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优电影 偷情宝鉴

  • A+
所属分类:广告制作

“对了,秉忠回来告诉你了吗?”楚九忽然想起来看着钟毓秀说道。

“告诉我什么?”钟毓秀不解地眨眨眼看着他说道。

“文栋纳了个小妾。”楚九皂白分明的双眸看着她随口说道。

“啊!”钟毓秀惊讶地看着他,这嘴巴张的能塞下颗蛋了。

“有那么吃惊吗?”楚九好笑地看着她说道。

“不是!我好奇他纳妾的原因。”钟毓秀一脸疑惑地看着他说道,“如果是传宗接代,他和季小姐成亲还不到一年呢!贪花好色,那我就不说什么了?”

“贪花好色只是一部分原因。”楚九轻叹一声道,“最主要的原因是想镇守襄阳。”

“这个?”钟毓秀星眸流转看着他说道,大将镇守在外的话,是不能带家眷的,“他纳妾是为了让你安心。”

“那你不会把家眷给他送过去吧!”钟毓秀看着他坏心地说道。

“不会。”楚九想也不想地说道。

“其实这种做法,如果男人心里看重,那么留着家眷做质子还行,不看重的话,根本没有任何实际作用。”钟毓秀对此嗤之以鼻地说道。

“对咱来说有作用。”楚九想也不想地说道。

钟毓秀闻言想起被扣在亳州城的岁月,扑到他的身上,环上他的腰身,耳贴在他胸口,听着他强有力的心跳,“谢谢你阿九。”

“说什么傻话。”楚九紧紧地抱着她说道,“你是我的娘子,我两孩儿他娘。这世上最最亲的人了。咱做不出那禽兽不如的事情来。”

钟毓秀埋在他的胸口,汲取他身上沐浴后的清香,分外的安心。

“哦!起更了。

奇优电影 偷情宝鉴

”楚九耳听着打更的声音响起,下巴抵在她的肩头,轻声问道,“二小躺在咱的卧室。”

“你不在家,我就抱着儿子睡喽!”钟毓秀轻笑出声道。

“现在你相公回来了,就得抱着我睡了。”楚九说着将钟毓秀放在了罗汉榻上,目光灼灼地看着她说道,“我这还想脖子上骑着一个!”

“呵呵……”钟毓秀闻言双手环着的脖颈,拉向自己,“如你所愿。”

*

姚长生和陶七妮如胶似漆般的过了三天就离开了。

沈氏他们送走了姚长生,直接拉着陶七妮回了后院。

“娘,您这是拉着我干什么?”陶七妮不解地看着她说道。

沈氏拉着她进了卧室,两人面对面的坐在了炕上。

陶七妮看着犹豫不决的她,这嘴张张合合的,“娘,你有话就直说。”

“我想说你们这三天过的好吧!”沈氏话在舌尖了上滚了又滚才道。

“好,当然好了。”陶七妮脸上漾起甜蜜的笑意道。

“长生还走吗?还打仗去吗?”沈氏看着她又追问道。

“暂时不出兵。”陶七妮清澈如水的双眸看着他说道。

“那太好了。”沈氏激动地拍着手说道。

“这么高兴,您问这个干什么?”陶七妮疑惑地看着她说道。

“这样你们俩就能抓紧时间生孩子了。”沈氏满脸笑意地看着她说道,“人家唐将军比你们晚成亲,都当爹了。你们俩咋还没有动静啊!”看着她平坦的小腹。

陶七妮顺着她的视线看过来,双手交叠的放在小腹上,“娘!这孩子看缘分的,不是说有就有的。我不着急啊!”

“你不着急,我着急啊!”沈氏看着她急吼吼地说道。

“你着什么急啊!”陶七妮满脸笑意的看着她说道,“你看人家徐将军不也没孩子吗?”

“呃……”沈氏被堵了哑口无言的,吭哧了半天道,“反正趁长生在,你们抓紧时间,不然这一走,又不知道多久了。”

“嗯嗯!”陶七妮乖巧的应承道,抬眼看着她说道,“还有事吗?”

“没事了。”沈氏看着她微微摇头道。

陶七妮明媚的双眸微微流转道,“娘啊!您别只盯着我啊!哥可还没成亲呢!”

