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东西我们从后面做 性强烈的老年妇女小说

  • A+
所属分类:广告制作

数十息后。

姚贺黄化太惠三人已经来到另一方别院。

此地距离骸骨营不远,若是探出神念,以他们的神魂力量依然可以探听到冯玉等人的“讨论”。

姚贺黄化收敛神念,只当充耳不闻。可就在这时。

“真是气闷。”

“黄兄,姚兄,我出去走走散心。”

走在最后的太惠突然停住脚步,脸色阴郁道。姚贺黄化一愣,旋即明了,道。

“也罢。”

“太惠师弟一直在太圣前辈的护佑下成长,或不知世人心机叵测之深。以后会慢慢习惯的。”

“太惠师弟且去,若有要事,我等随时联系。”

姚贺黄化一拱手,并未阻止太惠离开,以为他只是去散心罢了。太惠也同样拱手离开,脸色始终阴郁,一言不发。

姚贺黄化望着他离开的背影,忍不住暗暗摇头。

“太年轻啊!”

两人不约而同齐齐叹息,又被此次的默契所惊,互视一眼,笑了起来,摇头分别返回自己的住所。

可是就在这时,再次收敛神念的他们没有发现,原本走向城外的太惠突然收敛所有气息,竟然转移了方向,朝宣政殿的位置走去。

脸色,依旧沉重。

但只是因为他太过年轻,承受不住今日的这等羞辱么?

不。

他是年轻。

但是,能被太圣从金灵族选中收为唯一的门徒,又岂会连这等忍受力都没有?

他所困扰的,也是当前困局,但却不仅仅限于此类,更有刚才姚贺和黄化两人的神念交流。

伺机而动,争抢大权!

不得不说,姚贺黄化确有野心,并且这番算计从表面看来,也确实容易实现。

如今风无尘等人不在,南楚的确是最空虚的时候,若是东齐血月魔教突然发难,那么南楚所能依靠的,似乎真的只有他们了。

毕竟,唯有圣境才能应对圣境!

可是,理论归理论。

在这姚贺推断的大局变化中,有一个关键因素,姚贺虽然有针对之意,却没有考虑其中,那就是……

李云逸!

李云逸这个人,就是最大的变数!

李云逸的智慧,太惠肯定不会有任何质疑,早在东齐巫族一战上就展现的淋漓尽致。

所以。

姚贺都能想到的问题,李云逸可能想不到么?

他把风无尘等人派遣出去的时候,岂能不知道,这样会使得整个南楚内部圣境力量亏空,一旦他巫族强者前来,会引起极大的不平衡?

李云逸肯定能想到。

可是。

他还是这么做了。

从太惠的角度,他只有两个念头来解释李云逸所做的这一选择。

第一个是,李云逸确定,这段时间东齐血月魔教不会对南楚发动任何圣境层次以上的攻势!

只要不发生战争,姚贺的算盘自然就落空了,南楚也就没有这份担心。

李云逸是如何知道这一点的?

太惠惊讶,但是,远不如第二个原因给他带来的震撼大,那就是……

李云逸根本不在乎!

他不在乎进入南楚的这十个圣境二重天强者,更不担心姚贺和他们联手搅动南楚内部的局势,完全有应对的把握!

这,才是让太惠最担心的。

并且,不管是其中的哪一种,都代表着,姚

小东西我们从后面做 性强烈的老年妇女小说

贺对黄化所说的那番话,最终只能成为安抚和宽慰,根本没有一点用。

等?

要等多久才有“风”来?

更何况,这风还不一定真的会来呢!

哪怕来了,姚贺黄化自认为良机已至,向李云逸发难,却被李云逸痛快镇压,待那时……

自己等人的处境会更加难堪,就已经不是里外不是人那么简单了,连南楚他们都待不下去了!

至于巫族……更不可能回去。

无家可归?

一想到这种可能,太惠再也坐不住了,立刻以散心的理由离开了。

他知道,姚贺黄化远远小觑了李云逸的城府和筹谋,只怕会因此事陷入无法挣脱的漩涡深渊。

但是他……

不能这样!

他要逃离,要挣脱!

而挣脱的唯一办法就是……

呼!

一道高墙竖立,太惠在脚下站定,凝望不远处的宣政殿,深深吸了一口气,脸色从复杂变得平静,在周围一干过客惊讶的注视下,伸手叩门。

“请将军通禀王爷。”

“金灵族……不!偏将太惠,求见王爷。”

……

太惠入宫了?

并且不是以圣宗师特殊的身法进入,而是通过臣子入宫的侧门?

当邹辉听到属下的回禀,立刻探出神念探查,恰恰看到太惠一步一步踏入宣政殿的那一幕。

错愕。

而后。

一抹笑容从邹辉脸上浮起,意味深长。

“呵呵。”

“终于识趣了。”

“王爷的手段,果然厉害!”

赞叹一声,邹辉打消前去的念头,继续伏案忙碌。

因为他知道,这一刻,必定属于太惠一人。

……

宣政殿。

一如以往,甚至和数百年前一样,宣政殿并没有因为李云逸的入主而变化多少。

起码从表面看上去是如此。

但实际上。

呼!

