藤浦惠 我和黑大佬的365天是真做吗

  • A+
所属分类:广告制作

这一世,我们只站在朋友这一边。

傅昀深眼睫动了动。

他桃花眼弯起,和喻雪声握拳:“多谢,兄弟。”

道一声兄弟,一切无需多言。

“只有兄弟,没有姐妹吗?”凌眠兮探了个脑袋,“我也来帮你了好不好。”

她偷瞄嬴子衿:“以前也是我帮你的。”

“姐妹?”傅昀深环抱着双臂,“我这一世见你的时候,你还在地上爬,吃奶嘴。”

他神情懒洋洋:“这个印象太深刻,实在是忘不了。”

凌眠兮:“……”

聂亦伸手,将凌眠兮拉到身后来,安慰她:“他意思是你也是兄弟,大兄弟。”

凌眠兮气得不清,她掐着他的腰,宣布:“我要换个不直男的男朋友。”

五少爷愣愣地出现在傅昀深身后的这几个人。

就在前不久,他们才刚在莱恩格尔家族大家长的竞选上露过面,也在整个世界之城引起了轩然大波。

这几位,都是贤者。

五少爷怔愣好半天,忽然发出了一声惨叫:“卧槽,大哥!救命啊!”

谁能告诉他,为什么他大哥会认识这么多贤者?!

这年头,贤者已经跟萝卜一样,地里一个坑一个吗?

傅昀深淡淡地扫了他一眼:“闭嘴。”

五少爷立刻乖巧,他惊叹:“牛逼啊大哥,这阵仗,贤者院也能攻得下来吧?”

“没兴趣。”傅昀深懒洋洋,“走了。”

刚走了几步,他又停下。

“对了,你还是留下。”傅昀深看向凌眠兮,“你的武力值不高,也没办法隐匿,容易出事,跟夭夭一起吧。”

兴致勃勃的凌眠兮:“……”

她好像的确跟修一样,在众多贤者里面,是为数不多手无缚鸡之力的那几个。

贤者恋人的特殊能力是共生。

说它普通又不普通,能把两个人的命运连在一起。

但说它厉害,一般时候又用不到。

看样子连贤者隐者的绝对隐匿都比不了。

秦灵瑜虽然不是战斗型贤者,可她的梦境控制杀伤力却巨大。

凌眠兮眼泪汪汪:“阿嬴,你男人欺负我。”

“没事,我帮你欺负他。”嬴子衿塞给她一根棒棒糖,挑挑眉,“他昨天惹我生气了,今天我不让他进屋。”

凌眠兮眼睛一亮:“太巧了阿嬴,我对付聂亦也是这招,其他对他这个直男来说,都是对牛弹琴。”

聂亦捏了捏眉心,开口:“小眠。”

“来啦来啦。”凌眠兮抱住他的胳膊,“我最爱你了是不是,小亦亦?”

聂亦:“……”

没办法,女朋友一撒娇,还有什么事他不能做?

“大嫂,哎,大嫂。”五少爷屁颠屁颠跟在女孩身后,“所以那天这些贤者大人们真的就是特地来给你撑腰的?都把我骗过去了,那理由,一个比一个找的好。”

“嗯。”嬴子衿咬着棒棒糖,“你大哥,也是贤者,战斗力最强的一位。”

五少爷:“???”

艹,他的世界观魔幻了。

嬴子衿和凌眠兮以及聂亦回到莱恩格尔家族,和路渊、素问打了招呼后,上楼休息。

她靠在椅子上,望向远处的那座浮空建筑:“圣战……”

嬴子衿按了按又疼了起来的头,有断断续续的画面不断闪过。

她一直知道她失去过一段记忆。

现在看来和世界之城有关。

会是什么?

**

贤者院。

一队骑士已经将玉绍云带到了魔术师的专属实验室。

实验室里是瓶瓶罐罐,有医学仪器,也有炼金药炉。

多钟气味交织在一起,十分刺鼻。

绍云抿着唇,面容坚毅,没有露出任何畏惧之色。

“玉绍云是吧。”魔术师从实验桌前抬头,转过身,“你很有勇气,我欣赏你的气魄,这年头,有胆量的人实在是不多了。”

绍云没说什么,直接开门见山:“我只需要出城,玉家族大家长的职务,我已经移交给了后一辈。”

“对对,没错,就是让你出城。”魔术师慢吞吞地晃了晃手中的药罐,“这是我炼制的两种毒药,你能抗过去,你就可以出城。”

绍云皱眉:“毒药?”