“对哦!”沈氏看着她忙点头道,忽然又轻蹙着眉头道,“可这咱认识的姑娘少,这上哪儿提亲啊!”

陶六一的婚事还挺棘手的,不是单纯的两家的事情,将会牵扯更多人的注意力。

沈氏忽然拍着她的手道,“妮儿咱认识的人少,这事咱让楚夫人帮咱打听,打听呗!人家见多识广,选出来的不会有太大的问题的。”

“行!”陶七妮爽快的应道,钟姐姐应该乐意之至。

“妮儿,孩儿她娘,你们快出来。”陶十五蹬蹬跑进来着急地说道。

“爹,这是怎么了?”沈氏看着着急上火的他道。

“六一那小子带了个女人回来。”陶十五指着外面激动地说道。

这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

“什么?”沈氏腾的一下站起来,

奇优电影 偷情宝鉴

疾步朝外走去,脸上漾起了笑意道,“这小子,真是的,不坑不哈的。”

陶七妮追了上去,一家三口到了前院,就听见门外传来了声音。

陶六一看着眼前自己不慎招惹来的麻烦道,“小姐,救人只是举手之劳,无需挂齿,还请不要在跟着在下了。”

“小女子无依无靠,求公子收留。”她娇滴滴地说道,这弱柳扶风的身形朝陶六一倒去。

陶六一给吓得赶紧躲,对于女人他很少打交道,他真应付不过来。

“你想留下?”陶七妮站在门口看着眼前娇俏的姑娘道,真的一副我见犹怜,楚楚可怜的样子,很容易激起男人的保护欲。

可惜自家哥哥是根呆木头,不解风情。

“妮儿,你听我解释。”陶六一快步走到陶七妮身前道。

“你是该好好的解释、解释。”陶十五面沉如水的看着他说道。

“爹、娘。”陶六一急赤白咧地说道,“我就在回来的路上看着她被恶汉追,打跑了恶人而已。真的啥也没干。”

陶十五和沈氏两人四目相对,相视一眼,这情节咋这么熟悉啊!

“想留下可以啊?你会干什么?”陶七妮挠挠下巴,上下打量着她问道。

她闻言垂眸遮住眼底的厌恶,脸色微变怯生生地看着她说道,“小女子会烧火、做饭。”

“手上连个茧子都没有,告诉我会做饭,你当我傻子吗?”陶七妮眸光直视着她的手道,她则赶紧缩在了袖笼里。

“姑娘这太晚了。”沈氏好心地提醒她道,捻着手指看着她有道,“看你的手食指和拇指指腹上的茧子,应该摸惯了绣花针的。”

“小女可以做衣服,绣花。”她急切地看着他们说道。

“这脸蛋儿嫩滑的如剥了壳的鸡蛋似的,分明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娇小姐,你要说给他暖床的,我也说你一句实诚。”陶七妮色眯眯地看着她调侃道。

“妮儿!”陶六一闻言如炸了毛的猫似的,蹦了起来。

“小女子愿以身相许。”

她这边话音刚落,沈氏和陶十五再也憋不住了,“哈哈……”

陶六一被他们给笑的莫名其妙,“你们可别答应啊!”

“你们还不出来,有活干了。”陶七妮轻轻拍了拍自己的衣服上不存在的土,高声喊道。

左右两边大门吱呀一声打开,宋一他们走了出来,直接将那女人给揪进了院子。

“妮儿,他们……你们……”陶六一错愕地看着他们问道。

“咱们进屋说去。”沈氏止住脸上的笑意看着他说道,“因为前两天才说过这事。”

进屋后将美人计的事情说了说。

陶六一嘴巴长成了O型,“这……她是细作,俺看着不像啊!这样的娇小姐。”

“专业的细作肯定不是,但肯定带有目的来的。”陶七妮看着他们说道,“等他们审审就知道了。”

很快结果就出来了,结论确实让陶七妮他们啼笑皆非。

她确实有目的,目的是偷织布机构造图的。

家庭背景也都招了,做绸缎生意的,纯粹的生意场上的事情。

“这老板够努力的,还真是简单、粗暴。”陶七妮脸上是止不住的笑意,“亲自让小姐上阵,这是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吗?”

