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v小四郎收藏家 木瓜电影网

  • A+
所属分类:影视广告

界川地势复杂,为山崩地裂更是平添了许多凶险。阴沉的天空下,风与雪一起袭来,伴随着山崩溅起的冰尘,即便是冲之魄贯通的修者,在这种条件下可视距离也无法超过三米。

路平拉着苏唐,跌跌撞撞,深一步浅一步地向前跑着。

六魄贯通,终究还是人力,在这接连不断的天灾面前还是有些吃力。苏唐手中的神武印这时起到了很大的作用。当路平不得不挥拳破除面前一些困境时,神武印总会适时地给予强化。挥出的拳顿时会将面前的一切化为乌有,仿佛雨过天晴一般。

可惜这样的雨过天晴不过刹那,转眼就会被新的冰雪弥漫填充。路平和苏唐早已分不清方向,他们只能努力向前。

“这样莫林怕是不行吧。”苏唐还记得这小伙伴。

“唉。”路平叹了口气。

两人心中已经在为莫林默哀了,却不知此时莫林正安然无恙地为他们两人揪心。在这大定制彻底发动以后,莫林已经可以进一步确定这一切与他莫家息息相关了。身处囚笼一般定制中的他,赫然发现这是一项保护,眼看着周围山崩地裂,他在这其中却风平浪静。只是伴随着崩裂,他所处的这一环境也有一些移动,有一些旋转,却从未有过什么危险。

随后莫林就看到路平和苏唐在崩坏中奋力跑过,但是过不多久又跑了回来……再一会,路平和苏唐第三次在他的视线中路过,他顿时明白,这两位怕是很努力地迷路了。

“不能这样乱跑。”路平也有所察觉,这样没头苍蝇似的东躲西藏,即便是他最终大概也只会力竭而亡。

“能感知出方向吗?”苏唐挥出一拳,神武印围着她的拳头转了一圈,迎面飞来的一块巨大冰石顿时被轰得粉碎,冰渣淋了两人一身。

“你辛苦一会,我得仔细感知一下。”路平说道。

大定制发动,魄之力纷扰而又汹涌,想从这等量级的魄之力中感知出些什么东西,敏锐的感知在这种条件下会面临很大的负担,但非常集中精神才行。

“好。”苏唐简单地回应了一个字,抬手抄住又飞来的一块冰石,借力朝另一方向抛出,跟这方向飞来的冰石撞了正着。

路平开始不理这些打扰,听破感知全面铺开。

但是太乱了。

大定制的发动纵有规则,可当破坏开始产生时,魄之力继续的运动却再无定规。这边突然激起的一块冰石会有包含魄之力,那边掀起的冰雪气浪也会有魄之力。地形破坏没有定轨,因此而激发的魄之力变化自然也就无迹可寻。路平想摸索出定制运转的核心加以破坏,却得先避开这些干扰才行,而这可就不是苏唐挥拳可以帮上忙的了。

苏唐所能做的,只是挡开那些会干扰到路平的冰石。血力子的血脉让她的力之魄远比普通修者要充沛,可在这样高强度的密集使用下消耗也是极快。

但是苏唐却不急也不催,只是默默坚持着。然而就在身边施展着感知的路平,哪里还需要她告诉,凭感知他顺便就了解着苏唐的大致状况。

就到最后一刻吧!

路平不动摇,坚持仔细寻找,嘈杂的魄之力声在他脑海中不断的冲击着,他好像一叶孤舟,在伸手不见五指的滔天巨浪中,渴望着一盏可以为他们指明方向的明灯。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苏唐又一拳击碎一块巨冰后,轻叹了口气。

“我不行了

av小四郎收藏家 木瓜电影网

。”苏唐说道。

“好。”路平早有察觉,立即站起身来。苏唐也在这时倒了下去,她说不行,那就是真的不行,魄之力的最后一丝一毫都已经用尽,真的连抬根手指的力气都没有了。

路平略一弯身,恰好让苏唐倒在他背上。

“找到了吗?”苏唐问道,声音很小。

“没有。”路平说。

“真可惜。”苏唐说。

“不过找到点别的东西。”路平说。

“哦?”

“就朝那去吧。”路平说着,一边挥拳打碎了一块飞来的冰石,一边迈步出发。

“好。”苏唐应了声,终于在路平背上晕了过去。

路平冲了出去。他终究还是没找出这大定制的出路,可在这纷乱的魄之力中,他发现了一个存在,一股不同的魄之力停留在这暴躁变化的定制中,它与周围的总在变化着的魄之力截然不同,安安静静,带着一丝丝熟悉。

这会是逃生的方向?

