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工漫画里库番本翼乌 真实伦口述

  • A+
所属分类:影视广告

第826章二娘娘找围脖来了

陈玄丘和胡喜媚带着獬豸沿幽仄狭长的洞穴前行,曲曲折折,蜿蜿蜒蜒,忽然便见一处洞口有光透入,洞口在花木藤萝掩映之下,陈玄丘挥袖分开洞口草木,快步走出去,顿时惊在那里。

面前是一片沃野,田间有清澈流水如玉带萦绕,田边有成排的垂柳随风袅娜。

田间有戴竹笠的农夫种田,有妇人箪食壶浆,往田间送饭。

如此一幕,和陈玄丘所想象的被镇压的牢狱,实在出入太大,一时不免愕然。

胡喜媚走到了陈玄丘身边,她身材娇小,如玲珑的香扇坠儿,比之陈玄丘矮了一头。

这时她也望着前方,悠悠叹息道:“青丘,昔年我曾随妲己造访过青丘,多少年了,景致竟似没什么变化。”

陈玄丘不敢置信地道:“这里……就是青丘?”

胡喜媚道:“当然!”

“这里……”陈玄丘看着那田间劳作者,俨然就是人间田园。

胡喜媚道:“青丘之民,种植五谷,纺织丝帛,你人族先民中的智者,就曾造访青丘,改进了自己种植五谷、纺织丝帛的技艺,不然你以为青丘之国,应该是什么样子?”

陈玄丘苦笑道:“我以为,他们平素皆以狐形示人,只会采撷和捕猎……”

胡喜媚抿唇笑道:“九尾狐一族,可比人族还早呢,倒让你说的如此不堪,偏生你自己就是天狐一族,小心你娘听你把天狐一族说的如此愚昧落后,打你的屁股。”

这时,前方草木中传出一声嘻笑,然后悉索一声,一只通体雪白的小狐狸窜了出来。

它一眼看见陈玄丘和胡喜媚,不由一呆。

但是,它在这青丘境内,似乎也没遇到过什么危险,所以看见两个生人却也不怕,反而踞坐下来,抬起一只前爪,凑到唇边,轻轻“嘘”了一声,示意二人不要出声。

胡喜媚笑眯眯地道:“小妹妹,你在做什么?”

那只白狐奶声奶气地口吐人言,道:“哎呀,别出声嘛,被人抓到我就输啦。”

陈玄丘恍然,小声道:“你在躲猫猫?”

小白狐点点头,道:“嗯!这儿是禁地,大人不许我们靠近呢,藏在这儿,别人一定找不到。”

陈玄丘踮起脚儿向前望去,就见草木之外,几只小狐狸藏在草丛中,人立着,两只前爪扶着草木,探头探脑,远处还有一只小白狐,正在左顾右盼。

陈玄丘从未见过他们,可

口工漫画里库番本翼乌 真实伦口述

是此时只一看,就有一种新奇且亲切的感觉。他有一半人族血统,幼年时形态与这些白狐自然不同,可是有着一半相同的血缘,也让他天然产生了一种亲切感。

那只小雌狐虽然说着不让他们出声,可是瞧着他们模样,乌溜溜的一对大眼睛却也充满好奇,看了看他们,忽然嘻嘻一笑,道:“大姐姐,你生得跟石壁上的二娘娘好像喔。”

陈玄丘和胡喜媚看见小雌狐抬了抬爪子指向二人身后,二人诧异地转过身去,就见那石壁洞口上方,居然是一幅石刻。

石刻上霍然是三幅女人刻像,三个女子衣袂飘飘,形象嫣然,十分貌美。

胡喜媚只一看,双眼顿时泪光闪烁。

陈玄丘不由得心中一动,辕轩三姐妹!

三具雕像,从右向左,依长幼之序而排列。

中间一位何只是像,根本就与胡喜媚一模一样,在她右手边的自然就是苏妲己,陈玄丘一见顿时呆在那里,这……这人长相怎么与表妹妲己一模一样?

要说区别,也只是这雕像中女子更成熟一些,而表妹的模样,更像是她的少女时期。

怎么会这样,传说不是讲,苏妲己是冒充了他人形貌么,那就说明这副形象,应该不是她本来化形之后的模样才对呀,难不成传说有误?

