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温度肉车r 最爽的乱惀小说

  • A+
所属分类:影视广告

刘邦投降去了陇西这件事儿让嬴子婴并没有高兴太久。

邯郸郡传来了消息,彭越反了,发布了讨伐秦国三十六大罪状,然后宣布加入唐国。

唐国也迅速的做出了回应,先是痛骂了秦国不是个东西,你看,自己人都骂。然后表示,他们非常愿意接受彭越。

这要是没点儿反应的话,那嬴子婴就真的是惯着孩子的家长了。

嬴子婴还没有下令,吴起已经做出了反应,亲自提兵五万,从太原郡进入邯郸郡,试图包围涉县,将彭越困死在这里。

而另一边,嬴子婴也下令,命令薛仁贵带着岳云和裴元庆,统兵五万,从邯郸郡南方进入,快速攻占邯郸郡。

但是想要快速的攻占邯郸郡,那现在唐国占据的河内郡便是必须经过的地方。

而河内郡的太守,之前说实话嬴子婴一直都不知道。

等到这个时候,他才发现,河内郡的太守竟然叫做李克用。

就为了这件事儿,他和系统狠狠的“商量”一下。

而系统却明确表示,现在已经彻底乱套了。指不定什么时候就会有乱入的人出现。所以说,淡定,一切都要淡定。

而嬴子婴则表示,呵呵。

现在高端的那些人才其实已经出来的差不多,嬴子婴手里边也握有不少。所以说,其实不管出现谁,他的内心都不会有太大的波澜。

但是是真的气啊!

刚开始这破系统整的挺玄乎,还有个什么平衡系统。

现在回头一看,好家伙,全是乱入。

掰着手指头算一算,其实嬴子婴真心不亏。现在为止出现了二百多人,他自个儿手里边就捏着将近一百人。

还要怎样?

这么想想的话,还是挺BUG的。

但是本着有便宜不占王八蛋的原则,嬴子婴以各种理由又从系统那里弄了一张动植物卡,直接兑换了玉米种子。

系统一边说着嬴子婴的心真黑,一边还在庆幸,好歹一张动植物卡就给打发了。

临出发的时候,嬴子婴才想起来,薛仁贵到现在竟然都没有一匹马。

这怎么行?

想起手里边还有两张宝马的召唤卡,直接就用了。

现在不用还当真留着过年啊!

给了薛仁贵一匹武力加5的马,给了岳云一匹武力加3的马。

这让裴元庆就很不爽了,凭什么给岳云不给他?

嬴子婴瞪着眼说了一句:“你没有吗?”

裴元庆直接蔫了。

其实仔细看看,他的照夜玉狮子还是要比岳云的不知名战马要帅气很多。

就这样,三人率领着五万大军出发了,其中有一万是衙内军。

这就相当于练兵了。

按照

社交温度肉车r 最爽的乱惀小说

嬴子婴的想法,就揍一个彭越,动用了十万人,简直就是大炮轰蚊子。

这边薛仁贵刚走,嬴孙氏就来找嬴子婴了。

别的事儿没有,就问了一句话,貂蝉是不是要从冷宫里边放出来啊!

嬴子婴一拍脑瓜,才想起这茬来。

在他的印象当中,好像已经放过一回了啊!就过年那会儿。

怎么现在又来了一回?

仔细算算,三个人差不多也都要生了。

一想到这事儿,嬴子婴就有些心烦。摆摆手对嬴孙氏说:“这些事儿你看着安排就好。”

嬴孙氏沉默了半晌,说道:“其实,我觉得你应该和貂蝉谈一下。”

嬴子婴皱起了眉头,没好气的说:“谈什么?怎么谈?难道还真让他去找吕布不成?”

嬴子婴看着直愣愣看着他的嬴孙氏,眉头皱的更深了。

“你真是这么想的?”嬴子婴疑惑的问道。

社交温度肉车r 最爽的乱惀小说

嬴孙氏说:“我要是不是这么想的干嘛要跟你说呢?”

嬴子婴说:“你不觉得如果貂蝉真的跟吕布走了,那么到时候整个秦国的脸面往哪儿放?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连个女人都管不住,还谈什么皇图霸业!”

嬴孙氏说:“反正该说的话我也跟你说了,怎么办你看着办吧。”

说完,扭头就走。

嬴子婴望着嬴孙氏的背影,久久无语。

日落时分,嬴子婴还是把貂蝉叫到了他的书房。

貂蝉还是貂蝉,还是那么的漂亮,那么的有礼,那么的惹人怜爱。

要说有什么变化的话,那就是身上的气质更冷了一些。

嬴子婴叹了口气,亲自将貂蝉扶到了椅子上,就那么直愣愣的看了貂蝉好一会儿。

“陛下……”

貂蝉朱唇轻启,想要说什么,却被嬴子婴拦住。

嬴子婴扭过头,背过身去,像是无奈又像是果决的说:“你是不是一直都爱着吕布?”

貂蝉闻声浑身颤抖了一下,手中的茶杯再也握不住,“啪嗒”一声掉在了木地板上。

“扑通”一声,再次跪倒在地上,嘤嘤哭泣起来。

“陛下,自从遇见陛下以后,貂蝉便与吕布之间再无一丝爱恋。如若陛下心中有气不顺,还请陛下待我生下孩儿,自戕!”

嬴子婴转过身子,嘴唇有些哆嗦。

对于他来说,能够说出这样的话已经是极限。

他对貂蝉有爱吗?或许有吧。毕竟貂蝉长的和他前世的妻子那么像。

真的爱吗?他又说不上来。感觉和这一世的貂蝉,更多的是多巴胺的分泌。

毕竟,不管怎么说,中间一直夹着个吕布,让嬴子婴非常的难受。

怎么说呢?占有应该更贴切一些。

“现在,朕给你一次机会,只要你现在点点头,朕便可以放你和吕布离开这深宫大院,去过你们神仙眷侣的生活。”

貂蝉根本就没有犹豫,说:“当陛下封臣妾为八子的时候,臣妾便生是陛下的人,死是陛下的鬼。如果陛下现在嫌弃我的话,便找一处地方把臣妾埋了便是。

不要再说如此伤人之话了。”

嬴子婴长长的出了口气,停顿了一下,还是再次说了一遍:“你听好了,机会只有这么一次。如果你不把握住的话,以后……”

“陛下!”貂蝉粗暴的打断嬴子婴的话,抬头瞪着血红的眼睛流着泪水看着嬴子婴说:“难道真的要让我死在这大殿里吗?”

嬴子婴长长的呼出了一口气,弯腰将貂蝉从地上扶起,淡淡的说:“你都听到了吧?”

屏风后边,喘着粗气的吕布缓步走了出来,一句话也不说,难以置信的看着眼前的貂蝉。

貂蝉看到吕布愣了一下,也仅仅只是愣了一下,没有更多的表示。

“你……”

吕布想说什么,最终没有张开嘴。

“你别逼她了,或许她急了,真会死在这里。去做你该做的吧。把张辽和高顺都带上。”

吕布冷哼一声,拉开房门走了出去,声音依旧在大殿上回荡。

“如果河西走廊丢了,我吕布提头来见!”

喜欢召唤之这个主公有点儿雕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