渴望 爱火难酎 沈浪苏若雪最新更新章节顶点

  • A+
所属分类:影视广告

襄阳城南百里,有军事重镇曰宜城。宜城西南十余里的山间,有春秋时鄢子国的旧址,唤作鄢城。数百年风雨催残下来,城池遗迹早就无存,只剩下几座破败不堪的屋舍。

三月初的清晨,鄢城外围的旷野上稀稀拉拉散步着数十百姓,他们蓬头垢面,一个个弯着腰、跨着粗糙的竹篮,在起伏原野间搜罗野菜。而瘦弱的孩子们警惕地探望四周,希望能抓捕到几只田鼠,当晚的餐食便多了珍馐美味。

从襄阳到江陵一线,本是荆州的精华所在,百数十里阡陌相连,鸡犬之声相闻,人丁繁茂不下于中原大郡。从曹军入荆州后数年大军争持厮杀不休,本地百姓陆续逃亡,但

渴望 爱火难酎 沈浪苏若雪最新更新章节顶点

仍保留一些较具商业价值的城邑。

然而建安十七年以后,曹操为稳固荆州北部防御,主动收缩曹氏在荆州的控制范围,大举迁徙荆州百姓到中原腹地,而将从南至北的宜城、襄阳、新野、宛县这四座城池,作为军事要塞。

这样的坚壁清野,给江陵方面造成了极大的阻碍,也给当地百姓造成了巨大的灾难。

迁徙去中原屯田的百姓姑且不提,不愿迁徙的百姓四处逃亡,遭到曹军的扫荡追击,数年下来,存者十不余一,且大都失去了田地,被赶到了深山密林间,沦为彻彻底底的化外野人。

春夏时节,天气渐暖,这些流离的百姓便从山间出来,往田野中寻找吃食。因为战乱使壮丁多死,百姓们以老人和妇女居多,故而没办法打猎,只能捡拾野菜,还需得成群结队,以免遭豺狼猛兽的袭击。

正在这时,远处的官道上烟尘腾起,来了一支兵马。

孩童们立即四散狂奔逃跑,而老弱们或者扑进深草沟壑,或者叫嚷着去追赶孩童。只有少数几个胆子大的,立定脚跟眺望了片刻,放松下来道:“是江陵来的兵马,这支兵马不乱杀人的。”

这支兵马正是关羽所部。

当雷远踏上回程道路的时候,关羽已经起兵北进了。其前部迅速推进到了宜城周边,并与乐进所部激战了数日。

因为江陵处在正对襄阳的前线,对于曹氏政权腹地的兵马调动信息,关羽一向知道得比中枢更早些。实际上,就在关羽知道曹操亲提兵马进入关中的当天,他便下达了紧急聚兵的命令。

建安十七年那场恶战之后,荆州军休养生息数年,举凡训练水平、装备水平乃至粮秣辎重的配备,都已臻充实,实力不止尽复旧观,还有提升。

于是关羽一声令下,南郡军首先秣马厉兵,其余各部陆续备战。

近数年来,随着体制渐渐完备,荆州军的兵马大体可以分为三个部分。

第一部分,是关羽本人直辖的南郡兵马。这是汉中王帐下规模最大的机动兵力,由水陆两军组成。陆上之军以关羽本部部曲的骨干,辅以玄德公入蜀后留下的元从将校如樊胄、史郃、吴砀等小部和建威将军、南郡太守费观所部,后来又增加了益州将领任夔所部,合计约两万余人。水军则由关羽的长子关平和偏将军赵累共同负责,另有水军督詹晏、陈凤,荆州水军长期驻留江陵汉津港,拥有大小战船数百艘、将士近万人。

第二部分分布在湘水沿岸,包括了诸多戍城、烽燧驻军。这一支兵力,主要组建来防御江东,其主将有两人,一为驻扎在公安的副军将军刘封,负责公安到孱陵、作唐一线;一为驻扎在临湘的扬武将军李严,负责益阳到临湘。这支兵力虽然以郡县兵为主,但刘封和李严各自都有颇具实力的精锐本部,依托水网地带的复杂地形,足以支撑绵长防线。

第三部分则是各地太守、都尉掌控的地方兵力。其有力者,包括雷远的熟人宜都太守霍峻部、零陵太守习珍部。郡县兵分布零散,主要用于维持地方治安,但郡太守也同样保有精锐本部。比如霍峻所部用以维护峡江水陆道,而习珍所部则守卫荆交两州的交通线。

