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罗大陆樱花动漫 言教授要撞坏了 笔趣阁

  • A+
所属分类:影视广告

“他还有

斗罗大陆樱花动漫 言教授要撞坏了 笔趣阁

领先优势,保守点是对的……”

这场辩论进行得波澜不惊,无聊程度可能排到米国大选历史上的倒数,也没出现一边倒的情形,众人察觉到高地公园的主人看完后仍盯着电视画面板着脸一言不发,于是也不急着开口研判,而是飞速转动脑子,尽量使自己等下的发言错误更少。

良久之后,斯隆女士才打破沉默:“但我不喜欢他的笑容,我理解他想展示得更亲民一些,但……他始终保持的微笑在电视画面里显得有些傲慢。你们说呢?”

戈尔辩论全程带笑,初衷肯定是好的,这样也能令他显得更有自信,但电视直播画面呈现给观众的观感可能会不太好,人的心理总是很微妙的,自信和傲慢只有一墙之隔。

“好像是这样。”北方信托的奥格雷迪点头表示同意,“但小乔治也有点拘谨,有点……愁眉苦脸?”

“他在扬长避短。”

公关、竞选专家阿克塞尔罗德说:“他几乎不和戈尔做眼神交流,也刻意避免陷入唇枪舌剑的激烈辩论,说话时直视镜头,对选民把该说的说完,就算完成任务。”

伊利诺伊州参议员,米歇尔丈夫也点头,“象党团队这个策略令小乔治至少显得很诚恳。”

“所以今天这场结束,双方民调会更接近咯?”

在场之人都是对竞选事务很有发言权的精英,谁也不想在黑法老面前露怯,前白宫法律顾问米克瓦问奥格雷迪:“这对米股不是个好消息对吗?”

“是的,目前米股,特别是科技和互联网版块的消息面都和戈尔是否能顺利当选正相关。”

戈尔团队在股灾前释放的‘他创造了互联网’,股灾后‘只有他能拯救互联网’概念都算成功,硅谷和华尔街确实都在等待他当选后救市,从八月底开始,他的民调被小乔治一路追赶,纳斯达克的市场信心也日趋不足,从上月初开始已大跌了一整月。

大选辩论不能重新拉开差距就是失败……

宋亚给斯隆和奥格雷迪打了个眼色,转身离开电视机前,一言不发向书房走去。

YAHOO如今的市值只能年初巅峰时的五分之一了,利特曼系上市公司股价几乎全数位于历史最低点。SUN就更不用谈了,在微软.NET战略出来后就一直跌一直跌。

但微软自己也没好到哪去,之前宋亚出清的AOL时代华纳等全数凄凄惨惨戚戚。

他心情糟糕,“真该死!”等斯隆关上门后就冲她嚷嚷:“我们的琼斯图尔特和CUU等台的那些主播、脱口秀主持人们天天嘲笑小乔治,开他智商的玩笑,编段子说他有多么多么蠢……今天呢?人家不是在全米直播中表现得很正常么!?现在好了!全他妈起了反效果!选民只会开始对我们之前的宣传产生逆反心理!”

“你!”

斯隆气得柳眉倒竖,“怪我咯?竞选策略大方向又不是我定的,要骂就骂驴党和戈尔的竞选团队去!”

宋亚被吼得缩起脖子不吭声了。

“好了好了别吵了。”

奥格雷迪偶然撞见过两人有亲密举动,赶紧充当和事佬,“现在摆在我们面前的首要问题是要不要开始从米股撤退,没有时间可以被浪费了。”

现在的逻辑是这样:如果戈尔在大选辩论后民调被追上,那么米股肯定还会继续暴跌,所以必须要跑了,跑得慢,等各大机构的民调开始出现在媒体上时可能都已经晚了。

哪怕戈尔最后仍能胜选,反正和戈尔以及未来可能出现在戈尔政府中的安德伍德、彼得弗洛克等人关系铁,相关救市政策出来前宋亚肯定够资格提前得到风声,那么等明年年初戈尔就任后找机会回补就行,就当做了个从十月初到明年一月初的短线。

“ACN台第一波民调什么时候出炉?”宋亚问,这次他让ACN台自己组织了样本数较少,勉强覆盖全米的电话和网络调查。

“斯金纳先生?”斯隆气噗噗的抄起话题拨给ACN台长。

“这次老子很可能又被保尔森耍了。”

宋亚抽空对奥格雷迪抱怨:“高盛六到八月间一直在发报告看好科技、互联网版块,和大盘震荡期正好重合,进入九月开始第二**跌时他们突然安静了。事后来看,他们很可能在六到八月悄悄出完货,八月底就开始从多头总司令转做空了。可笑我们整整一个月后才反应过来!”

