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深火热小花喵 男人在什么时候最舒服

  • A+
所属分类:广告制作

希夷老祖的话让陈义山笑也不是,说也不是,自己不好意思了半天,才肃容说道:“希夷先生,现在就你我两个人在,咱们说些正经话。”

希夷老祖有些吃惊,紧张的看了看四周,又悄然往后退却了几步,道:“义山仙友,你什么意思?”

陈义山狐疑道:“你躲我干什么?陈某是想跟你交流交流仙法。”

“哦~~好啊,贫道也正有此意!”

“实不相瞒,陈某修仙的根基打的不好,境界提升全凭机缘,倒是有几个自己琢磨出来的法术颇有意思,可以让希夷先生指点指点。”

希夷老祖稍稍愕然,道:“修仙的根基无非是如何聚敛天地灵气,导引入体,而后更易脏腑血脉,洗髓伐经,换骨脱胎……根基若是不稳,后续的一切便都无从谈起。贫道瞧着仙友你的修为已经高深至极了,应当是远在贫道之上,又怎会说自己的根基不好呢?”

陈义山道:“希夷先生收敛天地灵气是一点点积少成多的吧?”

“那是自然。”

“陈某却不是啊。”

陈义山笑了笑,扯动着百衲麻衣的襟袍,打算脱下来让希夷老祖看,希夷老祖却吓了一跳,急道:“义山仙友且住,不要脱衣!贫道不是那样人!”

“哎?”陈义山茫然道:“你不想看看这件麻衣吗?陈某聚敛天地灵气最大的助力便是它了。”

“哦?”

希夷老祖擦了一把汗,又诧异的看了看那麻衣,道:“恕贫道眼拙,实在是瞧不出此衣有何妙处。”

陈义山道:“这件麻衣其实不是凡品,乃是个宝贝,尘落而自静,灰染而自洁,从来不必换洗,而且刀枪剑戟不能伤之,水火雷电不能侵之,对陈某的仙体亦有颇多防护。但若说最大的好处,那便是它帮陈某聚敛天地灵气!”

希夷老祖听的双眼放光,心痒难搔,道:“这麻衣如此奇妙么?仙友不妨细细说来,它到底如何聚敛?”

陈义山心里好笑,暗忖道:“你自己弄出来的宝贝,反倒来问我怎么用。”嘴里说道:“这件麻衣能结衲,但凡是陈某做了什么好事,它便会自行生出一个补丁,每每生出补丁的时候,就会有极其浓郁的天地灵气主动涌入我的体内!而且,它结的补丁还会发生异变,异变之后,聚敛而来的灵气会更多更精纯!”

希夷老祖吃惊道:“还有这样的异事?!”忍不住去扯陈义山的麻衣,仔细看了又看,道:“敢问仙友,哪里来的这宝贝?”

陈义山笑道:“得异人传授。自从有了这件麻衣,陈某不用在十洲三岛二十四洞等灵气充沛浓郁的地方修炼,只是在红尘俗世中就能把仙道修成。”

“异人传授?什么样的异人?”

“就如希夷先生这般的。”

“义山仙友取笑贫道啦,呵呵~~贫道明白,有些事情不便明说。可是,补丁在哪里呢?贫道如何瞧不见?”

陈义山诧异道:“希夷先生瞧不见吗?只要有如炬之慧眼,就能看得见善缘之补丁。你看,那些补丁一片片的结在前胸后背还有两袖之上,熠熠生辉,洁白如羽,累累摞摞,恍若鸟翼。”

希夷老祖摇了摇头,道:“慧眼是什么?贫道根本不曾听说过,也瞧不见仙友所说的补丁,真是好生遗憾。”

陈义山“哦”了一声,心道:“原来你现在还不知道慧眼,但你迟早会炼出来的。”嘴里说道:“所谓慧眼如炬,看什么都洞若观火,它是以三魂之力为根基加以开启的。有了慧眼目法,便能看出许多未知未识之存在的虚实底细,譬如某某的出身,某某的修为高低,某某的道法破绽,连同法宝,在慧眼的凝视之下,敝益也都无所遁形。”

希夷老祖惊道:“好厉害的目法!务必请仙友帮贫道看看,贫道的修为有哪些破绽?”

陈义山苦笑道:“希夷先生的功法近乎完美,陈某的慧眼瞧不出什么破绽来。”

其实,哪里是没有破绽,是他的慧眼在看希夷老祖时并无效用。

本来他这慧眼就是受希夷老祖所赐,见到本主,自然是看不透的。

“瞧不出什么破绽吗?”

希夷老祖很是怀疑,道:“这世上哪有什么功法是近乎完美的?”

陈义山忙转了话头,道:“希夷先生,还是说一说仙道根基吧。陈某仰赖这麻衣聚敛天地灵气,终非长久之计啊。先生可有善法教我?”

希夷老祖笑道:“你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啊!贫道若是有这样一件麻衣,何必苦苦的一点一点聚敛灵气?但去做善事就好啦。莫管灵气是怎么来的,只要归了你,那便是你的。仰赖便仰赖,谁又不能脱了你这件麻衣,怎么就不是长久之计了?”

陈义山道:“只怕总有一天要脱下来。请先生教我!”

希夷老祖叹了口气,道:“也罢,那贫道就卖弄了,把自己的纳气之法说出来,请义山仙友参详参详。”

“多谢先生了!”

“客气。”

当下,他二人坐在壶山之上,促膝而谈,一个说的仔细,一个听的认真,讲到妙处,祥云化作天花乱坠,各自都是欢喜不尽!

陈义山心道:“老祖啊老祖,直到这个时候,你才算是我的真正老师啦。”

将希夷老祖所传之术牢牢记在心里之后,陈义山又把自己钻研习得来的法术一一施展出来,让希夷老祖指点。

什么天罡雷法、地煞火法、钉魂术、加持术、摄空仙术、奔雷身法、石遁仙术……都不藏着掖着,连托梦术、避水术都说了。

只土遁神通须得用到先天元炁,神谕术须得用到香火,谅希夷老祖也不精通擅长,陈义山便隐去不提。

希夷老祖看了良久,又思忖了良久,才缓缓说道:“义山仙友所演练的这些法术,各有所长,也都极尽妙用,贫道无可指摘。唯有一个托梦术,能让三魂七魄出窍,似乎没什么用处,不知道义山仙友修炼它是为了什么?”

水深火热小花喵 男人在什么时候最舒服

陈义山羞愧道:“原本是想炼分身术的,可惜没成,倒弄出了个四不像的无用之术。”

希夷老祖笑道:“若说分身术,那有何难?你若想学,贫道教你便是。”

喜欢麻衣道祖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