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汉眼里的小桃花若欢 可乐2金银花露水

  • A+
所属分类:影视广告

月光清冷,耳边的葬歌停了,取而代之的是要塞之花的又一次大笑和她麾下士兵的呼喝。

“废黜公爵,毁灭詹恩?”

休息室里,泰尔斯复述一遍国王的话,深吸一口气:

“让我猜,陛下,您将会集全国之力,给我拉起一支三万人以上,兵强马壮锐不可当的王室常备军,配上最好的装备,供上最足的后勤,再给我左手发一个王国之怒,右手放一个传说之翼,然后,他们在我的正确领导下,一左一右,简单粗暴却势不可挡地冲进翡翠城,打破空明宫,然后把詹恩·凯文迪尔从他的公爵宝座上揪起来,头朝下塞进马桶里冲入护城河?”

凯瑟尔王沉默了一阵。

“不。”

泰尔斯发出“果然如此”的冷笑,语含讽刺:

“那么,你一定计划好了一个既能安全低调地搞掉詹恩,又不会逼反四方诸侯,教星辰在内战中灭国的完美预案,才有底气来使唤我跑腿?毕竟,我们都该从上回的‘沙王’事件——也许还有我的小小抗议——里学到点什么吧?”

铁腕王望了他一眼,转身望向书桌。

“打开它。”

泰尔斯过了好几秒才反应过来,对方示意的是国王带来的那个卷轴。

王子抿起嘴巴以表达对凯瑟尔吊胃口的不满,但他还是来到书桌前捞起卷轴,发现上面印着鸢尾花家族的专属纹章。

“热忱欢迎……泰尔斯公爵贤名远播……相谈甚欢……分别日久,颇为想念……”

泰尔斯有一搭没一搭地念着信上的内容,大多是文绉绉的礼貌性废话。

“翡翠城虽小,空明宫虽陋……两大家族渊源长久……吾与南岸诸贤……躬逢盛会……翘首以盼……”

泰尔斯把卷轴看完了,正一头雾水时,他看到了书桌上,垫在卷轴之下的东西。

他拿起那个——最初还以为是装卷轴的盘子——方框,顿时神情一变。

“这是什么?”泰尔斯抬起头,不可思议地看着国王陛下。

“如你所见,是凯文迪尔公爵的回复函,”凯瑟尔五世依旧望着波光粼粼的星湖,“他欢迎他的挚友,也就是星湖公爵前往翡翠城下榻空明宫,参加‘翡翠庆典’,与南岸领臣民同乐,以志九芒星与鸢尾花的深厚情谊,复兴宫与空明宫的忠诚纽带。”

“不不不,我的意思是……”

泰尔斯放下卷轴,把那个方框——其实是一幅小型画像面对着国王举起来,提高嗓门,言语不雅:

“这,他妈的,是什么?”

凯瑟尔王回过头。

在泰尔斯又惊又怒的表情下,他胸前的画框中,一位十几岁的圆脸少女在花丛里回过头,朝着国王微笑,笑容甜美,天真烂漫。

而她那身剪裁合身的裙子上,鸢尾花的纹章若隐若现。

“应该是换了画师,还不如上次那幅。”

国王只望了一眼,毫不在意地轻哼一声。

“别担心,按照惯例,你的画像也寄过去了,这很公平。”

公平……

泰尔斯只觉得自己的额头积满了血液,很快就要从血管中爆出,他深吸一口气,用尽平生的力气,才保证音量不至于吼破窗户:

“我重复最后一遍:他妈的,这,他妈的,是,他妈的,什么?”

王子每爆一次粗口,画框就随着他的手指抖动一次。

房间里安静了几秒钟。

“没什么,”凯瑟尔王轻描淡写,“此去翡翠城,你需要一个理由。比如,你将去问候并相看你的未婚妻人选之一,詹恩公爵的妹妹——尊贵高洁的希莱·凯文迪尔小姐。”

国王瞥向他,像是望着一个大傻子:

“有问题吗?”

有。

很大的问题!

没人告诉我啊!

泰尔斯翻过画像,目瞪口呆地望着上面的圆脸少女。

希莱·凯文迪尔。

詹恩的亲妹妹。

想起鸢尾花公爵那阴冷而锋利的威胁,泰尔斯只觉扶着画框的手心一凉。

搞什么……

“好,如果我错了请纠正我。所以,我,我此行的目的或者说名义,是要去翡翠城……相亲的?”