此时汉中王身在关中与曹军决战,其胜败必定关系到天下大局,荆州各地都知事态非同小可。江陵羽檄所到之处,诸将无不凛然响应。

驻在荆南、却归关羽直属的史郃、樊胄等校尉立即举兵往南郡去。各地也按照军令调发了兵马北上,并陆续禀报说做好了准备,随时能够相应后继的调度。

关羽遂留荆州治中从事潘濬照旧全权负责政务,留费观守江陵,并筹备辎重、粮秣,征发民伕,保证可以做到源源不断地送上前线。他又毫不避讳地公开申饬各地二千石严加警戒,防止与盟友孙氏之间出现什么误会。

待到大体安排妥当,从关中方面传来的消息说,汉中王已经与曹公几番恶战,曹公兵力雄厚,越过潼关直迫长安。

关羽遂不等待,提荆州军主力北进。

这些年来,他和驻扎在襄阳的乐进彼此攻伐不休。大体上,关羽虽占上风,却拿不下襄阳;乐进再怎么局势不利,仗着荆北坚壁清野,襄阳城高池深,守得宛如铁桶一般。

双方初时还能绞尽脑汁玩出点新花样,意图出奇制胜。一年又一年下来,渐渐也都疲了。毕竟陆路无非东中西三线,水陆无非汉水和沮水、漳水,这条荆襄道两人你来我往,都走熟了,闭着眼睛也能来回。

双方对彼此兵力也都知根知底,关羽麾下何人多智,何人沉稳,何人勇猛,乐进早就如数家珍;乐进麾下有什么出色的部将,关羽同样一清二楚。

渴望 爱火难酎 沈浪苏若雪最新更新章节顶点

这样一来,除非哪一方得到大量额外资源投入,否则荆北战事再打十年,怕也打不出个结果。

果然此番作战又是如此。一切都是按部就班,毫无新意,大军抵至宜城时,乐进从襄阳出兵阻截。主将尚未出阵,两军前部已厮杀数场,分头对峙。

在大军前进的官道一旁,扈从们设立了临时的营地,作为关羽的本阵所在。关羽拈着一枚棋子,注视着棋盘,随口问道:“各部死伤如何?”

军官道:“前日、昨日两战,我方战死二百九十四人,重伤三百三十一人,其中尤以马玉校尉所部的摧锋营死伤最为严重,占了半数。周仓将军所部损失最少,不到五十。”

“嗯。”关羽眼睛不离棋盘,微微点头。

昨日曹军出动的,是乐进麾下的铁甲精锐。与之鏖战,死伤合计六百出头,比关羽预想中的要少。他又问道:“水军到哪里了?”

“詹晏校尉带着三十艘大船已经到了,后继船队已过荆城。”

“元俭!”

廖化这两年仕途得意,已经从帐前吏做到了主簿。听得关羽吩咐,他迈前一步:“在。”

“拟令,使诸军今日不必再战,转向汉水靠拢扎营,让将士们休息一下。”

“是。”廖化立即铺开笔墨尺牍。

“另外,让詹晏派几艘大船,把重伤的将士们送回荆城。战死的,若能找回尸体,也一样带回去,按照旧例办个仪式,好好安葬。”关羽想了想,补充道:“还有,让他仔细点,不要再把死者和伤员放一艘船上!”

数年前关羽见到雷远为牺牲的部曲将士举行葬礼,又看了他对伤兵的处置,很是赞赏。

后来关羽便专门颁下军令,仿效雷远的做法,申明军中同袍当彼此照应,不能把重伤的、战死的将士随意丢弃,务必要对他们妥善照顾、妥善安置。这个举措的确有助于凝聚军心,许多士卒们对此都很感激,反倒是一些军官们对此不太上心,比如詹晏,仗着自家元从身份,行事粗心大意,已经不止一次要关羽特别提点了。

廖化连忙又在命令下补了几句,请关羽看过。

关羽瞥了一眼,微微颔首,继续埋首棋枰。

近年来关羽对下棋很有兴趣,但棋艺不精,唯独与长子关平棋逢对手。此刻身周军旗迎风招展,铁骑隆隆驰过,鼓角之声此起彼伏,将士气势汹汹。两人则你一子,我一子地下得不亦乐乎。

若高手旁观,大概会觉得这父子二人一步步的着法都甚粗劣。但左近走过的将士们无不投以倾慕的眼光,都觉得关将军那么胸有成竹,必定胜利可期,于是忍不住发出欢呼鼓噪之声。

喜欢汉鼎余烟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