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出水了好深好涨 爱你是我难言的痛

  • A+
所属分类:广告制作

在“李二狗”于心中大喊你特么谁的时候,君莫邪也很想问问自己小乐儿你换谁来不好,偏偏换我这把老骨头?

怎么?

你的命是命,你二爷爷我的命就不是命了?

乔乐:“没事二爷爷,您都被杀了,那我们不全完了?能力越大责任越大嘛。”

拍了拍二大爷的肩膀,乔乐示意他往后站一站。

这人都打趴下了,自然也没什么危险了嘛。

额,好像也不是……

因为乔乐人还未蹲下,那被打掉了好几颗牙,此刻正满嘴血的“李二狗”就支棱起来了。

而且他似乎就是瞅准了这个机会,想要给乔乐来个一击毙命。

蛮子都是最好的猎手,他们很多时候比猎手更加老练与阴毒,且极擅伏击。所以此刻的“李二狗”虽然看起来没什么战斗力了,实际上却是孤注一掷,铁了心要杀乔乐。

骨刀犹如柳絮般探出,锋芒于无形间藏匿……

他没有退路了,他必须杀了乔……

刹那间,“李二狗”瞪大了眼睛。

不是乔乐又变了,而是方才还要靠换人来躲刀的乔乐,此刻居然一手握住了他的手腕,另一只手截下了他的骨刀。

他以为他已经够快了,他以为他天生神力一定能挣开乔乐,可他发现自己的动作竟被乔乐看得清清楚楚。

连带着他那被乔乐夺走的骨刀,也被乔乐轻轻一捏,咔嚓,脆了……

这一刻,“李二狗”的世界观都崩塌了。

因为看惯了蛮族大汉,看惯了军队一手老茧一身伤疤的他,根本就没把眼前的乔乐当回事儿。

别说一个细皮嫩肉的小丫头,就是来十个这样的,他也能一只手解决。

而方才乔乐的换人举动,也更坚定了他心中乔乐就是个花瓶的想法。

毕竟这智商与武力在很多时候都不是并存的。

他觉得乔乐是个智囊。

而他现在觉得,乔乐不仅是个智囊,还是个心思极深武力极高的智囊。

俗称老阴比……

示敌以弱,再一招制敌,这特么不是老谋深算是什么?

不止“李二狗”这么想,周围其他人眼中也有了光芒。

然而,乔乐换人是在算么?

君晏知道,乔乐就是单纯的懒。

而且乔乐的智商是上下浮动的,时高时低,就连他都无法估计。

所以他赌乔乐方才就是觉得人家被打残了,不需要补刀了。

谁知这细作极有血性,还就是不顺她的意。

乔乐:“兄弟,别挣扎了,我很强的。”

随手把骨刀丢到一边,乔乐一本正经的对“李二狗”道。

虽然对方都拿刀扎她了,但她却丝毫没有要反打的意思。

而且她还示意龙七等人将对方围住,甚至是当场掰开对方的嘴巴,掏出了藏在里面的毒。

武器被收,毒药被毁,连整个人都被龙七等人制住了。

这一刻,这位“李二狗”终于低下了头,眼底没了无辜与疑惑,只有一片死寂。

刚才发生的一幕幕在周围人脑海中回放,大家都是聪明人,这人是不是细作也无需多说。

只是,他们军师大人究竟是怎么知道的啊?

难道她真是神仙?

还有方才冒犯她的云鹰军,她又会如何处置呢?

众人鸦雀无声的等了许久,等来的却只有君晏一句“散了吧”。

临走前,云惊月还特意带着两位云鹰军统领走到君晏面前,说是要向他与乔乐赔不是。

可君晏却拍了拍他们的肩膀,示意他们今日辛苦,回去好好休息。

云惊月:“君晏,我……”

君晏:“为自己的国家和军队说话不可耻,乐儿不会怪你的。而且我明白,你刚才若是帮着乐儿事情只会更糟。所以,辛苦你了。”

