伪装学渣肉车+失禁 每天肚子里都是主人的尿肉

  • A+
所属分类:影视广告

大地神宫,金光闪耀,雄伟壮观。

大地母神盖娅低下头,看着胸腹间的匕首。

匕首神光闪烁,剧毒与诅咒宛如毒蛇一样,顺着伤口冲进她的身体之中。

盖娅缓缓抬起头,苍白的面庞转向自己的女儿瑞娅。

“对不起,母亲……”瑞娅全身颤抖,双眼通红,双手死死揪在一起,恨不能揪断双臂。

盖娅抬手抚摸女儿的面庞,微笑道:“不怪你,你只是为了你的儿子。”

说完,她转头望向瑞娅身后那个高大的人影。

盖娅眼前一片模糊,轻声呢喃道:“你和你的父亲,和你的祖父,太像了。”

宙斯微微低头,道:“祖母,请原谅母亲,一切都是我在暗中施法影响。”

盖娅身体后退,跌坐在群山万壑的大地神座上,望向宙斯。

“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盖娅任由鲜血流下,而瑞娅取出各种神器和神药,手忙脚乱救治。

“我们之前有过约定,我不杀父亲,你把混沌之眼借我,不得干涉我。但,你收回混沌之眼,妄图救走父亲,撕毁协议。我说过不杀父亲,只能来您这里。”宙斯微笑着。

他的双目之中,雷霆组成的眼球徐徐转动,雷电嗞嗞作响,散逸出眼角。

这个头发半黑半白的老人,竟然比母亲瑞娅、比祖母盖娅更显苍老。

盖娅点点头,道:“我收回混沌之眼,只是为了防止你再次灭世。现在的希腊人,过得很好,无限位面,也很好。”

“一个和儿子联手杀了丈夫的女人,说这种话不觉得讽刺吗?”宙斯依旧面带微笑,自始至终,他嘴角上扬的角度都没有变化。

“我为了活下去,为了孩子们活下去。”盖娅的语气坚定。

瑞娅捂着脸,低声哭泣。

“是啊,这样的世界太残酷。所以,我要创造一个新世界,一个不需要为了活下去而伤害别人的世界。”

“你毁灭了一个又一个希腊。”

“他们总是在伤害别人。”

“因为创造他们的人,总是在伤害别人,如他的父,如他的祖。”盖娅盯着宙斯。

宙斯继续微笑道:“祖母您对我的偏见太深。您如果仔细回忆我们祖孙三代就会发现,我是最善良的神王。我的祖,一代神王乌拉诺斯,将几乎所有的子孙囚禁在冥狱,然后,他被妻子联手杀死。我的父,二代神王克洛诺斯,生怕重蹈覆辙,所以他吞噬所有儿女,而我,宙斯,在母亲瑞娅的保护下,侥幸逃脱,终结他的罪恶。我释放了祖与父囚禁的众神,让我的孩子们茁壮成长,封他们为主神,与我共同治理神系。我宙斯,是进步的象征。”

盖娅愣了片刻,点点头,道:“如果你不继续灭世的话,你的确在进步。”

“您是怎么发现的?”

“混沌之眼,在你身上感受到灭世的气息,不可逆的末日力量在你身上凝聚。”盖娅道。

“原来是这样。或许是我失去了耐心,您看,埃及的众神暮气沉沉,必将黄昏。波斯的众神穷兵黩武,必将衰亡。北欧的众神,原始野蛮,甚至需要借助黄昏来洗掉他们身上肮脏的海盗的罪血。与其等待他们醒悟,不如我干脆一点,集万千伟力于一身,开辟一个全新的世界。”

“希腊呢?”盖娅问。

“我就是希腊。”宙斯缓缓抬起下巴。

“我是说希腊的人与希腊的魔法师。”

“我就是希腊。”宙斯的语气更加坚定。

“你的父,你的祖,也是这么想的。”盖娅目光疲惫,满面倦意。

“如果魔法师诞生早一点,或许我会改变主意。”

“的确,他们运气不好,无论他们什么时候出现,都会促使你加速灭世。”盖娅盯着宙斯。

“祖母,您小看我了。”宙斯依旧面带微笑。

“那为什么不给他们时间?”

“我为什么要给他们时间?”宙斯反问。

“你不是为了创造更好的人与神,才灭世的吗?现在,希腊明明有了更好的人与神,你为什么不给他们时间?”盖娅反问。

“他们和以前的人类,并无不同之处,那些魔法师,就像是不断繁衍的蝗虫,遍布无限位面,令人厌恶。”

“你知道魔法师,你懂魔法师,但,你理解魔法师吗?”盖娅问。

“你呢?”

