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色二级片 车速很快的百合短文

  • A+
所属分类:广告制作

秦绝和乔屿走出来时,聂星梁还久久没有回神。

“回……”

秦绝刚说了一个字便停下,她看了看聂星梁垂眸沉思的模样,立刻懂了什么,向小狐狸摇了摇头,示意先原地等待。

乔屿乖乖站在秦绝身旁,那首歌唱下来,优美缠绵的乐段与两人的音色让她舒服不已,一向紧张的情绪都舒缓许多。

声音是她的精神食粮,音乐则是这份食粮中的珍馐佳肴。

乔屿如聂星梁一样安静地回味着方才的旋律,耳朵微微发痒,是仿佛接受了按摩那般很舒服的痒意。

她的耳朵没像脸部和身材做了伪装,还是最初的样子,耳骨清晰,耳肉薄而柔软,最上面是尖尖的,带了些西方精灵式的精致,只有耳垂稍稍多一点肉,软软的,此时泛着桃花似的浅粉色。

少顷,聂星梁从沉浸状态中醒来,他看过来的那一眼,整个人的气势都有所不同,明明身上还穿着现代的西装,却依稀能看得见他一袭白衣,身影在云雾中若隐若现,双目清冷澄透,气质灵秀高洁,飘飘若仙,不似凡人。

“入戏了?”秦绝轻轻拍了拍掌,含笑问道。

聂星梁浅舒一口气,半点没有先前活泼毛躁的模样,笑容清浅,咬字轻而稳:

“嗯,似有所悟。”

秦绝眼里闪过一丝惊喜,心底赞叹了两句。

聂星梁的表演风格本是学院派,因此饰演与他性情不同的角色时并不担心入戏太深,技巧占了大半,没想到他居然能借着这首歌与《风雪芙蓉》的男主角有了共鸣,触及到了沉浸派的门槛。

这两种表演派别并没有高低贵贱之分,但能掌握得全面些,只要不本末倒置,影响到本来的演技,总是好的。

秦绝不知道聂星梁背后所做的努力,但她记得《风雪芙蓉》中同样有过类似的情节,在那几处片段里,清雅冷淡不知情为何物的男主角目睹了某些事,一直以来的理念产生了动摇,如暖春下融化的寒冰,情与人性的萌芽自此破土而出。

“你这状态,可别浪费了。”

秦绝笑意更深,故意照着原著中半文半白的语言风格接戏道,“快,回去给蒋导看上一看,寻些指点。”

聂星梁微微颔首:“理应如此。”

演员一入了戏,周身萦绕的玄妙感旁人很难理解,聂星梁神态自若,不紧不慢地向前走去,秦绝带着乔屿跟上,期间转过头朝她轻声笑了笑,神情里写满了对她歌喉的肯定与赞赏。

乔屿没有说话,抿唇浅笑,心下安定了不少。

秦玦准备的这首歌质量极高,与她的演唱更是相配,就最后效果而言,今天她至少不会失去被保护的价值,这就够了。

……

桌上的红酒空了三瓶,冰桶内四四方方的冰块在这段时间里融化了大半,湿漉漉的水珠贴着内壁,数量之多,乍一看与刘西脸上渗出的汗水没什么不同。

“刘总监海量!”

徐清源鼓了鼓掌,作为之前说话最少的人,很有眼力地开始圆场,“我们是不是也该吃点主菜了,不然这酒都给刘总监一人喝了,看得人嘴馋呐!”

一桌子的人都笑起来,刘西也跟着笑,努力在醉意中保持一点清明。

“失礼了,失礼了……”他装作没事人一样笑道,“贪杯太多,实在不好意思……要不,各位先点单,我失陪一会儿,去一趟洗手间……”

“好,好,没事。”

诚意给足了,姿态也够了,蒋舒明本也是被迫当出头鸟的那个,目的达成见好就收,此时没有为难。

刘西陪着笑,慢慢站起来离开席位。

“好了,老徐说的是,也该吃点东西了。”蒋舒明笑着揭过这事,按下呼唤铃,顺便将桌上的两本菜单一左一右传下去,“大家先看着?”

“那两个孩子也真是的。”南素瑕摇头笑道,给离开了太久的秦绝和聂星梁打圆场,“怕不是真有代沟,溜出去打游戏去了。”

“哈哈,年轻人嘛!”徐清源笑笑,正好看见了不远处的三个人影。

他视线落在最前面的聂星梁身上,蓦地一惊,但随即又看向了他身后,微不可察地皱了皱眉。

怎么多了一个女孩?

像他这样的资深圈内人,有的饭局上会发生什么心里也有数,看这架势,要么是之前故意有安排,想趁

黄色二级片 车速很快的百合短文

机加入交际圈拓展些人脉,要么是这两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看不惯某些事情,愤然出手,又把麻烦带过来了。

不论哪种,都太没分寸,在这个名利场上很容易引人不悦。

不过,这个饭局毕竟是蒋舒明带头组起来的,还得看他的态度。秦绝与他私交不错,这事估计会轻拿轻放,其他人也不好驳蒋舒明的面子。

这么想着,徐清源转头看了一眼蒋舒明,却发现蒋舒明的视线死死盯在聂星梁身上,表情又惊又喜,仿佛突然挖到了宝藏,满脸都是兴奋。

徐清源再看饭桌上那位电视剧导演,他的神情与蒋舒明差不多,同样兴奋。

这会儿功夫,聂星梁三人已经走过了一段路,离得远了还不好分辨,这一近,那股清透卓绝的仙人感立时扑面而来,仿佛聂星梁不是踏在西式花园的石板小路上,而是在轻烟薄雾中足尖点水而来。

“好,好啊!”