泰尔斯努力调整好情绪,忘记那种被愚弄的愤怒感。

“信上不会说得太直白。但是,对,重要家族的青年男女到了婚龄,在订约婚配之前彼此相看,相识了解,最好能培养情谊,这是王国多年的惯例。”

国王语气平常,就好像根本不该有人对此感到意外。

泰尔斯愣愣地望着画里的女孩,好半晌才把希莱小姐放下,回到与国王的交谈里。

“好吧,我知道以你的脾性这可能性很小,但我还是想问一句,”泰尔斯用力咽了咽喉咙,突然想起他此行的终极目标,“你该不会是要我跟那位小姐定下婚约,然后让詹恩突然暴毙,我们借着那位小姐的继承权,坐享其成,把南岸领收入囊中?”

凯瑟尔王哼了一声,意味不明,让泰尔斯心中一梗。

“早个两三百年,这不失为行之有效的方法,但是很可惜,至少在星辰王国,简单的家族联姻,已经不再是攫取权力的最好途径。”

“哦,真令人遗憾,”泰尔斯闻言顿时松了一口气,面上却毫无遗憾之意,“看来,我同那位高贵纯洁的希莱小姐,只能缘尽于此了。”

国王并不说话,只是眯起眼睛,远远地望着他。

“你知道,经过上次王室宴会那一出,我和詹恩算是新仇加旧怨,水火不容。”

泰尔斯冷笑一声:

“而我现在居然还要去翡翠城,去求娶,好吧,至少是以联姻为前提拜访他妹妹……这下好了,他肯定会认为我是故意的,是通过他妹妹挑衅他,嘿,以小花花的小肚鸡肠,不发了疯地搞我才怪——”

泰尔斯说到这里想起了什么,他表情一凝,话语一滞。

诶?

通过他妹妹挑衅……

发了疯地搞我……

“等等。”

泰尔斯面色微变,他重新拿起卷轴。

“这封,这封只是凯文迪尔的回复函,所以……”

星湖公爵瞪大了眼睛,难以置信地望着神色淡然的国王:

“陛下,订婚也好,相亲也罢,你是在多久以前,把我和他妹妹这摊子事儿,告诉詹恩的?”

“在确定你从北地脱险,即将返回王都时,”凯瑟尔王不再看向他,语气也漫不经心,“贵族事务院就遴选出了一份名单,包括数十位适合的名门贵女,一一考察,并将联姻的意向传达给她们所在的家族,其中自然包括鸢尾花。”

“什么?”

从北地脱险,返回王都时……

泰尔斯心里咯噔一下。

那就是说,那就是说……

“据我所知,凯文迪尔家的姑娘深居简出,性格举止都有待观察,是以在那份名单上的原顺位不高,但现在嘛,恰好用得上——”

“等等!”泰尔斯交叉双手,表情惊恐地阻止了国王。

“等等,所以,在王室宴会之前,甚至在我回国之前,你就告诉了詹恩:复兴宫有意他的妹妹?”

泰尔斯死死地盯着凯瑟尔王。

国王回望他,眸子里幽蓝深邃。

“不是我,而是你‘告诉’他的。别忘了,泰尔斯王子才是婚姻的正主,如此方显诚意。”

诚意……

泰尔斯越听越恍惚。

他望着书桌上的希莱小姐。

国王似乎还嫌泰尔斯不够烦:“而且不是简单的‘告知’,这是大家族之间的正式照会,尤其璨星与凯文迪尔家的联姻由来已久,这是相当严肃而神圣的事情,不容丝毫戏谑与不敬。”

不,不,不。

“操,见,见鬼了。”

少年想通了什么,转过身来,无力地靠上书桌。

“我,我明白了……”

国王似乎毫不意外,他平静地看着自己的儿子。

泰尔斯呼吸加速。

他带着恍然大悟后,一时难以置信的表情道:

“我懂了,王室宴会上,詹恩之所以要为安克·拜拉尔的绑架和刺杀提供方便……”

王室宴会上,詹恩最后与他私下对峙时的话,重新在泰尔斯耳边响起:

【这是个警告,我是故意来找你的,泰尔斯,更是给你最后一次机会。】

最后一次机会。

“宁因友故,不以敌亡。”

泰尔斯捏起拳头,咬紧牙关:

“那天晚上,詹恩之所以要当那个搅局的棋手,之所以要推波助澜,之所以急不可耐地找我麻烦,拖我下水,看我出丑,坏我名声……”

