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的小峓子5 白洁与高义

  • A+
所属分类:广告制作

宁卫民从没学过饭店管理。

他的学历,不过是上一世半工半读,在一所野鸡大学混下来的,其实跟张废纸差不了多少。

但他有心计,有丰富的社会经验、生存能力、投机手段。

还有这一世从康术德身上学到的为人处世、待人接物的大学问。

以及不知不觉中因为收藏,对我们的民族遗产,传统文化所产生的爱好和兴趣。

这些东西,远比大学里的知识更实用。

何况他还赶上了改革开放、经济搞活初期,千载难逢的黄金商机。

在当下市场准入门槛较高,真正的高档餐饮企业没有几个,国内人力技术成本十分低廉,旅游和餐饮市场需求却在飞速激增的大环境下。

他能够打着国内第一家外企的招牌,依靠皮尔·卡顿公司的资源作为后盾。

甚至获得了重文区服务局和天坛公园两个有权、有地、有关系的官方合作伙伴鼎力支持。

更有“张大勺”、庞师傅、常静师傅、艾师傅、罗师傅、常玉龄、刘永清这样各行各业的民间技艺高手真心相助。

可以说他所面对的市场环境,堪称千载难逢的美好。

他所占据的商业优势,同样是得天独厚,前所未有的。

要是在这种情况下,他所创办的饭庄仍然不能获得巨大的成功,那可真的说不过去了。

1978年之后,改革的春风吹遍神州大地。

共和国带着刚刚摆脱禁锢的喜悦,沐浴在新时代的光辉里。

只是尽管社会大体环境在持续不断的好转。

但也并非所有人的日子,都能于第一时间扭转颓势,奔向幸福的康庄大道。

因为有句话说的好,全天下幸福的人都是一样的,而不幸的人却各有各的不幸。

别忘了,五个手指头还不是一边儿长呢。

人世间总有那么少数的几个人,是背得离谱儿的特例。

明明没做错什么,他们的日子却在酸涩的苦水里越浸越深,一点儿不见好转的迹象。

让人无法不心生同情。

另一位同样有权住这两间小房的主儿,也在1979年冬天,跑回京城来了。

这就是返城知青宁卫民。

说起这小子,更是个苦孩子。

只是尽管社会大体环境在持续不断的好转。

但也并非所有人的日子,都能于第一时间扭转颓势,奔向幸福的康庄大道。

因为有句话说的好,全天下幸福的人都是一样的,而不幸的人却各有各的不幸。

别忘了,五个手指头还不是一边儿长呢。

人世间总有那么少数的几个人,是背得离谱儿的特例。

明明没做错什么,他们的日子却在酸涩的苦水里越浸越深,一点儿不见好转的迹象。

让人无法不心生同情。

只是尽管社会大体环境在持续不断的好转。

但也并非所有人的日子,都能于第一时间扭转颓势,奔向幸福的康庄大道。

因为有句话说的好,全天下幸福的人都是一样的,而不幸的人却各有各的不幸。

别忘了,五个手指头还不是一边儿长呢。

人世间

年轻的小峓子5 白洁与高义

总有那么少数的几个人,是背得离谱儿的特例。

明明没做错什么,他们的日子却在酸涩的苦水里越浸越深,一点儿不见好转的迹象。

让人无法不心生同情。

另一位同样有权住这两间小房的主儿,也在1979年冬天,跑回京城来了。

另一位同样有权住这两间小房的主儿,也在1979年冬天,跑回京城来了。

这就是返城知青宁卫民。

说起这小子,更是个苦孩子。

另一位同样有权住这两间小房的主儿,也在1979年冬天,跑回京城来了。

这就是返城知青宁卫民。

说起这小子,更是个苦孩子。

宁卫民是1961年生人,父亲宁长友是大栅栏起重社的三轮车夫。

年轻的小峓子5 白洁与高义

他两岁的时候,就因为烟酒无度犯了脑淤血,早早过世了。

宁家实打实,没有什么亲戚朋友。

所以这幼年丧父的孩子,连一天好日子都没有过。

全是靠他那个在街道缝纫社上班的寡妇妈独自拉扯大的。

至于他们娘儿俩搬到扇儿胡同2号院来,当然是康术德一家搬走之后的事儿。

主要是街道干部们特意照顾,可怜卫民妈寡妇失业的不容易。

觉得她们要是搬到这儿来,上班也就近了。

而搬到此处之后,明明住得好好的,宁家娘儿俩为什么又会让这两间小房空置呢?