说罢,君晏也不再与云惊月交谈,抬步走向了乔乐。

在外人看来,云惊月似乎是不相信乔乐的。

但乔乐与君晏知道,云惊月一直都把恩惠放在心里,而不是挂在嘴上。

方才的事情涉及四国联盟,无论是他们还是云惊月,都不能随意处置。

乔乐查细作没有错,但她毕竟来自现代社会,也有自己的短板和没有顾忌到的地方。

四国颜面,天云的颜面。

抓细作其实可以下来再抓,只要乔乐开口,君晏有一万种方法可以抓人,且是合情合理的抓人。

但乔乐没有,因为她也不是完全确定自己的想法。

所以她得走过去,得看清楚,得反复衡量。

而她过都过去了,总不能什么都不干吧。

且这会儿看得见,一会儿就不一定了。

因此乔乐直截了当的说了。

她没有错,天云的颜面也不能丢,所以云惊月索性跟乔乐唱反调。

一来稳住了士兵保住了颜面,二来也不至于给乔乐惹来妖女的名声。

毕竟乔乐当初帮他的事情天云人大都不知,而对方又曾与他有婚约在身。

要是他一来就帮着乔乐说话,恐怕秦关的八卦又得翻新了。

所以他索性唱个红脸儿,让乔乐唱黑脸儿。

如今看来,这场戏的效果还不错。

因为云鹰军们知道自己误会了军师,而且还连累太子和将军替他们道歉,他们一下子就安分了。

这不,元帅什么都没说,还让他们早点回去休息。

不仅如此,连那

日出水了好深好涨 爱你是我难言的痛

画中仙般的军师大人也笑吟吟的跟他们说了再见。

一时间,他们羞得脸都红了。

回想起自己方才说的酸言酸语,真恨不得抽自己两个大嘴巴子。

哎,咱们怎么能这么恶毒呢?

下不为例,下不为例……

待待围观者们纷纷离去之后,君晏与乔乐等人才带着“李二狗”回到了演武堂。

堂上,君晏安坐首位,沐鸢与霍鄞在右边,楚沁与乔轩在左边,云惊月与李逍则很自然的坐在了一起。

除了他们,四国的其他高层也来了。

毕竟这中原军中出现蛮族细作,很多人还是头一次听说。

而且这蛮族细作看来啊,还真跟他们中原人没什么两样。

如果硬要说,大概就只能是天生身体素质比他们好了。

不过身体素质好又怎么样?

我们可都是练过的!

一众老者们七嘴八舌,君老

日出水了好深好涨 爱你是我难言的痛

爷子和霍侯爷更是认认真真的分析起来。

而乔寅作为一个屁都不懂的后辈,自然只能猫在旁边做笔记。

这一天天的,知识没学到多少,倒是跟着陆老把打麻将学会了。

他也不想的,这不是女儿做的东西么?

当父亲要是不会打,那叫个什么事儿啊?

“怎么?看着你们家后辈混成这样,伤心了?”

二大爷坐在君瑜与出云子身边,笑呵呵的问道。

这别人不清楚这小子的来历,他能不清楚么?

还不就是他们恭王府干的好事儿。

缓缓收回目光,君瑜叹了口气。

“虽然当初的人不是我俩送出去的,但看他的样子,想来他们在蛮族的处境也不会好。”

闻言的出云子点了点头:“他那么努力的想杀了小丫头,肯定是有军令在身的。按蛮族的性子,定是握了他什么把柄。不过……”

君莫邪:“不过什么?”

二大爷与君瑜看着出云子,都想听听这老道士能说出些什么来。

出云子:“你们说他会不会是阿玥姑娘的亲戚啊?”

都说一石激起千层浪,出云子此话一出,两个老头子的眼神顿时就亮了。

出云子嘴角一抽。

果然,一提到阿玥这俩便会不正常……

出云子:“我,我就随便说说,不一定的。再说了,人怎么处置不还是得看……”

用眼神示意了一下君晏与乔乐,出云子能感受到面前这两人都焉了。

而在他们三人说悄悄话的同时,站在“李二狗”面前的乔乐也开口了。

乔乐:“名字。”

青年:“……”

乔乐:“来做什么?”

青年:“……”

乔乐:“有把柄在蛮族手里?”