离城的手续一向是贤者教皇和贤者女皇管,只会清除记忆废除武力。

“哦,对了,反正你大概率抗不过,我就和你聊聊。”魔术师摸了摸小胡子,“知道造成你妻离子散,造成你儿子这辈子都无法原谅你的罪魁祸首是谁吗?”

不等玉绍云反应,他自问自答了:“是我。”

“是我将S-23这种毒药交给了另外两位贤者,然后他们派人追杀傅流萤一路到华国。”

绍云的神色骤然一变!

“傅流萤肯定是要杀的,不过她为了保护她的家人,选择自裁了,但傅家的那两个老家伙,啧啧,有勇气。”魔术师摇头一笑,“一个死了,一个被喂下了毒药。”

“这些,你都知道吗?”

绍云手指握紧,死死地看着他。

“听说你出城是要为傅流萤守墓?不愧是夫妻。”魔术师感叹了一声,“都这么喜欢为彼此牺牲,只可惜,你的牺牲晚了一步,啧啧,真是个悲剧。”

悲剧是什么?

悲剧,就是把美好的东西毁灭给人看。

他就喜欢看这样的悲剧。

玉绍云的背脊猛地绷紧,额上青筋暴跳。

他手一握,倏然将佩剑抽出。

银光乍现而出,直直地朝着魔术师的咽喉刺去。

“锵!”

佩剑定在了空中,寸步也不能前进了。

“唉唉唉,虽然我不是战斗型贤者,但你一个肉躯凡人也没办法和我比。”魔术师用手指轻轻松松夹住玉绍云的剑,“你看,我连毒药都不用,就能够杀了你。”

“凡人,总妄想着和神相比,简直是荒谬。”

玉绍云听着这些话,只觉得浑身发冷。

以前不是这样的。

一心只会保护世界的贤者,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行了,话不多说。”魔术师打开药罐,“来试药吧,我还是说到做到,你扛过去了,你就能够出世界之城。”

他说着,就要把两枚药强硬地往玉绍云的口中塞。

然而,药才刚出瓶罐,忽然!

“嘭!”

两颗药丸在外力的冲击下炸了开来,

“他能不能打过你,我不知道。”同时,一道淡漠的声音响起,“但我能不能废了你,那还是可以的。”

魔术师气急败坏,猛然转头:“谁?!”

他还没来得及看清来人,眼前就是一花。

下一秒,他被捏住了咽喉,双脚逐渐腾空。

看间突然出现的男人,绍云愣了一下:“小七?!”

“嗯,是我疏忽,没有和你说,要出城找我就可以了。”傅昀深撇过头,“你是她爱的人。”

绍云的身子蓦地一震。

魔术师却是大惊失色:“是你?你怎么进来的?!”

傅昀深没说话,就这么捏着他的喉咙,径直往外走。

魔术师大叫一声,直接用上了七八种毒药。

但是,却没有任何反应。

这些毒药,竟然对傅昀深都不管用!

魔术师第一次慌张了起来,冷汗涔涔。

原本他是无法制作毒药的。

他的炼药天赋,也只能让他制作对人类发展有益的瘟疫解药和延年益寿的药等。

他是在大人的帮助下,开启了逆位,这才能够制作各种各样的毒药。

毒药,可比解毒好玩多了。

可这是怎么回事?!

“伯父,事情说来很长。”喻雪声扶起玉绍云,浅浅一笑,“还是先回家吧。”

玉绍云还处于怔愣之中。

有修的绝对隐匿在,根本没有人发现傅昀深闯进贤者院直接带走了魔术师。

傅昀深手一松,将魔术师直接扔在了车上。

“你敢动我?”魔术师咬着牙,色厉内荏,“你信不信,我要是出一点事,塔和昼言绝对不会放过你!”

傅昀深再强,能和战斗型贤者打吗?

“你说他们?”傅昀深转头,微笑,“他们两个被我打废了,你还要问什么?”

喜欢真千金她是全能大佬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