“你还笑,多危险啊!”沈氏心有余悸地拍着胸脯说道。

“这事咋解决?”陶十五目光看向他们问道。

“交给主上呗!”陶六一想也不想地说道。

“话说,哥,人家小姑娘长的我见犹怜的,你就没有动心。”陶七妮好奇地看着他说道。

“妮儿,我又不是挟恩图报之人,当时只是举手之劳而已。况且她一看就是娇小姐,这简直是在家里放个祖宗!”陶六一满身恶寒的摇着头道。

“说到这里,你喜欢什么样的?”沈氏趁机看着他问道。

“这俺不在家,得像男人一样顶门立户,撑起咱家。”陶六一认真的思索了片刻说道,“彼此互为对方的依靠。”

“你这受妮儿的影响很深啊!”沈氏闻言惊讶地看着他说道。

“娘和爹爹不也一样吗?”陶六一盈满笑意的目光看着他们说道。

陶十五和沈氏两人四目相对,相视一笑。

“咳咳……”陶七妮握拳轻咳两声提醒他们,我们还在呢!

陶十五和沈氏两人的眼神立马分开。

沈氏深吸一口气关心地看着她镇定地说道,“你嗓子不舒服吗?”

“娘这定力历练出来了。”陶七妮目光暖暖地看着她说道。

“有你天天调侃,这脸皮能练不厚吗?”陶十五没好气地看着她说道。

“多谢爹爹夸奖。”陶七妮眉眼含笑地看着他说道。

“这丫头。”陶十五一副真拿你没办法的样子。

“言归正传,哥这事也提了个醒,就是这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陶七妮漆黑如墨的双眸看着他们说道。

“那咋办?还要怎么防啊!”陶十五这心跟着提了起来道。

“别紧张,这日子该怎么过还怎么过。”陶七妮淡定从容地看着他们说道,“只有千日做贼的没有千日防贼的。”目光柔和地看着他们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笑了笑又道,“反正最主要的东西都在这里。”指指自己的脑袋道,“偷不走的。”

“至于拿你们威胁,他们不敢硬碰硬的。咱们这边的战斗力可不低。”陶七妮冷哼一声,眼底微凉地看着他们道,“所以只能这般偷偷摸摸。”

“反正咱家人口少,我和你娘多注意些,没啥大问题。”陶十五笑呵呵地看着她说道,好安孩子们的心。

“我们也不咋出去,有什么需要的告诉穆青他们就好了。”沈氏温婉地看着他们说道,“有吃有喝的,这日子老好了。”

“不用这般草木皆兵。”陶七妮看着仿佛自己‘画地为牢’似的两人道。

“我们真没事,不能跟你们惹麻烦。”沈氏看向他们温柔地说道,“出门也怪麻烦的,对于我和你爹来说,有地种就好。况且妮儿也在家,我们一点儿也不闷。”

“行吧!看看主上那边怎么说吧!”陶七妮目光直视着他们道。

*

楚九知道是大为震怒,一巴掌拍在八仙桌上,直接将花厅的八仙桌给拍趴在地上了。

门口的亲卫听见花厅内的动静给吓了一跳,朝同伴使使眼色,‘怎么办?’

‘这他哪儿敢说呀?’

两人眉来眼去还没想到怎么办,就看见楚九如烈风一样出了房间。

“这怎么办?”

“你问我,我问谁啊?”

“这夫人说说去?”

“咱不知道啥事啊?你让我说什么?再说了后堂那是随便进的吗?”

“告诉夫人身边的连嬷嬷,就说主上把八仙桌给砸了。”

“嗯嗯!我现在就去。”

连嬷嬷收到消息,先谢过人家,放下手中的活计,就直接去找了钟毓秀,禀报了此事。

钟毓秀立马放下手中的毛笔,急急忙忙站起来道,“连嬷嬷,你看着二少爷。”脚下生风的出了书房。

钟毓秀脚步匆匆的出了后堂,这人去哪儿了,问明了去向,提着裙子直接去了马厩。

“阿九。”钟毓秀看着牵着马出来的脸色如乌云罩顶的楚九道。

“孩儿他娘,你怎么来了?”楚九面沉如水的看着她道。

“脸色这么难看发生了什么事?”钟毓秀上前拉着他的手,冰凉的没有一丝温度。

喜欢反派大佬的农家媳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