那也只能说命运的捉弄了。

敢情宁卫民初中毕业后,去京郊房山插队。

偏偏1977年,就因为去房山看他,他母亲在路上出了交通事故,撒手人寰。

而宁卫民没有缝纫手艺去接替母亲的工作,直到两年后,才能按政策把户口迁回来。

可宁卫民接茬又是一个没想到。

终于回到京城的他,发现自己竟然连个落脚的地儿都没了。

他的家已经住进去去一个陌生的糟老头子。

这又是何等的憋屈?

难怪人说,人要是背起来,恨不得连喝口凉水都塞牙,放屁都蹦自己脚后跟呢。

总之,两个走投无路的人都指着这两间小房过下半辈子呢,这事儿一下就拧巴了。

无论是康术德还是宁卫民,谁都想让对方走人。

为此,他们不但让小院里的邻居们评理,还起了激烈的争端,一下子闹到了街道干部面前。

可实打实的来说呢,面对这样的情形,街道干部和邻居们,也是左右为难,难以裁判啊。

无论谁,都该获得同情,获得帮助。

无论谁,都有正当的理由为他们自己主张权力。

所以难啊!怎么解决这个问题,真让人为难!

别说两个不幸的人,他们自己感到烦恼、闹心了。

甚至就连他们身边的这些人,也无不代他们摇头叹息,为难地嘬牙花子。

于是经过好一番合计和商议,街道干部们最终给出的解决方式,那就只能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了——平分!

既然让谁搬走也不合适。

两间小房,就干脆一人一间吧。

可说实话,对这种结果,无论是康老头儿,还是宁卫民,谁心里也舒坦不了。

因为这不是幼儿园小朋友们排排坐,分果果。

首先这房分里外,那就是个问题。

这两间小房,其实是小院正面五间北房最东边的两间。

等于是一个门在里,还有一个门在外的套间。

临时破一个门当然是不现实的。

钱不钱放一边,就是为了保暖考虑,那也得等春暖花开才好动手。

那谁里谁外啊?

两个都想住进里头去,都知道住外面受干扰。

为这,就得先掐一架。

康老头的倚老卖老起了作用。

他说自己岁数大了,受不得风。

以此暂胜一局,搬进了里间。

可没两天他就主动从里屋又换出来了。

不为别的,全因为宁为民把他父母的遗像挂外间西墙上了。

康老头每天出来进去的,都得跟照片上的死人打照面。

时间一长,他受不了了。

是宁可自己一把老骨头吃风,也不愿意再让宁卫民的父母拿眼神瞪自己了。

而这才刚开始,后头的争执就多了去了。

比如说,宁卫民厌恶康老头打呼噜。

康术德呢,又嫌弃宁卫民没规矩,不懂礼貌。

再比如,宁卫民天天怪康术德把外屋弄得都是纸盒子,臭浆糊味儿散都散不出去。

康老头呢,也是坚决不让宁卫民屋里抽烟,怕他把纸盒子引着了。

而且反唇相讥,说他不洗脚就上床,那味儿比浆糊还大。

还有哪,宁为民没收入,可也得吃、得喝。

他毫不客气的拿康老头的米面、煤火来用。

康老头又如何肯干呢?