“呵呵,高盛的话一个字都不能信。”奥格雷迪也咬牙切齿。

“保尔森……吾必杀汝!”

宋亚暗自发誓。那家伙之前对自己说等大选辩论后看民调……应该只是稳住其他局中人的托词,自己在维旺迪环球之战还有之前帮他们喷米联储的积分换来的承诺一文不值!

堂堂高盛董事长毫无一丝一毫信誉可言,屁消息都没拿到,保尔森的嘴骗人的鬼!妈的!

“根据目前收上来的民调,戈尔仍保持领先,但优势已经非常微弱。”斯隆汇报ACN台的部分民调结果,“网络上戈尔的优势更大。”

利特曼传媒的‘水军’网络信息咨询部门近期也跨界开始搜集网络上对大选的谈论。

宋亚打开自家的博客网站,随意点进去一些朋友的主页,像拉希达等大博主,詹妮弗康纳利等娱乐明星都在转发戈尔那张Gore2000的竞选海报,然后附几句应援的话并号召粉丝去给戈尔投票,其他科技业朋友和媒体朋友大抵如此。

宋亚心定了些。

博客朋友圈里的队形非常整齐,只有冷山作者查尔斯弗雷泽在唱反调,他支持象党的小乔治,洋洋洒洒发了篇长文。

‘恕我不能认同你的政治观点!你不再是我的朋友了!’

查尔斯弗雷泽的意中人妮可基德曼在他在文章留言,暂时还没看到他有回应。

妮可似乎已经将自己的好友删掉了,宋亚顺着这条留言点进她主页,首页是她在新戏‘红磨坊’里的剧照,黑色低胸舞裙配大红唇,全身珠光宝气,澳洲大白妞的颜值竟然比冷山时期还顶,状态极好。

红磨坊是澳洲和英国帮的资源,投资制作导演艾米和小李子那部‘罗密欧与朱丽叶现代篇’的巴兹鲁赫曼,巴兹鲁赫曼的电影总是能拍出女人最美的一面,宋亚的思绪不由飘到……

“哇喔,你的注意力真容易转移呢APLUS。”斯隆看到电脑屏幕上的内容后阴阳怪气冷笑。

宋亚赶紧关闭网页。

“现在我们怎么办?跑吗?”奥格雷迪问。

“我再想想。”

宋亚陷入沉思。ACN台长斯金纳在巴黎说的那句话是真理,毫厘之间有金山,自己掌握了媒体,能比外界早一步得到民调消息,虽然肯定没那些大传媒集团和调查咨询机构及时,但起码比米股中小投资人和散户快不是……

“APLUS?”奥格雷迪不停看表,最后忍不住催促。

“其实我感觉现在已经晚了。”宋亚叹口气说:“高盛那些混蛋早跑了。”

其实这段时间他不止找高盛的保尔森打听过,摩根斯坦利、KPCB、绿衫等互联网版块关系不错的大玩家都有联系,也许是他们之中有人已经在悄悄多转空,也许是他们自己也是被蒙在鼓里待宰的猪,总之第二波爆跌已经持续了一个月,谁又能保证现在跑不是跑在了低点呢?

谁又能保证高盛他们是否计划着趁大选辩论民调出炉后炒作利多再转做多呢?

