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宋文史漫谈(七十六)奚梦瑶摔了 广告界疯了

小宋文史漫谈(七十六)奚梦瑶摔了 广告界疯了

11月20日,上海维密秀,中国模特奚梦瑶意外摔倒。这一摔,整个广告圈儿疯了,纷纷推出借势文案。冠珠陶瓷率先跟进,广告语是“不恨天高,就怕地滑。冠珠陶瓷,无惧地滑。”配图是奚梦瑶的那双穿着高跟鞋的脚。

小宋文史漫谈(七十六)奚梦瑶摔了 广告界疯了

东风日产也不甘寂寞,迅速在官方微博里表达了对奚梦瑶的同情和关注。最可恨的是一组网友以杜蕾斯的名义做的恶搞图片,配文是“有凸点,不怕滑,亲密零距离”,图片即是奚梦瑶摔倒时的图片。但是事实上杜蕾斯也借势了,但这一次,他们没有恶搞。只是在微博上写下了这样一段话:“模特自己国家的。说过的话要算。一个品牌,拿别人摔倒做文章,挺无聊的。感谢每一个提醒我杜蕾斯要追热点的人。”

很显然,在这一轮的较量中,杜蕾斯赢了。赢在对人的尊重,赢在没有把自己的产品营销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杜蕾斯这一次的表现,其本身也是值得尊重的。还有奚梦瑶,摔倒后并未放弃,而是重新站起来,继续优雅地走完了全程。这一点,亦是值得尊重的。也有人质疑奚梦瑶的专业素养,说她在国际舞台上摔倒是因为专业水平不过关、反应慢。但是我想说,这些说风凉话的人,有种你去走走试试。生活中随时都有意外发生,我们要做的不是嘲笑别人,而是抱有一颗同情和宽容的心,回归最基本的人性。

还记得,去年特朗普当选总统的时候,广告界的各种恶搞和段子便已层出不穷了。其切入点之低俗,价值观之卑劣,让人不齿。但是当时并未有太多反感,因为恶搞的对象毕竟是美帝国主义的总统嘛,对于这个老是借钱不还的世界警察,恶搞一下无伤大雅。但是这一次,恶搞一个意外摔倒的中国模特就显然不合适了,况且活动举办地还在中国的上海。我们要有最基本的原则和操守。

曾几何时,某著名小品演员带着自己的得意之作去美国演出,却因作品涉嫌嘲笑残疾人而被赶下舞台、禁止演出。该演员始终不明白为什么在国内如此受欢迎的作品,到了国外却遭如此冷遇。时至今日,一个模特的摔倒却引发了一场全民的狂欢。我不知道,如今的人们,到底是怎么了,这是典型的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试想一下,如果摔倒的那个人是你自己,你还会如此地幸灾乐祸吗?

小宋文史漫谈(七十六)奚梦瑶摔了 广告界疯了

在大街上,每当有行人摔倒、吵架打斗、车辆刮蹭等事件发生,毫无疑问,周围总会围上许多围观的人们。我们通常把这些人称作看热闹的,他们往往只会袖手旁观、指指点点,但却很少挺身而出。

小宋文史漫谈(七十六)奚梦瑶摔了 广告界疯了

去年驻马店那个在斑马线上遭遇多次碾压的白衣女子为什么死了,就是死在旁观者的冷血无情上,但凡有人愿意出手扶她一把,她也不至于命丧黄泉。但是很遗憾,那围观的人们都把她的遭遇当成热闹来看了。这些人,鲁迅先生把他们称之为“看客”。

小宋文史漫谈(七十六)奚梦瑶摔了 广告界疯了

和平年代,“看客”看的是热闹;国家危亡时,“看客”看的是挺身而出的人们如何被敌人绑赴街头,血洒当场。他们从来不知道,那挺身而出的英雄们之所以会挺身而出,为的乃是千千万万个如他们一样的“看客”呀!

小宋文史漫谈(七十六)奚梦瑶摔了 广告界疯了

于是我又想到了南京大屠杀。那三十万人可不仅仅是手无寸铁的平头百姓呀,更多的是缴械投降的士兵。在面对日军的屠杀时,没有一个人敢于挺身而出、振臂一呼。或许,大家都是出于自保吧。毕竟,“出头的椽子先烂”这个道理大家都明白。于是大家一个个都再度沦为了眼睁睁看着同胞在自己面前倒下的“看客”,直到三十万人全部被杀光。本来是出于自保,每个人都在冷眼旁观,可最终的结局却是谁都未能幸免,全部倒在了日军的屠刀之下。这样的结局,岂不悲哉。人云南京是座悲伤的城市,悲在哪里?悲就悲在三拾万人的集体无意识,集体当看客。

小宋文史漫谈(七十六)奚梦瑶摔了 广告界疯了

好吧,说了这么多,想表达的意思其实只有一个。那就是千百年来“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各人自扫门前雪,不管他人瓦上霜”的思想实在要不得。至于像这次维密摔倒事件中某些人所表现出来的种种举动,就更是毋庸讳言了。我们要始终保持的,是人性和最基本的悲悯之心。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