【我想要你知道,泰尔斯,我想教你知晓:这就是我的回应。】

泰尔斯痛苦地揉着自己的额头:

“而他之所以在我回国后还这么恨我,他之所以一反常态像疯狗也似地可劲儿咬我……”

【作为对你六年后冒犯我、拒绝我,乃至威胁我的回应。】

“所有这些,这些在我看来毫无道理的攻击和陷害,并非因为他脑子抽风了,也并非因为他是什么霸道总栽,甚至并非因为他瞧我不顺眼……”

泰尔斯懊悔地拍动大腿:

“而是因为,因为在詹恩看来,我才是那个一回国就急不可耐地发联姻函给他,报复他威胁他,挑衅他冒犯他,觊觎他妹妹的人啊!”

【管好你的手,殿下。】

啊啊啊啊啊!

想透真相的泰尔斯气急败坏地捶响桌面:

“操!”

星湖公爵的不忿嗓音,终于在休息室里散去。

国王的身影依旧伫立在窗边,一动不动。

“等等,这些事情你已经知道了,对么?”

泰尔斯想起什么,瞪眼看向凯瑟尔王:

“詹恩在王室宴会上一见面就咬着我不放,最终让我倒足血霉的起因,是你给我找的,这个该死的联姻对象?”王子的质问声飘荡在休息室里。

“父母替儿女操办婚事,”凯瑟尔王平静开口,毫无歉意,“此事天经地义。”

对,就像儿女替父母操办丧事。

听着对方如此轻飘飘的回应,泰尔斯气上心头:

“那我还真是,谢谢您八辈儿祖宗诶!”

不爽的少年没有顾忌地爆着粗口,毫无公爵应有的气度和礼仪。

国王幽幽地望着他:

“你就这么感谢父亲的好意?”

泰尔斯用了好几秒,竭尽全力,把不忿的怒火排遣出胸膛。

他用力挤出一副笑容:

“当然不是,是我太激动了,对,我应该有另外的方法感谢您。让我想想,对,有了:正巧,我盥洗室里的马桶刷子坏了,父亲。”

少年的笑容越来越夸张刺眼:“贴心周到,头颅坚硬如您,有意向来顶替一下它的工作吗?很简单的,你只需要头朝下钻进马桶然后上下左右旋动就可以了哦!”

国王发出一道如哼似笑的嗓音,也不知道是表达对公爵态度的不满,还是真在给他的幽默捧场。

想通了前因后果,愤懑不已的泰尔斯叹出一口气,挥舞双手:

“但为什么,为什么婚姻这么大的事,就没人告诉我呢?”

“基尔伯特理应在你回国的第一天就告知你,并把最后入围的名单交给你,”国王淡定道,“他没有吗?”

泰尔斯冷笑一声,想也不想就一挥手:

“废话,他要是说了我还能这么——”

【十四岁,若按帝国时代的标准,你已是个真正的大人,可以执剑作战,娶妻生子了……】

【基尔伯特,关于这个,随着时代变迁,社会进步,我相信我们有待商榷,】

泰尔斯想起了什么,话语一顿。

【所以说,殿下,您今年的年纪也到了……须知,您有义务为伟大的王国血脉延续……】

【咳!咳咳咳——】

“该死,我想起来了,他是想说来着。”

泰尔斯呆呆地道:

“从第一天开始,到宴会那天,至少三次,只是每次说出口都被我打断,拒绝,转移了话题……”

国王不言不语。

“甚至在我和你翻脸的那天,他拿来缓颊的理由也是婚事,”泰尔斯痛苦地扯着头发,“该死,该死,我早该想到的!他想告诉我的就是这个!”

基尔伯特,为什么你就那么恭谨有礼呢,为什么每次我一咳嗽你就放弃了呢,为什么你就不能坚持一下烦人一点唠叨一些,至少把事情唠叨完呢!

国王轻哼一声,语气耐人寻味:

“那我猜,你无可怨尤,只能自己顶上马桶刷的空缺了?”

泰尔斯放开头发,狠狠地瞪了他一眼,随即又不忿地想起另一个人:

“该死的詹恩·凯文迪尔,什么‘警告’什么‘回应’的,七拐八绕,他好歹是个公爵,怎么就不能把话说明白点呢?”

泰尔斯咬牙切齿。

嘿泰尔斯,你为什么写信想娶我妹妹?是威胁吗?