“保尔森先生。”

他还是再次拨通了保尔森的电话,已经被蒙蔽一个月了,现在但凡有点信誉和良心……“你之前说看大选辩论后的民调再做决定?我感觉第一场辩论后两位候选人的支持率会更接近噢。”

“哈哈,别急APLUS,第三场辩论更重要一些,第一场两位候选人都有点放不开。”保尔森笑道。

“这家伙良心被狗吃了。”宋亚放下话筒指指座机骂道。

这时电话铃声响了起来,是安德伍德从华盛顿打来电话探听第一时间的民调。

“不太好……嗯,嗯……不,副统领先生还有一些优势。”宋亚稍作解释后也问了下安德伍德对股市的看法。

安德伍德总体上较乐观,“大选进行到最后阶段是这样的,无论优势多么小,哪怕一票,我们最终能赢就行不是吗APLUS。”他说。

随后是赋闲的彼得。

总之他问别人,也有人找他打探消息,互相这么联络了一圈。

不知不觉已入夜,十月初的芝加哥又冷了起来。

“要不等第三场辩论后再做决定?”

送走米歇尔丈夫等客人后,奥格雷迪提议。

“不了,就米股开篇前把这件事定下来,照这势头,再拖几个交易日股票更不值钱了。”宋亚摇头。

“可你手里持有的就剩下YAHOO等重仓股,很难卖,而且你一动,肯定会引起市场的激烈反馈。”奥格雷迪说:“这不是短短几个交易日能搞定的事……”

“最新的民调。”

拖拖拖,斯隆那边的民调数据越来越完整,确实,戈尔的支持率已经被小乔治追到屁股后面了。

“卖吧,既然之前我们计划好了就按照纪律执行咯。”

宋亚反而解脱了,摇头叹气,“我肯定跑晚了,但再晚也得跑啊!”

“OK!”斯隆很高兴他这个决定,因为这对利特曼传媒来说是件好事。

“这次不需要老虎基金帮忙了哦?”奥格雷迪用开玩笑的口吻为上次自己挑中老虎基金办事而不是他侧面抱怨。

“老虎基金都没了哈。”宋亚笑答。

“所以卖YAHOO、SUN……Juniper那些呢?”奥格雷迪问。

“也卖!”

Juniper股价还在涨还在涨,已经破二百四,一家在核心路由器细分市场市占率仅百分之十五左右的硬件厂商市值近八百亿刀未免太夸张了,这不由令宋亚想起了年初的YAHOO,“优先出手,还有那些涨到天上去的硬件防火墙厂商。”

“苹果那些……”

“苹果就算了,总之宋则成给你签的那份授权文件,只要上了那份文件列表中的股份都找机会出手!”苹果和诺基亚等股票不动,长期投资的三星、DTS、Plam凡是有天启光环的都不动,3DFX和利特曼系媒体等能当家做主的当然更不动,宋亚眯起眼睛做出决断。

“好的!”三人立刻各自行动。

“利特曼传媒发公告说今天有重大事项宣布,停牌了。”

伦敦,艾迪臣最近在米股和纳指期货市场赔得头晕脑胀,他也意识到自己可能、应该是被高盛等友军在背后捅刀了,“不管这些小公司了。”手下来报告,他已没有精力管这些,“首轮大选辩论后的支持率民调,小乔治追赶得有点猛,我们可能也要割肉自保了。”

“转做空?”

“可能晚了!”

“开盘了!”

随着纳斯达克和纽交所开盘,上周还欣欣向荣的网络硬件设备商版块随着Juniper的暴跌而应声崩溃,网络股、科技股全线下跌,影响很快从纳斯达克波及到了纽交所,四月份股灾发生的那一幕似乎被原样复刻。

“真该死!”艾迪臣脸色煞白,之前在维旺迪环球之战中的赚头还不够填米股刚开盘那半小时的窟窿,“我们也跑!全跑掉!快快快!”他拍着巴掌冲进交易室。

“YES!哈哈哈!”

曼哈顿,高盛那边的气氛则如同过节,大量空单在手的他们又可以尽情享用这场盛宴了。

保尔森在交易室外里笑吟吟地看着这一幕,他回头,正好看到对面大楼有一个人影飞快坠落了下来。

‘利特曼传媒宣布他们计划以定向增发、股权质押等方式筹集一共二十二亿刀资金,收购米国第一大教育出版社霍顿米夫林,CEO斯隆女士认为这笔交易能使利特曼出版社和霍顿米夫林强强联手,巩固两家公司在英语教育出版市场的优势地位,为股东创造更大价值……预计全部交易于二零零一年一月一日之前完成。’

在米股双崩的末日气氛中,利特曼传媒的这份公告已变得毫不起眼。

喜欢芝加哥1990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