“我不理解,也不自以为理解,所以我不否定。”盖娅道。

“他们是人,是人,我就可以理解。”

“恐惧和傲慢蒙蔽你。”

“恐惧?”宙斯的笑容大了一点点,溢出眼眶的雷电更多。

“对未知的恐惧,如你的祖你的父,对后裔的恐惧。”盖娅道。

“如果我恐惧,我便不会给苏业两百年的时间证明自己。”

“但事实证明,你撑不到两百年。”

“我的祖母,您过于迷信魔法,过于偏爱苏业了。”宙斯笑容依旧。

“只要是希腊人,谁不偏爱苏业呢?就如同,哪个希腊人不偏爱泰勒斯、苏格拉底和柏拉图呢?”盖娅微笑着。

“您在指责我。”

“是我希望你能成为希腊人,成为希腊的神,成为正确的神。”盖娅道。

“您被哲学家与魔法师影响太深了。”宙斯道。

“是我被至善与正确影响太深。”盖娅道。

此时,悲伤的哀歌响彻无限位面。

宙斯突然抬头望了

伪装学渣肉车+失禁 每天肚子里都是主人的尿肉

一眼冥狱的方向,诧异道:“至少目前为止,您选对了人,他竟然能战胜破坏泰坦。哪怕是我,在晋升神王前,也远远不是现在的破坏泰坦的对手。我原本以为,破坏泰坦才是王下第一。”

“苏业从不会让人失望。”盖娅淡淡地笑着。

“他也不会让我失望,所以,他必将深陷冥狱,无法返回。”宙斯道。

盖娅笑了笑。

“交出混沌之眼吧,我不想您在生命最后的时刻,过于悲伤。”宙斯说完,上前迈出一步。

“混沌之眼不在我这里。”

“我听不懂。”宙斯脸上的笑容,第一次减少。

“我将混沌之眼伪装成符文,放在坎佩那里。当苏业救出克洛诺斯的时候,混沌之眼便会回到克洛诺斯手中。”盖娅微笑着看着自己的孙子。

“你早知道我会来,所以用你自己的命,换克洛诺斯的命?”

“可以这么说。”

宙斯深吸一口气,眼中雷电扩散,大声问:“你庇护希腊的誓言呢?你庇护人类的使命呢?你是大地母神,现在,却为了克洛诺斯那个凶残的废物,放弃了你当庇护的人类!我很失望。”

“当然是因为,有更好的人可以代替我庇护人类,庇护希腊,所以,我只需要庇护自己的儿子就好。”盖娅的笑容更加坦然,双眼愈发清澈。

“你还是认为苏业才是未来的希望?”

“不,他就是未来。”盖娅微笑道。

“如果我杀死苏业,一个一个杀死所有魔法师呢?”

“你做不到,如果你真想创造新世界的话。”

“您老了,糊涂了。”

盖娅慈爱地看着宙斯,问:“你像个孩子一样,一直嚷嚷着要建造新世界,那么,新世界的地基是什么呢?是你对父与祖的恨,还是你手上弑杀祖母的鲜血,是你的愤怒与恐惧,还是你的无知与自负?告诉我,我的孩子,你用什么建造新世界,旧世界的雷霆吗?”

“我的母亲瑞娅,同样可以成为大地母神。”

“我不是在说大地与天空,不是在说雨水与阳光,我是在说,那种你眼睛看不到却真实存在的力量。我是在说新世界,而不是你一直循环复制的旧世界。”盖娅微笑道。

“您被苏业引入歧路。”

盖娅微笑道:“我相信,在你漆黑的身体之中,燃烧着一团无法熄灭的光,指向苏业。”

“闭嘴吧,昏庸的老不死。”

宙斯猛地伸出右手向前抓握,全身雷电升腾,蓝白神芒闪烁。

他看了看神座上的祖母,收回手,转过身,大步向外走去。

“那就让他证明!”宙斯的声音在神宫中回荡。

盖娅望着宙斯的背影,喃喃自语:“太像,又不那么像……”

她的手臂轻轻垂下,闭上双眼,身体化为土与沙,徐徐流淌。

“母亲!”瑞娅扑上去,嚎啕大哭。

一声悲鸣,响彻无限位面。

希腊的大地震动,罗马的土壤翻腾。

大地母神盖娅,陨落了。

无法言喻的悲意自希腊蔓延,传遍无限位面。

众神听到这个噩耗,愣了许久。

尤其是那些古老的神灵,甚至呜咽着。

冥狱。

苏业抬头望天,呆立当场。

大地母神盖娅,竟然陨落了?

苏业缓缓低头,望向下方的牢狱星球。

“母亲!”克洛诺斯宛如疯子,疯狂撞击囚笼,砰砰直响,碎裂大地。

他的身体被穿凿无数的锁链与巨钉,瘦成皮包骨的身体宛如麦秆,光秃秃的头颅一下接一下撞在囚笼上。

其余的囚笼之中,众多神灵哭嚎着。

苏业一颗心深深沉下去,隐约明白之前破坏泰坦提起宙斯的话,或许,就是指这一刻。

“母亲!母亲!”

乞丐般的克洛诺斯泪流满面,撞得全身是血,始终没有停下。

苏业瞬移到牢狱星辰的半空,一挥手,收起所有神灵看守的神骸,找到钥匙。

神光一闪,所有的牢笼打开。

牢狱星辰突然安静。

多个神灵畏惧地望着苏业,畏惧地望着敞开的牢门。

喜欢众神世界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