不詹恩,我没有,我不是,你表乱说!

哦,那没事了,你吃着吧,我去把那个拿剑闯宴的兄弟打发了。

——这不就完了吗???皆大欢喜啊!

休息室里的郁闷和沉默持续了一阵子。

最终,泰尔斯王子无力地呼出一口气。

“那么,陛下,你确定吗?”

他无精打采地对国王道:

“你要废黜的,可是王国的六位守护公爵之一,还是最富庶最年轻最有人气的那位。如果中途出了差错,看在落日的份上,就连向埃克斯特和康玛斯联盟同时宣战,都显得比这理智。”

凯瑟尔王头也不回:

“我以为你恨他,乐见詹恩·凯文迪尔的倒台。”

恨他。

泰尔斯讽刺哼声:

“相信我,换个场合,我会很乐意拿小花花来替换我城堡里的马桶刷。但是,要毁灭他?詹恩不是软柿子,而且他本就对我们警惕万分,更别提他还恨我,这一步稍有不慎,我就陷在翡翠城——”

“泰尔斯·璨星。”

国王喊起他的全名,语气冰冷,让少年神经一紧。

“我是否需要提醒你,我们的盟约?”

那一瞬间,泰尔斯像是被人兜头浇了一盆冷水。

泰尔斯站直了身体,只觉得浑身的关节都无比僵硬。

他的前襟处,某枚骨戒越发沉重。

廓尔塔克萨。

“我将助你推动王国,滚滚向前,剔除障碍,打破枷锁,”泰尔斯苦涩地道,“为此,不惜一切。”

不惜一切。

“很好,那就像我们谈好的那样,孩子,成为我的剑,去披荆斩棘,直到王国宴清。”

国王从窗户前的月光下显露脸庞:

“除非你反悔了。”

反悔。

泰尔斯咽了咽喉咙,只觉得前襟更重了几分。

“所以,陛下,你要我以对待未婚妻人选的方式,拜访一位身份显赫的贵族小姐,背地里却绞尽脑汁,谋算着要废黜乃至杀害她的哥哥。太棒了,没有比这更狗血的爱情剧本了。”

他竭力让自己的语气显得轻松一些。

“泰尔斯。”

但国王陛下的语气却让他努力装出的轻松尽付东流:

“从你回国的那一刻起,此事便已注定,势在必行。”

“这无可避免。”

泰尔斯张了张嘴,却什么也没说出来。

他只能扭过头,望向书桌上的画像。

画中的圆脸女孩被花丛包围,纯真而快乐,似乎她的世界里没有危险。

直到城堡里传来一声猫叫,勾起猫咪们此起彼伏的合奏曲,也带来一众犬只的狂吠,泰尔斯的思绪才被拉回到现实。

“具体的计划呢?”

泰尔斯呼出一口气,语气凝重起来,少了之前的几分戏谑。

“王国秘科是怎么打算的?威逼,利诱,刺杀,下毒,还是直接见了面抡起斧头开砍?我跟谁接头合作,要怎么做?有言在先,即便是演戏,我也绝不亲詹恩的屁股。”

但国王只是静静地望着他。

“到那儿之后,你会看见的。”

铁腕王的回答让泰尔斯皱起眉头。

“这回答可行不通。我们的盟约有言在先:你会尊重我的意愿,听取我的意见,诚心以待,毫无保留,没有任何欺瞒。”

少年重复强调:

“任何。”

国王沉默了几秒,继而冷笑一声。

“孩子,你以为,我为何要穿上王室卫队的制服,私下来见你?”

“因为头盔比较帅?”

凯瑟尔王没有理会泰尔斯的讽刺,他来到泰尔斯的面前,盯着少年的双眼:

“我们的盟约,注定是不能为外人道的绝密,即便对王国秘科。”

即便对王国秘科。

泰尔斯眼神一动:

“也就是说,陛下,在他们眼里,我们仍然是一对意见有别,关系失和的父子?但这也不是你对我隐瞒计划,三缄其口的理由。”

但国王摇了摇头:

“我们盟誓的计划,是逐步反目成仇,并依此制胜。你我该彼此疏远,而非知根知底。如果你知道了全部行动的细节,那你在翡翠城里的表现就会不一样,难保不会被人发现端倪,如你所说,詹恩本就对我们万分警惕。”

泰尔斯皱起眉头:

“也就是说,我跟以前一样,使唤不来也配合不了秘科,更不晓得他们的行动?那我要怎么完成任务?”

