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优电影 忘忧草蜜芽188

  • A+
所属分类:影视广告

日落前的的一瞬间,西面遮蔽天地边界的云层还竭力透着微弱的光,然后就并入黑暗的天际,再也无法分辨。庞统静静地坐在战马上,回忆着自己藉着最后亮光所见的一切。

在东西绵长,南北狭窄的五陵原上,十余里范围内排布着刘、曹、马三方合计数万名将士,分布在东、北、西三个方向十数条战线上。随着天色愈来愈暗,各个方向都已经渐渐消停下来。

最东面的马超和阎行所部的战斗结束得最早,阎行应该已经放弃了抵抗,带着少数人逃亡长安城方向。长安城上倒是灯火通明,有他的部属试图接应,而马超所部继续追击。

庞统明白,马超并不想他表现出来那样的莽撞狂躁,之所以盯着阎行,大约是想试试看有没有机会攻入长安吧。马超不愧是羌胡军的霸主,其胆大勇猛,真堪称一绝。

不过长安城里还有钟繇和诸多守将,本身也城高池深,马超应当没有机会的。

西面的黄忠、甘宁所部和李典、曹真二将也已经徐徐拉开距离。李典的本部部曲损兵折将不少,已经退后到非常接近曹军本阵的位置,但阵列丝毫不乱,显然尚有余力。

而曹真虽有胆色,却稍嫌鲁莽,他亲领少量骑兵占据着甘宁之前落脚的小寨,频频发起短距离的突击,结果被黄忠所部弓矢飞射,压回寨子里。若非天黑影响,恐怕甘宁很快就要围攻小寨了。

至于北面,汉中王的本阵与魏公本阵正对的这个方向……

在各处交战厮杀之声渐渐低沉的时候,惟有这里仍然有武器碰撞、人喊马嘶的声音。哪怕所有人都已疲惫、都已动摇,汉中王依然催动部属,抢在黑夜彻底到来之前,最后一次争取胜利。

只可惜,天已经完全黑了。原本打算跟进的将士开始拥堵在几条道路间,不知道该往哪里前进。战斗了一整天以后,各部建制几乎都没打散,没有办法回复统一的指挥,所以鼓角之类也没法使用。

后继兵力跟不上,最先突进的部队,又不晓得具体到了哪里,取得了什么战果。若真能打散曹操的中军,甚至杀死曹操,则曹军很快会爆发大规模的混乱,那时候或许能以乱战的方式求取全胜。

但这可能性不高,庞统听得到曹军本阵方向的纷扰,在初时大乱之后,渐渐趋于安定。看来汉中王的突击最终没有成功,他们将要撤回了。

这一场恶战,厮杀到此,究竟胜负如何?明日的局势又会怎样?与曹军的对抗会如何发展?与马超的关系又会如何发展?说到马超,还不能忘了那位与自己暗中定约的友人……对了,此战的人力、物力损耗也是骇人,之后须得与孔明好好商量,看看怎么才能尽快填补缺口,莫要给敌人可乘之机。

零零碎碎的事情,慢慢地在庞统脑海中盘算。他随即又想到,身为军师,迫得主君在一日之内亲自出面拖延时间,再亲自领兵陷阵求胜,这无论如何都不合适。

那是汉中王,是寄托大汉复兴希望之人,可不是我庞统能随意差遣的小人物。

今日之后,汉中王会怎么看待自己?还会像以前那样信赖和重用吗?

庞统叹了口气。他觉得,日后如果再遇到类似情况,自己的谋划绝不能如今日这般。

想到这里,庞统策马向前,对左右道:“我不是让你们搜罗灌木,捆扎火把么?快将火把全都点起来。赶快!”

