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第一欧美的日产 蜜芽tv跳转接口点击进入网页

  • A+
所属分类:影视广告

《自由邦联法典(草案)》:

“我们——灰鸽堡长湖镇黑礁港红手湾冬炬城——谨代表一切心向自由,渴望尊严的新世界人民,彻底废止此前与邪恶帝国和赫瑞德皇室的任何契约联系,名正言顺的独立,联合为自由且独立的联合体,并于此庄严宣告:

邦联正式名称为‘自由共和城邦联盟’;

各加盟共和城邦(前殖民地)间地位均等,若未来有新城邦加入,也将享有和五个初始创立者城邦相等的权利与地位,并承担与之匹配的义务;

邦联人民在所有加盟城邦均享有相等地位,拥有自由经商,劳作垦荒,雇佣和被雇佣的权利;拥有不受奴役,不被应尽义务之外压迫的权利,拥有随意行动,自动加入或者退出任一城邦,选择自己居住地或建设新殖民地的权利;

邦联成立‘至高自由议会’为最高权力机关,拥有开战,联盟与媾和的权力,拥有向各加盟城邦征税,制定统一关税,法律和征募士兵保卫邦联的权力;拥有协调各城邦关系,并做最终仲裁的权力;

邦联成立‘临时安全联席委员会’,暂行自由议会权力直至下一次议会召开,或对帝国战争结束;委员会成员由各城邦自治议会的议长担任,并随机轮值,每六个月重选一次。

邦联成立‘自由军团’,由每个加盟城邦应提供不少于三个步兵团的兵力和辎重,暂建立约为四个步兵师的的军队——恰好也是克洛维一个常备军团的规模。

邦联宣布与白鲸港缔结‘帝国反抗军统一阵线’,邀请白鲸港守备军总司令安森·巴赫兼任‘自由军团’总参谋长,协助并配合邦联制定作战计划;

邦联宣布秩序之环为唯一合法宗教,任何其它信仰均为异端并不受任何法律保护;守信者同盟为邦联唯一合法宗教组织,拥有在邦联境内组织集会,发展成员和合理自卫的自由……”

林林总总大约数十条的法典草案,在不间断的争吵和站队中不断被表决,原本只存在于《反抗宣言》和口头上的“自由邦联”,也随着一条一条法案的通过开始拥有了实质的意义,让原本只是单纯想要抗议帝国暴政的殖民者们,逐渐有了“要建立一个国家”的自觉。

各种各样的信息不断汇聚到议员们的案头,原本面对帝国闻风丧胆的他们也逐渐看清了自己的“硬实力”:

刨除陷落的灰鸽堡与扬帆城,邦联目前掌握的四大殖民地人口不包括“兽奴”,约为七十至九十万——没错,就是有这么大的误差,这还是小书记官专门核算后的结果。

同时邦联还拥有近五万人的军队,不过百分之九十九都是不脱产,训练不超过三个月的民兵,而且分散在各个城市和大小村镇,农庄当中,根本不具备离开驻地作战的能力。

按照卡尔的估计,如果真要跨境作战,每个殖民地除了供应风暴师之外,最多能再各出一个加强步兵团就是极限了,临近战场的殖民地大概能再多两个,兵力大概是一万人上下。

至于这一万人能有多少的战斗力,嗯……

对于根本没指望或者不存在的东西,风暴师一般的选择是不讨论,安森这个总司令也不会主动提。

除此之外,会议还设计了自由邦联的旗帜——因为五个殖民地原先都从属于帝国,难免会夹杂些本土的元素:蓝白色风格,秩序之环,象征性的图案……

在本土帝国的自由城市,旗帜上一般都会有钥匙,日月星辰或者天秤之类的元素;这主要因为城邦建立者大都并非贵族,很多人连骑士都不算,根本没有家族纹章,教会更不会轻易允许他们使用宗教符号。

于是在经过在场多方表决后,自由邦联的旗帜被设计为蓝色旗面(和帝国一样),六颗四角星环绕成一个圆圈图案——同时因为帝国的自由城市多用白色图案,为了证明自己独立,星星的颜色被设定为金色。

