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先生和顾太太 桃子奶盖 与鸭共舞

  • A+
所属分类:影视广告

此时此刻,我无法用文字来形容我此刻的心境。

某个瞬间又特别平静,接着便想到了过去这大半年,我就像是在暗无天日的地狱里,等待那一线曙光。

看着远处天空上,穿过乌云照射下来的那一束光亮,我突然感到心里难过得不行。

难过的是她如果没死,为什么不告诉我呢?

即便有她的原因,可为什么连我都不能告诉?

在她的心里,到底有我吗?

我是那么想念她,因此而患上了抑郁症,甚至差点自杀!

而如今,我都差不多从她的阴影中走出来了,现在却来告诉我她还活着,还一直在背后操控着所有事情。

我怎能想通?我怎能想得通?

我颤抖着手指掏出烟点燃,又猛地吸了几口,试图平息一下心里的情绪。

可无论我怎么努力平息,却始终无法平静下来。

江河似乎看穿了我的心思,他又对我说道:“你是不是觉得很难接受?……因为她还活着,却一直瞒着你,甚至连一点她还活着的消息都没有。”

我沉默,然后又苦笑道:“我不难过,她人没事就好……只是我想确定一下,她真的还活着吗?你又是怎么知道的?”

“一开始我并不知道,那时候我也没想着要来投资你,因为我从来没有想过要在互联网上分一杯羹,这辈子我赚的钱已经够了,我不是那么贪的人。”

稍稍停顿后,他又继续说道:“安澜找到了我,之前我们就认识,我也跟你说过我和安氏集团有海外合作项目,其实就是跟安澜签的合约……那次她找到了我,并且告诉我了很多信息,从那个时候开始她就已经知道你被孙骁骁和江枫给骗了。”

我被震惊到无以复加,目光紧紧盯着江河,半晌都说不出话来。

在我的沉默中,江河又说道:“其实这半年发生的一切,有一大半都是因为安澜,走到这一步,一切都是安澜在操作,她知道直接告诉你孙骁骁有问题,你会不信,只好用这样的办法让她原形毕露。”

我的情绪已经接近崩溃,但我拼命的忍着,我想哭,但至少不能当着江河的面哭。

我颤抖着手端起茶杯,喝了口茶后才终于颤抖着嗓音说道:“我现在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我的心情很复杂,你明白吗?”

“我能明白,安澜也跟我说过,当我把这些事情告诉你后,你一定会很惊讶又很迷茫,但是她相信你能做出正确的判断。”

我一声重叹,又向他问道:“那她现在人在哪?”

“我不知道,我们一直没有见过面。”

“那你怎么就确定她还活着?”

江河沉默了一会儿,然后拿出手机,在屏幕上点了几下后,便将手机递给了我。

我抓起手机便看起了上面的一段视频,视频画面里的人不是安澜又是谁呢?

她剪短了自己的长发,脸上虽然没有妆容,但依然十分精致。

视频里只有她一个人,她对着镜头,依旧是那么的自信和从容。

“陈丰,我想你看到这段视频的时候一定会很惊讶,也很意外吧!我不知道该怎么和你解释这一切,但是我想说的是,在我们的生命中总是会有许许多多出人意料的事情发生……包括现在我们正发生的事情,我也没想到会演变成如今这样……

是的,我还活着,或者说我一直都活着。也许是天意,在三亚那次,我掉进大海后,被一艘路过的渔船给救了……谁都没有想到,我在昏迷了两天后活过来了,我本想第一时间就来找你的。

可是你知道的……我是被闵文斌陷害的,我得知道他们是利用什么手段陷害我的,我还要弄清楚当他们知道我死了后又会怎样。所以,我做出了一个重大的决定,就是让所有人都知道我已经死了,这样我才有更多的时间和机会去了解安氏内部的事情。

最后我希望你能理解我,希望你不要记恨我……我知道,这半年你过得并不怎么样,曾有好几次我都差点没忍住出来见你……请你原谅我,我不能见任何人,包括你。

时候到了,我自然会出现在你面前的,但现在还不是时候,也请你理解我。”

看完整段视频,我心里五味杂陈,说不出的滋味和郁闷。

可是转瞬间我又变得十分平静,不为什么,还是那句话,她还活着就好,这比什么都好。

可是我心里的痛也是真实的,因为我不能理解,那么重大的事情她告诉江河都不告诉我。

这能说明什么呢?或许在她心里根本就没有在乎过我吧,她在乎的只是她的安氏集团。

……

有一种痛,痛彻心扉。

就在此时此刻,我再也绷不住了,掩面痛哭!

在我的痛哭中,江河一句话也没说,只在我旁边淡淡的吸着烟,好像这一切与他都没有关系。

是啊,与他又能有什么关系呢?

我一直以为我们是很好的朋友,可是我现在才知道我错了,一直以来都是因为安澜罢了。

可是我恨安澜,恨她

顾先生和顾太太 桃子奶盖 与鸭共舞

不告诉我她一直活着,恨她那么自私,在我最痛苦的那段时间也没有出现。

就算她担心她假死的事情会被我败露,那么她宁愿去相信江河都不愿意相信我,这还能说明什么呢?

也许在她心里真的是集团大于一切吧,我也能理解,毕竟像我这样的人还有很多。

哭着、哭着,我又笑了……因为她还活着,这不就是我一直以来最期待发生的事情吗?

可是这巨大的消息,仿佛将我整个人都抽空了,我甚至都不知道今后又该怎样去面对她了。

我是真的心如刀割……

我有的,是一种痛了,却还不能和别人说的痛。

因为从来没有人能够真正了解,我在安澜身上寄托的是一种怎样的感情。

我也没想到,原本我是来找江河证实他和孙骁骁的话到底谁值得信,可是没想到他竟然告诉了我这么一个巨大的消息。

现在我应该相信谁,已经不言而喻了,尽管我现在真的很痛苦。

我没有再和江河聊下去了,我也没有心情再继续在这里待下去了,我需要去一个没人的地方尽情的发泄一下。

离开江河的住处,我直接打车回了住处,然后在小区外面的便利店里买了一瓶白酒和两袋酒鬼花生。

此时此刻我极其渴望酒精能麻痹我,让我不去想起那么多糟心的事。

回到家,还没来得及坐下,我的手机铃声就响了起来。

是陈敏打来的,我一接通她便用一种兴奋的语气对我说道:“陈丰,我告诉你一个天大的好消息……我已经确定了,安澜还活着,她刚刚跟我联系了,她还活着!……”

喜欢男人三十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