当前的重要任务已非求胜,而是接引汉中王所部安然退回。天昏地暗,两军犬牙交错,若撤离的时候跑错了方向,可就大事去矣。

左右立即照他说的办。

他这军师将军的职位,也真不是白得的。虽是文士,却似比百战宿将更谙熟军务,指挥调度十分老练。数千人在曹军眼皮底下重整队列,每一什,都由什长高举起熊熊火炬,丝毫不乱。在火光映照下,各部军旗猎猎,形容严整;本部仪仗鲜明,不动如山。

明亮的火光固然暴露

奇优电影 忘忧草蜜芽188

了自身的位置,但也是向曹军的示威,是对玄德公所部最好的掩护。

没过多久,己方将士陆陆续续撤退回来。为防万一,庞统没有让他们入阵,而是亲自在阵前奔驰传令,让他们绕过本阵,聚拢到成国渠畔,顺便掩护辎重队伍。然而等了又等,始终没有见到汉中王和赵云。

庞统愈来愈心焦。

这样的战场,本该是军师将军为主君分担的时候,哪怕分担轻若鸿毛的一点点责任也好。可我什么都没做到,从头到尾都像个看客,坐观主君和同袍们出生入死。而导致他们出生入死的局面,又是我一手造成的!

他想起此前诸葛亮隐晦的提醒,更加急躁了,像是真的有一团火,在他的胸口燃烧着,烧灼着他的五脏六腑。

他的部下感觉到了庞统情绪不对,连忙分散开去,揪着退回来的将士打探。天光尚亮的时候,看看汉中王突击的距离也不算很长,可现在这段距离却宛若天堑,林林总总传回的消息更是千奇百怪。

有说汉中王挥剑与曹操大战,曹军本阵血流成河;有说曹军的援军已到,包围了汉中王所部,请军师速速救援;有说汉中王所部往长安城方向去了,打算和马超联手攻取长安……也不知道这些将士哪来这些有鼻子有眼的揣测。

偏偏庞统又没法呵斥。他也经历过很多次战斗了,知道这种状况出于将士们苦战后的强烈亢奋,这阵子,他们脑海中的现实和想象已经混合在了一起,只有战后慢慢冷静下来,才能分辨。

他只能冲着部下们喝道:“问什么问!不要慌乱,就在这里耐心等待!”

嘴上这般说着,他自己却忍不住抖缰催马,从阵列中跑了出来。他向前方昏暗处靠拢,想要靠近些,看得清楚些。可落在他眼里的,只有星星点点的稀疏火光和一片厚重黑暗。

“那人是谁?你认得么?”在距离庞统百余步开外,张郃问道。

建安十七年的荆州之战里,张郃和他的部下一万多人被困在大江的江心洲上,最终迫于饥困和疫病,成了荆州军的俘虏。好在与他同为阶下囚的还有曹氏亲族的核心人物夏侯惇,所以数月之后,曹刘两家达成协议,用荆州士民若干人换回了夏侯惇和张郃等人。

能够安然返回固然是好,

奇优电影 忘忧草蜜芽188

可战败被俘的耻辱却很难被洗刷。之后数年间,张郃的部属被打散分置,他本人也改任为相府参军,成了一个人憎狗厌的闲人。直到这一回,曹公尽起邺下精兵入关中,张郃才重新被启用,以平狄将军的身份督领一军。

因为这个缘故,张郃在关中作战格外积极,前阵子就在曹公眼前硬撼了马超所部铁骑。此番听闻曹公在五陵原与刘备决战,他领着五百人就不管不顾地赶到,是渭水沿线各部中最早抵达增援的。

可他来到战场之后,才发觉局面一片纷乱,诸军建制全都乱了套,连敌我都分不清楚。曹公的脸色更是难看,像是无心再继续战事那般,见了他随口吩咐两句,便让他领兵往成国渠方向协防。

张郃莫名所以,但又不敢耽搁,只得领兵一路向北推进,直至见到笼罩在光亮中的刘备军本部。随即他又拣选精锐,依靠满地僵卧尸体的掩护和几分好运气,很快接近到不能再接近的程度。

被张郃询问的,是他从战场上找来的一个都尉。这都尉眯眼观望片刻,答道:“不知此人是谁,但我亲眼见他时时陪伴刘备左右,必定是个重要人物。”

听说是个重要人物,张郃顿时来了兴趣。他对部下们道:“仗打不下去,难道我们就捞不着便宜?快把火把熄了!我们小心点,再迫近些,聚集强弓硬弩,射死他!”

喜欢汉鼎余烟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