太惠踏入其中的一瞬间,哪怕其中没有大道之力凝聚,只有李云逸一人的身影独坐王座之上,他还是感觉到一股沉重的威压降临,如山岳一般压在了身上,令他忍不住躬身行礼。

“偏将太惠,拜见王爷。”

这似乎是寻常的问候,可这时,李云逸清朗的笑声从上方传来。

“你已经做出决定了?”

“不再后悔?”

决定?!

李云逸看破了他的心思?

或者说,一直在关注着他?

太惠闻言眼瞳一凝,惊讶望向李云逸,立刻有种无数双眼睛盯着自己的感觉,好不自在,一时间,之前一路上在心里所想的所有话,竟一句也说不出来了。

是的。

他本来是有准备的。

道歉。

示忠。

一套下来,争取迎得李云逸的认可。或者说,哪怕得不到认可,能缓和关系也不错。

太惠知道自己先前的愚蠢,根本不敢妄图能得到多少东西。

而李云逸此时的开门见山,直接把他的规划打乱了。

“我……”

太惠支吾难言,大脑极速运转,正重新规划话语,突然。

“无需多言。”

“你步行至此,本王又如何能猜不出你的心思?”

“不过,也就是你了。若非太圣前辈,你定会是和姚贺黄化一样的结果,本王虽不记仇,但也不是什么善人。这件事,你应该感谢你的师傅。”

因为太圣?

太惠精神一振,惊讶望向李云逸。

他成关系户了?

不。

这个不重要!

重要的是,李云逸这番话中蕴藏的隐形之言。

这是……

认可?

自己步行来到,甚至一句话都没来得及说,就被李云逸看破了心思,甚至直接认可了?

太惠眼瞳一凝,脸上泛起红晕,有些激动。

毕竟,眼前的这些,比他路上想象的太顺利了。

没有刁难。

没有讥讽。

哪怕在这件事上,李云逸完全占据了主动,他也没有针对自己。

这是何等的宽厚仁慈?

“微臣惶恐!”

“多谢王爷大义!太惠,感激不尽,此生愿以王爷唯首是瞻,至死不渝!”

砰!

太惠直接跪下了,跳过解释的一环,直接效忠。而这一次,李云逸并未阻止,脸上笑意更浓。

不错。

这就是他想要的效果。

重压之下,总会有人扛不住的。

这个人是太惠?

这样更好。

起码,自己无需再纠结若他一直不归顺,自己该如何处置他。

毕竟,太圣的面子,他还是得考虑的。

而现在,这些问题已经迎刃而解了。

太惠,臣服了!

李云逸轻轻一笑,道。

“不过,你虽是太圣前辈的徒弟,想要融入我南楚之中,也不是那么简单的。本王也不可能改变其他人的想法。”

“所以,你还需要用实际行动证明自己才是。”

实际行动?

太惠闻言身体一颤,但很快镇定下来,依然保持跪拜的姿势,抬起头,露出眼底的坚定。

“任由王爷差遣!”

“只要太惠能做到的,必然不负王爷信任!”

“好!”

李云逸爽朗的声音再起,道。

“其实,这件事很简单,并且,你们已经在做了。”

“冯玉等人虽入我南楚,但乃蔺岳调遣,对我南楚成见极大。而你要做的,就是要将他们人心收拢,归我南楚所用。”

收拢冯玉他们?

太惠闻言,眼底立刻闪过一抹为难。

不错。

这件事他们的确在做。但是,要把它作为自己加入南楚的敲门砖?

不容易。

或者说,太难了!

如果没有东齐血月魔教和巫族一战,太惠相信,以自己的身份和太圣之间的关系,且不说让冯玉他们为南楚卖命,拉拢关系是肯定可以做到的。

但现在。

战败!

叛族!

他已经是巫族的眼中钉肉中刺,想要完成这一任务何其艰难?

更别说还有黄化姚贺居心叵测在旁,也是巨大的阻力……

但。

自己可能不答应么?

太惠眼底闪过一抹挣扎,但立刻恢复坚毅,狠狠一点头,当即就要硬着头皮承下来。

可就在这时,令他没想到的一幕发生了。

“当然,本王也知道这任务对你来说困难重重,相当艰巨,自然不会让你太过为难,本王亦会给你提供些许帮助。”

帮助?

李云逸会有什么帮助?

太惠惊讶,下意识望向李云逸,眼瞳中充满期待,但压力仍然巨大。

因为在他想来,李云逸所说的帮助定然只是辅助,难题仍然在他这边。

可就在这

小东西我们从后面做 性强烈的老年妇女小说

时。

呼。

李云逸手腕一番,数道华光亮起的同时,数枚晶石出现在手心。

手指肚大小。

同正常的晶石相比,它们的体积明显更加小巧,并且其中雾蒙蒙的,远不如灵晶清澈,一副品阶不高的样子。

可是正是它们,却让太惠眼瞳立刻猛地一缩,整个人都差点从地上跳起来,失声惊呼。

“这是……”

“大道神源?!”

喜欢我真不是大魔王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