个炸壶,肉搏之前先炸对手一边,然后再上去看看有没有活着的。

这还能打败仗?

牛皋站得笔直,然后向左右看了看,就看见朝阳之下,是一排排如波浪一般闪动的寒光,那是“投壶兵”手中的长枪、刀斧和他们身披的铁甲。

牛皋转过身,整了整自己的绣衣,也不多话,只是轻轻将手一挥:“床子弩......轰他N的!”

床子弩打出的“炸壶枪”炸响,就是总攻的命令!

牛皋身边床弩手们看见他的手势,立即就取过火把,将“炸壶枪”的引线点着了。这引线不是光秃秃露出在外面的,而是大部分藏在个插入壶口的木管当中。

当火苗顺着引线消失在木管当中时,“咔咔咔咔”的四声金属撞击声

啦啦啦高清视频在线观看免费 邪恶acg

就突然响起,然后就看见四支“炸壶枪”挟着劲风激射而出——这四支“炸壶枪”都是往上打的,因为韩常的大军摆在几十米高的山坡上,用梢砲是打不了的,只有能往上打的床子弩能打。不过也有点勉强,毕竟是由下往上打嘛!

不过这四支“炸壶枪”还是很努力的以一定的角度向上飞射而去,最后还从端坐在自家栅栏后面的韩常的头顶上飞了过去。

韩常看见这一幕还笑呢,“哈哈哈,这宋人也忒蠢笨了,用床子弩往山上打,这有什么准头......”

“头”字才出口,他身后就传来了几声“轰隆隆”的闷响,紧接着还有一股热浪扑向他的后背。

这是怎么回事?

打雷了?

为什么这雷落得离我那么近?

韩常正奇怪呢,他身后的亲兵忽然大喊了起来:“死人啦,死人啦......天雷炸死人了!”

天雷炸死人......那是某人坏事干多了?

韩常赶紧抬头看天,天上万里无云啊!这是怎么回事儿?难道真的是天雷?

他正心虚呢,山坡下面的宋军已经欢呼着发起了进攻!

“天雷杀金贼!天雷杀金贼啦!”

唔,这帮“掷壶兵”也忒奸诈,明明知道金兵营寨中腾出的火球是炸壶炸出来的,还喊什么“天雷”。

韩常当然是怕天雷的,而且他也没想到宋军打出的床子弩就是天雷......火药武器他当然见过,但是没有这种威力的,要炸成这样,得老大一个铸铁“炸球”,这玩意死沉死沉的,根本不可能用床子弩发射。

所以他现在真的有点相信刚才的爆炸来自天雷......天雷滚滚啊!那是要杀恶人吧?

这个杀人、放火、抢劫、“强牵”的恶行他韩常都干腻了,这个算恶人吗?

不过心再虚,也挡不住韩常继续为恶的决心!

他看见宋军喊着“天雷杀金贼!”的口号涌上来了,立即就从小马扎上站了起来,抽出自己的弯刀,大声呼喊:“辽东汉儿,立功的时候到了......有功者必赏,敢后退一步者立斩!”

“轰轰轰......”

韩常的呼喊声未落,又是几声“天雷”炸响!

韩常赶到天雷的落点好像离自己又近了些......这说明上面有人在瞄准啊!

于是他赶紧大步向前——他得躲开天雷啊!

向前挪了十来步后,韩常就到了第一线,顶在了手底下的汉儿军官兵身后。他的汉儿军官兵也都听见背后传来的雷声了......不过他们也不敢临阵脱逃,再说了这天雷也不会因为他们从战场上跑路了就不“雷”他们了。

这天雷又不是大宋的......

所以这群搞不清状况的汉儿兵就一边念着各种佛经,一边张弓搭箭,试图杀生。

而宋军的羽箭、木羽箭也很快射过来了......并不是所有的宋军“掷壶兵”都在射箭,只有大约三分之二的宋军队级方阵停止前进,开始用神臂弓或步弓射箭压制对方的火力。余下的宋军,则以盾牌开路,继续蒙头向上,一边冲还一边大喊:“天雷杀金贼!”

而“天雷”还在不停落下,发出吓人的轰鸣声。

不过金兵大将韩常却丝毫“不惧”,还一边在自家阵后来回走动,一边大呼“杀蛮”,以鼓舞士气。

但是不断落下的天雷和宋军的箭雨,还是极大的扰乱了这些作恶多端的辽东汉儿军的军心,他们射出去的箭也有点失了准头,以至于三队举着盾牌冲锋的“掷壶兵”也没付出多大代价,就已经冲到了汉儿军营前一二十步开外。不过他们并没有一鼓作气冲上去,而是支起的步兵用来防箭的长盾牌,遮挡住金人直瞄的箭镞,然后顶着抛射过来的箭雨,点燃了随身携带的炸壶......

这可不是一个两个炸壶,而是二百多个炸壶一起扔出来,顿时就砸中了不少汉儿军兵士的脑袋和身体,被砸得头破血流的兵士们惨叫起来,随后又是惊呼:“铜壶,铜壶,铜壶啊......”

铜壶?

被几个亲兵用圆盾遮护住的韩常也觉得不可思议,铜壶多贵啊!怎么可能用来砸人?莫非有诈?想要趁着自家的勇士去捡铜壶的时候发起冲锋?

“不许捡,”想到这里韩常就大呼起来,“谁都不许捡铜壶,违令者斩!”

不过“谁都不许”的那个“谁”肯定是不包括韩常自己的,他是万户嘛,捡个铜壶算什么?于是他就大步走向一个落在地上的亮晶晶的铜壶,这壶的壶口还在冒烟?这是怎么回事?

想到这里,感到好奇的韩常就弯腰去捡......

轰隆隆,辽东汉儿军万户都统韩常被炸身亡!

喜欢大宋有种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