凯瑟尔王转过身。

“放心,这次的行动,不需要你成为主角。你需要做的,就只是作为翡翠城里的第三方,作为天平中央不偏不倚的砝码,倾听,旁观,见证,顺势而为,就可以了。”

他只需要倾听,旁观,见证,顺势而为?

泰尔斯蹙起眉头:而这就意味着很多。

须知,詹恩身为守护公爵,在南岸领扎根多年,势力深不可测,而泰尔斯,他居然什么都不用做?

恶汉眼里的小桃花若欢 可乐2金银花露水

国王微撇嘴角,沉下语气:

“其余的,自有旁人代劳。”

旁人。

他指的是王国秘科,还是别的什么……

泰尔斯神情不变:

“但如果我跟以前一样,帮了倒忙,碍了他们的事,反而搅了你的局呢?”

国王表情一动,望了他一眼。

“这就是我在这里的原因,我来告知你最终的目标为何:只要完成它,我不在乎你做什么,不在乎你是否令秘科满意或者他们令你满意。”

什么?

泰尔斯有些懵。

不在乎我做什么,不在乎我是否令秘科满意……

“但这样的话——”

“而这岂不正是你所想要的,更是你上回违禁闯宫所争取的吗?”

铁腕王没有给他追问的机会,他俯下身来,手掌按住泰尔斯的肩膀,话语里带着奇特的意味:“我没有给你具体的计划和规则,也就给了你在框架之外,自由裁量与临机决断的权力。”

自由裁量。

临机决断。

泰尔斯怔住了。

真的?

向来被指责“坏我好事”“破坏计划”的麻烦王子,一时竟有些不太习惯。

门外走廊传来的宴会声渐渐小了,泰尔斯猜估,大概是要塞之花把大家都喝倒了。

国王显然不愿意再迁延时间,他捧起王室卫队的头盔,一丝不苟地扣上头颅。

就像一个真正的卫士。

“你大可依照你的喜好和尺度去做这件事,就像你不喜欢‘沙王行动’的粗暴,那就去影响它,扭转它,不必考虑遂了谁的意和坏了谁事,只要……”

说到这里,凯瑟尔五世顿了一下。

泰尔斯深吸一口气,接过他的话头:

“只要完成你的目标:废黜詹恩?”

国王松开头盔,点点头:

“而且别暴露了自己。”

他让我去翡翠城,告诉我最终目标,却不告诉我秘科的计划和细节,只是让我随机应变,顺势而为?

那……

“那就把约德尔借给我。”

“这么大的事,我会有用到他的地方,”泰尔斯望着国王头盔后的双眸,沉稳道,“反正埃达已经回来了,她能保护你。”

约德尔。

凯瑟尔王沉默了几秒,摇头轻笑。

“这只是第一次,孩子,是我们盟约成立后的初次试水,而我尚未见到它的成效。”

泰尔斯咬紧牙齿。

“合作需要信任,而信任,则需要争取。”

凯瑟尔王干脆地拒绝掉他,毫不犹豫地转身离去。

从步态到身姿,一瞬之间,他完成了从王者到卫士的转变。

就是最亲近的人,恐怕也认不出来。

泰尔斯捋了捋混乱如麻的思绪,下意识地喊住凯瑟尔:

“就这样?没别的了?”

国王的步伐顿了一下。

“让我想想,哦,是的。”

凯瑟尔回过头来,面孔隐藏在头盔之后:

“记得,跟那姑娘相处时,记得表现出你的温和,礼貌,尊重,真诚,周到——像个真正的男人。”

下一秒,国王的话语温度陡降:

“以抚慰她的……”

“丧兄之痛。”

凯瑟尔王推开房门,步入走廊。

只留下泰尔斯,呆呆地望着他的背影消失。

马略斯从门外进来,对刚刚走出房间的陌生卫士视若无睹。

“殿下,若您身体不适,”守望人淡然道:“我们可以提早结束宴会。”

泰尔斯回过神来。

他摸了摸前襟的口袋,又看了一眼画上的女孩。

“不,不必,”王子的话平静无波,眉宇间却似有忧愁,“这不,才刚开始呢。”

时已入夜,走廊外再度响起索尼娅的爽朗大笑,与城堡内外的无尽猫叫混在一处。

前者心满意足。

后者诡异凄清。

喜欢王国血脉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