青年:“……”

一时间,不管乔乐问什么,青年都静静地站在原地。

他低头看着地板,始终一言不发。

很快,在场很多高层便提出了用刑的决定。

也不是他们残忍,而是对待坑害自家的细作就不能仁慈。

不管这人嘴巴有多硬,用刑又管不管用,反正用就对了。

然而就在大家一致支持用刑的时候,乔乐却摇了摇头。

乔乐:“让他坐下。”

闻言的龙七立刻照做了。

然后那青年便被摁在了椅子上。

他本不想坐,但乔乐说了让他坐,所以龙七根本就不带客气的。

看着乔乐,青年的眼中满是不解。

因为他惊讶于乔乐的权势,却也不明白一个大费周章把他揪出来的人,为何对他如此和蔼。

她难道不想从他这儿问出点什么么?

乔乐:“你说啊,你一个紫气东来的大气运者,那么好的运气,怎么就混到了这步田地呢?”

盯着眼前的青年,乔乐语重心长的道。

不是她大惊小怪,而是眼前这家伙是紫的,而且还不是一般的紫。

她为何一眼就能认出他是细作,当然是因为出去的别说士兵了,就是气运最强的陆老也才金得发紫。

所以你这个紫的往一群绿的里一站,你不是细作谁是?

因为你指定不是军队里的人嘛!

你们出去是打了败仗,根本不可能遇到什么机缘让你从绿变紫。

别问,问就是你姑奶奶我一直自力更生,非常清楚绿和紫之间的差距有多大。

所以你是个外来人。

而且这么高气运的外来人,跟蛮族没关系我当场吃屎!

这么久了,我见过的纯紫色还数不完我十个手指头。

所以你这么珍贵的资源,我舍得打你么?

咳,方才是你先打我的,那是意外。

这边,那青年直接被乔乐给说愣了。

嗯,大家都愣了。

不是,我们还以为你要放什么狠话,又或者怀柔政策安抚安抚,让对方趁早投降呢。

结果……

可让一众人想不到的是,乔乐这话还真起了作用。

只见那刚才还一脸冷漠的青年,竟渐渐涨红了脸。

紫气东来?

大气运者?

那么好的运气?

他学过中原书本,自然不可能听不懂乔乐的话。

可就是因为听得懂,他才怒火中烧。

就像你骂乞丐有钱,骂病人身体好,骂矮子真高一样……

这是嘲讽,扎心得不行。

青年看不见眉心火,不知道什么是气运,他只知道自己从出生开始就很倒霉。

倒霉的是个杂种,空有一身力量,却保护不了跟自己一样的族人。

即便已足够小心,足够卑微,时刻记得顺从,依旧要被那些自以为是上等人的蛮族欺辱。

这样连狗都不如的他紫气东来?

好运?

我去你妈的好运!

红眼怒视着乔乐,要不是被龙七摁在椅子上,青年一定会再次扑向乔乐。

看着这一幕,君晏蹙了蹙眉,凤眸中掠过了明显的不悦。

若非乔乐拦着,青年恐怕早就是一具尸体了。

沐鸢:“放心。”

看了他一眼,沐鸢翩然起身。

抬步走到青年面前,沐鸢抬手便扎了对方一针。

就像炸毛的猫被顺了毛一样,青年的身体顿时软了下来。

他使不上劲儿了……

这,这就是中原么?

在他的记忆中,中原人明明是弱不禁风的……

乔乐:“看样子你在蛮族过得不好啊。”

乔乐对沐鸢笑了笑,忽然转头对青年说道。

对方没有说话,但眼底的落寞已经说明了一切。

乔乐:“原来不是不好,而是非常差啊。”

无力的看了乔乐一眼,青年依旧沉默。

直到乔乐忽然笑道:

“这过得不好,就说明你身上没什么情报,既然没有情报,你又何必藏着掖着呢?怎么?你觉凌虐你的蛮族值得信任么?觉得你只要沉默就还有机会?可是你有机会,你的朋友亲人们呢?难道你就打算眼睁睁的看着他们被杀么?

青年:“你怎么……”

乔乐:“从我说要把你送去天武软禁时我就知道,你肯定是被威胁了。”

沐鸢:“你浑身上下都是伤,想必还曾反抗过吧?”

沐鸢轻声添了一句。

“这些伤并非一日之功,你身体强健尚且留下诸多暗疾,其他人恐怕……”

乔乐与沐鸢说到这里,那青年终于忍不住了。

眼泪顺着眼眶滑落。

他知道他不该哭,可他忍不住……

喜欢穿成反派世子爷的亲妹妹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