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码黄动漫在线观看 难逃 车厢 (h)by清糖

  • A+
所属分类:广告制作

自行车的事情,几乎掩盖了连环杀人案的热度。

长安几乎都在议论付拾一的自行车。

尤其是,李长博在学会了之后,坚持骑车载着付拾一上下衙门。

于是长安城就多了一道亮丽的风景:每日他们上下衙门的路上,必然有至少三层人,就是为了围观自行车。

每每见到这个情景,付拾一除了一种怪异的羞耻感之外,还有一滴滴的心痛:如果每个人收一个钱的门票费,说不定存下来的钱,都能再买两个店铺了!

不过,围观归围观,还是要感谢围观群众素质极佳,所以并没有发生掷果盈车的事件。每天付拾一和李长博,还是能够安全到衙门。

而衙门里,其实也都表示很新奇,不少人都会忍不住上来摸一摸车。

李长博悄悄和谢双繁他们商量:“你说,如果咱们衙门置办几辆车怎么样?”

付拾一脑子活泛,当即就猜到李长博的意思。

谢双繁沉吟一二,考虑经费问题:“咱们现在的钱,怕是买不了多少。”

厉海这次发言就很积极:“五辆足以,长安城不可纵马,若有紧急事,五人驰援,可控场面。”

付拾一震惊看他:果然男人都爱纯机械的东西啊!连厉海都不例外么!他对上除辛,都没这么多话!

李长博也跟着颔首:“而且,各处街亭也可准备一辆,方便通讯之用。”

谢双繁开始肉疼:“那得多少钱——”

“问陛下要。”付拾一出馊主意:“我看他那意思,肯定是要大规模生产的,咱们脸皮厚一点,软磨硬泡,要个十辆。其他的再从民间购买。”

以自行车的风靡程度,再以现在这些贵族们的尿性,那还不得人手一辆?

所以不管陛下还是民间,肯定都会将这个事情尽快发展起来。

李长博微笑:“明年陛下准备大规模开始推广种植芸薹。芝麻。创建油坊。”

付拾一一下子眼神都亮了:“那咱们吃油自由的日子,就不远了!”

而且,也不心疼点油灯了!

她暗暗想,更再搞到花生种子,向日葵种子——花生油,瓜子油,更添加了油的种类啊!

畅想了一下未来,付拾一只觉得心里火热火热的。

正说得热火朝天,忽然方良进来禀告:“郎君,兵部来人了,说要求见您。”

李长博和谢双繁交换了个眼神,然后慢吞吞道:“你家郎君不是去练车了吗?你又不知他在何处。”

方良从善如流:“对对对,所以我就问了——”

他的目光,挨个儿从付拾一和谢双繁脸上滑过。

付拾一举双手无辜脸:“我就是个干体力活的,对死人我熟,活人就算了吧。”

谢双繁左看右看,忙道:“我年迈体弱——”

李长博微笑脸:“正好坐下一同饮茶说话,脏活累活,交由我们年轻人。”

说完之后,李长博拉着付拾一就走,上演了一个什么叫年轻人,脚程快。

谢双繁气得捶胸顿足:“一点也不尊老爱幼啊!一点也不尊老爱幼!”

厉海悄然起身,面无半点变化,该干嘛干嘛去了。不知为何,他的脚步,却有那么一点轻快。

来衙门拜访的人,其实也算是意料当中的人。

这个人,是兵器大师。

兵器大师是坐轮椅被推着来的。

一见了谢双繁,他先是一愣,随后就直接了当问:“李县令何在?”

谢双繁捋了捋胡子,强压心头悲愤,缓缓解释:“您来得不巧,李县令去练车了。所以并不在——”

兵器大师估计也是个愣脾气,直接就打断了谢双繁:“外头那些人还等着看他的车呢,怎么可能他不在?”

这一句话,让谢双繁笑容僵在了脸上,偏偏还找不到任何借口来反驳。

他只能咳嗽一声,尴尬道:“您心里既然都明白,为何还要为难我呢?”

兵器大师也是言简意赅:“你让他来,我有好处给他。”

谢双繁这下更加紧张了:“那还是算了,这种事情让陛下知晓了——对谁都不好哇。您是不知道,这么多人盯着我们衙门看呢,有个什么事情,不是立刻就传开了?”

兵器大师沉默了一下,“有事我担责。”

谢双繁更僵硬了:“实在是没有这种先例。”

兵器大师将自己的轮椅往边上一滚:“那我就在这里等着,不走了。”

面对这种人,谢双繁是一点办法也没有。他叹了一口气,苦口婆心:“你来这里的目的,其实大家都心知肚明。你明白这个事情没有什么转圜余地,我也明白,又何必如此呢?事情就是那么个事情,唐律上写得明明白白。不是谁能做主的。”

他想了想,给出个馊主意:“要不,您让兵部尚书帮您在陛下那儿求情——”

“他不肯。”兵器大师的络腮胡上都写满了郁闷:“我没法了。”

谢双繁:……

他搞不定不

无码黄动漫在线观看 难逃 车厢 (h)by清糖

了这个人,最后只能无奈的去找李长博。

李长博听完,也是沉吟了片刻,最后就道:“让付小娘子带他去看一下绣娘吧。”

绣娘是收押在女牢的,付拾一带兵器大师过去,亲自给他推轮椅。

虽然也是木头轮子,付拾一一推就

无码黄动漫在线观看 难逃 车厢 (h)by清糖

知道人家这个比自家那个轮子做得好,于是真心实意夸赞:“这个轮子真不错。”

“我自己做的。”兵器大师很傲然的回了一句,不过下一句就又显得很卑微:“你们想要吗?我可以给你们做。我做的东西,和他们都不一样。我也可以教会你怎么做。”

付拾一婉拒了:“您这样的人才,还是去搞研究最好。给我们做木头轮子,实在是太屈才了。而且我一个仵作,也不会做这些木工。”

兵器大师不再言语,只是他的脸上,写满了落寞。

付拾一也怪替他难受的:这为人父母,管你是多能耐的英豪,也得为了子女低头下来……

女牢的条件还是好一些,采光好,而且也不是直接让睡地上,好歹给了稻草和被褥。也允许家里人送点梳子什么的日用品。

可即便如此,绣娘在这里头呆了这么多天,还是憔悴得不行了。

喜欢大唐验尸官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