他当然得捂着,不乐意当冤大头。

可宁为民又说了,这屋里的家具、炉子和锅碗瓢盆可都是他们家的。

不给吃喝,那就别用。

就这样,俩人直吵得惊动了邻居,才在大伙儿的劝说和见证下,又协商出一个法子。

那就是宁卫民每天得帮着糊一定数量的纸盒子,还得把副食本拿出来和康老头公用。

这康老头才能提供免费的吃喝煤火。

总之,这一老一少,从开始碰面争房,彼此就没有过好印象。

带着个人情绪,生活习惯还这么大的差异,自然过不到一块去。

对他们来说,什么事儿都能成为矛盾,人脑子没打成狗脑子已经不错了。

而这,也是给整个小院儿出了道难题。

几家邻居们烦的啊,一说起给这俩人劝架,个个都脑仁儿疼。

难就难在了偏着这个不行,向这那个也不行,怎么办都是错啊。

可也别说,就在大家都以为康老头和宁卫民会在弱弱相残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除了互相伤害再也不会出现其他的可能的时候。

命运这个家伙又安排出了另一种非常奇妙的转折剧情,一下就把局面由坏变好了。

也就是1980年春节前后吧。

这两个堪称是前世冤家、今世对头的人,不但旧日的矛盾全盘化解,反倒还变得亲如一家了。

要问究竟发生了什么啊?

答案其实很简单,就五个字儿而已,患难见真情!

这种转变的起因发生在腊月二十八那天。

老人觉少,就起得早。

那天康术德一起床,就发现屋里煤火味儿不对。

披着件衣服,他寻着味儿就找到了宁卫民的门前。

跟着一通拍门叫人,屋里没丁点儿反应。

老头儿登时急了,知道不妙。

果断拿凳子把内屋窗户给砸碎了,这才救了宁卫民的小命。

偏偏等到过了年之后,又轮到康术德出事了。

一个工作日的中午,宁卫民从外头赶回来吃饭。

没见着吃食,倒是发现老爷子手里拿着纸盒子,闭着眼趴桌子上了。

怎么叫都叫不醒。

再一摸,脑门滚烫。

得了,宁卫民也不含糊,赶紧背上康术德。

又招呼了旁边在家的邻居——退休的边大爷,和居委会主任边大妈老两口。

几个人一起给老爷子送友谊医院去了。

没想到情况不甚乐观,不光得打点滴,人还得住院观察两天。

问题是康术德看病必须自费,这钱谁来掏啊?

就在边大妈跟医院磨嘴皮子,问能不能让居委会作个保的时候。

谁都没想到,这宁卫民出去了一会儿。

半个多小时后回来了,就跟变戏法似的,当场拍出了六十块钱。

更让人没想到的是,急赤白脸交完了钱。

都没容边大妈和边大爷过问呢,宁卫民就一头栽倒在地了。

现场登时大乱啊。

边家老两口也吓坏了,赶紧招呼路过的医生给看看怎么回事。

随后谜底才彻底揭开。

这钱到底是哪儿来的啊?

敢情宁卫民急中生智,他刚才去抽血室献血去了。

兜里的单子写得清楚着呢。

从他身上抽了300CC,换来了这笔救命钱。

还有,可别忘了,这都什么时候了?

宁卫民直到此时,都没吃饭呢。

他背着人到了医院,饿着肚子抽完血,心里又有火,连水都没喝一口,又怎么能不晕呢?

那想想吧,当康术德被救回来,知道了事情的经过,心里又会是什么滋味啊?

人心可都是肉长的,哪怕日常生活里,有着再多的龃龉,也抵不上过命的交情不是?

说起来,这一老一少谁都没想到,真遇到关键时刻,对方会这么干。

所以经过这番折腾,他们都觉着对方是可以共患难的依靠。

彼此念着对方的好,自然而然就和睦起来了。

再往后,那肯定不一样了。

弱弱相残变成了同病相怜,宁卫民敬老,康术德爱幼。

俩人即便再有什么矛盾,互相也能包容了。

他们说话再没动过肝火,倒是经常笑呵呵的聊天逗闷子呢。

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这爷儿俩,原本就是一家子呢。

就这样,街道干部们总算放宽心了,甚至有心想把这一老一少并户,促使他们真成为一家人。

而扇儿胡同的街坊邻居们呢,也都喜笑颜开,把此事当成了“人间自有真情在”的典范,津津乐道个没完。

但在这里,有句话还是得先说明白了。

这看似已经圆满的结果,却并不是故事的结束,仅仅是故事的开始。

因为命运玩儿得这一把花活,其匪夷所思的程度,远超人们所能想象的范畴。

喜欢国潮1980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