在座的人里除了那两位娱

黄色二级片 车速很快的百合短文

乐公司的制片人外都是搞艺术的,蒋舒明身为导演,看见了进入状态的聂星梁更是欣喜若狂,直接把杨柳娱乐相关的那些人情利益抛在脑后,不去在乎。

“久等。”

聂星梁微一点头,举重若轻地拨开高背椅,从容落座。

秦绝用眼神示意乔屿先站一会儿,坐下笑着解释道:“不好意思各位老师,刚才我俩没忍住聊起剧本来了,对了几段戏,星梁觉得现在状态还不错,就赶紧回来让蒋导看看有什么改进的地方。”

这话一出,蒋舒明笑意更浓,原本还有些不悦的徐清源表情也好看了不少。

说到底在他们这群人眼里,实力和事业还是放在人情世故之上的。

蒋舒明即兴挑了几个剧本中的片段,聂星梁一一应对,虽然由于服装问题,涉及到古装动作时有几处小失误,但总体表现极佳,只要稍加打磨,便是一个活生生的《风雪芙蓉》男主角。

啪啪啪!!

蒋舒明连连鼓掌,笑得合不拢嘴。

好啊,能挖到好演员,认认真真做好剧,真好啊!

饭桌上热烈的掌声让聂星梁从入戏状态中抽离,他“嘶”了一声,活动了下脖子,又回到那个开朗的少年模样,眼里流露着对演戏的热情,直接跟蒋舒明和徐清源几人讨论起了角色与剧本。

这一说连带点评和分析,又说了大半天,秦绝安静听着,余光时刻留意着小狐狸,不过那孩子很沉得住气,一直保持着低调的姿势,乖顺有礼地站在不太显眼的地方。

“……演戏啊,有时还得看感悟,诶,一开窍啊,就演什么像什么。”

饭桌上的电视剧导演侃侃而谈。

“是啊!啊,对了!”

聂星梁笑道,突然想起来什么,“是——呃,秦绝的朋友,她唱的歌太好了,帮着我入了戏!”

他一时没想起来乔屿的名字。

“哦?”

总算cue到了。

见蒋舒明等人的目光都向这边投来,秦绝气场微微一沉,起身先鞠了一躬,主要看着蒋舒明温和笑道:

“不好意思,其实……我认识的音乐人里,有几位老师是《风雪芙蓉》的资深读者。”

她笑了笑:“前不久星梁提到这本书,我就在飞讯群里和那几位老师聊了聊,一时兴起,大家合作着写了首歌。”

其他人还没什么反应,蒋舒明听到她这么说却是眼睛立刻亮了。

“本来想着饭后找机会给您们听听的,就当凑个趣儿,没想到刚才无意间逮到了我家妹子,这丫头偷着跑出来和同学吃饭也不跟我说……”

秦绝讲了几句惯例的瞎话,她知道在场的大佬根本不在乎这个,管它有没有逻辑,反正面上还算过得去就行。

“这个,要是几位老师不介意,不如让乔乔现场唱一唱,做个晚宴前的小节目也好?”

乔屿乖巧地站出来,向蒋舒明他们鞠了一躬。

“哈哈哈哈,好啊!”

蒋舒明更高兴了,他听过《少年》,也从自己的恩师贺栩那里听过《僕が死のうと思ったのは》,这两首歌曲风迥异,或许真如秦绝所说,是她背后有个特殊的团队,她只是对外的代表。

但不可否认的是,这个团队拿出的歌曲质量很高!

不论什么圈子,呆得久了,唯结果论才最常见,对蒋舒明来说,是不是秦绝本人创作并不重要,毕竟这只与她本身的才华有关,但曲子本身的优秀产生的影响和能量是巨大的,看秦绝标注的那些制作信息,也说明了没有抄袭的可能,蒋舒明自然很乐意听上一听。

本来杨柳娱乐的余雪琪爽约在先,主题曲空缺,这件事就够让他头疼,能在他颇为信任的秦绝这里多得到一个选择,着实是个意外惊喜。

“好啊,我也很想听。”

蒋舒明旁边的音乐人南素瑕也这么说。

这部《风雪芙蓉》的改编电视剧预期投入相当高,主创团队都铆足了劲想让质量拔高一截,再高一截。

如果真的不错,就连在场的两位制片人都不会拒绝的。

退一步,就算质量一般,也就如秦绝所说,是个余兴节目而已,小小插曲并不影响什么。

“不错啊!”

“哈哈,小秦有心了,让我们欣赏下吧。”

饭桌上的其他人也都看在蒋舒明的面子上捧了场,秦绝微微一笑,请旁边那位早被传唤铃叫来,等候了多时的侍应生拿来一个便携小音响,连上自己的手机,点开最高音质的伴奏文件。

南素瑕刚想问一句怎么没拿麦克风,就听音响中传来一阵烟雾般的响动,细细听去,却是一众吟咏着的人声。

空灵,磅礴,又如梵歌,慢而绵长,音量层层推进,音调渐渐拔高。

乔屿静静站立在距长桌半米的地方,闭上了眼睛。

星夜幽静,琉璃灯火,树与花与草构成一处静谧的花园,她就站在这方小天地里,双手如祈祷般轻轻捧在胸前。

下一秒,清逸悠远的吟唱仿若一阵轻烟,无形之中覆盖了听者的心魂,好似陷入幻梦一般,眼前霎时铺开一片雪山巍峨,仙子踏云翕忽飘落的景象。

这吟唱,这歌……!

喜欢末世大佬问鼎娱乐圈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