可,表妹为何与她也是一模一样?青丘女子,不会都长得一个模样儿吧?

胡喜媚凝视半晌,方才平抑了激动的心情,缓步上前,依旧凝视着雕像,轻声道:“难得你青丘众生还记着我们。”

小雌狐奶声奶气地道:“大哥哥,大姐姐,你们不要再往前走了喔,进了山洞很危险的。”

陈玄丘回首道:“有什么危险?”

小雌狐用爪子搔搔头,认真地道:“我娘说,那山洞里,被天帝封印了二娘娘,二娘娘被迷惑了神志,已经不认得我们啦。如果我们闯进山洞去,会被二娘娘扒了皮做围脖的。”

青丘之民显然是怕小狐狸们好奇心重,闯进山洞陷入梦魇空间,被迷识了神志的胡喜媚所说,所以才用这话吓唬他们。陈玄丘不禁好笑地看了胡喜媚一眼。

胡喜媚当然不理会这童言童语,只是恨声道:“天后有一张玄黄古卷,她一直梦想,炼成一副不逊于风里希手中‘山河社稷图’的法宝。

为此,不知她用了什么办法,居然请动魔界的画魔出手,帮她在这张玄黄古卷上画下定神台,困住我的元神,想用无尽岁月,将我彻底融入其中,成为阵灵。

因为我是九头雉鸡,只要化为阵灵,一个人就可以控制整张玄黄古卷。”

胡喜媚一直不明白天后用了什么代价,居然能请动魔界的画魔替她出手。

如果还在随六欲大天魔修行的南子在这里,一定会毫不犹豫地告诉她,不需要代价。只要你是在搞事情,魔界中人会不惜代价帮助你的。那就是一群闲得蛋疼、唯恐天下不乱的怪物。

陈玄丘想了想他和画师、绮姹蒂千莎受困于梦魇秘境的一幕,不由点头道:“确实可怕,如果你真的成为阵灵,想必比如今还要难缠。”

胡喜媚道:“要让我成为阵灵,我也就彻底拥有了操纵这张玄黄古卷的力量。瑶池那贱人生怕我意识尚未完全消失,到时没办法控制,哪敢将这玄黄古卷全部绘制出来。

所以,你们在其中,才会遇到一片混沌、没有光线的混元空间。她本来是想等把我彻底炼化,将我降服之后,才开始绘制这玄黄古卷的。

到那时,这张玄黄古卷,将拥有不逊于山河社稷图的力量,便是圣人,也能困他一天冲不出来。”

陈玄丘听得心中怦然一动,天帝天后,简直是人尽其才、物尽其用的典范,但凡有一丝利用价值,他们也想榨干。

之前利用巫妖两族帮他镇压封神榜的天柱、地维两大阵眼就是如此。

他们留下胡喜媚,只斩其一头欺瞒世人,同样是没怀好心。

那么,这青丘桃源一般的地方,就真是善待青丘之民么?还是也有阴险目的?

那只通体雪白,鼻头和眼睛乌溜溜的,嘴唇上却撇出一道狐媚的唇线,天然妖娆可爱的小雌狐一直在听着他们两个交谈。

听到此处,小雌狐结结巴巴地道:“你……你就是山

口工漫画里库番本翼乌 真实伦口述

洞里的二娘娘?”

胡喜媚乜了她一眼:“叫小姐姐,不然我就打你小屁屁!”

那小雌狐“啊”地一声尖叫,一下子窜起老高,长尾在空中用力一甩,就从头上脚下变成了头下脚下,嗖地一声扎进了草丛里,白光一闪,向外窜出,大叫道:“不好啦,快逃啊,二娘娘出来啦,要抓我们做围脖呢。”

一个个正在藏猫猫的小狐狸齐刷刷地从草丛中直立起来,一脸呆萌地看着那小雌狐逃走,又看看气咻咻分开草木走出来的胡喜媚,再抻着脖子齐刷刷扭头看看洞窟石壁上的胡喜媚雕像,尖叫一声,四下逃去。

喜欢青萍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