又或是什么陷阱?

路平不知道,但是这样安静不动的存在,总算是给了他一个清晰准确的指向,朝着这固定的方向坚持前进,总是能走出这大定制的吧?

一路向前,越来越近,这股魄之力那熟悉的感觉也越来越真切。终于抵达面前,发现这股魄之力只是覆盖着半米见方的一块区域时,路平已然完全清楚这是什么,来自何人,他毫无犹豫地站了上去。

风雪、嘈杂,末日般的毁灭景象忽然不见,山崩地裂所发出的巨大声响已在身后。路平转过身去,看到霍英正笑着看着他。

移动迷宫!

霍英的招牌异能,在外研究这大定制的他,察觉到了定制的发动。而在定制异能的层面,放眼整个天下也不会有多少人比这位北斗玉衡峰的前首徒,现院士更加高明了。只是大定制的强度,他也没办法做到破坏,他只能是将自己的定制移动迷宫嵌进了这大定制之中,等于在其中制造了一个出口,至于能不能找到这个出口,那就要看界川中各人的本事了。

阮青竹速度最快,第一个借霍英的移动迷宫逃出了界川。周围几具倒下的尸体,也是对方察觉到了霍英在搞鬼,试图来破坏,却被及时赶出的阮青竹给打发了。

两大北斗院士在此,足以让对方彻底放弃过来破坏的念头。随后,许唯风、营啸这两位,也发现了霍英给到的出口,借此逃出。路平和苏唐反倒是落在了最后。

“够慢的。”阮青竹说道。

“感知太过敏锐,要找到出口反倒是会麻烦一些。”霍英知道路平的本事。他这出口其实是尽可能给出醒目标识的,要不阮青竹他们三人也不至于轻松找到。可对感知敏锐的路平来说,出口是不是醒目易识都不妨碍他找到。只是因为敏锐感知带给他的信息太多太杂,在这种环境下形成

av小四郎收藏家 木瓜电影网

了大量的干扰,所需要的时间自然要多出许多。其实两人不要让路平来做这事,换苏唐来话,早也已经找到这出口了。

换句话说,在霍英刻意给出便利的条件下,路平只会是最慢的那一个,而现在终于连他都出来了。那么还没出来的……

路平望向眼前这划分着界川着冰峰,依旧高耸。但在冰峰之后,翻腾着的冰尘早已飘扬到了冰峰上空,时不时还会带着冰石飞落出来。界川之中,就仿佛一个爆发的火山,出不来的人,还能活下去吗?

几人沉默着,就在这时,与界川相反的方向,雪原的地平线上,一字排开的人群,正疾速朝着这边冲来,其中可见无数招展的旗帜,在雪原这糟糕的可视条件上,旗上象征着各自学院,用特别手段制作的院徽都却清晰可识。

“这还有更慢的呢。”阮青竹嘟囔着。

“哎哟!”路平突然叫道,一通手忙脚乱,从怀里掏出一叠东西,那是龙韬所给的易容面具,可在经过引星入命那一波后,哪里还有一张完好可用的。

“我得先走了。”眼看无法掩藏身份,路平急忙说道。

“怎么?”霍英不解。

“我们自行过来,就是担心玄军帝国知道我离开摘风学院后会对我们学院不利,所以不能在人前暴露。”路平说道。

“这样啊。”霍英和阮青竹互看了一眼,这才算是明白为什么拒绝了邀请的路平最终却又出现在了这里。

“那你先走。”阮青竹毫不迟疑地说道。

“嗯。”路平背起苏唐迈步就走。

“你俩是不是也先回避一下?”阮青竹又看向营啸和许唯风。这两个来自暗黑学院的主,阮青竹和霍英都不准备把他们怎样,可在四大还有这么多学院面前,会引起什么事端就无法预测了。在确认了他们与学院们此行的当务之急并无太大关系后,阮青竹也不理什么暗黑不暗黑的,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精神就让他们两个也一并离开。

这两位本还在愣愣地看着望着界川方向,在听到阮青竹这话后回过神来,面带几分惆怅地回头看了眼疾速逼近,挑着各大学院旗帜的人流后,一起点了点头。

“多谢相救,告辞。”两人朝霍英道了声谢,也追着路平离去的方向赶了上去。

“那婆娘,真就死这了?”快步走着的营啸,忍不住又回头看了一眼界川方向。

“死了吧。”许唯风淡淡地应了声,没有流露出什么情绪,只是攥着的拳头不觉间却紧了几分。

喜欢天醒之路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