望着在大厅如雷欢呼声中被高高举起的蓝底星环旗,某种异常强烈的既视感在安森心底油然而生。

无论如何,邦联能够顺利成立终究是件好事;有了所谓的“至高自由议会”做掩护和白手套,风暴师和卢恩家族想要干涉新世界事务就方便多了,更可以名正言顺的拉拢和策反帝国在新世界的势力对抗帝国。

至于邦联授予自己的“自由军团总参谋长”这个头衔,除了再次体现出这帮人又想依靠风暴师对抗帝国,又不希望显得太像附庸的纠结,安森本人倒是没有太多意见,甚至相当满意——要真当上总司令反而不合适,等于自己还要为邦联的军队负责了。

何况无论是总参谋长还是总司令,双方的军队都是要协同配合作战的;至于到时候谁去“协同”,谁来“配合”谁,嗯……

反正如果自由邦联指望风暴师能主动配合,那他们的下场绝对会相当的惨烈;友军有难不动如山这种事在瀚土的时候不行,但是在新世界…安森有充足的把握和信心办得到。

当然,整场会议也不是完全的一帆风顺:大概是为了向安森表忠心,几乎是一到正式选举议会议长和“临时安全联席委员会”的环节,冬炬城议长就迫不及待的跳出来,高调支持波丽娜·弗雷当选。

这毫不掩饰的做法,立刻在会议现场激起一片哗然——倒不是有人否认灰鸽堡和弗雷姐妹的地位,但以他们现在的境遇想要领导邦联,那显然不可能。

黑礁港最先抗议,表明自己才是“抗敌前线”,冬炬城一个大后方的殖民地有什么资格在那儿指手画脚;同时阴阳怪气冬炬城“清洗忠诚派”不利,有严重通敌的嫌疑。

面对这种毫无道理的指责,冬炬城议长和议员们当场恼羞成怒,但又没什么证据好讲,只能仗着“主场优势”朝黑礁港代表破口大骂。

红手湾代表试图站出来调停矛盾,但很快就暴露了想成为邦联首都的“野心”;长湖镇的奥朗德议长立刻站出来,表示本城邦才是首都的唯一选择……

而作为“风暴中心”的波丽娜·弗雷此时正瑟瑟发抖的蜷缩在自己的位置上,用求救的目光望向远处某个作壁上观的身影;就连整个灰鸽堡自由派也因为人数稀少,在吵成一片的大厅中彻底透明,被其他人直接无视。

随着气氛逐渐升温,还保持了最后一丝理智的几名议长立刻喊停,暂时休会——总算没有让口头说服变成物理说服。

………………………

“这个冬炬城议长未免也太心急了,就算想表忠心也没有这样的。”

大厅左侧的休息室内,躲在屋子里抽烟斗的安森边抱怨,边把烟盒递给不请自来的某位参谋长:“你觉得他会不会是被收买了,在配合灰鸽堡自由派的表演呢?”

“我?我觉得不会。”接过安森手里的烟盒,舒舒服服躺在椅子上的卡尔熟练的点烟,悠闲地在哪儿吞云吐雾:

“就以他那被坑了还要感谢您一个克洛维人的聪明大脑,不太可能干得出这种事;倒是长湖镇和红手湾那边,似乎是有趁乱牟利的打算,建议你还是小心点儿吧。”

“这个用不着提醒,还有你怎么还记得打

亚洲第一欧美的日产 蜜芽tv跳转接口点击进入网页

赌输给我的事?”安森强忍着翻白眼的冲动:“所以你到底是干嘛来的?”

“给我们的总司令大人提个醒,以免他因为某对天真可爱的姐妹,忘记最重要的事情。”

面对安森的“质问”,卡尔·贝恩玩味一笑,橘红色的烟头随着嘴角向上翘了翘。

“最重要的事?”

“呃…虽然我个人认为你应该没忘,但以防万一我多说一句:你应该记

亚洲第一欧美的日产 蜜芽tv跳转接口点击进入网页

得至少名义上,你还是冰龙峡湾殖民地总督的下属吧?”

望着副官那小心翼翼的表情,安森很认真的思考了一秒钟,脸色突然难看了起来:“你是说,索菲娅·弗朗茨她……”

“是冰龙峡湾的荣誉总督。”卡尔赶紧补充道。

安森·巴赫:“……她不是要来白鲸港了吧?”

“呃,那倒不是。”

卡尔立刻答道,还没等安森松口气又紧接着话锋一转:“但刚收到的消息,她的另一位新信使已经到白鲸港了,准备和您这位总司令兼第一执行人商量关于银行的事情。”

“这么快?!”

“是吗?我也觉得很快;但那位索菲娅大小姐好像已经搞定了资金的问题,据说是拉拢到了北方商会,对方愿意投资开发克洛维殖民地的资源,尤其是煤矿。”卡尔答道。

北方商会?

安森愣了下,对于这个名字他只有非常模糊的一点点印象,对方似乎和本土的铁路委员会有些关系,而且有帝国某个豪门的背景。

这家商会真的有这么大能量,能够让索菲娅特地要去“拉拢”,甚至当成胜利果实拿出来炫耀?

“那位信使是谁?”

“不清楚,好像是叫莱茵哈德·罗兰的……”

“莱茵哈德·罗兰?!”

“呃!”卡尔被吓了一跳,错愕的看着突然站起身,表情严肃的安森:

“你认识?”

“不认识!”

安森大声道,回答之果断差点儿让卡尔从椅子上摔下去,可紧接着他就揭晓了谜底:“但他姓罗兰啊!”

“姓罗兰,那又怎……”

话音戛然而止。

卡尔一点点的瞪大了眼睛,表情愈发的不可思议:“你是说…他…他是……”

“圣杯骑士的直系血裔,罗兰家族的人。”安森微微颔首,表情凝重道。

这样一来就说得通了…能够说服罗兰家族投资克洛维人殖民地的产业,哪怕只是表达一个态度,也足够让索菲娅拿出来炫耀一番了。

“可我们还在和帝国打仗呢!”

卡尔分外的不理解:“我要是没记错,罗兰家族对赫瑞德皇室可是相当的忠诚,怎么会在这种时候投资白鲸港呢?”

“这说明在殖民地利益方面,罗兰家族与赫瑞德皇室有着巨大的分歧。”得知了真相后,安森反倒冷静了下来:

“具体究竟是因为什么不重要,但如果能趁这个机会将罗兰家族绑在我们的战车上,将来再想夺回殖民地,帝国可就要投鼠忌器了!”

“你要不要回白鲸港一趟?”看着他的表情,卡尔也跟着紧张了起来。

“不,既然错过了那就不要再强求,让白鲸港议会招待他就行——当然,等这边会议结束,塔莉娅小姐就能以卢恩家族的名义返回,这就足够了。”

安森摇摇头:“越是这种时候,越不能让投资人感觉我们有求于人;要让他们看到我们的潜力和实力,相信风暴师能确保他们的砸进来的投资是绝对安全的,不会因为战争而出现意外。”

“你的意思是,我们不光不要因为罗兰家族而顾忌扬帆城的帝国大军,反而要当着对方的面,给那位殖民地总管大臣一点儿颜色看看?”

卡尔立刻猜到了安森的想法,试探着反问道。

“而且速度一定要快,声势一地要大,最好能组织次决定性的战役,让罗兰家族意识到帝国在殖民地已经站不住脚了——投资我们,才是保证他们利益的最佳选择。”安森嘴角开始慢慢上扬:

“既然索菲娅能说服对方亲自来一趟白鲸港,那就证明投资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接下来无非就是多少的问题;所以我们对帝国打得越狠,对方投资的也就越多,越急于敲定银行的事情。”

“明白了,帝国输的越惨,对方就越没得选。”

卡尔微微颔首,正当他还想继续追问细节的时候,突然发现安森的表情多出了几分一样,紧接着就感到背后似乎有什么东西亮起来了。

没等他回首望去,叼着烟斗的安森就猛地一脚踹断了卡尔身下的椅子,一把摁住的头和肩膀,扑向吸烟室的墙角的同时还不忘了朝外大喊:

“炮火来袭——隐蔽!”

喜欢我必将加冕为王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